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骗局 ——“你没骗我。”

骗局

红色的盖头遮挡视线,垂眼间唯一可见的,是红色喜气的裙摆。屋内静若无声,仿佛无人在其中;屋外喧闹无比,充斥男人酒醉的笑闹声。

“恭喜寨主,贺喜寨主!”粗犷的男声们齐声响起,震动整个山谷。

又是一阵叫嚣后,突然响亮的声音响起:“好了好了!让咱们寨主赶紧洞房呗,别让压寨夫人等急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大笑起来,又引来一阵高潮。

红盖头下淡淡闭着的眼眸猛地睁开。透过那有些厚重的盖头,看不清外面,也因此听觉更是敏感。

有人走近了,推开木质的门,“吱嘎”一声都足以让床边的人心内颤抖。

她知道他就在自己面前。一双不算全新却干净的马靴在她面前停留,很久很久。久到再有一瞬就足以让她崩溃。

对方终于揭开她的盖头。

没有立刻抬眼去打量对方,不知是出于恐惧,还是不愿面对。她的脑中忽然浮现一人,那个总是憨憨笑着的“傻牛”。只可惜,自两年前他被招去充兵,就没再回来。

她不死心,固执地要等他回来。只因他临走时的一句“等我回来娶你”。她老是骂他傻,却料不到最后傻的却是自己。若是三个月前听母亲的劝、嫁给邻村的老财主,也许现在还不会被抢来做什么压寨夫人。

这样想着,心内那股想要逃离的想法愈加强烈。她不甘。

所以,当他用手挑起她下巴时,对上的正好是一双明亮的眸子。那眼里的倔强固执很易燃起男人的征服欲。

首次看清男人的脸时,她一震。这张脸丑陋无比,几乎半张脸都是青紫的胎记,而另半张,又布满麻子。可不论丑得多么触目惊心,她都不曾移开目光。因为,那双眼睛、那种眼神、那股情绪,和他太像太像。

只一眼,都足以让她沉溺其中,都足以击垮心中最后的防线。

她张了嘴,想开口询问他是不是自家傻牛,可声音却哽在喉咙口。在下一刻,嘴被对方封住。唇上是滚烫的温度,还带着淡淡酒味。舌尖被侵袭攻击、纠缠环绕。

脑中“嗡”得一声,猛烈的掠夺似乎夺走她一切的思绪,却没有夺走她的反抗能力。条件反射地,她抬脚狠狠踢去。

男人在她动作的那刻,离了她的唇,往一边闪躲,还是难免被踢中大腿。他的下一个动作就是擒住她的双手,整个人栖身压过来。声音很是沙哑,有些像声嘶力竭地咆哮后的嗓音:“倒是挺会踢,是想把娘子你的下半身性福都踢掉吗?”

对于这般调戏的话,她的反驳并不是瞪大双眼,也不是破口大骂。而是用巧劲,手一翻,身子往对方身上一撞。单单挣脱对方的节制还不够,竟从床上跳下,抬脚就朝他下身踢去。

“够狠!”男人抓着她的脚踝,咧开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笑了。那张脸也跟着更是狰狞。

这一笑,又惹得她一愣。

“怎么?不反抗了?”伸手一拽,再次把她带入怀中。

她没答,却紧紧盯着他的脸打量起来。

对于她的打量,他不但没生气,反而颇为玩味地评价:“娶你做我的压寨夫人,倒是没看错人,毕竟对我这张丑脸如此感兴趣的,你是第一个!

“你是娶我吗?”她讥讽地笑着,“你那是抢!”

男人略微一顿,接着大笑起来:“好好好!本寨主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她抿着唇,不再回话。可眼神还是紧紧地凝视对方。

“寨主夫人。”他的手再一次捏住她的下巴,这次比之前用力许多。“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既然被我的兄弟‘抢’来了,你今后的日子就依仗着我!若你不愿做这寨主夫人,我也可以在今晚后把你扔给我那些弟兄。”男人眯着眼,明显地威胁,“怎么样?还是你嫌弃我这个丑八怪,更希望伺候其他人?”

她沉默一小会儿。眼神里似乎少了份之前的倔强执着,本来靠在他怀里的僵硬身子也逐渐放松下来。

他感受到她的变化,知道这是要屈服的前奏。却不知怎地,竟有些不悦起来。

“从来没有一个胖子会承认自己是一滩肥肉,也从来没有一个丑人会自称丑八怪……”她的眼眸就似一滩清泉,平静安宁。

男人环住她的手一颤。

而她,缓缓伸出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你告诉我……”她的眼睛似乎更是明亮,泛着阵阵水光,足以掀起他心内的波澜汹涌。

一字一顿,她说:“告诉我,你是他。”

他抬起一只手,覆上她放在自己脸颊的手。牵引着她的手到自己脖颈处,那是一条不太分明的界限。肉眼或许难以分辨,但伸手一摸便会露馅。他垂眸回视她的目光,嘴角的笑意难掩,眼里的温柔难藏。

一吻印在她额头,抵得过千言万语。

泪水滑落,她扑进他的怀里,哭得像个孩子。

屋外的喧闹声还不停,却离他们越来越远。仿佛两人耳边只回荡着她那句带着哭腔的声音——“你没骗我。

 

“卡!”这估计是剧组里任何一个人觉得最悦耳的声音。

 

田糖的目光依旧如戏,满满都是对眼前男子的爱恋。导演的这句“卡”根本无法带她出戏,也可能是早已戏入骨髓才痴心难改。

“田糖。”他总是用那种低沉的嗓音喊她的名字,每每这时她的脑中都会浮现他充满情欲的神情。“起来吧,吃饭去了。”他早已站在床沿,边穿着助理给他拿来的上衣边朝她那么说。

田糖迷离的眼神这才清醒些,坐起来,抚了抚额,“抱歉,有点累了。”Echo匆匆忙忙地为她披上外套。“你们先去吃吧,我等等就来。”

他朝她点点头,没有过多地留念,转身走了。

“糖糖,”Echo把田糖从床上拉起来,撇着嘴问道:“霍启晨是和你有仇啊?怎么对你那么冷言冷语的。”

田糖愣了愣,继而抬眸冲Echo浅浅一笑,“没有啊,不就是正常说话吗?”

“少扯了!要是我没来这个剧组也就信了。你自己看看!”Echo往霍启晨方向抬了抬下巴,“那才是正常的状态!”

Echo没说错。霍启晨的性格在一线明星里算是很温和、易亲近的了。此时他正坐在剧组的工作人员和演员间说说笑笑,好似一切都不曾改变。

田糖垂下眼睑,脸上的浅笑不减,只可惜里面参杂丝苦涩。

她依稀记得自己刚进剧组那会儿,他就是那样了。不同于那些跑龙套的小演员,她还是一名编剧。所以她记得他们第一次交谈,是他主动。主动问她剧本中人物的某场心理戏。

也许就是这一次的交流,让她动了心,让她以为他和那些大牌不一样。

从逢场作戏的礼貌待人变成深入的心灵交流,最后却又回归逢场作戏的身体交合。既讽刺,又恶心。无奈的是,她依旧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女人,就是如此可悲的动物。无法像男人那样将爱和性分开。

“这部剧,不是他推荐你做女主角的吗?”Echo的声音打断了田糖的思路。

田糖的眼神闪了闪,回避了她的问题,“赶紧把盒饭吃了吧。马上又要开工了。”

Echo没有得到答案显然有些不满,不过想想又没再出声。毕竟她只是帮田糖打理工作方面的事,私事的话,等田糖火了再管也不迟。

田糖拿了饭盒,挑了剧组最边缘的一个位置坐下。美其名曰:想认真背剧本。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混沌的脑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

 

那是个雨天。

 

他点燃一支烟,狠狠抽了一口,许久才吐出来。“她怀孕了。”

霍启晨的话在她耳边回荡,久久不散。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奔溃,而是反常的冷静。或许她一直在等,等他告诉自己。

毕竟。传言也好,绯闻也罢,总有几分真。

她忽然觉得嗓子有些干,却没有伸手去拿茶几上的水。反而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烟,放至嘴边迅速吸入肺中。这感觉真糟糕,呛得她直咳嗽,直到泪流满面。

而他,只是稍有停顿,然后抬手抚了抚她的后背。又是那样低沉好听的声音,道了一句最无力的话:“对不起……”

 

田糖一直在揣摩自己演的这个角色。为何她会说那句“你没骗我。”

是因为他兑现了承诺?是因为他就在她身边?还是因为她对他不顾一切地信任?

她难道就不曾想过,他为何要戴着面具示人?又为何不是明媒正娶而是抢夺豪取呢

想着想着,田糖只能苦笑。

若现实也能像影片那样为了爱情不管不顾、至死不渝该有多好。

 

田糖二十三岁不到就进入演艺事业。本来作为一个编剧,她是没有资格跟剧组的。幸好有个上戏教师的老爸,所以得到一个小角色。

其实她父亲并不太希望自己女儿混这个圈子。他总说那里太复杂,不适合你。只可惜那时的田糖倔强而叛逆,想自己闯出一番天下。

转眼,她今年二十六了。三年过去,时间最终磨平她的棱角。也教会她如何在最后一刻将感情转化为利益。

“我要这次女主角的位置。”她抽完那口烟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她好像看到他眼里的复杂,却选择忽略,“算你对我补偿吧。”

他点了头。什么都没说。也许就是自此开始,他们之间再也无可挽回。

可能她早猜到说出这话的后果,但那可笑的自尊不许他可怜自己。

她也想过:一个女主角就真的她付出那么多吗?然而,答案、已经并不那么重要了。

田糖幡然醒悟,后悔没听父亲的话。她本就不该踏入这娱乐圈半步。

是,她错了。

而她最错最错的,却是掉入霍启晨设的这个骗局里——越陷越深。

 

 

文/落叶有情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