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除了不能生孩子:微信在加华人中万能

除了不能生孩子:微信在加华人中万能

最近,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微信公开课PRO版的’我和微信的故事’”刷屏,这个应用能够显示出你加入微信的时间、你加的第一个微信朋友、发出的朋友圈条数等,尤其是页面上显示的“你的第一个微信朋友,你们现在还在联系吗?”引起很多人的感慨。

从2011年1月腾讯公司推出微信以来,它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大家用微信来分享信息、阅读新闻、购买商品、结交好友、发送红包……原来红极一时的QQ、MSN、SKYPE都已谈出大家的生活,毫不夸张的说,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微信时代。微信5年,到底给我们带来了哪些改变?

微蔓延微信迅速普及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和任何新产品一样,微信并不是从一开始就被人们所熟知,但是它的流传速度之快和影响力之强确实让人震惊。

列治文居民老张告诉《加西周末》记者,他最早听说微信是从陌生人的谈话中。2011年他在丽晶广场闲逛,一个杂货店门前站着两个女学生,其中一个人正在购买电话卡,另外一人对她说 “你怎么还买电话卡,我最近都用微信对讲了”,买电话卡的学生一头雾水地询问,“微信对讲是什么?不会感觉奇怪吗?”“就是对着手机说话,刚开始还有点别扭,慢慢就习惯了,非常好用。”

2011年是微信正式上线的第一年,虽然2011年底使用微信的用户超过5000万,但和后面的发展相比,这一年的用户还算是少数。

《加西周末》记者通过统计朋友圈大家贴出的“我和微信的故事”截图发现,很多人开始使用微信的时间都是2012年,2011年就使用微信的和老张讲述的“女学生”一样,多是年轻人。作为一款手机社交应用程序,微信的流行依赖于智能手机的出现和发展,因为年轻学生追求拥有智能手机,对新科技的了解和接受也比较早,所以能够最快的接触到微信。

在温哥华的很多华人,最早都是用电话卡或是网络软件和国内的亲戚朋友联系,和国内的网络流量相比,这里的信号稳定、流量也便宜,买一张“我爱温哥华”或 “Chinaone”电话卡,能打7-8个小时,在家用QQ、SKYPE等软件进行视频和语音通话,说上几个小时都没问题。

但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如微信一样的社交应用开始出现,和电话卡和网络软件相比,微信无需付费通话、只要有网络即使信号不流畅也可以使用、用语音传递信息更加迅速,这些无可比拟的优点让它迅速成为本地华人的交流新宠。

温哥华的留学生XH是个手机达人,有什么新的社交软件她都会安装,以方便和不同地区的朋友联系,她告诉记者,“我2011年刚来温哥华的时候,香港朋友和外国朋友基本上以用WHATSAPP为主,台湾朋友会用LINE,中国大陆的朋友当然是用微信了。”

但是从2012年开始,竟然有新认识的台湾朋友向XH要微信号,她感觉到有些惊讶,她询问那个朋友为什么用微信不用LINE,那个朋友回答说,“我也有LINE的账号,但最近发现好多身边的人都开始用微信,我试用了一下觉得非常好用。”

最开始很多人都觉得拿着手机对讲会被别人看成是奇怪的自言自语,但越来越多人发现它的实用性,当你周围的人都在对着手机讲话,这就成为了一种时尚,微信渐渐地将我们打字、发信息的沟通习惯转变为语音沟通习惯。微信的其他功能也逐渐增多,从最开始的简短信息和语言通话,到现在可以在朋友圈分享照片视频、可以阅读公众号信息、可以购物、可以打车、可以生活缴费、可以收发红包……几乎涵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

微信公众账号的出现极大的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10年前到温哥华留学的Steven Wu告诉记者,他刚来的时候手机科技并不像现在这么发达,他都是通过上本地的网站和论坛获取信息,现在他是个十足的微信迷,每天睡前和每天早上醒来都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浏览朋友圈和公众账号。

Steven表示,他订阅的公众账号有20几个,虽然每天不能全都读完,但是浏览个大概也能获得不少信息。和普通的网络和纸媒报道相比,微信传递信息最重要的优势就是快,比如前两周温哥华出现4.3级大地震,很多居民都是通过第一时间查阅朋友圈了解到地震情况以及应急方法。

2014年微信推出了一款名为微信红包的应用,可以向好友发送能够提现的红包和祝福话语,虽然简单却迅速成为亲朋好友传递情感的新方式、过节过年的新流行习惯,网上甚至出现了“有微信红包才叫过年”的说法。除了春节,在每一个节日里,微信红包都成了放鞭炮、送玫瑰、包粽子、品月饼之外的过节新“标配”。

微信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秀恩爱“520红包”收发总量达到4亿次,儿童节的“61红包”收发总量达到5亿次,七夕收发总量更是达到14.27亿次。大家参与发红包、抢红包这个简单的、易参与的游戏,也并不在意金额的大小,而是在重新找回曾因距离而冷淡褪色的感动与喜悦。记者的一个朋友去年春节的时候收到了国内旧友发来的100元红包,生日的时候又收到了姐姐发来的200元红包,姐姐让她用这个红包买个蛋糕吃,她觉得兑现虽有难度但却充满温暖。

微信及其各种附属功能可以说如流感一般迅速蔓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慢慢熟悉和了解微信。在中国,如果还没有使用微信,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现代人;在加拿大,华人使用微信也相当普遍,华人同事群、家庭群、校友群、生意群,无所不群。本拿比的小周告诉记者,“我最开始并没有经常用微信,但是身边用的人越来越多,要和朋友交流就必须用微信,不用你就OUT(过时)了。”微信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从2011年开始,微信的活跃用户以近乎几何级数般增长,2012年微信用户过亿,2013年初微信注册用户超过3亿,截至2015年9月,微信全球活跃用户已经达到6.5亿。

微分享:中老年人玩转朋友圈

每逢节假日,微信朋友圈总会呈现晒景点、晒美食、晒礼物的空前盛况。圣诞、新年期间,温哥华人足不出户便能欣赏朋友在墨西哥、古巴直播来的异国风景,而国内的亲友也借着温哥华人的镜头见识了这里的山河湖海、风土人情。不过千万别以为微信朋友圈是专属于年轻人的,温哥华的不少中老年人也能轻松玩转朋友圈。

2014年2月,一组教爸妈使用微信的“手绘说明书”走红全国。手绘本的作者张明曾在2014年春节给父母买了智能手机并教他们使用微信,他在家手把手教了12天,但父母依然无法完全掌握。张明决定手绘一本微信教程,勾勒出主要的界面,并用彩色笔做了重点标识。这本手绘说明书的走红,不单单体现出年轻人对父母的孝心,还反映出两年前很多中老年人还不能熟练使用微信。

为了了解中年人使用微信的现状,《加西周末》采访了微信用户Berney Chen。Berney今年53岁,2013年跟随儿子来到温哥华,同年她注册了微信账号,目前约有两年的使用经验。Berney一开始也不熟悉微信的操作界面,需要常常向儿子求助,而现在Berney可以非常熟练地编辑图文到朋友圈,还会使用原图发送、修改聊天背景等比较高级的功能。

Berney表示非常喜欢在朋友圈中分享她在加拿大的见闻,“无论是加拿大的美景、美食,还是亲身感受到的文化差异,我都会分享给国内的亲友。很多亲友都给我点赞和留言,最近我看了微信公开课PRO‘我和微信的故事’的数据,我居然有1000多个赞。”。在被问到为什么这么喜欢发朋友圈时,Berney表示有3点原因。

首先人在他乡,希望能和国内的亲友保持互动;来到加拿大后,时间比较充裕,有时间享受人生、分享自己的生活;最后就是在加拿大看到好山好水,感受到不同的风土人情想和亲友交流分享。本地一些媒体正是切中这类人群的心态,发布一系列关于加拿大自然风光、文化差异的文章,获得不少点击率和转发率。

Berney也许代表了温哥华的一类人,他们在国内都取得了一定社会地位、累积了相当数量的人脉,人到中年突然转换跑道来到温哥华。他们在温哥华的朋友数量以及交际圈可能没有国内广泛,微信朋友圈恰好满足了他们的社交需求,他们仍可以和国内的朋友保持互动、交流分享信息。Berney告诉记者,她还通过微信找到了在美国的大学同学,建了同学群组。

Berney表示很多中老年朋友自从学会微信,便和年轻人一样手机不离手,“我的好多朋友每天早上眼睛还没睁开就先摸手机,睁开眼睛就看微信,然后发朋友圈,发完之后看看回复、互动一番再睡一个回笼觉。”Berney为了充实自己的生活、更好地融入加拿大社会,现在正在选修英文课程。

她置顶了亲友群,每天优先回复家人、密友的信息,有时间才会查看朋友圈。Berney表示不想让微信干扰自己的课业和正常生活,“分享固然是好事,但是享受当下也很重要”。Berney在发布朋友圈的时候还会设置查看权限,“因为我很重视隐私,所以我个人的心情和自拍只开放给家人查看。”

一份更加成熟的社交心态,会让自己的生活更有质量。社交固然重要,但在微信时代懂得保护自己的个人隐私,不刷屏、不打扰别人代表了一种成熟的社交心态。

微商机:私厨门槛低 竞争加剧

即便没有从微信私厨买过东西的经历,温哥华人基本都在朋友圈中看到过私厨的信息,从肉夹馍到千层蛋糕,从养生茶到麻辣香锅,私厨可谓横跨中西、包罗万象。华人办私厨在大温其实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20多年前港台移民潮时就已有私厨涌现。

早期的私厨主要是一些有着好手艺的中年妇女烹制美食给亲朋好友,仅收取人工及成本费。但随后因为华裔移民人数渐多,许多人为生计靠烹饪私下赚钱。近来微信的低门槛促使很多家庭妇女甚至中国留学生加入私厨业,原本行事隐密的私厨在微信的广泛传播下变得相当高调。

本周二(1月12日),Ricky一打开手机就收到将近20个微信好友申请,微信上越来越多的订单让Ricky已经尝到创业的甜头。据Ricky说,他的微信私人厨房“甜爸手工制作”已经在留学生、家庭主妇中间打开市场,他周一要去UBC送货,周五要去白石、南素里,还在唐人街和列治文发展了顾客自取的地点,“每个地区每天至少有3到6个订单,列治文几乎天天都有新订单进来,我们计划在今年4月开设一间实体店”。

和红火的生意形成对比,Ricky做私厨其实是误打误撞。Ricky是香港老移民,有女儿之后,公司给他10个月的产假,在家照顾妻女。Ricky的妻子Taylor在生下女儿之后有点咳嗽,又不能随便吃药,Ricky就按照家里相传的老方子,用冰糖熬柠檬泡茶给妻子喝。因为熬制的时间比较久,所以Ricky每次都会多做一些分给朋友。朋友圈里有人误以为他在卖茶,表示愿意购买,他们就成为了Ricky的第一批客人。

Taylor对《加西周末》记者表示,微信上有人愿意购买自己制作的养生茶,打开了她和Ricky的思路。“微信私厨的门槛很低,但用户却非常多,传播速度很快,在华人圈的影响力很大。我们只要专心把产品做好,很多客户通过口耳相传就会找到我们。”

Taylor对记者表示目前大温做养生茶的微信私厨还不多,但是她观察到甜品、糖水私厨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记者随后采访了甜品私厨“Jen之千层”,负责人Jen表示她做私厨将近一年,她评价运营模式相当简单,基本上就是利用微信接订单,然后在自家厨房做好产品,最后送货上门。新客户基本靠老顾客转介,虽然是和客户一对一接单,但她确实感受到市场上的竞争。

微信无疑将社交网络变成了一个营销市场。在微博率先敲开“微营销”的大门后,微信的崛起,瞬间将网络营销升级,“朋友圈”里的“微商机”也让普通的上班族、无业人士尝到了财富的甜头。本着“低门槛、低成本、互动性”等高强度的优势,微信的“圈子营销”模式席卷大众。

与淘宝相比,微信营销更具针对性,且容易形成口碑相传,买卖成功率较高。微信添加好友5000人才是上限,这就为生意的扩大带来无限可能性。低成本经营成为“微营销”主流模式。大部分私厨、代购并没有实体店铺,接到客户订单后,再去备货发货。除了花些时间和精力,经济成本非常低。

微渗透:国外用户用微信争取华人市场

微信最大的市场是在中国大陆地区,据市场研究公司On Device调查显示,微信在中国大陆的市场渗透率达到93%,这场科技革命不仅影响了中国内地的用户,也深深渗透和席卷到港澳台地区以及全球其他国家。

有华人网友向《加西周末》记者表示,自己喜欢在晚上使用“摇一摇”功能加好友,有一次摇了20个人没有一个中国人,摇到的很多人都来自印度。《加西周末》记者在温哥华市区打开“附近的人”功能后,收到的打招呼的人中有三分之一以上为外国人。

一部分外国人使用微信是通过华人朋友介绍。一位白人微信用户告诉记者,他平时对中国文化比较感兴趣,读书的时候看到班里的一些华人同学都在用一种聊天软件,他就让华人朋友帮他注册了用户号,加了班里的同学为好友,偶尔会和同学打招呼,但他不懂怎么样发朋友圈,主要作用是为了和华人同学保持联系。

《加西周末》的专栏作者米笑曾表示,他好几个经常和中国联系的西人朋友,都有微信群。一些有华人参加的访华团或者公司出差到中国,大多都会帮每一个人安装微信以方便联络,过去同事之间在中国出差使用加拿大电话号码,国际漫游费几百上千都不稀奇。现在使用微信交流基本免费,而且功能齐全远比电话方便。

目前微信拥有16种外语版本,已经覆盖了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全球使用人数最多的移动通讯应用。作为一个几亿人的通讯软件,微信衍生出的朋友圈、微信群、微信公众号等在华人社区的影响力巨大,不少政治人士、公众人物看准了这一点,纷纷创立微信公众号、微信群为自己凝聚人气。

2015联邦大选期间,加拿大各大党派的政客积极利用微信平台及微信群与公众拉近关系,分享从政理念和社区服务经验。数百人的大群往往在几分钟内就能累积上千条信息,微信群成为政客拉选票、造势的战场。加拿大总理贾斯廷·杜鲁多也拥有自己的微博账号及微信公众账号,他于2014年3月25日在微信公众号推送了第一条信息,同年8月8日开始推送竞选相关内容。

除了政治人士,很多商业人士也将微信作为开发客户和商机的重要平台。本地知名台湾地产经纪人黄秋英,不仅经常使用微信和客户联系,还创建了自己的公众平台账号,每天发布楼盘信息或地产知识。

无论使用微信联系华人朋友还是发布政商讯息,微信的外国用户密度远大于其他华人网络社交工具,从他们接触微信的渠道和原因,不难看出华人与世界各国的交集和联系越来越紧密。

但我们仍可发现,微信想要在海外市场成为像在中国一样地位的通讯应用有一定难度,比如小杜鲁多在竞选期间几乎每天推送图文,但自2015年10月19日他胜选总理后,公众号的发布频率明显下降,该号的最后一次推送为11月7日发布的胜选公开信。中国社交软件想要进一步稳定和开拓全球市场,也许需要更加“接地气”,在文化差异、用户沟通交流习惯、数据安全等一系列问题上做出努力。

微谣言:微信成为大温信息“谣”篮

作为一个新兴媒体,微信虽然为我们带来了高速快捷的信息,但同时也出现良莠不齐的问题,好消息传播得快,但很多不实消息也很容易通过微信传播开来。

去年夏天的时候微信捧红了一个加拿大的蓝莓爷爷。“一位90岁爷爷的蓝莓园里有很多蓝莓等待采摘,可来采摘的人非常少,爷爷的老伴病了,老人没心思管理园子也有些干不动了。”有人在朋友圈发消息呼吁大家都去采蓝莓帮助老人,随后这条消息在华人微信群中快速传递,一下子超过100名华人蜂涌而至采摘蓝莓,结果华人把蓝莓基本摘光。

但事实上,老人虽然希望采摘的人多一些,但情况并不像信息中描述的那么惨,他在脸书上经常贴自己和两个孙子在蓝莓场玩耍的照片,蜂拥而至的华人反而加重了老人的负担,老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第一句就说:I’m tired(我好累)!大家的初衷虽然是希望帮助老人,但每天接待大量的客人对90岁的老人来说何尝不是一种挑战?最后老人不得不通知大家暂时不要前往了。

蓝莓爷爷一夜间成为网络红人体现了微信巨大的影响力,但也深刻的暴露了微信信息传递的弊端。在微信上传播信息的时候,很多个体缺乏独立判断的能力,不辨别消息的真假,习惯盲从,一不小心就会成为“流言传播者”,好心办了坏事。

而且,流言并不只是来自于个人,一些公众账号也“难免犯错”。前两周温哥华突然发生地震,有多个公众号随后发布标题为 “西海岸50年内9级地震几率达80%”的文章。经《加西周末》调查,文章引用的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教授戈德芬格(Chris Goldfinger)的报告,该教授确实发表过“在未来50年里,卡斯卡迪亚断层将发生一场超级地震”的言论,只不过发表的地震级数是8.0级并非9.0级,大地震几率是三分之一而不是80%。

为何出现如此大的差距?记者对比英文原文后猜测,译者错误地将8.0级地震理解为80%可能性。最可怕的是,从2010年开始便有媒体发布这篇文章,到2015年这篇文章还在传播中,5年时间可能有成千上万的人已经了解了这个信息,并为此担惊受怕。

在北美,由于华人媒体数量有限,多个公众账号的信息来源可能都是同一处。一个媒体出现“爆炸性”新闻后,后面的媒体鲜少愿意花费时间重新探究其真实性和完整性,简单的重复工作量少、效率还高,但却有可能对读者造成极大的伤害。《苟子·大略》中有这样一句话,“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

意思是说,滚动的弹子遇到低凹地便停止了,流言蜚语遇到聪明人便消失了。和网络相比,微信这个提供给人们传播信息的平台,虽然更加的简单易懂,但过于平坦又过于自由,少有障碍阻拦虚假,少有智者制止谣言,一旦出现危害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无论是有意还是无心,谣言和假消息会随着朋友圈迅速扩散,接收到假消息的人数越多,伤害范围和伤害指数也就越大。

作为微信的参与者,大家需要擦亮双眼,明辨是非。比如可以先看谣言出处。一般消息在文章结尾总要署名或标明出处,而谣言尽管立场坚定、语气惊人,但常常没有标注具体时间,往往用“昨天”、“今天”等模糊的时间概念,也没有准确的消息来源。 有些假消息以偏概全,通过断章取义来博眼球,大家不妨多搜索一些信息看看是不是有权威媒体报道过或是否有人辟谣。

微信的主页上有这样一行宣传语,“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如果说这是腾讯公司对微信的定位的话,那么腾讯确实成功了。5年时间,微信极大的改变了华人的生活方式,我们越来越依赖这个通讯工具,使用心态越来越成熟,也通过微信平台获得了机会和影响力。微信接下来的5年,还会推出什么样的服务、给人们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等待我们一起去见证。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