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艳遇,艳就艳在那一瞬间

文/Sparki

 

第一眼看到他,就眼前一亮。正如在炎热的夏日里,一股寒流向自己袭来,舒服得忍不住打一个寒颤。

 
我立马拿出手机,给好友发信息,遇见一个长得神似柯震东的人。
 
他的声音很温柔,一听到,心都溶了。
 
他微笑着与我父母说着话,而我却盯着他的侧脸发呆。
 
白衬衫,简单的黑色领带,清澈的眸子,高挺的鼻子,挺拔又有些清瘦,手腕上有着一处不起眼的纹身。
 
我回着好友的信息:8分男,小鲜肉。
 
 
他领着我们走出去,我则故意走慢,一是回信息分神,而是可以离他走得近些。
 
好友让我偷拍一张后,我回到:Gucci皮带,俗,减分。
 
好友则回到:真的有点柯震东的痞帅,你若是不要,把他让给我可好,我愿意为他弯。
 
我被这条信息逗得笑了起来,抬头看了他一眼,他正好转过身来看我。
 
四目相对,我装作娇羞一般低下头。
 
他后来说:正是我满眼笑意看着他,他才会觉得那天有戏。
 
 

父母在大堂的一边,我却走到另一边去。

 

我想看看他怎么反应。
 
见他装作若无其事地向我走来,说着工作上的事,却和我并肩站在窗台前。
 
我一转过头,甚至可以看清他鼻尖上微微的汗珠。
 
我心想,可惜了,竟然不用香水。
 
而他后来则说:和我站在窗台前的时候,觉得混合着香水味的体味,非常诱人。
 
 
一下午很沉闷,我则津津有味地玩着这种隐晦的目光间的游戏。
 
走前我在签合同时,故意留下我的联系方式,说道:有什么问题也要联系我哦,不能所有事都让我妈妈负责。
 
回家的路上下起了小雨,我们被堵在半路上,我在车里,想着他是否会联系我,有点担忧,又有些喜悦。
 
果不其然,他以工作之名加了我的微信,自然是装着说些客套的话。
 

 

 
 
 
那天,父母又大吵一架,家里闷闷的,我逃似得夺门而出。
 
他说他一个人在公司加班,如果我能去看他再好不过了。
 
我穿着v领的裙子,特意补了香水。
 

晚餐时间极难打车,等得我一身汗。

 

我匆匆地走进他的公司,保安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他轻轻地关上办公室的门,我却担心起自己不那么好闻。
 
他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深吸了一口气,说:体温高的时候香味更浓,你现在真是满身香汗。
 
我因这句话却害羞起来,只有有一搭没一搭地想和他聊工作上的事情。
 
而他却也耐心陪我聊下去。
 
直到我不耐烦得鼓起勇气凑上去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嘴唇。
 
他微微眯了一下眼,说道:我可是故意耐着性子和你闲扯呢。
 
他立马站了起来,把我的左肩按在靠背上,吻上我的嘴唇,他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呼吸声也变得急促起来。
 
他舌间淡淡的烟草香味,混合着薄荷糖的辣味,一股脑地涌进我的嘴里。
 
我脑中闪过第一次见他的画面,见他穿着白衬衫,清澈有神的双眼,微微翘起的嘴角自信又耐人寻味的微笑。
 
想起他说过,他老是被客户和年长一些的女同事调戏。
 
直到遇见我,就如戳中了他的死穴,一个回眸就让他动弹不得。
 
 
他越来越不耐心,也越来越不温柔,一来就想用舌头撬开我嘴唇,我迎合着他,俩人越来越激烈。
 
我掐着他的脖子,以此来增加我的控制。
 
翻身坐在他大腿上,舔舐,轻咬他的脖子,在他耳垂旁呵气,轻声呻吟。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紧紧地捏着我的腰,我听着他沉重的呼吸声,小声的哀求。有一种做坏事的刺激,也有一些羞耻感,我死死地盯着他的眼,这里只有我和他,激情如火花般迸发的我和他。
 
 
 
 
 
那晚以后,只因公事,又与父母一起见过他几次。
 
当他当着我父母叫称我为妹妹的时候,总是不禁想起他被我调戏得欲火焚身的样子。
 
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的恶作剧笑开了花,却又要表现出一脸淡然的样子。
 
 
公事一波三折拖了,大半个月,在把最后一个合同签完的下午,我迫不及待地飞去了云南。
 
丽江很妖娆,大理很恬静,我关掉网,痛痛快快地生活了一阵。
 
 
艳遇嘛,艳就艳在那一瞬间。
 
若是留恋,就不如今日写下的这么浪漫了。
 
我和他,自然是断了。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