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观点:美国华裔维权游行 一个必须的起点

  • 来源:

160223093201_us_protest_624x351_ap

2月20日,数万名华裔在全美超过35个城市展开同步抗议游行,声援被判二级误杀等五项罪名的纽约华裔警员梁彼得。

组织者称这次游行参加人数超过十万,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华裔游行。亚裔维权大联盟(Coalition of Asian-Americans for Civil Rights)的发起人吴一平称,一周之内他就通过微信召集了近5000人参加游行。

示威人群高举“少数族裔不是替罪羊”(Minority NOT Scapegoat)、“正义应当平等”(No Selective Justice)、“是悲剧不是犯罪”(Tragedy Not Crime)、“一个悲剧,两个受害者”(One tragedy, two victims)等标语。

一些重要的亚裔政届人士,如国会众议员孟昭文、纽约州参议员寇顿、纽约州众议员金兑锡和纽约市前主计长刘醇逸等也出现游行现场。

刘醇逸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亚裔群体的感觉是,惩罚一个亚裔更容易,因为亚裔,他们不会站出来说话。”

政治经验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定义,亚裔为来自远东,东南亚以及印度次大陆的族裔。

然而,这次规模空前的华裔游行,却也遭遇了反对的力量。在纽约和华盛顿地区的游行中,有非洲裔方阵手举“让杀人警察入狱”(Jail Killer Cops)的标语,与华裔队伍对峙。

一些白人也随之加入非裔的行列。其中一些抗议华裔游行的队伍甚至使用了侮辱性的字眼。

早在这次游行开始之前,华裔社群内部就担忧这次游行诉求可能会激起华裔与其他族裔,尤其是与非洲裔族群之间的矛盾。

在2015年,美国为争取黑人权益举行的抗议活动使得麦克·布朗(Michael Brown)和埃里克·贾纳(Eric Garner)的案件不再仅仅是警察暴力案件。它使得全美国认识到了非裔是警察暴力这一问题的主要受害群体。然而,华裔这次游行相比之下就显得不那么具有政治经验了。

“少数族裔不是替罪羊”、“是悲剧不是犯罪”这样的口号强调亚裔是政治妥协的牺牲品并不能获得其他任何参政族裔的支持,甚至使华裔在政治上被孤立:强调亚裔警官在误杀非裔案件中也该和其他犯案的白人警官一样被无罪释放,使得误杀非裔这件事变得无足轻重。

起点

 

 

美国华社在数十个城市发起游行,声援巡逻时因手枪走火误杀非裔青年获罪的纽约华裔警员梁彼得。

但是,无论此次游行的诉求为何,这样的游行对于亚裔,尤其是华裔来说却是十分必要的。这也许是改变亚裔长期在政治上被动、低活跃度和影响力有限的一个起点。

亚裔在政治上的低能见度和低存在感在美国并不是秘密。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报告指出,大约只有三成的具有投票权的亚裔在自1998年的中期选举以来投票。非裔的比例是44%,白人的比例是49%。西裔和亚裔基本持平,为31%。但如果计入人口比例的话,亚裔的政治影响力无疑是微弱的。

根据美国2010年的人口普查,非西裔白人占63.7%,非西裔黑人为12.2%,西裔为16.3%。而非西裔亚裔只有4.7%。在2014年的中期选举中,900万亚裔选民只占到了总选民数量的4%。

在美国,通常接受教育程度越高、收入越高的人群更愿意投票。然而,讽刺的是,这个规则对于亚裔并不适用。在接受过大学教育的人群中,亚裔只有40%投票,明显低于白人的64%,非裔的57% 和西裔的50%。

但是同时,有资格投票的亚裔近一半接受过大学教育,远远高于白人的31%,非裔的18% 和西裔的16%。在有资格投票的亚裔中,62%的人年收入超过50000美金,但只有35%投票。在白人相应的收入人群中,投票率是55%。

目前在美国国会中,有11位亚裔在众议院, 1位在参议院。非裔在两院的数量分别是是48 和2,西裔则是34和3。2014年6月,所有亚裔都从奥巴马内阁离职。这是自2000年以来,第一次美国内阁无亚裔成员。

裔群意识

因此这次游行对于亚裔来说,其实更是一个让其他族裔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彼得梁的案件正是对应得关注的渴求的一个合理的出口。回顾美国历史,非裔的平权运动也并不是一开始便是顺风顺水,或是有着明确的反对全社会不平等的诉求。同样的,黑人平权运动的起源,也是强烈的裔群意识。


现在的亚裔游行中出现的政治诉求偏差,乃至错误,都是不足为惧的;现在的意见分歧都是提供更多思考、寻求更多社会支持的起点。

但是,亚裔群体不能缺少的,是行动和改变的勇气。也许这一次的游行,就是是引燃亚裔族群意识的最好契机。和既定社会意识形态之间的碰撞,恰恰是证明存在的最有力的证据。

美国的种族平权更像是一场游戏,每个族裔都有机会改变这场游戏的规则。

如果别人制定的规则并不能让你很好地参与这场游戏,那何不重新洗牌,让自己也成为规则制定者之一。

这一过程也许会产生冲突、冒犯,但表明自身要求永远是洗牌和最终达成意见一致的起点。

(自由撰稿人章文雄  责编:罗玲)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