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茅台董事长表态:这是最该做的事

  • 来源:

5月13日,茅台集团结对帮扶道真县满五周年。道真县于2019年成功脱贫摘帽,岁末年初,疫情来袭,稳不稳得住已经站住脚的脱贫局面,成为严峻考验。之前的5月11日,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在凤凰网财经云峰会亮相表态:怎么样做好主业稳增长,扩大就业保民生,怎么样围绕脱贫攻坚、全面小康,做得更多做得更好,最大限度地为国家和社会多做贡献,是茅台最想做和最该做的事情。

5月17日,中央支持新时代西部大开发36条措施公布,此时贵州正在全面消除绝对贫困的主场冲刺。实地考察道真扶贫的茅台样本,对于探索产业联动助推内陆地区均衡发展,有着特殊的借鉴意义。

“疏通毛细血管”:停在家门口的汽车

大年初六,茅台集团扶贫工作队的徐也涵、胡备、周启康、邬伦涛,从仁怀家中提前返回道真驻地。疫情汹汹,滞留道真的外出务工人员较多,形势严峻。

2月25日,茅台集团领导即赴道真调研防疫及脱贫攻坚一系列工作。很快,来自集团公司、酱香酒营销公司、技开公司等单位的防疫资金和相关物资,迅速抵达道真。

 茅台小康路

3月,在茅台集团党委组织部部长、挂职担任道真县县委副书记李俊,茅台集团驻道真工作队队长、挂职担任道真县县委副书记谭定鸿部署下,徐也涵护送30余名外出务工人员安全有序到广东返岗复工。

对于茅台而言,道真是相隔300公里的特殊“亲戚”。这个连接黔中、成渝两大城市群的咽喉要塞,南距贵阳310公里,北至重庆150公里,本应左右逢缘,然而夹在大娄山和武陵山两大山脉间,只能任得芙蓉江倒映突兀翠岭,300万年前第四纪冰川后残留的银杉林绝美而孤寂。

全县2156平方公里的水土养35万人,回到2015年5月13日,茅台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要如何找准发力点,才能最大化企业公益的效能,推动道真摆脱封闭,发挥自然资源优势,为两大城市群提供包括特色农产品在内的配套,进而嵌合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大局中去。

2015年11月出台的《茅台集团基层党组织结对帮扶道真县贫困村工作方案》,提炼出三个具有茅台特色的扶贫模式:其一,是“60•48”工程,即全集团60个基层党组织,成建制结对帮扶道真全县48个贫困村;其二,是“金融撬动、交通拉动、产业带动、党建联动、人才驱动、教育推动”的“六动”扶贫模式;其三,即“品牌带产业、企业带基地和合作社带农户”的“三带”模式。时隔五年,茅台扶贫模式在道真交出了一张高分答卷。

茅台的作风,在于将事做到极致。比如修路,就要到门到户。2015年至2019年,由茅台集团资助累积修建的产业路达3100余公里,从最高海拔麻抓岩1939.9米,到最低海拔芙蓉江出境处317.9米,成为道真身体里的“毛细血管”。

纵向比较更能理解这一变化,2014年,道真全县277个建制村中有92个村公路未硬化,200个10户以上集中居住的寨子未通公路。于是,通路在道真,成了极受欢迎的善行。

即便是放在道真县文家坝村的行政版图上,王家湾也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地方——靠近重庆南川市分界线的一个高耸的大山上,散居着5户人家。因为构不成一个村民组,因此没有被纳入“组组通”的工程,只能靠一条步行小道,雨天更是湿滑难行。到2018年的时候,5户村民中的程梦芬的儿子买车了,这在王家湾是个大事情。除夕前一天,儿子开车载着儿媳孙子回家,程梦芬接到电话,早早来到路口等候,看着一辆黄色小车开来,高兴得合不上嘴,不曾想停车成了问题。家门口距离通组路只有短短几百米,却因为不通路开不到家门口,而狭窄的通组路路面也不好停车。最终,儿子距离家2公里的山顶上,勉强找到一个停车处。“害得我那几天觉都睡不着。”程梦芬说,又担心被其他车辆剐蹭,又担心车上东西被人偷走,半夜跑到车旁看了几次。如是这般,直到儿子初二那天返回贵阳,悬着的心才算落地。

2019年6月,茅台集团习酒公司捐资16万元,一条宽3.5米,长683米的水泥路,修到了王家湾的每户人家门口。程梦芬打电话给儿子:今年开车回家,可以停到家门口了。

基础设施升级,让道真拥有了资源整合、实现产业化转型的要素。首当其冲是人力资源的整合。

在旧城镇河西村杨柳坝村民组,57岁的黄茂林和74岁的余中福两家,海拔相差200米,同在一村,却鸡犬相闻不往来。没路时,余中福要花2个多小时,才能从家中走到村里。如今因为串户路的修建,两家真正成了邻居。

而在玉溪镇池村,14岁离家的村民冯道军,转眼已是40多岁的中年人,2018年下定决心不再抗拒乡愁,回家流转400余亩荒山,发展特色农业。

道真县文家坝旅游示范村道真县文家坝旅游示范村

实际上,2018年以来道真更大的变化,便是各种农村产业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过去是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不得不出门务工,如今却有了急需劳动力的困惑;过去60岁以上便难以出门务工,现在60岁以上的老人反倒成了乡村产业的劳动主力军。

雪中送炭与人心工程

解决了交通问题,道真的区位优势得以激发。茅台集团派驻河西村第一书记胡备的感受颇为强烈,过去走村串户就靠一双脚,雨天的泥路湿滑难行,通路后,胡备很快就学会了驾驶摩托,在山间风驰电掣,更眼看着越来越多的私家车开进道真村民家中,既有贵州车牌,也不乏重庆车牌。包括道真在内,中国乡村经济的勃发,既是生产力的极大释放,也是更大内需市场的挖掘。

2019年8月30日,茅台集团组织道真县农副产品参加“全国性粮农类行业协会商会产业扶贫活动”。这是茅台助推道真出山的其中一个音符。

从钩藤、贝母等中药材,到柑橘等经果林,再到辣椒等经济作物,数年间道真尝试过许多产业发展模式,有苦有甜,有成功也有失败。接入大城市群辐射圈的道真,必须要作答:如何通过资源整合,获得性价比优势,并形成冗余机制,有效抵御市场风险。

创业的艰辛和市场的竞争,让刚刚燃起产业激情的道真群众倍感压力。“像我们以前做的海椒(辣椒)产业,产销没对接好,半夜拉到重庆去,一家一家跑销售,为了节约成本,就靠我们两三个人卸货。”而结果并不理想,“卖了一部分,坏了一部分”,今年已经第七年担任莲池村主任的严超均,对这一段经历印象深刻,“不怕苦,就怕老百姓辛辛苦苦种出来卖不出去”。

“长安居不易”,进入市场有巨大风险,没有主观能动性,单靠扶是不够的。深知其中道理的茅台从不坐上驾驶席,而是甘为“后驱”,充分尊重受助方的选择方向。

更进一层的是,每每在关键时刻,茅台集团灵活运用数万多员工的生活需求,为道真刚刚萌发的乡村产业筑起一道“防火线”,真正将“帮”和“扶”落到实处。

玉溪镇池村村,刚刚脱贫的笪小松贷款养了40多头猪,销售有困难,遇到茅台集团驻村帮扶的周启康,便提了一句,没想到周启康第二天就打来电话,说有了解决的办法。很快茅台集团生活服务处的大车开到了村里,分两次在笪小松家买走了40多头猪,单价比市价还高出两分钱。

笪小松回忆当时场景,觉得像做梦一样让人惊喜。“吴县长都亲自来了。”笪小松说的吴县长,是当时挂职道真副县长的扶贫干部吴华。

茅台扶贫队员周启康对笪小松其实早有印象。“一个建卡贫困户,在外务工赚了点钱,回家盖起了砖房,把老母亲照顾得不错。凭这一点就能看出,这是个勤快人。”

2018年,周启康第一次到池村时,还是个书卷气很浓的年轻人。两年多过去,他已经是个老辣的驻村干部——急人所急,善于补位,又极为谦逊和善,让他在当地交情甚广。

冯道军对周启康和他所代表的茅台集团感激在心。冯道军流转荒山,想种药材,山上野草长得飞快,冯道军就想养鸡吃草,没想鸡越养越多,成了远近闻名的林下土鸡养殖场。茅台集团上海分公司党支部此时送来20万元的项目帮扶款,为他完善基础设施,助力颇丰。然而没有形成品牌之前,土鸡销售成了大难题,2019年6月,冯道军试着给周启康提了提,很快茅台集团生活服务处赶来,购买了3000多斤鸡肉,帮助冯道军迈过了第一道难关。而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疫情来袭,好几个月养鸡场零销售,每日投入饲料,鸡越养越多,从数万羽很快增加到10万多羽,此时又是茅台集团生活服务处,4月11日用一张2700多斤鸡肉的大单,为养鸡场护住了现金流的生命线。

周启康联系了道真县旧城镇种高粱的大户,到池村介绍经验,笪小松开始没下定决心。疫情来袭,猪苗进不了,笪小松开始憋大招,流转70亩地种高粱。70亩的高粱苗冒出地面时,笪小松看到一片绿油油的希望。不料4月里的泠冽寒流,让笪小松的希望化为泡影。

周启康很快送来了补种所需的物资,让笪小松鼓起勇气重新来过。5月4日下午冰雹大作,高粱苗无一幸免,笪小松站在地里,感到从未有过的绝望。

还在假期的周启康闻讯从仁怀赶回池村。“没事,再来”,周启康不断打气,笪小松几欲放弃,终于卷土重来。这是池村“三种高粱”的故事。

回忆下冰雹的那个下午,笪小松说,第二天他到道真“整整耍了一天”,之所以还能坚持,在于“相信茅台”。母亲失聪、离婚、贫困,这些坎坷都不曾击倒这个汉子,可是这场冰雹让他差一点就灰心了。关键时候,需要朋友。

寻找能人:道真扶贫的头雁效应

在道真扶贫的茅台样本中,有一种风景很亮眼,就是“寻找能人接地气,因地制宜可持续”。

道真县隆兴镇莲池村支书潘凯说,从2019年开始,莲池村种植了520亩高粱,茅台集团每亩发放一袋有机肥料,高粱种子15元一包,政府补贴10元,农户自己付5元。“3元一斤,公司直接开车上农户家收高粱,付现钱,农户积极性很高。”潘凯介绍,莲池村目前有1206户,5197人,目前在家的大概800户左右,今年莲池村计划栽种1100亩,将覆盖全村农户。莲池村56岁的种植户何德虎,是中寨组的组长,一家三口,儿子在外打工,除了养殖之外,今年重头都在70亩高粱上。

道真县高粱种植户道真县高粱种植户

道真种植的高粱,被用于茅台集团产品的生产。2019年道真县种植高粱10000亩,2020年迅速扩大为30000亩。而道真县2018年统计年鉴显示,2018年道真全县高粱种植面积仅263亩。

5月14日,玉溪镇巴渔村,48岁的王寿权正在自己的245亩高粱地里,带着五、六个农户育苗移栽。和莲池村散户种植的模式不同,巴渔村的这个基地采用了大户带动的模式。这是王寿权第二年种植高粱。2019年5月王寿权第一次尝试种植230亩高粱,因为技术不到位,长势不佳,没有赚钱也没有亏,持平。总结经验的王寿权今年扩大了种植面积,技术也优化了,采取育苗后移栽。“对于我做的药材产业,高粱种植要轻松得多,技术门槛不高,重要的是,药材公司不景气,结款难保证,不像高粱,只要做出来,马上就能卖出去,钱就回来了。”王寿权预计今年高粱产值不低于45万元。

村民对王寿权很感激,因为不论经营状况如何,王寿权都按时发放工资。高粱基地里,40岁的韩敏说起刚过世的母亲,哀伤难禁,她和丈夫都因身体原因无法出门务工,一双儿女尚在求学,高粱基地的工资是最重要的生活保障。

不管是王寿权还是何德虎,除了是种植户,更是乡村经济的带头人。“除了收入,我也希望带动更多人参与进来。现在已有好几户加入进来,有三、四亩,也有五、六亩的。”何德虎说。

成就一杯茅台酒,需要酿酒大师;成就道真这盘农村产业大棋,则需要成千上万的乡村能人。

寻找能人,当好“驾驶员”,以“村级合作社+能人+散户”的模式,带动周边农户,这样的经验是在失败中摸索出来的。茅台集团派驻河西村的胡备介绍,茅台帮扶河西村合作社发展蔬菜产业,分两年投入了十多万元,以往单纯依赖村级合作社,管理和市场对接有待完善,结果出现技术问题和产销问题,蔬菜卖不出去,没有效益,群众积极性也受到影响。找到好的带头人不简单,首先是本地人,在外工作多年,有诚信,也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

茅台集团援建白芨产业基地茅台集团援建白芨产业基地

旧城镇河西村的白芨基地是个有益的尝试。

胡备介绍,白芨茎块具有药用价值,在河西村以前都属于野生,茅台集团来后,因地制宜,于2018年11月开始布局,2019年4月种植白芨,初步开展的是15亩,一斤白芨可以卖到100至150元。

茅台集团援建白芨产业基地首次采取了股份制改革的方式,中国银行澳门分行、澳门新伟浩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合计捐资50万港币,作为河西村中合农业专业合作社的股份,返乡青年尹德顺以5亩白芨和第二年第三年的管护费用共计240500元作为股份入股发展。

白芨种植3至4年采收后,按57%和43%进行利润分配,57%中提取10%奖励村干部,47%为河西村集体经济滚动发展产业,以及贫困户分红。这个项目让25户农村剩余劳动力获得了在家门口就业的机会,还为河西村285户贫困户增加了收入。

旧城镇副镇长韩小波说,经过茅台集团帮扶推动形成的产业,因地制宜可持续,成为了一个永不离开的茅台工作帮扶队。

 茅台集团扶持的食用菌基地 茅台集团扶持的食用菌基地

经历多年探索后,食用菌成为茅台扶持力度最大、且已形成规模效应的当地特色产业。

道真生态优越,森林覆盖率达58.66%,十分利于发展菌类产业。位于三桥镇的食用菌基地,是道真县打造“菜县菇乡”的重点工程,项目总投资为4000万元,是整个黔北地区都数一数二的香菇生产基地。农户承包一个大棚利润在5至6万元,这意味着这家人在家门口工作,平均每月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目前,园区已吸纳带动160余户500余劳动力从事食用菌生产种植,其中易地扶贫搬迁户、产业园附近贫困户和征地拆迁户租用大棚从事食用菌种植销售65户190余人。全镇共销售食用菌188万斤,产值795万元,带动16户54人稳定脱贫,实现菇农户均增收4万余元。

三桥镇桥塘社区副主任韦继敏说,过去曾尝试发展过花椒、果树、蔬菜等,可要么是种植技术不过关,要么是市场不对路,这些年折腾了不少,却乏善可陈。

茅台集团的产业扶持计划还在升级。4月1日,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赴道真县调研茅台帮扶工作并召开座谈会。会议明确茅台集团捐资4000万元帮扶道真县,其中,按照每个村500万元,共计3000万元,用于茅台集团6个扶持壮大村发展村级集体经济项目;1000万元作为防范特殊情况发生的兜底保障资金。

此间,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李静仁也多次布置,对道真扶贫工作加力加劲。茅台领导,更是按各自分工,对口帮扶落实到村。

截至2020年5月,旧城镇河西村、隆兴镇莲池村、河口镇竹林塘村、平模镇平模社区的食用菌大棚正在做平地、疏通沟渠等基础性措施,预计8月份投产。

河口镇竹林塘村贫困户脱贫露出笑容河口镇竹林塘村贫困户脱贫露出笑容

乡村经济亟待扩容,更要增加韧性。经不起折腾,缺少信息,让村民显得保守,难得的是茅台集团在道真扶贫的柔软和守护、谋定而后动,推动这片山区一步步迈向广阔天地。

文/戴世锦 余源  摄/邢乐

来源:新浪国内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