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金庸的大侠只能活在小说里,生活会把你打得妈都不认识

【OTTAWAZINE资讯】还记得五岁那年,我肩膀上系了我妈的围巾,手上端着家里的神器晾衣杆,胡乱挥舞几下,怒喝一声从餐桌上猛跳下来。

然后果不其然摔了个狗吃屎。

再然后就是被我妈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就跟大多数有同样经历的你一样。

正所谓“侠之大也,为国为民。”

小时候觉得啊,我当不成大侠纯粹是因为我不会武功。

我没有萧峰的降龙十八掌,没有张无忌的九阳神功,没有黄蓉的打狗棒法,没法做到“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

但倘若我学到一招半式,定会惩奸除恶,做一位人人称道的江湖大侠。

再长大一点点我想通了,既然武功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那么只要我留存着一颗侠心,做侠义的事情,问心无愧那不也是一名大侠吗?如此一来,成为大侠又有什么难的地方呢?

然而我们的生活并不像金庸笔下的世界里那么爱憎分明,江湖也并不是一个人人都有情义是非的江湖。

生活可能更像是周星驰《功夫》里的那个世界吧。你以为喊出:“放开那个女孩!”便可以行侠仗义惩奸除恶。

但事实是你会被人排挤欺凌。

虚伪奉承无所不用其极的人活的有滋有味,侠心尚存挺身而出的却身首异处,客死他乡。

小时候恐怕都想成为郭靖,做一个为国为民除恶扬善的大侠。

我相信一开始所有人都是有正义感的。

于是你在公交车上让座,在老奶奶摔倒时努力帮扶,举报体罚羞辱学生的老师,在小混混欺负女同学时主张正义,在老师同学故意排挤无辜之人时出手相护。

你以为你会得到称赞,会有人认同你所做的事情,被你帮助的人也会感恩。但是很可惜,这个社会并没有金庸笔下侠客行里赏善罚恶的张三李四,也没有重情重义的江南七怪。

你以为这个社会是一个江湖,但是到最后你得到的却是只有你一个人的孤独的江湖。

所以你会被倒地的老人碰瓷诓骗,你积极让座但是自己有困难的时候人们却视而不见,你匿名举报体罚学生的老师,第二天老师阴沉着一张脸回来,从此以后在你毕业之前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当你主张正义时人们只觉得你搞笑和幼稚,在保护被排挤的人之后得到的却是群体的排挤,救死扶伤却经常被医闹弄得神经紧张担惊受怕……

如此经年几许,在经过伤害之后你还会抱有着一颗赤子之心,继续做符合你心中侠义的事情么?

恐怕只会觉得,当初怀抱‘银枪’、身披‘斗篷’从餐桌上一跃而下的你——只是一个看武侠看多了的小屁孩罢了。

想想也是可笑,金庸小说里的人物教会了我们诚实守信侠义之心,所接受的教育教我们互帮互助体谅同胞。然而长大以后却把人狠狠摁在地上要求全部忘掉,否则就要吃苦,就要被凌霸。

到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成为大侠很难,难的却不是学会那精妙绝伦的武功。难的是那一颗侠心。

是那一颗明知会受到伤害,明知有人会恩将仇报,明知这条路太过于艰难险阻,却依旧跳动不止的一颗侠心。

而你小时候生出来的那颗侠心,现在还在跳动吗?

在你强作无动于衷时,它会不会躲在你的胸膛里暗暗抽痛?

所以世人读金庸,爱金庸,痴迷金庸。

——因为金庸给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侠义之情’。

你所受的欺凌和不公,会有各类大侠前来帮助你。

在这个没有侠情的世界里,小说中的美好可以永远温暖你的心。

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不美好的,但是我们依旧可以去保护美好,歌颂美好。不能因为这些宝贵的闪光点太过渺小而彻底抹杀它的存在。

在金庸的江湖里,侠心永存。

所以,我艳羡杨过和小龙女的爱情——‘终南山下活死人墓,神雕侠侣绝迹江湖。’

为郭襄而唏嘘不已,不知她‘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生。’留在记忆中的是怎样一张终生不能忘怀的脸庞?

杨过一生为生父杨康所做的恶受尽了太多的苦,却在了解事情经过之后全部放下,拜托柯镇恶为杨康立碑——不肖子杨过立。好一个不肖子……

杨过叛逆敏感又孤僻,手上拿着成为大反派的剧本,却情义尚存。如今看来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萧峰无愧于天地,尽管被人误会被人追杀也包含着一颗侠义之心,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巍然不动。然而一生唯一有愧的便是所爱阿朱……

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代,就只有一个阿朱。

阿紫问姐夫“她有什么好,我哪里及不上她,你老是想着她,老是忘不了她?”姐夫平静的答“你样样都好,样样比她强,你只有一个缺点,你不是她…………”

说到愧疚,不由得又让人想起《倚天屠龙记》:

周芷若冷笑道:“咱们从前曾有婚姻之约,我丈夫此刻却是命在垂危,加之今日我没伤你姓名,旁人定然说我对你旧情犹存。若再邀你相助,天下英雄人人要骂我不知廉耻、水性杨花。”张无忌道:“咱们只需问心无愧,旁人言语,理他作甚?”周芷若道:“倘若我问心有愧呢?”

如今,不知令狐冲又跑到哪个地方去过了他的逍遥日子?石破天有没有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谁的孩子?韦小宝有没有邀请康熙到自家开的妓院来参观……我们为金庸老先生所写的故事如痴如醉的迷了这么多年、意犹未尽。

更痴迷的,还是他笔下快意情仇爱憎分明的江湖。

当我们生存的社会越是没有侠义,我们越是喜爱金庸笔下的世界。

因为每个人都想成为大侠拯救他人,或者希望有大侠拯救自己。却被生活逼得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同情心和爱心藏了起来,还要憋着眼泪痛苦的压下不断翻腾的正义感。

而能做到不顾着一切,一直坚守着心中的正义去做对的事情的人,

才是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大侠吧。

金庸曾在接受采访中表示,自己有空的时候,坐车、坐飞机的时候就会胡思乱想,想如果自己是侠客、大侠,会怎么样。在多部代表作的男主角中,金庸本人最喜欢令狐冲,同时也喜欢乔峰,非常不喜欢韦小宝,“见到这种人要远而避之”。

此外,他还曾表示:“我希望我死后一百年、二百年后,仍然有人看我的小说。我就很满意。”

你瞧这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

人生在世,去若朝露。魂归来兮,哀我何悲。

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2018年10月30日,金庸老先生骤然离世。

从此这世上再无江湖,我们武侠梦碎,再也无法得知侠情之后的故事了。

你无法知道善是否有善终,恶是否有惩罚。也无法从原作者的只言片语里勾勒出一点点关于江湖世界的遐想了。

而目前市场盛行的小说题材,也渐渐从几十年前的金庸古龙,变成了霸道总裁爱上我,屌丝少年打脸,一张脸改变命运诸如此类的快餐式文学……

我不由得回想起已故爷爷的老书柜,小时候从上面抽出来一本封面都掉了的《牛虻》,塞回去的时候发现了一本发黄的第一版《侠客行》。

也不知道是我爷爷的手笔还是不靠谱老爸的手笔,总之在那本书后面还塞了很多很多本武侠小说,明显被人细细翻阅了一遍又一遍。

他们总是说,这代人的武侠小说是可以看很多遍的。年轻的时候看绚丽的武功,长大一点看里面的爱情,然后慢慢发掘出作家埋藏在里面的感情和彩蛋。

从此以后我的武侠梦一发不可收拾。

金庸走之后再无江湖吗?

我依旧相信百年后仍会有人拿起武侠小说看的津津有味。

我依旧相信会有大侠存在于这个世界。

我依旧相信大多数人眼中‘死掉’的江湖还留有一线生机——还是会有人扶起老奶奶,依然有人奔波在第一线与死神相搏斗。

许多人心中的大侠可能并没有多高强的武功,多优秀的性格。

而是人群中挺身而出的那位陌生人,微微颤抖却十分坚定的背影吧。

OTTAWAZINE/ Mars

 

91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