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里约奥运会:聊聊关于兴奋剂的那点事儿

里约奥运会注定成为中国奥运史上的“多事之秋”,从国旗被放错、霍顿“攻击”孙杨事件、游泳小将遭加拿大CBC新闻解说员歧视,到今天的陈欣怡药检呈阳性……“兴奋剂”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再次走入我们的生活。

早在本届奥运会开始前,就有俄罗斯运动员因服用违禁药物被禁赛。而“霍顿事件”起因,也是其提出孙杨服药一事。“兴奋剂”为何如此难避免?像狗皮膏药一样紧贴着运动员不放。就让我们一起来聊聊关于兴奋剂的那点事儿。

在早期奥运会,“兴奋剂”被一些秘方营养和食物所取代,随着生物科技的进步,有越来越多的新药物(不容易在药检中查出)被运动员们采用,因此运动员在赛前的饮食就格外引人注意。如今对于兴奋剂来自维基百科的定义为:是一种精神药物,它可以改善生理或心理功能,例如增强的警觉性、清醒度、运动功能。

88 比如,在里约奥运会的备战期间,中国乒乓球女队就有向运动员下发了通知,禁止队员外出就餐,只能在食堂就餐。也不可随意使用或者购买饮料和食品,尤其是方便食物例如:方便面、火腿、烤肉串等。

135198610

在训练期间,中国女子乒乓队食用的猪肉、牛肉全部从北京空运,经过兴奋剂检测中心检测。

虽然,近些年的反兴奋剂科技和手段都有进步,但是新药的发明,让许多国家的选手都选择铤而走险,选择打擦边球。

针对这一现象,自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后,国际奥委会决定每届奥运会的样品将被保留8年,在奥运会期间通过测试的并不意味以后都不会被检测出。从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开始,尿检的样品保存可以长达10年

如何检测?尿样保存犹如黄金

此次陈欣怡是尿样A瓶检测出阳性。那么为什么要有AB瓶的不同测试呢?

135198727

每届奥运会都会收集数千份的尿样,分为A、B瓶。当A瓶检测阳性后,B瓶被开封检测。

135198747

(运动员赛后接受检测取样间)

因为样本数量大,而且检测时间短,所以并不是所有运动员的样本都会被检测到。专家们会“人为”判断、检测那些可能会使用药物来提高自己成绩的运动员。

抽测结束后,剩余尿样被装箱放入冰箱冷藏,然后空运至瑞士洛桑的实验室保存。

对尿样的保护犹如黄金,每次保存中出现的转手、变换地点都要记录在案,中间任何环节都有可能导致测验结果失效。

如何处罚 奥委会说的算

如果服药的事实成立,运动员们在奥运会上的成绩将被取消、奖牌将会被收回。这都要听奥委会的。

奖牌的重新分配也要根据对该项目其他运动员的检查结果。

1988年汉城奥运会中对加拿大运动员的处罚惹“争议”

在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中,加拿大短跑运动员Ben Johnson被查出了服用司坦唑醇(康力龙),一种合成类固醇,可以使身体“变轻”,达到最佳竞技状态。100米9.79的好成绩,是Johnson做梦也不敢想的。可三天后,在血液跟尿液检测中,他的测试显阳性。

Ben Johnson. SEOUL,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Ben Johnson (R) of Canada crosses the finish line to win the Olympic 100 meter final  in a world record 9.79 at the Olympic stadium 24 September 1988. At (L)  US Carl Lewis took the second place. Johnson was later disqualified for failing to pass a drug test.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ROMEO GACAD/AFP/Getty Images)PRI101C;KOREA-BENJOHNSON

Ben Johnson. SEOUL,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Ben Johnson (R) of Canada crosses the finish line to win the Olympic 100 meter final in a world record 9.79 at the Olympic stadium 24 September 1988. At (L) US Carl Lewis took the second place. Johnson was later disqualified for failing to pass a drug test.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ROMEO GACAD/AFP/Getty Images)PRI101C;KOREA-BENJOHNSON

(图片为竞技中的Ben Johnson)

戏剧性的是,奖牌在奥委会的重议下颁给了卡尔刘易斯(位列第二)。然而在奥运会前期的比赛中,刘易斯被查出了药检阳性。由此,关于被查出阳性的运动员是否该被禁奥运会引发人们探讨。

lala

更令人吃惊的是,在随后的采访中Johnson与其教练对于检测的结果没有否认,并指出之所以服用是因为同场竞技的其他选手大多服用违禁药物这一丑闻。随后奥组委的调查就揭示了大批短跑运动员在重要赛事中服用了药物。

对于运动员,违禁药物就像是块“烫手的山芋”。

做为运动员,每场比赛,动作要领、身体状态固然重要。面对高强度的竞技,还要时刻防止自己的身体“清白”。这不仅是个人比赛生涯的污点也是人生最不想拥有的低潮。此次中国年仅18岁的游泳小将陈欣怡,在A瓶抽查中被查出氢氯噻嗪阳性。(图为其分子结构)

Hydrochlorothiazide-2D-skeletal

什么是“氢氯噻嗪”呢?氢氯噻嗪英文名为HYDROCHLOROTHIAZIDE,效用为利尿减压。氢氯噻嗪等利尿剂通过加大尿液的排出量,可在赛前减轻体重或稀释尿液中的违禁药物,从而掩盖运动员体内含有的其他违禁药物,因此也被列入禁用目录之内。

36F1718400000578-0-image-m-24_1470965806680

(图片来自邮报:比赛中的陈欣怡)

可见想做“碟中谍”的陈欣怡并未如愿。这到底是个人行为还是团体策划,我们还期待更多事实调查。在真相出来前,首先我们感到惋惜,一个如此年轻的运动员,没有输给其他运动员,输给病痛,却输给了“一念之间”的“误服”。当然也觉得惊愕万分,要知道服用利尿剂的严重后果,会因体液流失而导致心律不齐或心脏衰竭而危及生命。据报道,国际健美比赛中已有运动员因大量使用利尿剂而死亡。

如此年纪轻轻,竟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相比之下,那些带着伤病也坚持完成比赛的选手,虽没有赢得比赛,但却赢了人生。我们期待一个公平、公正的竞技环境。

面对陈欣怡事件,除了接受调查结果、作检讨。我们更期待建立一个更合理的营养理疗团队,为运动员们保驾护航。除了药剂,别忘了,我们还有火罐儿……

Img463015970

(图为在外籍运动员接受中国“火罐”疗法)

 

OTTAWAZINE/芝麻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