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绝食抗议”也忍不住吃,耶鲁的学生们到底闹哪样?

【OTTAWAZINE 资讯】耶鲁的学生们最近有点儿不太高兴,从本周二晚间起一群研究生和博士生开始围坐在他们校长Peter Salovey 的家门口举行“绝食抗议活动”。

抗议学生

绝食的原因很简单,为了给学校的行政部门施压,以获得更多的福利

但其实很多围观群众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抗议活动表示不解,因为耶鲁的博士班一年学费是4万,学生除了不用缴纳学费以外还可以得到每年3万美金的津贴以及免费的医疗服务

(OS:我x,没有贷款的压力还有钱拿,多好啊!还要什么自行车啊?)

令人最最最不解的还在后面,这群学生倡导的“绝食抗议”并不是真正的绝食抗议”,用他们的话来说,这叫做“象征性的绝食抗议(Symbolic Hunger Strike)”。

啥叫“象征性的绝食抗议“?说的简单点儿,我抗议的当下如果觉得饿了可以先离开去吃点饭。如果你正好路过,又觉得自己不饿可以坐下替我一会儿,我们一起把这个“象征性的绝食抗议“进行下去。

(OS:想想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耶鲁的发言人表示,学生的绝食毫无道理。学生回复,他们会把“绝食活动”无限期的继续下去,直到校方认可他们的要求。

主办方发给学生的小册子

针对这种自创的“象征性绝食抗议,大家纷纷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它*的根本不是绝食抗议

我一辈子都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绝食抗议中。。。

他们听起来像在节食。

本人不愿存在于一个没有零食的世界。

本人刚刚从抗议绝食反对邪恶的王国中苏醒过来现在要来片吐司吃点鸡蛋让我的节食行动暂时休息一下了。

我还以为这是一条“洋葱新闻(美国专门做假新闻的报纸)”,很显然它不是。

(难以置信)这些人会是将来的CEO或政府公务员。。。

我们应该帮他们订点儿披萨

相信我这真的是有史以来最好的绝食抗议了。

唉,到最后也不知这场“旷日持久”的“象征性绝食抗议“能坚持多久。

OTTAWAZINE/Emma Ma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