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这种青口大面积入侵里多河,渥太华生态平衡面临崩塌,而我只关心能不能用吃解决(恶心,慎点)

【OTTAWAZINE资讯】

很久很久以前,在海洋另一边的亚欧大陆,有一个身体只有两英寸的淡水物种,随附在船只上漂洋过海,来到了北美洲。

紧接着,它仿佛就到了美妙的伊甸园一般,找到了最合适的栖息地,在此疯狂繁殖,给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带来巨大的生态破坏。

加拿大自然博物馆工作的André Martel,在流淌在渥太华的里多河之中,也发现了它,来者不善,一落根,就开始成千上万的繁衍。

这种生物名字叫做斑马贻贝(Zebra Mussel),属于淡水贝类的一种。本来是在亚洲和欧洲交界的俄罗斯以及里海和黑海地区生长繁衍的,1980年代入侵北美洲以后,先是在五大湖中的伊利湖大面积繁殖,顺着密西西比河往南扩散,一直到墨西哥湾。

原本在亚欧大陆的时候,会有其他水生动物会以斑马贻贝为食,然而来到了北美洲,斑马贻贝便没有了天敌,美滋滋的生活在这一片贝类的“新大陆”上,繁殖后代。

Martel在采访中说到,他1990年就第一次在渥太华地区发现了这种生物。里多河的化学成分,河床成分,生物因素和地理因素等都非常适合斑马贻贝的生长。河床上的石灰岩又给斑马贻贝贝壳的发育提供了必不可少的钙成分。

在这边,斑马贻贝几乎没有任何天敌,这里的鱼和鸭子都不会选择食用它们。对于它们来说,这里真是最理想的生活场所了。

那么斑马贻贝的生物入侵到底有多严重呢?在里多河里面,一块1平方米的石头上,可以生长数十万密密麻麻的斑马贻贝!

那么有人会问,至少这些青口可以帮助清除河里面的那些危险的蓝绿色藻类吗?Martel给出的答案是,不会。他表示,斑马贻贝是一种很聪明的生物。它们只会食用矽藻,也就是一种好的藻类。它们会吃光河里无害的藻类,然后在一定程度上还帮助了对生态不好的蓝绿色藻类的大面积繁殖。

多伦多怀雅逊大学有研究指斑马贻贝会“污染水质”。研究透过向放置有斑马贻贝的水柱注入一般含有浮游碎屑的湖水,比较湖水通过贻贝后水中化学成分的转变。研究结果发现斑马贻贝在消化了水中的碎屑后,碎屑里的氮化物被还原成为氮气逸脱;但磷化物消化后仍然保留在中里,间接令水中的磷化物比例增加,从而使水质更有利于水中原有的蓝绿藻生长,产生水华。而这蓝绿藻又会分泌出一些化合物,令水变臭,“影响饮用水的味道”,并“造成有毒物质大量生成。

不过,并不少整个里多河都承受了如此严重的生物入侵。最严重的区域是Manitock区域,也就是里多河的下游部分。在上游部分,水流湍急,流速飞快,并没有给斑马贻贝提供最佳的生长环境。

还有另一种入侵的贝类,生物学家把它称为“小斑马”,也在五大湖和圣劳伦斯河里面生殖。但是这种生物目前还没有在渥太华被发现。

还有一点点好消息,那就是在里多河内还有一点点原始的本地蛤蛎,依然坚守在河水中,这种蛤蛎会把自己藏在沙子里,把寄生在自己身上的斑马贻贝给闷死。

This illustrates how zebra mussels encrust native mussels (the large shell) and eventually kill the native ones. This was found at Manotick in the Rideau River. Image: André Martel © Canadian Museum of Nature

emmm,看来在我们看不到的水下,原来还藏着这么神秘的生物“宫斗剧”,看来除了人类,每个物种的生存都不容易,相互竞争,最后拼个你死我活。

那么作为一个合格的中国网友,小编此刻只关心,这种青口能吃吗?可以靠吃解决的问题还有什么不能解决的呢?

于是默默上网查了一下, 斑马贻贝能不能人为食用呢?网上给出的答案是这样的:

说肉又小,也不好吃(连鸭子都不吃的)。而且它还积攒很多毒素,毒死了五大湖的上千只鸟。食用的话,体内的一些组织可能会对身体有害。

emmmmm,看到这样的答复,小编打消了内心的某些念头。奉劝热爱吃海鲜,勇于尝试新鲜事物的读者们也不要尝试了。

OTTAWAZINE/Scarlett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