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韩调查组欲逮捕三星“太子”:涉行贿430亿韩元

  • 来源:

据韩媒报道,1月16日,韩国“总统亲信门”独立检察组(下称独检组)针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向法院提请逮捕令。指控其涉嫌深入介入三星向总统朴槿惠的亲信崔顺实提供资金援助一事,李在镕也成为“总统亲信门”中最先被提请批捕的企业界人士。

原标题:韩独检组提请逮捕三星集团继承人李在镕 指控行贿430亿韩元

据韩媒报道,1月16日,韩国“总统亲信门”独立检察组(下称独检组)针对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向法院提请逮捕令。指控其涉嫌深入介入三星向总统朴槿惠的亲信崔顺实提供资金援助一事,李在镕也成为“总统亲信门”中最先被提请批捕的企业界人士。

独检组提请批捕李在镕

据韩联社报道,独检组指控李在镕涉嫌违反《特定经济犯罪加重处罚法》、《关于在国会作证和鉴定的法律》并行贿,行贿金额达到43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9亿元)。李在镕在亲信门涉案企业总裁中最先被独检组提请批捕。法院将于18日决定是否签发逮捕令。

韩调查组欲逮捕三星“太子”:涉行贿430亿韩元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韩联社

独检组同时决定,针对三星集团未来战略室室长崔志成、次长张忠基等负责资助崔顺实事宜的二把手不提请批捕。

报道称,李在镕涉嫌深度介入三星以政府大力支持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为条件向崔顺实提供430亿韩元。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对李在镕继承三星集团经营权至关重要。三星集团是崔顺实的两个非营利基金会最大的捐助商。

独检组认为,三星与崔顺实设在德国的公司签署咨询合同,三星向韩国冬季体育英才中心提供资金,这些都是三星对2015年7月朴槿惠通过国民年金公团帮助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的回报。

报道指出,李在镕还涉嫌去年12月在国会举行的“朴槿惠政府亲信弄权干政案国政调查特别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虚假陈述。当时他表示想不起何时得知崔顺实这一人物的存在,并明确否认了三星有代价性地资助Mir和K体育财团以及崔顺实之女郑某。但独检组认为,三星方面和李在镕在2015年3月担任韩国马术协会主席社时已知晓崔顺实母女的存在,从那时起就开始制定资助路线图。

有不少证据证明三星在公司合并前后同崔顺实方面多次接触并讨论提供资助事宜。独检组在崔顺实外甥女张某作为证物提交的平板电脑中发现崔顺实与三星方面讨论资助事宜的多个邮件。

独检组还认为,三星合并前,崔顺实与德国一骑马场签署了为期一年的租赁合同,这或同样是经由三星推进的事项。

对朴槿惠的调查有望加快

此前韩媒曾报道称,“特别检察官真正关心的不是是否逮捕李在镕,而是针对他发起的指控。”韩国企业研究网站Chaebul.com负责人Chung Sun-sup说,“指控李在镕行贿事关重大,因为这可以成为起诉朴槿惠受贿的重要线索。他们对此格外小心,因为如果无法证明李在镕行贿,逮捕令就会被法院驳回。”

韩调查组欲逮捕三星“太子”:涉行贿430亿韩元

朴槿惠

如果法院决定签发逮捕令,独检组对SK、乐天及朴槿惠的调查有望加快。独检组认为,此案中朴槿惠发挥了决定性作用。朴槿惠于2014年9月单独会见李在镕时要求三星担任韩国马术协会主席社,并在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后第二次单独见李在镕时对三星的资助力度不够表示不满。独检组怀疑,这些举措或为朴槿惠与崔顺实的商议结果。

独检组计划指控朴槿惠涉嫌第三方受贿罪及普通受贿罪,对其正式立案。根据韩国法律,“第三方受贿罪”指的是公务员接受与职务相关的不正当请托,使请托方向第三方行贿,或要求向第三方行贿。

检方调查此案时曾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对朴槿惠立案。李圭喆表示,截至目前的调查结果足以证明朴槿惠和崔顺实是共享利益的关系。三星方面坚持主张在朴槿惠的“施压”下不得不提供资金,三星也是受害者。

公开资料显示,李在镕1968年出生,是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独子。自从李健熙两年多前因病住院后,李在镕被认为是集团的关键决策者。

有分析认为,李在镕被捕或导致三星集团出现经营空白,韩国经济也可能由此受到影响,而独检组考虑到其犯罪性质以及类似案例等因素决定依法加以处理。

独检组发言人李圭喆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独检组认为国家经济遭受影响固然重要,但仍需将守护正义放在首位,因此决定提请批捕李在镕。目前,李在镕否认所有指控。

独检组特别检察官指出,他们计划扩大对其他韩国公司的调查。调查人员去年11月搜查了乐天集团和SK集团的总部,寻找他们向崔顺实控制的基金会捐款以获取免税资格的证据。SK和乐天董事长均在议会听证会上否认不当行为。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