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美国大选观察:共和党能否“弄掉”特朗普?

  • 来源:

美国大选观察:共和党能否“弄掉”特朗普?

美国总统大选的党内初选提名战目前正进入白热化阶段,尤其在共和党这头,极端派的特朗普(也称:川普)一路领先,其势不可挡的派头和势在必得的莽劲引起共和党高层建制派的极度焦虑。

共和党正陷入两难境地,如果让特朗普代表本党出战总统大位,目前民调显示会输给民主党十多个百分点,并且将极度损伤共和党的政治形象,但要明目张胆地阻挡特朗普,似乎又有所顾虑。共和党在阻挡特朗普方面有何招数?胜算几何?这些招数会招致哪些风险?共和党如何在来两难中应对这次政党政治危机?

此次美国大选,特朗普是否是真正的共和党人以及桑德斯是否是真正的民主党人一直存在争议,但政党在选举如此重要,以至于很多传统上非某党资深党员的候选人也会通过该党“借壳选举”。

这些候选人起初并不被党组织和选民所看好,多半耍过一段之后会很快宣告退选,但此次“特朗普现象”却给了美国政治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富豪出身的特朗普一方面较少受到选举资金的压力,同时摆脱了职业政客和传统建制派的各种束缚。完全按照共和党设计的游戏规则、依托草根选民的支持一步步走到现在。虽然言行、主张和政策都比较极端,但确实代表了很大一批选民的不满和呼声。非常吊诡的一点是,此前共和党设计的排挤“非传统候选人”、拉升“领先者”优势的某些做法这次却帮了极端派的特朗普,例如一些候选人因为战线太长和选举资金的压力而早早退选。某种程度上说,正是共和党自身的问题及其初选制度的设计造就了特朗普。

本次共和党初选,候选人只要获得1237张选举人票就能获得提名(总票数为2472张),特朗普目前获得的“绑定选举人”(bound delegates)票数为739张,远远超过第二名克鲁兹的460张。有人预估特朗普最终得票数可能落在1100多张左右,大大超过其他候选人。

但这种情形下,特朗普只获得了相对多数(plurality)而非绝对多数(majority),因此很可能陷入“竞争式党代会”(contested convention)。共和党上一次出现激烈的竞争性党代会还是在1948年,那次全国党代会通过三轮投票才最终提名前纽约州州长Thomas Dewey代表共和党出战。1976年福特和里根的竞争也曾一度焦灼,但福特得以在第一轮投票中微弱胜出。

一旦进入“竞争式党代会”,在规则上来说共和党想要阻止特朗普提名并不很难。目前共和党高层的策略基本就是阻击战术,让克鲁斯和卡西奇坚守战场,尽可能将选战拖入最后的全国党代会。

如此一来,没有人在党代会之前获得多数支持,第一轮投票将无人胜出,共和党高层可通过左右第二轮乃至第三轮投票来控制结果,就此“依法依规”地“弄掉”特朗普。统计显示,以往共和党第一轮投票时大约只有15%的代表可以自由投票,第二轮时就有57%的人可以自由投票,到第三轮时自由投票比重已达81%。因为政党实际控制了代表的遴选,代表大部分都是忠于党的积极分子或党工,越多自由投票政党越容易控制结果,因此拖得越后,政党的胜算越大。

同时,克鲁兹和卡西奇也希望在党代会上打个翻身仗,但目前来看卡西奇胜出的机会微乎其微,共和党高层又极其讨厌茶党出身的克鲁兹。如果政党高层觉得这个两个人都扶不起,还可以提前废除“候选人必须赢得八个州”的临时条款,从而“另选他人”代表本党出战。

因此,从游戏规则上说,这些“弄掉特朗普”的做法都将是行之有效的,正如共和党高层近期所言,规则就是规则,我们完全按照规则办事,没有获得半数就无法被提名,最后交给所有选举人决定。而所谓”交给选举人决定”本质上就是政党决定。正如一位参加过共和党全国党代会的选举人坦言:永远是政党在提名候选人,不是选民在提名候选人。所以,理论上共和党拿掉特朗普并不难。

但这样做同样存在很大困难和风险,共和党无法随心所欲、意图太过明显地阻击特朗普。首先,合规的不一定合情。假设特朗普只与所需的1237张选举人票相差100来张,同时大幅甩开其他候选人,如果此时共和党依旧通过操控规则和选举人使得特朗普落选,很可能激起特朗普及其广大支持者的反抗或出走。

特朗普本人也威胁说,倘若出现这种情形,党代会将发生暴乱(riot),以此挟民意以令中央 。如果双方僵持,特朗普就此“脱党参选”,势必带走共和党的大量选民,进而威胁共和党的胜选几率。

其次,如果选民发现此前的初选不过是幌子,选民的意愿完全被忽视,最终还是党内高层说了算,势必会对政党失去信任、对选举失去信心和兴趣,从而影响共和党接下来的总统选举乃至众议院和参议院的选举。

再次,共和党目前很难找到合适的第三方候选人,前议长曾提议现任议长、前副总统候选人瑞恩出面扛起政党大旗,但被瑞恩公开拒绝,没有人愿意去当特朗普和选民的靶心。

同时,共和党内部反对特朗普的力量并不团结,例如克鲁兹目前是最接近特朗普的候选人,但作为茶党运动崛起的新生代,其主张和行事风格被大部分华盛顿的共和党精英们所不容。虽然近期相关党内势力已经秘密开会商讨对付特朗普的策略,但并没有形成统一意见。

总之,虽然按照规则,共和党高层完全有机会和能力拿掉特朗普,但必须克服内部的不团结并将冒很大的政治风险。共和党很可能因内耗而元气大伤,不仅输掉总统大选,还可能危及其议会选举,并失掉最高法院。

目前,共和党最希望看到的是特朗普自己犯错误,例如近期他在女性堕胎以及核武器扩散等问题上的不当言论。面对特朗普的强劲势头,除了阻击之外,共和党也必须预备好“收编”和“安抚”等替代方案,因此近期政党高层也试图跟特朗普接洽商谈,无论谁最后代表本党出征,都要尽可能地维系共和党的团结和核心利益。

共和党的危机短期来看是面对特朗普这个极端候选人的危机,但长期来说是如何应对和稳固其选民基础的危机,茶党运动已经给共和党敲了警钟,但似乎还有更多的改革之路要走。

再往大了说,政党政治和代议制度本质上都是精英的游戏,两者如何应对一面日渐无感一面日渐极端的选民?到底是两层选举的两党独大制还是多党制更适合日渐复杂多元的社会?同时再全球范围内,我们如何应对极端右翼力量的崛起?也是需要我们反思的问题。

(责编:欧阳成)

本文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BBC立场。读者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