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 来源: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媒体对普京的兴趣似乎越来越浓厚了。

在特朗普政府众官员被“通俄门”调查弄得焦头烂额时,一部关于普京的纪录片——《普京访谈录》即将播出。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这部4集的纪录片将于当地时间6月12日至15日,在美国Showtime有线电视台播出。

纪录片导演是曾3获奥斯卡的奥列佛·斯通,拍出了《野战排》、《刺杀肯尼迪》、《华尔街2:金钱永不眠》等知名电影。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为了拍摄这部纪录片,斯通在过去两年中数十次赴俄罗斯专访普京。

外事儿(微信ID:xjb-waishier)看到,在已经曝光的片花中,有普京亲自当司机,开车带着斯通在路上行驶的镜头,还有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军情观察室里,拿着手机向斯通展示远程战争的画面。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我们来看下普京和斯通都谈了啥。

俄美关系自然是重中之重,两国政府因斯诺登闹得挺不愉快,在特朗普上台后,又因其幕僚与俄罗斯走得过近备受争议。

斯通:特朗普已经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是否有希望改善美俄关系?

普京:希望?在他们准备将我们带到坟墓之前,希望总是有的。

斯通:一旦美俄发生热战,美国会占据优势吗?

普京:我认为没人能在这样的冲突中活下来。就今天而言,导弹防御系统无法为美国全境提供保护。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斯通:作为前克格勃特工,你怎么看待泄漏美国国安局文件的斯诺登?

普京:他不是卖国者,因为他并未泄露危害自己国家和人民的情报给他国。

斯通:那你是否赞同他的做法?

普京:在我看来,他做错了。如果是我,我会选择离职,而不是泄密。

访谈中,普京还和斯通谈到针对他暗杀行为,以及生死观有关内容。普京说,只有上帝知晓我们的命运。

斯通:3次出任总统,遭遇5次暗杀,但没有我访问过的卡斯特罗(古巴前领导人)多。他一生大概躲过50次暗杀吧。

普京:是的,我与卡斯特罗谈论过这个话题。他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能活下来吗?因为我亲自抓安保工作。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斯通:那你信任你的安保队伍吗?

普京:我信任。我致力于我的工作,安保人员则专注于他们的工作。到目前为止,他们的工作做得相当不错。

斯通:但暗杀组织总是首选向总统的安保团队渗透。

普京:这我知道。但你知道吗,我们俄罗斯人有句话,命中注定被绞死的人,就不会被淹死。

斯通:那你的命运呢,你了解吗?

普京:有上帝知道我们的命运——你的和我的。每个人都有大限将至的那天。关键在于我们在世时都做了些什么,是否享受了自己的生活。

普京还在访谈中透露了很多私人生活细节。

比如,他说自己有了外孙,但烦恼是没时间陪他们玩耍。普京有两个女儿,此前有媒体称,普京的大女儿2016年生下一女。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普京和前妻(右一)及大女儿(左二)

外事儿(微信ID:xjb-waishier)注意到,这是普京第一次向美国媒体透露自己当了外公。

普京也表示,作为总统,自己从来没有状态糟糕的时候。“我不是一个女人,所以我没有感觉糟糕的日子,”普京略有点尴尬地表示,“我没有试图攻击任何人,这只是(女性的)自然周期”。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斯通还跟普京讨论了俄罗斯是否歧视同性恋的问题。2013年,俄罗斯曾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向未成年人宣传同性恋。

斯通问,“在一艘潜艇里,你是否愿意站在一个同性恋旁边洗澡?”

普京大笑着回答道,“噢,我不会跟一个同性恋一起去洗澡的,为什么要激怒他呢?”不过他也表示,自己并不怕激怒对方,“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一个柔道专家”。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对于这部还未完整播出的纪录片,美国媒体褒贬不一。

一直以来,美国媒体中的普京多以威权统治、充满攻击性等负面形象出现。这部纪录片视角完全不一样,因此有美国媒体批评斯通“亲俄”,称这部纪录片成了普京的“公关工具”。

今年3月,CNN也曾推出一部普京的纪录片——《为什么说普京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男人》,但被俄罗斯媒体普遍认为是“一部抹黑普京的片子”。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本月初(6月4日),美国NBC电视台播出了一段对普京的采访节目,这是特朗普上任后普京首次接受美媒专访。采访普京的是曾被特朗普怒怼的知名女主播梅根·凯利

采访中,凯利旗帜鲜明地询问普京是否操纵美国大选,但遭到普京的一再否认。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在斯通看来,凯利对普京的采访并不成功:

在这15分钟里,她把每一个充满敌意的问题都问了一遍。她的提问是充满对抗性的。

斯通认为,普京希望跟西方媒体沟通,“普京很坦率,我们也给予了他公正的对待,把他的论点剖析给西方世界,同时向他解释西方世界的观点”。

他表示,媒体总是试图问充满敌意的问题,比如“你为什么威胁或者破坏美国的利益?”其实相对而言,可以问“对于你或者俄罗斯来说,什么是重要的?你的国家利益是什么?如果你的主权被侵犯了,你会怎么样?”

这个美国导演好牛,竟问普京“愿不愿和同性恋洗澡”

撰文/颜颖颛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