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默克尔执政16年后德国将现左翼政府?或有多重障碍

  • 来源:

德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红红绿”突然成为一个热门词,这三个颜色分别是德国社民党、左翼党和绿党的代表色,意即这三个政党联合执政。

现任总理默克尔领导的中右翼政党——联盟党已经连续执政了16年。今年9月26日的大选后,德国会否出现一个中左-左翼政府?其实,这很大程度上是左翼政党的对手发起的选战策略。

在近期的民调中,社民党连续超越绿党和联盟党升至第一,社民党总理候选人、现任副总理兼财长肖尔茨的人气也在三位总理候选人之中最高,而联盟党民调表现不佳,于是多次利用可能出现的左翼联盟来攻击民调领先的社民党。

联盟党的“左翼恐惧”竞选策略可否奏效?一度陷入颓势的社民党真的可以赢下大选,在中右翼执政16年后建立起左翼政府吗?

German Finance Minister, Vice-Chancellor and the Social Democratic SPD Party’s candidate for chancellor Olaf Scholz speaks during his visit to the Klimahaus (Climate house) in Bremerhaven, northern Germany, on August 9, 2021, as part of his campaign rally ahead of the September 26 federal elections. (Photo by Patrik Stollarz / AFP)

德国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人民视觉 资料图
左翼党突成选战焦点

“左翼党”(Die Linke)是德国的一个左翼政党,通常被视作目前德国议会中立场最左的政党。左翼党由两个党派合并而来,其中一个与前民主德国(东德)的执政党有关联,另一个则由对社民党失望的前党员组建。左翼党主张社会公正,反对北约和德国的海外军事行动。不过,虽然左翼党目前的民调支持率只有个位数,可否达到进入议会的门槛即5%的得票率尚存疑,但就在大选冲刺阶段,左翼党突然成为选战焦点之一。

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舍特以及多位该党领导人最近不断发出警告,称社民党可能与左翼党联合执政。在8月29日举行的三名总理候选人的电视辩论中,拉舍特称自己不会与左翼党联合执政,并要求肖尔茨作出同样的保证。随即,默克尔两次在公开场合表态,甚至称这次大选中德国人要么选择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组成的政府,要么选择联盟党和拉舍特领导的政府。

立场更偏保守的基社盟对此反应尤其积极。(注:基社盟仅在德国巴伐利亚州活动,与默克尔、拉舍特所在的基民盟为姊妹党,二者共同组成联盟党。)基社盟主席索德尔警告称,德国可能会“向左滑”。该党还在线上发起了各种选战活动,制作了各种反对“红红绿”政府的海报,甚至还开设了一个名为“阻止向左滑”的网站。有趣的是,最一开始联盟党用左翼党攻击的对象不是社民党,而是绿党,因为当时绿党的民调支持率更高。

事实上,联盟党已不是首次利用一些选民对左翼的恐惧来进行选战。据德国电视一台和电视二台的报道梳理,20世纪50年代,联盟党就曾利用反苏反共的主题制作西德的竞选海报。两德统一、冷战结束后的1994年,联盟党针对当时左翼党的前身组织启用了被称为“红袜”的竞选策略,打出“启程走进未来,但不要红袜”(“红袜”指持左翼立场的人)的标语。类似的选战策略在后来的大选中多次上演。鉴于德国曾处于冷战前沿的历史,这一策略有时可以取得一定效果。

不过,左翼党成了选战“工具”反而提升了该党的关注度。左翼党9月5日在媒体上发布了一份“即刻竞选纲领”,与社民党和绿党的纲领有许多相似之处,该党高层也发出了可以为组阁而妥协的信号。一些政客和网民也欣然接受了“向左滑”的说法:社交媒体“推特”上有不少网民表示,自己迫不及待地等着“向左滑”发生;左翼党的一些组织账号也在发文时带上了“向左滑”的标签。

当地时间2021年9月7日,德国柏林,德国左翼党“领衔候选人”巴尔奇发表演讲。人民视觉 图当地时间2021年9月7日,德国柏林,德国左翼党“领衔候选人”巴尔奇发表演讲。人民视觉 图
左翼联合障碍重重

尽管有关“红红绿”的讨论热火朝天,但是这三个中左和左翼政党联合执政的可能性有多大?

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欧洲研究”特色研究生班负责人胡春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社民党、绿党和左翼党若要联合执政存在几大问题。一方面,左翼党有民主德国的背景,德国一些民众情绪上不能接受;另一方面,左翼党的纲领尤其是其安全和对外政策主张在德国不是主流。

胡春春指出,“德国在二战后之所以成为正常化国家,最核心原因的是拥抱西方,其中包括政治制度和安全政策。而左翼党不接受这些可以说是联邦德国‘立国之本’的选择,坚持来自于民主德国的和平、反战、反帝国主义等话语,坚决反对德国在海外开展军事行动、向海外出售军火等。”

事实上,社民党和绿党也不认同左翼党对于北约的态度,与该党保持距离。胡春春表示,除了上述的外交和安全政策,社民党曾多次执政,不可能走偏激路线;绿党现在希望执政,也想弱化其激进色彩,向中间靠拢。德国的经济界也担心,这几个政治光谱中属于左翼的政党可能采取较为激进的社会政策,从而拖累德国经济发展。

德国政治注重共识的传统,也使得组建偏左政府的可能性较低。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则认为,组建左翼政府的最大障碍并非政策问题,也非左翼党的历史,而是左翼政府促使德国社会政治像英美一样极化的可能性。

倘若抛开左翼党呢?社民党和绿党曾在历史上联合执政(1998年至2005年,总理为社民党的施罗德),两党总理候选人今年9月初均释放了联合组阁的友善信息。然而,以目前的民调数字,这两党不足以取得过半的议席。

专家:欧洲中左翼政党难返辉煌

社民党的民调表现已经让欧洲其他国家的中左翼政党感到欢欣鼓舞。来自中左翼政党的西班牙首相桑切斯近期对该国媒体《国家报》表示,若德国社民党执政,“西班牙和德国可以成为非常适合欧洲的新进步概念的两台引擎。”

德国大选牵动着整个欧洲政界的神经。近两个月来,欧洲两大党团——欧洲社会党(由欧洲各国中左翼政党组成)和欧洲人民党(由欧洲各国中右翼政党组成)相继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会议,各国政要均为其派别所属的德国总理候选人背书站台。

从整个欧洲的范围来看,许多坚持社会民主主义的中左翼政党(如德国社民党、英国工党)近年来出现了颓势,这次德国大选会否成为欧洲中左翼的一次“翻身仗”?

胡春春认为,德国社民党的民调势头只是“昙花一现”,“社会民主党派的衰落不只是德国,而是整个西欧后工业化社会民主主义面临的普遍现象。”他指出,二战后西欧社会在经济发展的同时基本实现了社会公平,这样就出现了一个悖论:社会民主主义的理念在得到广泛接受的同时,作为专门的政党形态的存在却失去了理由。

另一方面,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选民基础也在碎片化。“社会民主主义在19和20世纪的发展最根本的选民群体是产业工人。但现在西欧主要社会已大部分去工业化、去工业产业化,产业工人作为一个阶级不再大规模存在,社会民主主义政党的基本选民开始分散化。”胡春春对澎湃新闻分析道,“社会民主主义政党没落,很难重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辉煌。”

来源:新浪国际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