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可怕!几十年后,渥太华或将遭受致命气候变化:冬季无雪,高温致死,洪水肆虐。。

【OTTAWAZINE资讯】欢迎来到2067年,这是加拿大建国200周年的重要时刻。

此时的渥太华,桃子树的盛开变得零星而可怜。但是越来越多的知更鸟和松雀却使得别的幼小年轻的果树茁壮成长。

孩子们擦起了厚厚的防晒霜,因为城市过分温暖到令人难受。在国会山前等候200年庆典的人们也比以往黝黑了不少。

政客们还在喋喋不休的争论着关于最近发生的洪水灾害的善后处理方案。已经记不清这是渥太华和Gatineau地区今年第几次洪水了,越来越多的人们流离失所饱受其害。温热的天气并不能加速积水的蒸发,因为雨不停不停的下。

墙上的照片还在播放着几十年前的记忆,人们还能开心地在户外滑冰,渥太华引以为豪的运河冰道也历历在目。但是显然现在却不能实现了。

最新的气候预测又出来了。是的,气候还会继续变暖,变暖。。

原来,50年后的渥太华是这样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气候变暖”这四个变得格外的重要和醒目。对于加拿大而言,也不例外。虽然这里的环境是世界上出了名的优质,但是却未必就能逃脱世界范围内“气候变暖”带来的影响。从森林,湖泊,农场,到人类的健康与发展,都与“气候变暖”息息相关。

那么,渥太华本地的气候变暖又会对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产生怎样的影响呢?我们今天的一举一动又在怎样的改变着将来呢?我们的子子孙孙将会生存在一个怎样的环境里?

将来有多暖?这具体取决于这50年中成千上万的因素:我们是否有意识去保护环境;我们是否还在执着地烧着汽油开着汽车;我们是否还在肆意地砍伐着森林为已所用?

多少年以前,我们就不知道向谁承诺过,我们一定会利用新科技来实现将来的“零污染”。1989年,安省环境资源部答应,减少20%的温室气体。几年以后,渥太华市政府放下狠话,要在未来几年把数字提高到50%。

放眼世界,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在2009年12月召开。来自192个国家的谈判代表聚集在一起,商讨《京都议定书》到期后的后续环境保护方案。

然而这一切是否在奏效,我们无从可知。

渥太华每年都会有一个年平均气温值,而今年的平均值为6.4℃。看起来不算太糟,没有很热也没有冷的不可理喻,就像5月的清晨,温度刚刚好。然而,如果我们依然在按照以前的生活方式进行,在本世纪中期平均值将达到9.6摄氏度,世纪末更会到达11.9℃。

这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继续大量的烧燃料,到2100年为止,渥太华的气温有可能上升5.5℃。而专家预测,到2100年,全球范围内气温会上升平均1.8—4℃。显然,渥太华严重超标了。

当然,除了分析年平均气温值,单独分析看待渥太华的夏天和冬天也很重要。

你管那个叫“冬天”?

珍惜眼下室外的滑冰场吧,因为在50年以后,可能滑冰只能在室内进行了。

眼下1月份的平均最高温度在-5.6℃,中世纪会上升至-2.2摄氏度。到了世纪末,最高温度就到了0℃。

也许你曾无数次抱怨渥太华没完没了的大雪,但是几十年后也许你会怀念你曾抱怨过的今天。眼下,渥太华至少有40天的时间气温是低于-15℃,中世纪时只有17天,世纪末只有6天。越来越短的-15℃的日子意味着,Rideau 运河结冰越来越难,即使结冰了,也难以达到可以供人滑冰的程度。

现在我们每年还有18天气温低于-20℃,而将来则会骤减到可怜的3天—和此时的多伦多一样,而多伦多有多少室外滑冰场,大家就自行体会吧。

再来看看下雪量。“白色圣诞节”是渥太华人们习以为常的,圣诞节降雪并且积雪的概率一直在85%左右。但是到了2100年,大家看见白色圣诞节的概率只有40%了

桃子满目的夏天

等你退休,也许可以考虑去种桃子(桃子为喜温物种)。

如今的夏天,只有平均13天气温会超过30℃,这对比过去已经实属罕见了。而对比将来,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到了本世纪中期,每年至少42天高于30℃;而本世纪末,就有67天了。简单来说,就是7月8月甚至部分9月,天天温度超过30℃。(与中国无异了)

而来自加拿大环境部的资深气候学家David Phillip表示,他更担忧的是未来的夜晚人们恐怕难以安睡。闷热又没有空调的渥太华夜晚,不敢想象人们要怎样度过。

近年,夏夜平均温度超过20℃的只有7天,而到了本世纪末尾,将有52个夜晚高于20℃,近乎7、8月的每一个夜晚

如果你还没有什么概念,那么可以参考现在美国Ohio州的Columbus。Columbus上一次大降雪是在2008年,冬天平均气温也在零上2、3℃徘徊,7月的每一天都闷热难耐。放眼望去,今天的加拿大没有一处地方是这样的。

致命的气候变化

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会死于越来越热的气候。这个结论看起来很残酷,但是却是真的。

加拿大健康部用一组来自Winnipeg的数据证明,热天,的确会导致人的死亡率上升(其实不用证明,中国的高温每年都或多或少致人死亡)。

在加拿大,外围环境超过26℃,人的死亡率就开始上升;而一旦超过35摄氏度,死亡发生的概率就更为显著(这里的温度指实际温度,不是湿热度)。

在2010年的7月5日—11日,蒙特利尔经历了一次“酷热事件”。全城范围内在这期间有304例死亡报告,而其中有106例与天气变热有关。这也从侧面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城市热岛效应”的威力。在白天,都市中心的气温有可能会比城市周末高2-3℃,但是到了晚上,差距就明显被拉开了。市中心与城郊的温度差可以高达12℃。

“热死人”从来不是夸大其词。1995年芝加哥的热浪(heat wave),739人直接或间接的死于酷热天气,大部分死者是贫穷的老人,因为没有空调降温而死。2010年夏天,渥太华气温飙升至35℃整整6天持续不降,城市的救护车出动比往年同期增长了18%。

难以耕作导致断粮?

气候变暖带给渥太华的农作生产史无前例的挑战。

安省农业学院院长表示,“相比较气候变暖,我们更担心的是不可预知的气候变化。周围的环境和气候变得非常难以预测,以往扮演重要角色的预测值变得非常之低。就像今年席卷美国的Irma飓风,把所有人都吓坏了。而Irma就是气候变化难以预测的一个例子。”

种子研发公司已经很努力的在研发新的杂交品种,试图让新的种子可以适应环境,比如说他们就研发了可以耐湿热的玉米种子,避免未来人们没有玉米吃。

更多如今生长在我们周遭的农作物,将来只生长在人类的实验室里,比如说多年生谷物。

简单概括来说,气候变化会给农场主们带去更高的保险支出,而这笔钱终究是要回到消费者头上。人们不能一天没有粮食,而越来越不稳定的粮食供应将会给人们带去巨大的忧患。加拿大“粮食出口大国”位置也不保,变得更加依赖于进口别国粮食。

随时可能被洪水带走的家

在不久的将来,春季径流开始的更早了。

越来越热的天气也带去了更多的雨水,然而河流的流速却不见得可以加快,反而变得更慢,尤其是在夏末秋初。到了秋季,河流会出现更多的大浪和急湍。冬季的变暖使得更多的雪变成了雨水,给渥太华运河及其他河段带去极大的压力。

更多的雨水意味着更多的洪水。今年多次的洪涝灾害冲刷了渥太华和Gatineau多地。Gatineau市长也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们真的也很沮丧,因为我们在建设城市的时候从来都没把洪水预防设计在内。”

“但是我也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的日子里,一定会有更多的洪水。”

冬天不像冬天,夏天热不可言。谁也不知道身边的人会在哪个时刻死于闷热,又或者遭受饥饿之苦。人们也惴惴不可终日担心花尽心血打造的家随时会被大水冲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气候变暖持续发展给渥太华带来的影响。

但是未来并不见得就是完全没有希望的。人类有能力创造这个世界,也有能力毁掉子孙未来的明天,但是更有能力挽救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

一切都为时不晚,做些什么,来阻止可怕的将来发生。

即使那一天来了,相信人们也不会不知所措。

OTTAWAZINE/ Sandra Z

96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