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顶级学术期刊Science发表论文,称中国诚信全球倒数第一?

OTTAWAZINE资讯】国际权威学术期刊Science发的文章让人们吵起来啦!

近日,一篇题目为《Civic honesty around the globe》的论文,借助了统计学手段,研究全球公民的诚信情况。

实验使用了超过17000个钱包,研究人员于2013年到2016年之间,在40个国家的355座城市进行了“在特定场所捡到钱包后交给工作人员”的实验,统计有多少人通过钱包里预留的联系邮箱联系失主。

得到实验结果之后,再经过了大量研究比较,论文得出的数据显示:参与实验的国家中,中国是诚信度最低的国家。

但是,这个实验做得真的很靠谱嘛?

即使作为一个只学过最基本统计学知识的文科生,ZINE君都觉得这个实验怎么看怎么奇怪。

实验整体思路较为简单易懂,就是让研究人员拿着钱包,找到银行、警局、博物馆、酒店、剧院五种实验地点,交给那里的工作人员,然后统计失主被主动联系的比例。

最后比较每个国家中失主被主动联系的比例,得出了中国诚信度倒数的数据图。

首先,重要实验道具——钱包,长这样:

每个钱包里都放了三张失主的名片和一些个人物品(钥匙、购物清单),不过有些钱包中放了13.45美元等价购买力的货币(49RMB),有些“钱包”里面没放钱,以此作为对比实验。

对于大部分中国人而言,这谁能看出来这个半透明小袋子是钱包啊!长得就跟个文具袋似的……

另外,这个实验设定的“主动联系失主”的方式比较令绝大部分中国人意想不到——邮箱联系

对于欧美国家而言,邮件联系是十分常见的联系方式。但对中国人而言,通过邮件寻找失主,明显提高了收到钱包工作人员的寻找成本。

不过,作者们采用了来自World Bank Global Enterprise Survey的邮件使用率来去除邮件影响后的排序中,中国依旧排名落后。

这样一来,作者们好歹也在理论层面堵上了各国邮箱使用习惯不同的漏洞。

不过,更有趣的是,在这个实验中,“诚信”(honesty)究竟是被如何定义的?

文章摘要提到:

Civic honesty is essential to social capit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but is often in conflict with material self-interest.

即“公民诚信对社会和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但它往往与物质上的自我利益相冲突。”

很明显,“物质上的自我利益”指的就是将钱包据为己有,由此可以推断出作者的逻辑是:诚信=不将捡到的钱包据为己有

基于这样的逻辑,实验应该如何做呢?

过一段时间之后,失主带着能够证明身份的文件回到丢钱包的地方,看看是否能原封不动的找到钱包。

而目前通过统计邮件主动联系失主比例的实验方法,直接一棍子把没有联系失主的行为等同于了“将钱包据为己有”,完全忽略了一些实验地区可能存在等待失主返回寻找失物的“实物招领”情况。

所以,那个把中国排成倒数第一的列表,说的真的是关于“诚信”的事儿么?

当然不,那张统计图能说明的是:相较于钱包中有钱的情况,钱包没钱的时候,中国人主动联系失主的概率较低。

ZINE君看了被列入排名的四十个国家,发现这个研究在东亚范围内只纳入了中国。

日本、韩国,以及台湾地区都没有出现在实验当中。即使Twitter上,许多网友也对实验结果中没有日本而产生好奇。

毕竟,日本可是众所周知的亚洲文明标杆啊!

论文作者之一的Tannenbaum在Hacker News网站的讨论中倒是给出了没有将日本纳入实验的理由,因为日本有特殊的“小警察局”文化风土人情,日本人会把捡到的物品交给“小警察局”,而并非主动联系失主,导致实验没法继续……

诶诶诶?这作用不就和中国的商场、车站等公共场所的实物招领处的作用一样么?咋中国就没风土人情啦?

而且,作为受中华文化影响深远,且也是全球认同的高素质文明国家新加坡,也并不在这篇论文的研究对象之中。

ZINE君悄咪咪的阴谋论一下,这究竟是因为这些地方的实验结果不符合作者预期,还是作者根本没在这几个国家和地区做实验……?

最后,ZINE君还带着暗搓搓的阴谋论去查了一下这篇论文的几位作者:

一作,Alain Cohn,美国University of Michigan信息学院的助理教授,瑞士University of Zurich经济学博士。

二作,Michel Andre Mar´echal,瑞士University of Zürich经济学教授,瑞士University of St. Gallen经济和金融博士。

三作,David R. Tannenbaum,美国University of Utah管理学院助理教授,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社会心理学博士。

四作,Christian Lukas Zünd, 博士生。

论文结尾部分也提到了研究经费来源于苏黎世的一个私人独立智库Gottlieb Duttweiler Institute。

再看一下论文数据分析结果,瑞士名列前茅。考虑到瑞士经济发展水平,确实也没啥毛病……

ZINE君倒觉得,借助实验数据的手段,分析“诚信”这类道德判断方面的问题,实在算不上什么高明的方法,不如直接使用“公共场所工作人员收到钱包后主动联系失主概率”的表述更为严谨。

作为发表在顶级学术期刊上的文章,选用“honesty”这种字眼和明显带排名性质的统计图,的确难免吸引眼球和引发争议。

当然,如果不这么表述,可能也发不了Science……

针对中国的情况,支付宝曾在今年6月6日做过一组实验。

支付宝在郑州、上海、成都、东莞设置了多个无人货柜,柜中的物品可以免费借用,全凭自觉归还。

24小时后的统计结果令人惊讶:四座城市的按时归还率全部超过了95%,其中郑州和东莞更是达到了100%!

四年前,支付宝也曾进行过类似实验,即在杭州、北京开设无人超市,顾客全凭自觉付款。当时,顾客们的综合守信率为62%。

支付宝的这些实验或许不如Science刊登的实验有学术性,但“在没有收银员的情况下买东西自觉付钱”和“借了东西应当归还”似乎更符合中国人对“诚信”的理解。

无论是捡到钱包后主动联系失主,还是静等失主寻回,只要坚持住信守承诺、爱财取之有道的原则,都值得尊重。

 

 

OTTAWAZINE/ Marquess 侯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