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Echo和Hugo的故事

Echo和Hugo的故事

Echo 和 Hugo 的故事

(女生篇)

 

手机放在耳侧,“嘟嘟”声加速了心跳,迫切地希望电话那头的人快些接起。

而他,也没让我失望。“喂。”

我沉默着,没有立刻开口。

“喂喂。Echo?”我喜欢他叫我英文名时的语调,微微上扬,又不显轻浮。

“雨果——”那个“果”字差点消逝在我带点哭腔的嗓音里。不过很快,我咳嗽了声掩饰过去,“给我开门。”

电话那头有一声清脆的响动,我甚至可以想象到他惊讶的表情。“我、我这就下来接你!”电话并未被挂断,我可以听到他一系列的翻找声、穿鞋声、还有关门声。

这样静静地听着,有种他就在我身边的错觉。好像那是每天早晨他起床上班,而我还赖在床上的情形。可我知道,那只是一个比喻罢了,无法成为事实。

“喂?在听吗?”听到我轻应了声,他继续道:“我在等电梯,马上就下来了。”

“恩,我等你。”我答着,眼神却飘向玻璃门外。渥太华的夏天,白昼如此长,而此时天色已然全黑。不怪他诧异,毕竟这大半夜地去找他确实少有。

“Hey.怎么来了?”他从里面为我打开公寓大楼的玻璃门,我却没有进去的意思。

我笑笑,“想你了。”

听罢,他皱了皱眉,“你醉了。”不是问句,是陈述句。

“没有。”是啊,要不是醉了,怎会如此跑来找你?

“算了,先上楼吧。”他伸手要扶我,却被我躲开了。也因此,脚上的高跟鞋让我险些摔倒,

幸好的是他稳稳地环住我。

我没推开他,而是就着这个动作依靠在他怀里,跟随他的脚步上了电梯。如果可以,我倒是想一直就这样沉浸在他的温柔里。

* * *

林雨果的公寓不是我见过最整洁的,却是我见过最温馨的。墙上有大大小小的壁画,冰箱里从未断过食材,桌上也偶尔能看到没来得及收拾的餐具……

就像这次我来得突然,能看到水槽里堆放的碗筷。我倚在厨房门边,目光从水槽中收回,汇聚到他身上,“没打扰你吧?”

“说得这什么话。我们之间还谈打扰不打扰的。”他没抬头,拿着水壶接了点水。“给你泡点蜂蜜水喝。”

“哦,”我的眼神跟着他,“我以为你约了别人。”

这回他顿了下,不过很快就冲我笑笑,很自然,“刚刚有个朋友过来,一起吃了顿饭。”

我点点头。又望着他从柜子里拿出罐蜂蜜。

就这样我们沉默着不说话。房里只有水壶烧水时发出地“呜呜”声。

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反而很享受这种感觉。我喜欢看他为我忙碌的样子,这让我会有种被爱着的错觉。

“林雨果。”

“恩?”他有些疑惑地看向我。

“其实我挺喜欢你的。”我想这并不是自己第一次对他说这样的话。可是这次却有丝不同。

然后他看着我,放下手里的东西,微微笑着,那样温暖,“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

这也不是我第一次听到同样的答案。过去我总是笑闹着一笔带过,这天我却不知怎地红了眼睛。

“怎么了?”他放下手中的东西,忙走到我面前,有几分慌乱。

我说不出话,只能摇摇头。泪水却顺着眼角开始往下掉。

忽然,他板起脸,似气恼似无奈,“和他吵架了?”

抿着唇。我们都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那是个我们独处时鲜少提起的人——我的、男友Jay。这是我们共同的默契。

我不敢再看雨果,所以垂眼看着地上,随手胡乱地把泪水蹭掉:“我们从不吵架。再说,一周也见不了他几次。”

他转身把纸盒递给我,“给。”却没对我所说的话给予任何评价。

我抽了一张擦了擦眼角,抬眼却发现他凝视着我。似乎在等我说下去。

但或许,我并不想多说关于Jay的话题。一来这让我和雨果尴尬,二来也是真的不想去提及。

在任何地方我都能随时想念或埋怨Jay,可唯独在雨果这里,我不愿去那样做。

对我来说,雨果的身边就是一片净土,是我的容身之所。仿佛他总能给我、给我最想要的安全感。

“雨果,”我拽了拽他的衣摆,如此小女生的动作在我清醒时是不会有的。我一定是醉了。却不知究竟是因为酒,还是因为人。“如果我和他分手,你会……”会和我在一起吗?

他抬手轻轻抓住我拽着他衣角的手,又一次浅笑,“你们好好地分什么手。”话语中有哥哥对妹妹的宠溺和责备。可我却猛然觉得他的笑容里都是讥讽。

我退后一步,把手从他手心抽出。忽然觉得他很可怕。

转身的同时,“咯噔”一声,伴着水持续沸腾的声音。

“热水好了。你先去坐着吧。”

我摇摇晃晃地走到客厅里坐下,陷在沙发里。眼角余光里瞟到有什么在沙发的缝隙之中。听着厨房里还有动静,我伸手把那东西取了出来。待看清之时,一愣。

拔开盖子,旋转出来。很纯正的大红色,是一般女生不敢用的。因为用的不好,不仅毫无气质,甚至会有风尘之感。

我就这样来回旋转底部。看着口红出现、消失,又出现、又消失……如此重复好多遍,直到雨果拿着杯子走出厨房。

* * *

杯子里的水险些洒出来,但雨果很快稳住步子。待他看向我的时候,只是抱歉地笑笑,“差点洒出来。”如此不温不火的一句话。

我沉默着。目送他走到我面前,把水杯放在茶几上。

一声脆响,是口红盖子与其管身相碰时发出的。呵,真是好听。仰头紧盯他许久,雨果都只是回视我,眼神里没有丝毫波澜似的。

随即,我一只手还抓着那口红,另一只手抓过杯子就猛地把蜂蜜水都灌进肚子。

“慢点喝!”

可我没有因为他的劝告而缓下来,反而赌气似的全部喝完。水的温度依然是我偏爱的,比温水稍高一些。所以这一口气下去,从喉咙一直温热到胃部。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温暖我整个身体。

喝完。我重重地将水杯放下。继而起身提起我放在墙角的手提包。

“你做什么?”雨果跟着我到了门边。

“我回去了。”我侧头看了他一眼,故意停顿动作,“你有什么要说吗?”

似是被我这句哽住,他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说。

紧接着,是我摔门而出的声音。

这一刻我忽然发现,认识了这么多年的人竟是如此陌生;我突然觉得,那杯曾温暖我的水竟没有达至心底。

* * *

那之后好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关在家里,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起先我还想着某人会不会因找不到我而慌张。可当有一天我忍不住打开手机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地球永远不会因为少了你,就不转。

然后,我开始喜欢上酒醉的感觉。就当我窝在沙发里,边喝酒边来回摆弄那支口红时,门口传来声响。我知道是Jay回来了。看了看天色,太阳竟然还没下山。

“今天这么早?”我站在玄关处,看着正在门口衣柜里翻找着的Jay。

“啊。马上又要出去。今晚也别等我了,早点睡吧。”Jay的动作丝毫没有因为我们的对话而停下。

我早知道会是这样,所以只是冷淡地“哦”了一声。

Jay好像这才意识到我的不满,面向我:“乖。”然后又转过身,“我走了。”

目送着Jay开车离去,忽然觉得头痛起来。大概是因为酒劲上来了,我也只能这般自欺欺人。无奈,上楼倒头就睡。有时候我会想,若是一觉醒来什么都忘记就好了。

可惜我又一次失望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我盯着左手边已经空荡荡的位置有丝恍惚。这就是我和Jay。他忙忙碌碌,我无所事事。真的适合在一起吗?

下楼后我条件反射地望向那支口红的位置。紧随而来的,是一股慌乱。

不见了!怎么会不见?!

我开始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翻找起来。在过程中,渐渐平静下来。

家里除了我和Jay没有第三个人,更是没有宠物。那么除了是Jay拿走的,还可能有谁呢?

呆愣在原地,我终于明白为何自己要慌乱了。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何来的做贼心虚?那大概,只剩所谓的女人的第六感。

* * *

趁着夜色还未完全降临,我洗好澡化了妆,来到雨果家。

公车下来还有一段路,走过去的时候,我想自己已经准备好要说什么了。可远远地看到前方

两人走过来,那些说辞彻底地被我打翻。

我的步子慢了,那一刻甚至有想过转身逃跑。可最后,还是迎了上去。我不想认输。

“Hey,Hugo!”我的热情让雨果的表情有些僵硬,而我的下一句更是让他脸色难看,“送女朋友回去啊?”

雨果并没有回答我。而我也看似丝毫不在意,侧头看向他身边的女生,打了个招呼。她比我想象中更适合那样刺眼的红色,纵使如此浓妆艳抹,却绝对是男生移不开眼的类型。“你好呀!经常听Hugo提起你呢。”

她似乎也对我的自来熟有些不适,不过大概是因为听我这样说,让她对我没有任何敌意。

“是吗?”眼里带着笑意,还看似不经意地瞥了一眼雨果。

“对呀!”我尽可能自然地接下去,“上次我和Jay去雨果家,碰巧看到你落下的口红,雨果才和我们从实招来呢!”故意停顿了下,“哦,对了!Jay你知道吧?”

如果她此时表示出困惑,可能后面的事都不会发生。可惜她不是。

很明显的,她的的确确僵住了。

而我,就像被放开缰绳的野马,继续放纵自己说下去。“我让Jay把口红给你送过去了。你收到没?”至始至终,我没让脸上的笑容淡下去。

我想,雨果也一定注意到了。她有些局促地把单肩包换到另一侧的肩膀。

“收到了。谢谢你哦。”她低垂着眼,避开了我的目光。

我转而看向雨果,话却是对那女生说的,“不谢。”意识到雨果的神情已有些愠怒,我知道该点到为止了。“那不打扰你们了。先走啦!拜拜!”说完,我直接绕过两人朝雨果的公寓走去。

* * *

我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等雨果。他很快就回来了。不过这次,他甚至连看我一眼都不曾施舍,径直开门往里走。我选择紧跟在他身后。

各自沉默,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雨果家的门在我身后关上了。我们就站在玄关处,甚至没来得及脱鞋。

他转过身,直接质问我:“你什么意思?”

“就是表面上的意思。”我挑眉,颇为挑衅地微仰头望向他。

“你这么做很好玩吗?”他的质问还在继续,“是不是你就是看不得我过自己的日子?”

“什么叫做‘我看不得你过自己的日子’?我忽然觉得很可笑,“所以你觉得,要是我不‘打扰’你们,你们就能happy ever after了是吧?”

雨果低头看着我,眼里是我不曾见过的寒冷。

他的沉默似乎更是刺激了我。竟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和话语:“她不过是把你当成备胎而已!”说完我也意识到自己说得过于直接,于是有些委屈又心酸地说道:“我只是想给你看看她的真面目……”

“我只看到了你的真面目,”雨果的这句话太过于平静,平静到让我觉得他已经不在乎我了。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后面的一句话:“难道你就没有把我当做备胎吗?”

那句话,就算很多年后回忆起来,都会深深刺痛我。我就这样瞪大眼睛看着他。惊异于那个过去事事迁就我、宠着我的他说出这样残忍的话;疼痛于那个过去总是淡淡笑着、用温柔眼神望着我的林雨果已经变了。

我觉得自己又要哭了,但眼眶只觉干涩。什么话都说不出,喉咙里有什么哽着。

“你自己明白,今天的事究竟是为了我、为了Jay,还是为了你自己。”似乎在这短短的话语中听到无尽的无奈和痛苦,也瞬间懂得我们为何渐行渐远。

或许,不只是他变了。我也一样变了。

“我也是人,我也会累……Echo——”过去我多喜欢他叫我的名字,此刻我却怕了。怕到甚至需要倚靠在门边来支撑整个身体。

他深深吸了口气,“真的不想和你这样纠缠下去了。”终于说出来了,他终于说出来了。

这一瞬,我竟有种解脱的错觉。我张了张嘴,又闭上。最后选择抿唇眯眼冲他笑了笑。缓了

片刻,我站直身子,只答了一字:“好。”继而转身开了门。

连一句再见都不说,就离开了。

没必要说再见。反正,再也不见。

* * *

渥太华夏天的夜色很美。运气好的话,抬头便能看到满满星辰。

我坐在雨果家附近的停车场,呼吸着有些微凉的空气。雨果家客厅的窗户,就正对着这片停车场。这一刻我很想回头看看,我想知道他有没有站在窗口看我。但始终没有勇气。

或许,在心底里我还有小小的期待。如果和他的眼神相对,说不定、还能挽回。

远远地发现Jay的车靠近,我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于是我转过头,向那扇窗户望去。

继而又默默地转回来。

直至Jay的车停在我面前,深深刺痛我的双眼,让我泪流满面。眼前的一切变得朦胧,我好像看到Jay慌慌张张下了车。然后揉着我的头发,低声问着什么。可我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是窝在他怀里不断抽泣。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副驾驶座上。周围飞驰而过的昏暗景色是回家的路。家。原来,在心底里,早已认可那是我的家——我和Jay的家。但是为何迟迟不肯面对这个现实呢?

“Jay,”我依然侧头看着窗外,低喃般唤了他一声。

他立马回应:“恩?”

我停顿了好些时候,然后才缓缓说道:“我们结婚吧。”我并不觉得自己冲动了。Jay很好。有房有车有身份。除了忙一些没有时间陪我外,真的算是最佳的结婚对象。只是过去我太贪心,想要被爱的感觉又放不下安逸的生活。

雨果没有错。他看透了连我都不曾看清自己的真正面目。

Jay的停顿比我的短了许多。他也只答了一个字,“好。”

和我给那个人的答案、一样。

(女生篇完)

 

 

Hugo 和 Echo 的故事

(男生篇)

诗韵突然用手推开了急切的我,我有点诧异地看着她。

“等等,我才想起来咱们上次用完了吧。”诗韵在慌乱中解释道。

我快速地问:“你那还有吗?”

她立刻在沙发上坐直了起来,然后拿起手提包,开始紧张地翻找里面的一切,几十秒后她看着我说:“我这里也没有,算了,明天吧。”

我深呼吸了一口,试图充血的脑袋冷静下来,然后我说:“那我给你叫辆出租车吧。”

“怎么了?我今晚不能在这里睡吗?”

“我明天有一个很重要的meeting,乖啊,”我边说边摸了摸诗韵的脸,“我要早起,所以我今晚得专心地睡觉。”

“好吧,好吧。”

诗韵有点不情愿地开始穿好衣服,和收拾好自己的手提包,而我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开始收拾餐桌。今晚是我们的六个月纪念日,所以我亲自下厨做了好多好吃地给她。

这公寓最近就我一个人住,室友回国探亲了,所以我基本上是可以为所欲为,比如每天晚上都把诗韵带回家里。

uber的司机比我们想象中的来得要早,我们匆匆下楼,诗韵匆匆坐上车,而我也匆匆地上楼回到家里。正当进门的一刻,我听见手机响了,我便走到沙发那里,拿起扔在那的手机,我以为是诗韵要让我陪着她聊天一直聊到她到家。

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是:Echo来电。

这是我这半年来最不想看见的名字,但也是我这半年来最想接到的电话。我连忙按了接通,生怕会错过她的声音。

“喂?”

电话那头,Echo并没有说话,我便再说:“喂喂。Echo?”

“雨果,”一声咳嗽后,她才继续说,“给我开门。”

Echo的声音有点虚弱,而她的到访也有点突然,她今晚是怎么了?毕竟我们已经半年没有联系了。我发自内心地有点担心她,所以还是想着赶紧下楼。

“我,我这就下来接你。”

在公寓楼一楼的大玻璃门前,我看见Echo了,她就站在那里,透过玻璃门也看着我。我慢慢地走向这扇玻璃门,也慢慢地仔细看了看她。黑色连衣长裙,酒红色的高跟鞋,还有烫卷了的长发。

我和Echo是两年前认识的,我永远记得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因为那让我相信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她的外貌和气质都完完全全符合我对女性的幻想。那场朋友聚会结束后,我便要了Echo的联系方式。

我以为我再也不会有机会见到她了,因为大半年前,我和她狂吵了一顿,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打开玻璃门的那瞬间,我看着她故作镇定地说:“Hey,怎么来了?”

她还是站在玻璃门外,几乎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想你了。”

“你醉了。”这是我对她当前状态的判断,而且我闻到她身上的酒味。

“我没有。”说罢,她迈进了这扇玻璃门,但是脚步有点不稳,我试图伸手去她扶她,但却又被她及时地闪躲开了,只是,她的高跟鞋让她要摔倒的瞬间,我稳稳地抱住了她。

我们稳稳走进了电梯,待她重新站直后,我便松开了双手,我想装个绅士,但我的手心却仍在回味她腰部的曼妙。

关于大半年前的那场吵架,大概是因为Echo对我忍无可忍了,而我也对Echo忍无可忍了。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可以和男朋友分手,而她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可以那么地不懂得体贴和不懂得关心。

刚吵完架后那几天,我心情很不好,于是,我有好几个夜晚都找我那时候的好朋友诗韵一起喝酒,我和诗韵喝着喝着,迷迷糊糊地就开始好上了。

* * *

进屋后,我想着给Echo泡杯蜂蜜水喝。她站在厨房门边上,和我说道:

“没打扰你吧?”

“说得这什么话呢,我们之间还谈打扰不打扰的,”我一边拿水壶接了点水一边继续说,“给你泡点蜂蜜水喝。”

“哦,我以为你约了别人了。”她说这句话时候的语气有点奇怪,似乎在猜疑些什么。

我立刻回头冲她笑着说:“刚刚有个朋友过来,一起吃了顿饭。”

我选择了说谎,因为我从来没有过机会告诉Echo 我和诗韵的事情,但这样的谎言让我内心很不安。我想,她刚刚在楼下的时候,应该没有看见诗韵吧。

她的脸部表情并没有因为我的笑容而放松下来,过了好一会儿,见我伸手去拿凤梨罐,她便重新说话:“林雨果。”

我又一次回头看着她,并疑惑地问:“嗯?”

她看着我继续说:“其实我挺喜欢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再次听到这种话,我的内心没有任何喜悦,而是有点难受。我忍着情绪放下了手上的蜂蜜罐,微笑地回了她一句:“其实我也挺喜欢你的。”

这句话,我对着她曾经说过无数遍,过去的每一次她都会用笑闹带过,但今天,我却看见她眼睛红了。

她今晚是怎么了?我不禁走到她面前,开始问道:“和他吵架了?”

她用手擦了擦溢出眼角的泪水,然后说:“我们从不吵架,再说,一周也见不了他几次。”

我伸手拿了盒纸巾递到她面前,并等待她说下去。这时,她突然很小女生般地拽了拽我的衣服,然后说:

“如果我和他真分手了,你会……”

我顺势抓住她的手,然后装作很淡定地笑着说:“你们好好地分什么手。”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把手从我手心抽出,似乎害怕我的触碰。这让我意识到,我也许不应该主动和她有身体接触。为了化解这突然起来的尴尬,我转过身,拿起水壶并说道:

“热水好了。你先去坐着吧。”

说罢,我侧了侧头,看着她走到客厅,并坐在沙发上,玩起了口红。

* * *

当热水注入添好蜂蜜的杯子里,一阵清香开始飘散在厨房的空气里,然后,我还加了些凉水,让它变得温暖而不热烫。我连忙端着这杯子走到厅里,放到沙发旁的茶几上。

不知道为什么,Echo 立刻拿起杯子,像喝酒一样,想一口气干掉。

“你慢点喝!”

Echo 喝完后重重地把杯子放下,并起身拿好手提包,似乎没想和我说句话,就往我家门口直径走去。她这有点情绪化的行为,让我有点吃惊,为什么这个夜晚她这么奇怪,到底是怎么了。

我跟着她走到门口,并问道:“你做什么?”

“我回去了,”她侧头看着我,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你有什么要说吗?”

我有很多话想和她说,但是不是已经为时过晚了,而且,她也不是没有听过我的心底话,但她曾经做过选择,那就是牺牲我。

于是,我仅仅是看着她,然后什么都没有说。

紧接着,门被她重重一摔,她走了。

我就这样让她走了,我没有追上去的意思,之后也没有给她发条短信或者微信。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得要表现出冰冷和不在乎的一面,也许是因为我已经受够了我们彼此之间的精神折磨。

我重新坐在了沙发上,并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Echo刚刚的存在,以及和她过往的点点滴滴。这两年来,她似乎就从来没有变过,我的意思是,直到刚刚,她还是完完全全符合我对女性的幻想。我闭上眼睛,想象着如果在她要摔门一刻,强硬地拉住并抱住她,那我也许就不需要独自地坐在沙发上了,但我们彼此都太骄傲了。

我不喜欢建立在毫无信任的基础上的爱情游戏,而且我觉得她是一个贪婪的人,只是,她贪婪得让我曾经梦寐以求。

我的手开始轻轻触碰着我旁边的位置,这是她刚刚坐的地方,也是我经常和诗韵激情的地方。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么贪心,得到一个,还想着另一个,而往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我发现自己也是一个贪婪的人,而我们都是贪心的人,谁不是呢?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瞬间把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我拿起手机一看,是诗韵来电,她告诉我她刚洗簌完,然后要我陪她聊到她睡着,于是,我又恢复温暖男友的角色,陪她一直聊,聊到我自己也睡着了。

那个夜晚之后的好一段时间里,Echo也没有联系过我,我一点也不清楚她生活的情况,因为从半年前开始,我连屏蔽她的朋友圈都屏蔽了,我不想看见她的更新,否则只会让我更不好受。

同样是在这段时间里,因为我忙于工作,以及室友从国内回来了,我和诗韵见面的次数也少了。但我们每到周末,就会聚在一起,在家里做做饭,或者到外面逛逛街,买买东西。总之,和诗韵在一起的这段时光,应该是自从我认识Echo以来,最舒适和安逸的一段时光了,她真的可以给到我一种温馨的感觉,让我在脑海里面慢慢地褪去对Echo的幻想。

但一个周日的傍晚,我和诗韵走出公寓的时候,迎面见到了Echo。

我惊讶地有点不知所措,我以为,那次摔门而去后,我和Echo应该算是彻底结束了。

“Hey,Hugo!”她一边走近我们,一边热情地说道,“送女朋友回去啊?”

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Echo看着诗韵继续说道:“你好呀!经常听Hugo提起你呢。”

我和诗韵在一起后,就再也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Echo,她也以为我和Echo已经断了联系。以前,我被Echo的事情困扰,经常找诗韵谈心,所以,我们三人这么碰面,真的略微有点尴尬。

诗韵快速看了我一眼,然后回应Echo:“是吗?”

“对呀!”Echo自然地接了下去,“上次我和Jay去雨果家,碰巧看到你落下的口红,雨果才和我们从实招来呢!”

Echo故意停顿了一下后,再继续补充:“哦,对了!Jay你知道吧?”

诗韵的表情有点僵住了。这让Echo更加自由发挥地说下去了:“我让Jay把口红给你送过去了。你收到没?”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转过头看了看诗韵,只见她把单肩包换到另一侧的肩膀,然后轻声地答道:“收到了。谢谢你哦。”

我能感觉到诗韵的不知所措和愤怒,但当着我的面,她又不能失态地回击Echo的胡言乱语,她只好低着头,回避着Echo的眼光。这其实让我感觉也很愤怒,而正当我准备开口要喊停Echo的时候,她抢先地点到为止了:“那不打扰你们了。先走啦!拜拜!”

说罢,她绕过了我们,朝公寓大楼走去。

这个夜晚,我和诗韵本来打算是要出去吃晚饭的,但是,刚刚那一会的混乱,让诗韵已经没有心情了,我感觉她暂时并不想和我说话。而我也不知道怎么和诗韵解释,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又和Echo有联系了。

这是我们在一起以后,第一次因为不开心而出现沉默。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叫了一辆出租车,看着诗韵坐进去,然后等她回到家了,冷静一下后,再给她打电话好好解释。

* * *

我转身往公寓方向走的时候,却看见Echo还在,她还是站在上次来我家时候的玻璃门外。

我从她身边快速走过,打开玻璃门,她跟在我身后也进公寓大楼了。

我不想和她说话,她也没有和我说话,我们这彼此的沉默,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回到我家里后,我们甚至没来得及脱鞋,就开始站在门口那爆发了。

我转过身,直接质问她道:“你什么意思?”

她轻佻地答:“就是表面上的意思。”

她那样的回答让我更加生气了,我提高了自己的音量,然后对着她说:“你这么做很好玩吗?是不是你就是看不得我过自己的日子?”

“什么叫做‘我看不得你过自己的日子? 所以你觉得,要是我不‘打扰’你们,你们就能happy ever after了是吧?”

说到这里,她的表情开始也变得愤怒了,她激动地再说:“她不过是把你当成备胎而已!我只是想给你看看她的真面目……”

不知道为什么,站在我面前的Echo,曾让我梦寐以求的Echo,却让我感到如此地陌生,我不相信她这些鬼话,我也不相信是她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深呼吸了一口,试图冷静下来,慢慢地说:“我只看到了你的真面目,难道你就没有把我当做备胎吗?”

这时,她身体依靠到了门边,似乎是有点站不稳。

然后我继续说:“你自己明白,今天的事究竟是为了我、为了Jay,还是为了你自己,我也是人,我也会累,Echo,真的不想和你这样纠缠下去了。”

我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么绝的话,即便我在说的时候,还是情不自禁想起了和她以前的事情。

对,我在心里面无数次想要放下她,但却从来没有成功过,因为,我总是觉得她是在乎我的,我总是相信我们俩真的会有机会在一起的,直到我们争吵的这刻,我也许还这么认为。

说罢,我便在等待她的回应。

她眯眼冲我笑了笑,然后重新站直身子,只答了一个字:“好。”

她转身开了门,就离开了,连一句再见都不说。当我反应过来试图伸手拉住她的时候,门已经关上了。

当事实的发展如我口中所说的那样,我却并不那么如意,我想,如果我能拉住她,一定强吻她,就像以前那样强吻她。只是,所谓的现实,让我们都假装地不那么贪婪而已。

晚安,加拿大。

(故事完)

 

文/ 落叶有情&X-ray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