TwitterFacebook

“See Naples and die”

从来没见过哪座城市得到这样的评价,连世界之都罗马都没有。我问一个(竟然)去过那不勒斯三次的好友:

“那不勒斯怎么说?”

“乱的一逼。但太有魅力了,火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它。在这里你能看到真正的意大利。”

为了老友这句话,我决定亲自来看看它。可是隐约还能记得去年在罗马遇到几个从南部北上的西方游客,都说到那不勒斯的脏乱破旧以及 “罗马好太多了”。然而今年在搜索那不勒斯攻略时,无意间读到这样一段话:

“Naples doesn’t make everyone’s Italy itinerary and it almost didn’t make mine. Over 40 million travelers pour into Italy each year but many visitors tragically dodge Naples, the city’s reputation for crime and trash heaps preceding all else. The Bay of Naples was the mythological home to the sirens, singing mermaids who lured sailors to shipwreck in The Odyssey; the city is the non-fiction birthplace of pizza and Sophia Loren. My Italian friends in the north of Italy encouraged me to ignore the present-day stigma of Naples. They promised Naples would be a raw but rewarding travel experience — that Naples is a city where beauty and seediness live side by side. "

大概翻译一下就是:

那不勒斯并不在所有人为意大利列的行程里,它差一点点就不在我的行程中了。每年有超过四千万的游客涌入意大利,但很多人都遗憾地放弃了那不勒斯。这个城市犯罪率和垃圾堆的名声远远超过了别的所有。那不勒斯湾是神话故事奥德赛里,引诱水手沉船的美人鱼的家;也是披萨和Sophia Loren的出生地。来自意大利北部的朋友们鼓励我忽略那不勒斯在如今的污名。他们承诺我那不勒斯之行将会是一个十分原始并且非常值得的旅行经历— 因为这个城市的美好和破败共同生长。

我迫不及待去见这个很多意大利人口中真正的意大利,因为我十分好奇一个城市是如何凌乱破败却又繁华美丽的。

当我真的走在这座城市里,看到阳台上晾晒的衣服和床单,小巷里邻居的寒暄,菜场里手机贴膜和Chanel的地摊,突然有一种十分强烈的穿越之感,”这难道不是上海吗?!”

我住的地方是深藏在一个居民区里的airbnb,每天出门都要路过菜市鱼市咖啡店水果摊肉店咖啡店cheese店和咖啡店。意大利举国没有星巴克,我在网上寻求答案,看到一个意大利人说"long coffee is not drinkable”,简直笑出了声。这也难怪,让我爸把泡一杯茶的茶叶分三杯泡,他也会骂我神经病的吧。

所以我每天的行程都由市场里的一杯cappuccino开始,而价格大概是国内咖啡店卖的五分之一。 旧城区里的路再窄都不能少了摩托车飞驰过去,他们很少让人,或者其实是游客都不敢劳驾他们让,有一种“我在你家做客,都听你的”之感。因为路窄,二楼的爷爷和隔壁三楼的奶奶在一杯咖啡的时间也可以有一次深入对话。

据文艺青年说,唯美食与爱不能辜负。所以如果有人飞几千公里去佛罗伦萨看大卫,就一定有人飞几千公里来那不勒斯吃披萨。那不勒斯的披萨软软的,却没有那么软,好像每两颗面粉里的空气都塞的刚刚好。而且第一次吃到mozzarella是可以像苹果一样咬一口的。我隐约有感觉到,在吃第一口披萨的时候,好像很多味觉细胞都苏醒了。

这个城市依山而建,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里就深藏着一个仰头拍都拍不全的巨大教堂;它享有世界上最好的地中海气候,却用一种孟买的方式诠释着威尼斯的繁华;而一旁的维苏威火山就这样静静地凝视着它千年的兴衰。

这个城市的人也充满了个性。第一天在一个看上去十分可爱,装饰了很多柠檬在门口的饮料店买水,老爷爷把lemonade递给我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他的右手只有四指。谁知道这个老爷爷在黑手党就是意大利代名词的那个年代又有什么故事呢?意大利小男孩从小就开始梳油头,似乎早早就开始为成为绝世美男子做好准备;以及坐在轮椅上老奶奶的纹身更是让人无法把眼睛移开。

其实本来按照我一贯的风格(热爱自我感动),这篇文章可以结尾了。但这次我想试着说一些一般不会说的话——其实我并不确定我是否真的热爱这个城市。我喜欢它像上海,喜欢它菜场里的咖啡店,喜欢它邻里间的距离,喜欢从地中海吹来的晚风… 但,这个城市有极强的游戏规则,人民又似乎不太守规则。在这里接受到很多来自陌生人的帮助却也感觉到明显的冷漠。我喜欢这里人民的个性,却不喜欢它无处不在的喧嚣。喜欢这里的小油头,却不能接受他们从小就开始非常大声的说话。总之,似乎还差一点什么,但无论如何,这里绝对是一个值得来拜访的地方。

“上海”:

filehelper_1459959835795_2

filehelper_1459959934295_

菜场里的咖啡店:

filehelper_1459959869961_71

面粉间塞满空气的pizza:

filehelper_1459959890906_51

有故事的爷爷的lemonade店:

filehelper_1459959908329_29

被火山静静注视着的那不勒斯:

filehelper_1459959815850_9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