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网秦罗生门留下一地黑衣人 员工:不想站队

网秦公司前台,多名公司聘请的身着黑衣的安保人员 | 薛星星摄

“今天我大概接待了有20多家媒体。”9月11日下午,网秦(现已更名为“凌动智行”)公司公关品牌总监何宝容(化名)对着面前来访的三家媒体记者说。

这家早年间名噪一时的美股上市公司正在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翻红”,公司的创始人林宇与现任公司董事长史文勇的纠纷在这两日迅速发酵,种种情节堪比“商战大片”。

9月11日下午,更名为凌动智行的网秦公司前台 | 薛星星摄

林宇称自己被对方绑架并非法拘禁长达13个月,近9个月都带着接近20公斤的手铐,“生不如死”。史文勇则回应称对方是出于经济利益“反咬一口”,表示林宇被绑架一事与自己无关,对方说法“存在蹊跷”。

截至发稿,警方尚未对此事发表评论。

除了这宗蹊跷的案件,事件的最大争端为公司的领导权归谁所属。林宇对外单方面宣布:自己接任CEO,并担任Co-Chairman (联席董事长)。公司则宣称创始人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职,目前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均未有任何调整。一份公司于9月10日发布在SEC网站的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及COO仍由史文勇担任。

私闯公司还是采取“紧急行动”双方各执一词

“10号早上,他带着十几个“黑衣人”来公司,拉着横幅,然后‘霸占’了一个会议室,呆了一天才走。”2014年就入职公司的何宝容当时有些不知所措,“场面太混乱了”。

9月10日下午,林宇在朋友圈中解释称,他被网秦董事长史文勇绑架并非法拘禁长达13个月,2017年底被警方解救。之所以采取“紧急措施”及“雇佣安保”是由于“史文勇近日试图裁掉大部分员工,继续掩盖真相,挪走更多现金”。

自2014年底林宇从公司辞职之后,何宝容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位公司创始人。一位刚入职网秦几个月的新员工说,当天早上准备出门上班时,公司发了通知,要求员工自行在家办公。

9月10日,林宇在这间名为“蓝鲸”的会议室呆了将近一天,网秦公司内的会议室均以动物命名,蓝鲸是公司内较大的会议室 | 薛星星摄9月10日,林宇在这间名为“蓝鲸”的会议室呆了将近一天,网秦公司内的会议室均以动物命名,蓝鲸是公司内较大的会议室 | 薛星星摄

“我今天正式回归网秦。”10日上午9点,林宇在社交媒体上高调宣布回归。

他晒出一张朝阳警方的立案侦查书。林宇自称网秦董事长史文勇涉嫌重大刑事案件,从2016年11月底至2017年底绑架其13个月,他在绑架期间受到“非人折磨”,其中9个月要24小时戴着手铐,“生不如死”,目前“史文勇已逃离出境近一个月”。

对此,史文勇则对外表示,朝阳警方至今都未找过他,林宇被绑架一事与他没有关联。

他指出林宇说法的疑点,“他自身2017年底就被解救了,为什么到8月3号才立的案?通常如果有这样一件事,不可能搁了8个月才立案,这是很蹊跷的。”

10日下午,史文勇向公司员工发了内部信,称公司遭遇到有组织的谣言、诽谤、张贴非法宣传口号、暴力侵占办公场所等非法行为。上述行为严重侵害了公司和员工的整体利益,导致正常办公环境遭到破坏,公司管理层将保留法律追诉的权力。

时隔4年后再度回到网秦,林宇在会议室内召开了一场所谓的董事会,并发布公告,称史文勇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

9月10日下午,林宇在这间名为“蓝鲸”的会议室内召开了“董事会” | 薛星星摄9月10日下午,林宇在这间名为“蓝鲸”的会议室内召开了“董事会” | 薛星星摄

在会上,林宇还宣布,公司现任CEO许泽民因参与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事宜,并且向董事会隐瞒,免除其董事及CEO职务。公司CEO一职将由自己担任,同时担任Co-Chairman (联席董事长)。

史文勇随即对外否认了此条公告的合法性,称林宇召开的董事会最终只有2名董事到场。何宝容对记者称,公司一共有11名董事,林宇只通知了其中5名,公告明显不符合程序。“公告也没有在SEC官网上发布,而是一个不知名的媒体发布的。”

网秦在当晚发布通告,称公司创始人林宇已于2014年12月11日因个人原因离职,目前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均未有任何调整。

史文勇仍为公司董事长及COO 工作人员称其不在北京

现在的网秦公司已经找不到任何有关林宇的痕迹,或者更准确些说,这场关于公司管理权的争夺站上,目前仍然拥有公司管理权的是史文勇。

在10日清晨的事件发生后,网秦方面也专门聘请了一家安保公司。11日下午,记者实地探访网秦北京总部,七八名身着黑衣的健硕男子分站在前台两侧,对来访人员进行询问。

公司的前台写着网秦更名后的公司名称:凌动智行。早年间,网秦的主营业务为移动设备的安全产品,是国内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可以改变人们未来生活的十大创新企业之一”。

2012年之后,网秦相继收购、投资了飞流、国信灵通等移动服务公司,业务线扩展至手机游戏及企业移动化。

此后网秦的业务线多次变更,2015年形成了以原有的移动安全、企业、医疗为主的技术类业务线和以移动娱乐、游戏为主的娱乐业务线,网秦官方分别称之为“N线”和“Q线”,统称为蓝莓战略。

2016年移动直播兴起之后,网秦又宣布明确以移动娱乐为主的全新战略,重点发力以秀色秀场为主力产品的“秀色娱乐”品牌。

2017年,网秦放弃此前的所有业务线,宣布公司将以智能汽车作为公司全新的发展方向,并在之后将公司名更改为“凌动智行”。换句话说,手机安全公司网秦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它是一家智能驾驶公司。

作为公司的创始人,林宇在2014年底从公司离职,其在近期的采访中表示这是一次“被辞职”行为,是同事在他的辞职介绍上敲了签字章,并非其本人意愿。

辞职后,他曾短暂地创办了一家游艇方向的创业公司,但似乎发展并不顺利。工商信息显示,这家公司因拖欠工资而被员工大量起诉,并被列入失信人名单。

按照林宇的说法,如果他没有在2016年11月被绑架,他将在2016年年底重新回到公司,并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对此,凌动智行于9月10日在SEC网站公布了一份由公司董事会的独立特别委员会及独立法律顾问Loeb & Loeb LLP进行的独立调查结果,称2014年12月,林宇博士辞去公司CEO和董事长职位,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上述职位辞职信并非他本人授权或批准。公司董事长及COO仍由史文勇担任。

11日下午,史文勇的办公室门头紧闭,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自己目前正在香港处理一些投资业务,他的办公室位于公司的西南角,大门紧闭,需要刷卡才能打开。代表网秦对外发声的何宝容称,目前公司内部也不知道史文勇的具体行程,也不清楚史何时返京。

网秦董事长史文勇办公室 | 薛星星摄
网秦董事长史文勇办公室 | 薛星星摄

内讧事件只留下十几名黑衣人 员工:不想站队

发展近13年,网秦的办公场所占据了整层楼的3/4,员工数达到近300人。但对于大多数员工而言,公司高层的这场争斗却显得异常遥远。一些刚入职网秦的员工对林宇毫无印象,董事长史文勇也不常在公司露面。

他们离这场堪比电影情节的公司内斗距离最近的一次,可能就是10日早上林宇对公司“仪式性”的主权宣告。短暂的混乱之后,公司内部已正常开始工作。工位上,一名员工正在拆封新领到的Mac台式机。

网秦公司内部 | 薛星星摄
网秦公司内部 | 薛星星摄

“我们同事说她去吃饭还有记者采访她,昨天有一家媒体的采访车都在楼下停着。”一名网秦旗下子公司的员工对记者说。“我们两边都不站。”另一名在楼下抽烟的员工说,听闻记者刚刚结束对公司的采访,他反问道:“被采访的人是站哪边的?”

11日下午,与网秦在同一栋大楼办公的其他公司员工追忆起网秦过去的辉煌:“我记得刚开始有诺基亚的塞班系统时就有网秦了,当时还很厉害。”

智能手机兴起之后,他就很少再听到网秦的消息。如果不是因为公司与网秦在一处办公,“还以为这家公司早就死了。”

网秦公司所在的大厦,位于北三环雍和宫地铁站附近 | 薛星星摄
网秦公司所在的大厦,位于北三环雍和宫地铁站附近 | 薛星星摄

临近下午6点,在网秦公司门口站了一天岗的安保人员从大厦中鱼贯而出,十几名平均身高在180左右的男子全部身着黑衣,网秦公司的员工称他们为“黑衣人”。

几名身着白色短袖衬衣的安保人员与他们换岗,继续围绕在网秦公司的前台。“公司有些技术员工还在加班,也要保护下他们。”何宝容说。

来源:新浪科技

9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