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迷失日本 Lost in Japan 东京篇

流光溢彩东京

ottawazine

如果要用一首歌来形容我对于东京的感觉,想必就是这首来自于爱的魔幻乐队的“It’s ok, I’m alright”。我记得很多年前在一个很文艺的音乐网站上看到一张照片,黑白色调,拍摄于东京地铁。有的人带着口罩看不清表情,有的人闭上双眼沉沉睡去,有的人低着头发呆不知在想些什么。然而印象深刻的是,他们的表情正如照片的色彩,如此苍白,如此灰暗,充满了对于生活的疲惫与无奈。列车的银色光泽是冰冷的,站台呼啸而过的风是冰冷的,在这愈加璀璨夺目的城市灯火下,我看到了,那一层早已腐败不堪的内里,那阴暗潮湿的角落里开出凄艳的花朵。电车如同交缠不清的藤蔓,编织出一张巨大的网。拥挤的楼房上忽明忽暗的灯光连绵成一片冰冷的海洋。

ottawazine
歌曲的开头是快节奏的鼓点。我想起东京地铁站内密密麻麻的人群,他们面无表情,拎着皮包,如同一波又一波的巨浪,从楼梯上一涌而下。闷热而又压抑的空气,和无数双高跟鞋敲击水泥地的声音。我站在这些不懂得停下脚步的人中间,头晕又恶心。我傻傻地望着,仿佛他们一停下奔驰的脚步就会失去生命的意义。那样急促的生活节奏令我窒息。我看着他们,就像看着一群在沙滩上濒临死亡的鱼。我喜欢观察坐在我对面的人。身穿制服的日本少女掏出粉饼和镜子修补妆容,站在门边的一男一女讨论着同事的八卦,坐姿端正优雅的中年妇女,西装革履拎着皮包的白领,戴着白色口罩熟睡的男子。列车哐当哐当的响声,没有人说话,空气寂静,闷热。他们没有表情,疲惫,麻木。短暂列车上的几分钟,我听见了那压抑的沉默之下汹涌的咆哮,像是受伤的巨兽发出绝望的嘶鸣。

如此丑陋,但是,如此真实。歌词里唱到“It’s ok, I’m alright. It’s just another day of life.” 或许对于生活在东京的人们,有他们自己的生存之道。在一天的忙碌过后,默默安慰自己,没事的,明天又是新的开始。有的人淹没在生活的苦涩之中,由沉沦走向毁灭;有的人跌跌撞撞,一路哭泣一路欢笑,然不服输。

ottawazine ottawazine

第一站是新宿。从鲜红的“歌舞伎一条街”的招牌下穿过,颜色各异的灯火,道路旁派发免费纸巾的小哥,烧烤散出的浓烟。一个挨着一个的招牌令我想起了香港。居酒屋和烤吧,还有不计其数的无料案内所。什么是无料案内所?新宿,这里是日本东京的红灯区。我们在这家名为“鸟贵族”的烤吧里吃了我们来到日本的第一顿饭。我们点了几杯果酒,清新凉爽的口感,很好的中和了烤串带来的油腻感。搭乘十点多的电车回秋叶原的酒店,正如朋友所说,有许多喝醉了酒的西装大叔,脸色酡红,油光满面,含着迷醉的笑容,口齿含糊地聊着天。我望向窗外,一栋栋消失在视野里的楼房,远处的灯光显得虚妄而又真切。我讨厌都市灯火通明的夜景,常常把我吸入一股深不见底的漩涡,茫然,彷徨,不安,和寂寞。

ottawazine ottawazine

次日上午,我们来到池袋。很多年前,看了一部名为“池袋西口公园”的日剧,颇为触动,因此想要来实地看一看。剧中描述了一群常在池袋西口公园驻足且无所事事的青少年们对抗生活里种种案件的故事。犯罪,暴力,悲伤,冲动,迷惘,还有爱。以池袋和西口公园为主题的这部日剧揭露了地下社会与边缘生活。在东京,池袋如同一个灰色地带,浑浊不清,暧昧不明。白日的西口公园,安宁平静。树下坐着看报纸的人,广场上飞过一群鸽子。较为阴冷的天气,我仰头,是一片苍茫的天空。

ottawazine ottawazine ottawazine

午饭在池袋吃了热腾腾的拉面。在门口的售票机按下自己想要的食物的按钮,投入硬币,最后将取到的食券交给服务员。一碗浓浓的猪骨汤,在橘色的灯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就着汤吃下一口面条,直暖到心底。

ottawazine
饭后又乘电车辗转到涉谷。涉谷是日本年轻人的时尚潮流之地。在人来人往的广场上可以看见穿着前卫的日本年轻人。日本女孩儿的妆容都很精致,睫毛卷翘的大眼睛和颧骨处粉嫩的腮红。她们喜欢穿颜色明亮的大衣,领子和袖口带着一圈白色的绒毛,及膝的袜子和一双高跟的小短靴。涉谷能看到很多戴着宽檐帽的日本男子。在拥挤的广场上也能看见三两星探和长相标致的女孩儿攀谈。信号灯闪烁着,并发出鸣笛声,就像是阀门瞬间打开,宽广的马路上人流从四面八方涌来,日本的斑马线任性得很,东西南北,你想往哪走就往哪走。

我们在不二家Café坐下,翻开菜单便是各种草莓巴菲,抹茶巴菲,杂果巴菲等等。记得之前和一个日本妹纸聊天,日本女孩儿似乎对巴菲这种甜品情有独钟。高脚杯里,第一层是香草冰淇淋,并摆放了香蕉,蓝莓和草莓。冰淇淋之下,是松软的蛋糕,包裹在草莓奶油和草莓果酱里,一嘴的甜言蜜语。我们的点的另一份甜品里是抹茶冰淇淋球,热乎乎的红豆沙球,配上樱桃,蜜橘和香蕉,以及撒满了黄豆粉的蒟蒻,并淋上一小杯温热的黑糖。在日本诸如此类的甜品可谓数不胜数。

ottawazine ottawazine

第四站是惠比寿。与我同行在日本交换的好友说,这个地方中国游客并不常来。惠比寿花园广场,这是我的目的地。那部轰动大江南北,被多国翻拍的经典电视剧流星花园正是在此拍摄。日版流星花园里,道明寺就曾站在惠比寿花园广场上的雕塑下,淋着雨,等待着杉菜的赴约。这里是道明寺和杉菜的定情之地。时值圣诞灯展,广场两旁的树上闪闪发光,光秃的枝桠上如同开满了金色的花朵。我们走着走着,竟下起了小雨。我突然想起在雨中等得瑟瑟发抖的道明寺看到了终于出现的杉菜,狠狠地搂住她说“你终于来了”。

ottawazine ottawazine

在惠比寿停留片刻,已是夜晚。这日的最后一站是东京塔。第一次来到东京,无论如何也该上一次东京的地标。更何况它也曾出现在日剧一吻定情之中,古川雄辉因此剧一路火到了中国。远远便看见东京塔耸立在漆黑的夜空之中,如同翻版的埃菲尔铁塔,只是通体鲜红。正好赶上了东京塔展望台的圣诞灯光表演,塔内的墙壁和窗户上灯光的图案如同变幻的万花筒。窗外是东京灯火璀璨的夜景。密集的高楼,交错的马路像是交缠不清的脉络,天际处是坐落于台场巨大的摩天轮。

听着窗外电车呼啸而过的声音,我陷入梦境。

ottawazine ottawazine
第二日一早,清晨的空气带着些湿漉漉的冰凉。乘坐东京地铁JR山手线来到原宿,沿着竹下街,穿过神宫桥,抵达明治神宫。沿途一路可以看见大大小小的木制鸟居。鸟居,在日本所有的神社入口处都可见到,形似中国的牌坊,但是对于日本人而言,这便如同通往神所在之地的一道门,门的另一端便是一条天路。金色的阳光透过道路两旁郁郁葱葱的树木,为鸟居镀上一层神圣庄严的光辉。间或经过一座小小的木桥,桥下便是潺潺清泉。踏着一地已经枯黄的枫叶,风穿过树叶的声音宛若神的低语。穿过鸟居后,通往大殿神圣之地的道路光滑清净,无比安宁。

ottawazine ottawazine ottawazine
神宫正殿之外设有许多净盆处,参拜者或是游客必须洗手漱口以洗去身上的污邪之气。人们在神宫大殿祈求家庭平安亦或是学业成就。大殿门口,挂着密密麻麻的神签,日语则是“绘马”,在木牌上写下自己心中所求,虔诚地悬挂在正殿旁的祈福牌架上。

ottawazine
从神宫出来已接近中午,漫无目的地走在原宿的街道上,期盼着不期而遇的惊喜。原宿街道上开满了各式各样的可丽饼店。我们坐在略微寒冷的街头吃着可丽饼,空气中是奶油甜蜜的香气。

ottawazine ottawazine

乘坐地铁山手线到涉谷后转乘银座线,一直坐到终点站浅草寺。从地铁站出来即是热闹的雷门街。来到浅草的中国游客特别多,很多是由于浅草寺慕名而来,还有的则是为了在浅草的雷门街上购买各类日式点心。通往浅草寺的街上人流涌动,道路两侧是一排排由江户时代延续下来的店铺。出售各式日本的小礼物,精美的工艺品如狐狸面具,风铃,以及和服和各类日式小吃。

ottawazine ottawazine
我们先是买了人形烧,这种点心在浅草几乎随处可见,不到半个手掌的大小,热乎乎的新鲜出炉,松软的红豆馅小蛋糕。在这条街上,还可以品尝到各种日式丸子。像是きびだんご,小纸包里装着五串,软软糯糯的团子包裹在黄豆粉里,再配上一杯日本人冬天暖身的甘酒(和中国的酒酿有点像)。

ottawazine ottawazine ottawazine
浅草寺门口也遍布了各式小吃铺子,有卖杏子糖,章鱼小丸子,还有各式烤串。我们买了一份焼きそば即日式炒面,日本阿姨翻动着两把铁铲,面条在铁板上发出“刺啦”的响声,撒上卷心菜,海苔粉,和虾仁,装入纸盒后又放上些许生姜丝。

ottawazine ottawazine ottawazine ottawazine ottawazine ottawazine

浅草寺门口,前来朝拜的香客人山人海。浅草寺内有一座五重塔,是日本的第二高塔。浅草寺内右转,可以看见一个大的喷水池,是入寺前的净手池,这里的水是可以喝的。在净手池前遇见了一个非常亲切的老奶奶,很有耐心地教导游客应该如何正确地使用净手池。她带着我一起,一步一步,仔细且虔诚。手执杓子装满清水分别淋在手上,手指在水流中轻轻揉搓。再舀一次清水略微倒一点在手上,小心品尝,冰凉清甜。将杓子轻轻架在池边,对着正殿放置了观音像的方向,微微弯身,双手击掌三下。闭上双眼合上手掌的那个瞬间,我的内心是平静安宁的,我尊敬这里的文化。那淌过指间的清水,仿佛洗净双手沾满的一切污秽与罪恶,所有的愤懑,哀怒,嗔痴爱恨,贪婪欲望,都会被洗去。来到浅草寺求签的人络绎不绝。投下一枚硬币,双手摇动签筒,直到有一枚竹签掉落出来。按着签上的号码寻找签文,签文是一首日文诗,并附有对于签文的解释。身旁也有抽到了不满意的签的人,将签文系到树上。

ottawazine ottawazine
离开浅草已是夜幕降临之时,我们走在繁华的银座街头,来来往往许多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大多将头发高高盘起,肩上围着皮草,和服光滑的缎面上绣着别致的花纹,脚步急切却又只能迈着小碎步前行。木屐的响声敲击在都市街道的水泥地上,清脆短促。她们手上或提着包裹起来的精美食盒,或是拎着用布包裹起来的酒瓶,许是前去串门拜访的。

ottawazine
在银座街头买下了一盒草莓大福,我们便坐地铁回到了秋叶原。在一家狭小的寿司店,吃了一回旋转寿司。日本寿司生鱼片的鲜甜肥美的确是其他地区无法比拟的。

ottawazine ottawazine ottawazine
东京的最后一夜过去了。我们搭乘中午的新干线前往京都。拿着自由席的票,车厢里空荡荡的没有什么人。列车摇摇晃晃地前行着,天空一望无际明净的蓝,远处是富士山,云雾缭绕中分明可见山顶那融不化的皑皑白雪。山脚下的房屋一闪而过,在明媚的阳光里闪闪发亮。托着下巴发呆,绵延的天线似乎看不见尽头。咬着昨晚在银座买的软糯香甜的草莓大福,冬日的阳光照得人昏昏欲睡。我不舍得睡去,曾在梦中遇见过这样的情景,听着列车哐当哐当的响声,和窗外的景色作伴,踏上一个人的旅行,穿梭在我向往的国度。

ありがとう。ありがとう。谢谢你,再见啦,东京。


文/秋羽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