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霍金,对得起全世界,却负了她一生。。。

【OTTAWAZINE资讯】

3月14日,霍金离世,举世哀悼。

人人都在缅怀他的丰功伟绩,感念他这传奇的一生。

我却在想,他的第一任妻子简这回终于可以休息了。

霍金是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这点毋庸置疑,

但他,却从来都不是一位好丈夫,好父亲。。。

霍金与简相识,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

他们住在同一个小镇,就读于同一所小学。

他们的相恋和所有情侣一样,平淡却充满美好。

他们曾为了看一场话剧而花光身上所有的钱,

也曾在一片漆黑的剧院里怀着忐忑的心情悄悄的牵起对方的手。

1965年,年仅21岁的简嫁给了身患重病的霍金,

是的,即便被医生宣判活不过两年,简也毅然决然的嫁了。

这个傻姑娘,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殊不知却是苦难的开始。

在他们长达25年的婚姻长跑里,霍金有20多年生活在轮椅上,

从吃饭睡觉到洗澡如厕,简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着霍金。

她还给霍金生了三个孩子,帮他处理文书工作,为此不惜放弃自己的学业。

可是这一切都被霍金无视了。。。

在无数次获奖的答谢晚宴上,霍金只字不提简,

他的发言,从来都是“我”,而非“我们”,

就仿佛在他的世界里,简是不重要的、不存在的。

我想,哪怕有一次霍金在获得非凡的成就与肯定时能朝简投来一个带着爱意的眼神或微笑,或许简后来就不会对这段婚姻如此失望了吧。

病痛从来都是残忍的,可以使人意志消沉,也可以使人性情大变,

更何况还是如霍金这般孤傲的学者。

从用拐棍走路到被人喂食再到龟缩于一张小小的轮椅里,

霍金的脾气变得越来越古怪,而简想尽了办法让他开心。

简曾在法国购买了一栋置身于阳光、树林、和山野间的小别墅供霍金调养,

她记得霍金曾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当然也记得他对阳光的向往,

可是她却忘了,霍金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霍金了,

不再热情开朗,亦不再对她温柔以待。

无止境的争吵,使得简最终在一怒之下一把火烧了这栋房子。

同时烧掉的,还有她曾经为之不顾一切的爱恋。。。

爱情已逝,生活却依然在继续,哪怕是为了孩子们,

可是在霍金的世界里,除了物理,又哪有什么天伦亲情。

无数次,简看着孩子们在霍金的轮椅旁转来转去,以盼能引起父亲的注意,

可是霍金盯着计算机的视线,却至始至终不曾移动分毫。

简终于意识到,与她和孩子们相比,物理才是霍金最看重的所在。

1990年,霍金受一名护士的挑拨,不顾25年的相濡以沫,与简离婚。

这名护士,就是伊莱恩,后来她成为了霍金的第二任妻子。

或许,在霍金的感知里,简润物细无声的照顾早已变得索然无味,

又或许,是男人的劣根性在作祟,天生便爱追逐那些更加年轻貌美的女子。

毕竟,在霍金的描述里,与伊莱恩的婚姻是“充满热情和激情”的。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不是每个女子都可以像简一样长期包容霍金的一切残缺,最起码伊莱恩不是。

婚后不久,霍金的家人和朋友就发现他身上开始断断续续的出现各种割伤。

对于当时只有头部能动的霍金来说,这些伤当然不可能是他自己弄的,

所以,一切答案不言而喻。

2006年,霍金与伊莱恩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

离婚后,霍金与简的联系又变得密切起来,

他们在剑桥的家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简仍然尽其所能的照顾着霍金,

哪怕那时的简早已另嫁他人,对霍金的牵挂却从不曾少一分。

2014年,霍金携简一起出席了电影《爱的万物论》的首映礼,

一部以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为原版改编的电影。

在首映礼现场,霍金望着那些点点滴滴的过往情节,几度潸然泪下,

原来啊原来,

再回首,还是与简的相处最安心。

而今,霍金离世,

脱离了他残破的躯壳,回归了他为之研究奋斗一生的宇宙,

而简,也终于可以为自己而活了吧。。。

 

OTTAWAZINE/青争果子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