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网曝郑爽代孕俩娃+意图弃养!争议满满的代孕,在加拿大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OTTAWAZINE资讯】

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周一早晨,还在和被窝子你侬我侬的Zine君被一连串的手机震动震出了被窝,拿起来一看,一水儿的“郑爽被曝代孕”直接把Zine君看懵逼了。

啥?爽子不是单身吗,咋就代孕了,和谁,咋回事,啊?啊?我这一觉是睡到了平行时空,还是睡到了几年后?

一看日期,发现并不是,这件事确确实实是在今天被曝的。

国内时间1月18日00:01分,郑爽前男友张恒在微博发文,在文中,他承认自己和家人的确如网友所说一样身在美国,但其原因并非网传的诈骗、借高利贷、逃避债款和携款潜逃,而是他要照顾两个孩子

图片来源:截图自微博

此消息一出,震惊了全网所有人,有人称这是2021年开年以来最震撼的瓜。

根据网上曝出来的疑似张恒回应的朋友圈,这两个孩子已经一岁一个月大了。

图片来源:微博

掐指一算,吃瓜网友的矛头顿时转向了郑爽:难道,这俩娃娃的妈是爽子?

紧接着,网上就有媒体曝出,在联系了张恒的好友后,对方称两个孩子的生母的确是郑爽,但是是找了两个代孕妈妈生的。

图片来源:截图自微博

他还提供了张恒和两个孩子的合影,以及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在美国内华达州和科罗拉多州的出生证明。

出生证明上,男娃的出生时间为2019年12月19日,父母双方姓名的英文分别为:母亲SHUANG ZHENG,和父亲HENG ZHANG

图片来源:微博

女娃的出生时间为2020年1月4日,母亲的姓名为Shuang ZHENG,生日是1991年8月22日。父亲的姓名为Heng ZHANG,生日是1990年2月16日。

图片来源:微博

网上查不到张恒的出生年月日信息,但是郑爽的百度百科上显示的生日信息,是1991年8月22日。

图片来源:截图自百度百科

不仅如此,网上还曝出,郑爽和张恒正在打离婚官司。

网友表示,在美国的法院官网,可以查到一名名为ZHENG,SHUANG的女士将于3月21日和22日在丹佛法院进行Dissolution民事诉讼。

Dissolution指的是解除婚姻关系,而Permanent Orders,根据网友说法,是指离婚案终审,也就是说,这场离婚官司,已经接近尾声。

图片来源:微博

还没在这片瓜田摸出个所以然的ZINE君,又看到网易公布了张恒朋友提交的关于郑爽和张恒,以及双方父母的之间的对话,内容是关于如何处理孩子的:

【yinpin】

网上有网易整理的文字版信息,不想听音频的朋友们可以直接看:

图片来源:微博

在网易曝出来的音频中,疑似女方的声音在交流过程中,因为“孩子打不掉”一事而爆出了粗口,女方的父母也不想要孩子,还想把孩子送人,让他们都把这事儿忘了。

虽然不清楚录音是否保真,但是这样随便对待孩子的态度实在是令人寒心。

作为母亲,孩子出世后不待见他们不说,还不配合法律程序让孩子回国,导致男方一直滞留在美国。

有人分析,女方这样的行为是为了让孩子成为黑户,在美国被领养,也不会被人知道生身母亲的信息。

图片来源:截图自微博

当群众从这些事情中解读出,作为公众人物的女方在支持代孕的同时,还漠视了代孕母亲以及孩子的权益的信息后,他们会怎么想?这又传递出了怎样的信息?

图片来源:截图自微博

而公众人物这样的思想,又会对粉丝造成什么影响?

事件曝光后,有粉丝已经在为郑爽洗白,甚至还散发言论说,是前男友骗她看不懂英文瞎签的字。

图片来源:截图自微博

也不知道提出这种言论和支持它的粉丝是不是电视剧和小说看多了,法律文件这种东西,又涉及到了孩子,怎么会是儿戏呢?

明明是自己的孩子,却弃之如敝履。网友纷纷攘攘的声讨里,一个问题浮出了水面,那就是代孕

中国是禁止代孕的,但是,在其他国家,比如张恒孩子出生的美国,以及我们所在的加拿大,代孕是合法的

图片来源:截图自知乎

同时,在加拿大,代孕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代孕(traditional surrogacy),另一类是妊娠代孕(Gestational Surrogacy)。

传统代孕一般是指代孕者与孩子有遗传关联(genetically related),比如,由代孕女子提供卵子,生下的小孩就会遗传她的基因。

妊娠代孕则是指,代孕者与孩子没有遗传关联,她们仅仅提供子宫。

图片来源:ivansteelelaw.com

无论是哪种代孕,在加拿大,只要有人寻求,就要准备好cover代孕妈妈孕前孕后的所有费用。

这些费用包括:冷冻卵子,人工授精等医疗费(1-2万加元)、代孕妈妈孕前孕后费用(差旅,误工,医疗,孩子养育等代孕所产生的费用, 1-8万加元)、法律费用(代孕妈妈放弃监护权,将抚养权转至委托家庭,约1万加元)。

再加上其他一些可能需要的杂七杂八的费用,估算起来,需要准备的钱大约在3.1万-9.7万加币之间。

如果一直没有代孕上,可能要花的钱会更多。

根据Global News报道,加拿大一名华裔男子Nathan Chan就花了25万加币,在8年时间里找了6个代孕母亲后,才终于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孩子。

图片来源:截图自Global News

Nathan Chan的第六名代孕母亲名叫Crystal Lane,据说,她是被Nathan的故事感动后,愿意帮他实行当父亲的心愿,才会成为代孕母亲的。

在Crystal眼里,“志愿代孕”是在帮助别人完成愿望。抱有类似想法的人,在我们居住的渥太华也有。

2016年,CBC报道了一名代孕妈妈的故事。这名代孕妈妈名叫Amy Cameron,有11个孩子,其中6个是自己的亲生子女,另外5个则是代孕分娩的孩子

图片来源:Genevieve Georget

她的第11个孩子Julie就是这5个孩子中的一个,拜托Amy代孕的是来自挪威的Hilde Reva,她患有子宫颈癌,无法生育属于自己的孩子。

而在挪威,在非家庭成员之间的代孕属于非法行为,这让想要属于自己孩子的Hilde非常痛苦。

Hilde选择来加拿大寻找代孕妈妈的原因是,加拿大的“志愿代孕”让她和丈夫觉得更舒服。她知道,愿意代孕的女人都是乐意帮助她们的。如果是商业代孕,她会害怕,代孕者是不是受到了强迫才这么做的。

Hilde与Julie|图片来源: Genevieve Georget

Amy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把肚子里的孩子交给Hilde不是放弃孩子,而是把她交给她真正的父母。
“这位母亲等了很久才有自己的孩子,我要在第一时间把孩子交给她。”

Amy与Julie|图片来源: Genevieve Georget

摄影师Georget表示,在发布这些照片后,她已经被要求使用照片的评论和要求淹没。

“我觉得,这些照片向我们展示说,在代孕这件事上,全世界的人们都会聚集在一起,儿他们的聚集则意味着,没有人会单独去做这件事。”

“Amy和Hilde,她们一起走过了这条路,有了这个漂亮的小女孩并深深爱着她。我记得,在看到这个画面时,我认为,世界需要更多这些(I remember thinking the world needs more of this)。”

而Amy也表示,她不打算停下来,还会继续为有需要的家庭代孕。

图片来源:Genevieve Georget

在加拿大,代孕的故事看起来都非常其乐融融,且充满了善意的光辉。

但是,代孕这件事,本身还是有很多问题存在的。在代孕商业化的地方,许多女性因此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自主把控权,许多女性被明码标价,摆上了代孕市场。没有人保障她们的权益,没有人在意她们生产的痛苦,也没有人会去在意她们的性

们的子宫成为了“商品”,生育这件事,成为了一门可以赚钱的生意。

有人称,代孕是有钱人对女性身体的剥削。

令人恐慌的是,这些有钱人里,有一部分就是女性。她们将自己和代孕母亲分割开来,似乎有钱了,她们就和代孕母亲就不是一个性别,就可以随意剥削她们。

而寻求代孕的人提供的金钱,又让一部分人看到了商机。如此形成的恶性循环,通通施加在了部分女性和无辜的孩子身上。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代孕的争议性在社会上一直存在,在涉及到道德伦理和人道主义等诸多因素时,没有一个人能轻易地下定结论,代孕究竟是对是错。

毕竟,世界上还有很多像Hilde一样的母亲,也有很多愿意做代孕帮助其他人的女性。

同时,也不乏很多把女性当成商品,只想拿子宫赚钱的人。

“代孕”一事所蕴藏的复杂性,远比我们看到的要多。

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你,对于代孕,有什么想法呢?

OTTAWAZINE/Annie Lu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