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Perth小镇的爱情故事

方言,你好

好久不见。

 

昨天去 Kent 街办事,路过去年夏天一起去过的那家旧书店,想起你没找到的那本伯格曼,进去翻了翻,竟有,下午给你寄走了。

丁毅和齐慧上周去注册了,七年了,终于。齐慧家人有些不开心,大约觉得丁毅刚念硕士,结了婚还得齐慧养家。

记得那时候我开玩笑说“如果你像李安一样六年没工作,我一定会养你”。

你轻笑“我成不了李安”。

其实我心里想说:无论你成了谁,我都养你 ……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JoJo这个月就要当妈妈了,之前每次看到你照顾它的样子,都好嫉妒那一小只,为什么和我一样都是在外面被你捡回来,它在你最忙的时候仍然可以在你怀里蹭来蹭去,它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可以让你牵着它在楼下花园一圈圈的散步,可以让你抱着去隔壁街区看医生,可以哄它挂念它 …… 为什么不可以是我?

还记得你是怎么把我捡回来的么?

那个学期你们的暑期短片作业,之前的拍档女生拍到一半忽然跟着新交男友跑去度假,虽然她是如此不靠谱,可我真的感谢她,让你在餐厅捡到了我。

那天外面下着雨,你穿过人群,走过来,说:我叫方言,卡尔顿大学传媒专业的,我有个暑期短片作业,你的气质很符合,我希望能把你放在我的影片里。这是剧本,你可以看看,考虑一下,里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多谢。

讲真,开始我以为这不过是个搭讪的桥段,直到你说了再见好久,又忽然折返回来,脸红红的样子,认真的语气看着我:我真的很希望能把你放在我的影片里。

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这句可能是搭讪,之前是真的“合同与要约”啊。

“我真的很想把你放在我的影片里”,是,就是这句话打动了我。

 

我取消了其实就是那个周末去坎昆度假的往返机票,还是蛮贵的。你不知道吧?

之前听说过你, 国内来的硕士交换生,英文不错,有点小才华,女朋友在国内。

是的,我知道,你生命里的女主角不是我。

但那个暑假,在如霍贝尔笔下画一般的珀斯小镇,我是镜头后面的你眼里唯一的女主角。

 

刚开始我们合作的并不顺利,一路工科的我没有镜头经验,在动作和台词之间交替遗忘,什么都没忘又笑场 …… 我以为你会失望,会觉得自己看走眼了,会后悔捡到我了。

但你,从未抱怨,没有不满,始终微笑站在那里,慢慢等我,等我再看一眼本子,等我再回忆一下动作,等我直起腰忍回了笑。

有一点点无措的我,是从哪天开始,在镜头后面越来越稠厚的目光里,渐渐放松下来。那道目光一天天的粘住了我,我有点想躲,它却越来越紧。

 

那四个星期,最期盼的就是阴天,因为光线不好,就可以和你骑着房东家的单车在镇上到处闲逛。昏暗潮湿的湖边,战争时期的石板桥,镇中心那家灯光如豆的古董店 …… 目及之处的所有冷暗色调,却都让我心里有花绽放,明快绚烂。

到了晚上,房东那个大大的壁炉前面,劈劈啪啪的木头在炉子里面不倦的输送着温度和懒意。你的眼睛容易累,我给你读书;读的口干舌燥,换你给我讲各种高深电影。

我很怀疑那些电影真有人看吗?每次都听的我脑袋磕在你膝盖上昏睡过去。

朦胧里,你抱着我回房间,然后自己出去。

那是我人生中最奢侈的时光,能够一个人拥有你。

白天在你的镜头里,晚上 ……

只能在你的隔壁。

 

回来以后,我就正式加入了你的熟人圈一环,平时和丁毅齐慧四人聚餐,周末大家一起去看大瀑布,去圣劳伦斯河,去魁北克 …… 偶尔在你看我的笑容里,我会瞬间恍惚我们是不是在一起了,我是不是可以朝前再走一点点了?

是什么时候,事情开始偏了走向?

是发现我越来越晚的在你们宿舍赖着不走,查资料、借书、照顾JoJo、要吃你们的咸菜,甚至黑泽明电影看不懂要求专业人士陪看解读?还是看到你女朋友寄来的礼物,我整整一天都没有笑容?

你开始越来越沉默,借故走掉的次数越来越多,四人饭搭子因为你总是缺席也散伙了。齐慧看着我欲言又止,最后慢吞吞的说:丁毅说方言国内的女朋友是他高中同学,在一起八年了,说是两人毕业就要结婚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一直都知道。

那我在做什么?我想要什么?

方言,真的一直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吗?

我被镜头后的那道目光粘的有点累了。

六月份我没有去机场送你。

我知道那道目光只能留给那个夏天小镇上笑场的姑娘,那个在壁炉前倚靠在你膝头的姑娘,那个靠装睡来骗你怀抱的姑娘。

 

我知道

所以

这封信也永远不会被寄给你。

这边连着几天在下雨,你若在,一定又会高兴吧。

一切安好。

田园

 

投稿/阮芒荔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