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贺建奎香港公开回应”基因编辑婴儿“事件,曝还有其他实验女性疑似怀孕

  • 来源:

自从南方科技大学教授贺建奎宣布,一对“基因编辑双胞胎”露露和娜娜于11月在中国降生后,这个男人就一直处于舆论的漩涡中。由于对基因做了改变,双胞胎其中的一个天生就对艾滋病有免疫力,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全球科学界一片哗然,议论纷起。

11月28日,贺建奎现身香港大学参加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在会上,他除了对他的研究做出技术上的解释,答媒体问外,宣布还有一位女性有可能怀上了“基因编辑婴儿”,虽然还处于怀孕的最初期,仍需要密切的监控来确定是否成功受孕

所以露露和娜娜带来的担忧和风险并没有结束!

在峰会中,贺建奎首先对实验的全部过程做了演说,主要强调了技术方面的细节。但在随后的问答会上,贺建奎的研究和说辞似乎被各路言论怼成了筛子。

首先就是争论最大的关于伦理的问题。

有人提出,希望贺建奎描述一下他经过公共机构伦理审查的整个过程,并且提问他将如何对露露和娜娜的未来负责任。

贺:那些数以万计的患有遗传性疾病的家庭需要帮助。如果我们掌握了有效的技术,那么就可以为他们提供帮助。至于未来,我会把我所掌握的知识公开公布,分享给整个社会,让社会来决定下一步该怎么走。

还有人提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型可能对成长影响很大。她们会怎么看自己?她们的父母会怎么看她们?她们将来有可能知道自己被基因编辑了。

贺: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小编认为,贺建奎根本就没有对他是如何通过公共机构伦理审查的做出解释,而是直接忽略了这个问题。并且,贺建奎作为这一次震惊整个科学界,甚至全球人民的科学研究的负责人,“不知道如何回答”简直是最糟糕的答案,两个孩子成长中,长大后要经历的风险和困难,如何接受自己是“基因编辑婴儿”的身份都是非常值得考虑的问题。

也许贺建奎自己并没有把露露和娜娜当作两条生命在看待,只是他实验成功的作品罢了。他从来没有站在两个孩子的立场上考虑过。

而且贺建奎无论是在峰会上,还是在11月26日宣布露露和娜娜出生后的采访中,都在强调称,我为这一对夫妻感到无比自豪。马克(父亲)以为他没有生活希望了,但是有了孩子,孩子有了保护。孩子降生那天,他发短信跟我说,“我会努力工作,赚钱,在余生照顾好两个女儿和妻子。”

小编不知道他一直强调这种说法的原因。在如此严肃,后果严重的一次科学研究上,难道还想要以情服人吗?该说他们目光狭隘吗?作为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在成长过程中需要考虑的问题,也许会和平常家庭出生的孩子大相径庭,并不是爸妈努力赚钱,好生照顾就可以解决的。

还有人提出了贺建奎是如何说服他的实验对象接受实验的相关问题。

来自英国的基因咨询师安娜·米德尔森提出疑问,表示,大部分的英国公众不明白基因组是什么意思。所以她想知道面谈是什么样的?贺建奎是如何向他的研究对象解释其中的风险的?有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对象已经明白了?

贺表示,他们的会谈进行了一个1小时10分钟。面谈是在一间会议室里进行的,参与人员有贺建奎自己,参与试验的夫妻,和两名观察员。他们提供了打印好的文字版,因为夫妻俩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并且从第1页到第20页,他们都逐条进行了解释。期间,夫妻俩可以随意提问,然后被留下私下讨论,可以当天决定,或者带回家过两天决定。

小编听完觉得……贺建奎你卖房呢?为什么应被严肃对待,严谨的实验过程被你简化得听起来就和卖房卖保险一样随意走走过场了?而贺建奎给出的,夫妻俩已经明白实验过程中风险的证据就是,他们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理解上没问题?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够清楚了呢?你怎么不让他们去问问神奇的维基百科呢?

还有人对是否会公开露露和娜娜的身份提出疑问。

Q:未来你会公开露露和娜娜的身份吗?如果她们隐姓埋名,会影响治疗吗?如果外界真的很想要知道她们是否健康,以及基因编辑是否产生了任何负面或积极的后果。你该如何应对?

贺表示并不会公开这对夫妇以及露露和娜娜的身份,他强调在中国,公开HIV阳性患者的身份是违法的。他会向专家们公开他的研究数据。也表示,还有一位实验女性可能怀孕了。

对于整个峰会中贺建奎的发言,来自英国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干细胞生物学和发育遗传学系专家罗宾·洛弗尔-巴奇称:

首先我觉得这(“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不是业界的突破,而是一小步倒退。你们都在会议上听到其他研究者讨论,如果要这么做的话,应该有非常小心、周翔、严谨的操作,而这项研究恰好是不够小心、不够严谨、不够循序渐进的典例。”

来自哈佛大学的化学与化学生物学教授,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David Liu 刘如谦也称:

整个过程中有一些重要决定,他推给了 ‘是孩子父母让我继续做的’,以此来说明这些决定的合理性。科学家,医生、伦理学家和监管机关都有责任,不让父母来做这些决定。这是我们的工作。如果病人可以做所有医学决定,他们就不需要医生和科学家了。所以,在让我深感不安的东西中,有一部分是,他将包括开始妊娠在內的许多关键决定的公正性,都推给‘是病人让我这样做的’”。

张峰,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在香港举行的人类基因组编辑大会结束后,就世界上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的问题对记者做出了回应 星期二 2018.11.27 图片来源 VINCENT YU/AP/AP

微博上的用户也对贺建奎的发言提出质疑:

风波之后,贺建奎的第一次亮相并没有为他赢得理解,反而,他漏洞百出的发言展现出的,是他不够严谨的实验过程和不够负责任的态度,如果说的严重些,这简直不可原谅。

而现在,又有一位参与实验者可能怀孕了,难道又有一个无辜的孩子要出生了吗?究竟谁可以为Ta的一生负责呢?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