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诈骗分子冒充中国警察骗取留学生50万澳币,受害者失联10多天

【OTTAWAZINE资讯】陈晓(Xiao Chen,音译,化名)是一名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某一天,她在家里接到一个操着中文的陌生电话。电话中,对方说:“中国领事馆最后通知,您有一封文件抵达多天尚未领取······”本来这是一个很早之前就被广大媒体曝光的诈骗伎俩,一般人听后干脆一点的就直接会把电话挂掉。但是陈晓却在接下来的一刻里听见电话被切入到另一个人手里。
对方在电话里声称自己是一名中国方面的高阶警官,他告诉陈晓她现在有大麻烦了:在送给她的包裹中,“警方”发现这和最近的一起臭名昭著的跨国金融犯罪有密切的联系,作案情节十分严重。“警官”用严厉的语气告诉她,现在正面临被起诉的危险,如果不配合“警方”办案,那么“警方”就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迅速地将她逮捕归案,并且还有可能无法完成学业并要承担刑事责任。
陈晓听后半信半疑,但是接下来这名“警官”发送给她的文件让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警官”发送给她一份通缉令,上面赫然显示着她的照片以及身份信息!
本来还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诈骗电话,但根据眼下的情况判断,被惊吓到的她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的被警方“通缉”了。那名所谓的“警官”继续说:“这起案件要求保密,所以我无法透露给你更多信息。” 除此之外,“警官”还表示,她现在已经收到警方的全面监视,一举一动都会被记录在案,所有的通话记录都会被录音。
陈晓在电话中止不住地声明自己是无辜的。“警官”听后停顿了一会,表示他们可以帮忙,但是有一个条件:缴纳4,000澳币的紧急调查费用来获取“重新独立取证”的机会,90,000澳币作为保释金,以及250,000澳币的民事责任赔偿来保证她可以继续留在澳洲读书,不收到干扰。
当时的陈晓被眼前的“危险”弄得脑袋一片空白。在接下来的10天里,陈晓陆续向犯罪份子转账了500,000澳币。
犯罪分子的贪欲显然一下子就被点燃,他们编造各种理由要求陈晓继续给钱。当她无力再偿还这笔天价的款项时,犯罪分子还帮她想办法,教她如何编造谎言向父母要钱。但同时,犯罪分子还威胁陈晓,说绝对不能透露任何跟“案情”有关的信息。
在中国的陈晓父母以为这只是女儿签证需要的保证金,钱只会放在银行。因此他们向亲朋好友们借钱来拼凑这笔所谓的“保证金”。
但在钱凑齐后,女儿竟然失去了联系,巨额款项也从账户上蒸发。
陈晓的家人察觉到事情不对劲。
原来,犯罪分子告诉陈晓:她的案子案情恶化,现在她的麻烦更大了。在困惑和苦恼中,陈晓听了犯罪分子的话,按照“指示”离开了她的住处并被要求在一家旅馆内等待下一步安排。在此期间,陈晓没有接收来自家里的一切消息和电话。
在墨尔本机场附近的一家小旅馆内,陈晓被要求用胶带绑住自己的手脚,再用手机上的延时拍照拍下被绑的自己给他们,以确定她已经到达宾馆。

在陈晓失联的日子里,家里人炸开了锅,大家以为这又是一起凶杀案。
10天后,陈晓的家庭和当地警察总算通过iPhone上的“Find My Phone”功能成功锁定陈晓的位置。
警察来到旅馆的房间外面破门而入,发现她正在房间里无聊地看着电视。
在被问及为什么不回家里的信息和电话时,陈晓说:
“我很想去回电话。但是他们的完全地控制住了我的思维。我······我根本不敢去接电话。我很紧张。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陈晓在采访中说。
“I really wanted to answer the phone, but it was a kind of “mind control”. It was a psychological control. I didn’t dare answer them…I just grew more nervous and didn’t know what to do.”
直到这起诈骗事件结束,她都还以为自己是在和真的警察在打交道。

目前,涉及该案件的诈骗团伙尚未被找到。

诈骗窝点搜查难度大

澳大利亚警方表示,这已经不是第一起中文电话语音诈骗案件。早在2015年,澳大利亚警方突击搜查布里斯班近郊时就发现了一处诈骗分子聚集窝点。

当时的侦探主管Glen Fisher回忆说:
“The house had been set up like a business, and there was desks and… telephones, there were lots of iPads, lots of chargers and things like that,”
“房子里的摆设就跟像是在做一门生意的一样。屋子里有桌子、电话、还有一堆iPad和充电器,设备齐全。”

在屋子的上一层楼,警察还发现了23名台湾人紧缩在一个卧室里。他们的护照、手机还有个人物品都被锁在一楼的一间隔离开来的屋子里。

警察盘问后发现,这里的台湾人都强制要求每天“工作”10-12小时。“工作”内容就是拨打诈骗电话,主要针对目标就是中国人。
警方表示,由于犯罪窝点都是藏在郊区,所以搜查起来的麻烦不小。2015年的搜查行动还是经由几名逃离犯罪窝点的人举报才得以实现的。
现在诈骗犯罪的情况不容乐观。警方表示,目前已经有50起这样的诈骗犯罪,总体涉案金额达到9,000,000澳币,约合4300万人民币。今年五月间,这类诈骗电话的数量还上涨了400%。

逃犯坦白犯罪组织内幕

Ah Wei是之前参与在诈骗工作中的成员之一,曾在设立于台湾的诈骗窝点中担任“经理”和“接线员”。起初,他只是希望能赚些外快。后经由朋友介绍,他就参与进了诈骗活动。在刚加入“组织”时,他还接受了诈骗心理训练。此后,他还作为“教员”去训练别的新人。
“我们主要是利用人们的恐惧和焦虑心理。”
“Usually, we play on people’s anxieties and fears, ”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
在一些诈骗行动中,Ah Wei表示,他们会说被骗者的女儿已经被绑架(有时候是儿子)。此时,他们在背景中找一个女性叫喊(如果说是儿子则会换成男性),以此暗示受骗者的女儿正在遭到殴打。
诈骗中心一般设立在租用的别墅里。而雇佣方式是投放广告,或者口耳相传。招募进来的“员工”会被给予综合训练、诈骗剧本以及一连串的电话号码和个人信息。在执行“任务”时,所有人都被禁止离开屋子。屋子一般是两层楼,楼上是日常起居和通话任务,楼下会安排几个人用来防止其他成员逃跑。通常,一个任务的执行周期为1个月至3个月。
电话诈骗最早兴起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台湾。此后,在海外的各个地方都设有类似的组织。这次案件中的澳大利亚也不例外。
谈起诈骗的收入,Ah Wei表示,自己曾经最高一天能拿到200,000澳币。他说,很多人明知道这是在干诈骗,但只要晓得给的钱很多,大都会毫不犹豫地做下去。
不过,Ah Wei现在已经彻底地脱离诈骗组织。他表示,自己有一天在银行里取钱,看见一个大妈在银行门口大骂自己的女儿。Ah Wei心想,自己的钱都是怎么来的?如果那个大妈也是被骗了钱呢?如果自己今天赚的钱也是从那里来的呢?如果自己的妈妈也被诈骗了呢?
从此之后,Ah Wei 决定不再从事这种勾当,决定帮助别人避免被诈骗。

避免受骗上当

除了澳大利亚,加拿大也是诈骗灾区之一。今年6月,CBC报道了一则新闻,表示在加拿大有很多针对于中文普通话的诈骗电话。手段跟发生在澳大利亚的简直如出一辙。
“The voice speaks in Mandarin, either live or recorded, and says there is a package to be picked up and asks for personal information.”
“电话中会用中文录音或者人工语音说有一个包裹要取,需要个人信息。”
加拿大皇家骑警(RCMP)表示,如果接到这样的电话,一定要汇报给加拿大反诈骗中心(Canadian Anti-Fraud Centre)。因为一般情况下,诈骗电话会通过自动拨号的方式在一天内打给上百个人。如果每个人都举报,那么诈骗分子将会无处遁形。
除此之外,中国大使馆也提供了反诈骗热线:
中国大使馆为防止电话诈骗提出了三项建议:

一、遇到此类电话不轻信盲信,不透露个人信息,更不要转账汇款。如不慎上当受骗,请即向当地警方报案。如不慎透露信息,可向加拿大反诈骗中心(Canadian Anti-Fraud Centre)报案,要求其保护财产安全。
二、注意保护个人信息,不要随意在网站上注册,谨慎填写自己的姓名、手机号码、银行卡号等私人信息。
三、接听陌生人电话时如出现类似“交通事故”、“孩子被绑架”、“涉及到司法案件”等信息时要冷静,待通过其他渠道核实情况后再作处理。
此外,驻加拿大领事馆表示:
“经驻加使领馆查实,不存在所谓中国国际刑警驻加拿大联络处这一机构,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未在加拿大设立所谓的“联络处”。驻加使领馆亦从未直接处理过包裹被海关扣留等个案。旅居海外中国公民如在中国涉案,我驻外外交机构不会通过电话核实个人信息,尤其是个人银行账户信息。”
在外留学的朋友们一定要小心这一类的诈骗行为,如果遇到了一定要及时举报。

 

OTTAWAZINE/鲍昕宇

316 Total Views 3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