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绝不赔钱的黄淑芬,撞死陈轶婧母亲篡改证据的Herschel,你们是社会的黑夜,但是白天终会来临

【OTTAWAZINE资讯】在昨天过去的这一天里,相信很多人和小编一样,被两起致人死亡的车祸刷了屏。

一个是在美国为亡母鸣冤的中国姑娘陈轶婧,一个是父亲被撞瘫痪2年却始终得不到赔偿的赵勇。

他们的亲人都遭遇了不幸的车祸,而比车祸本身更不幸的是肇事司机完完全全的良心泯灭。

不幸悲剧的发生

2016年6月5日,在加州洛杉矶,中国留学生陈轶婧和母亲双双遭遇车祸,一辆大型卡车狠狠地碾过母亲身体。车祸司机Herschel慌忙下车,把气息奄奄的陈妈妈拖到路边,随后逃之夭夭。

当时同样被压断了腿的陈轶婧看到这一幕不禁失声尖叫,被车碾过的妈妈盆骨碎裂,出血严重,在被狠心肇事司机拖拽了一段路之后,妈妈的身体更是支离破碎,血肉模糊,难以入目。

几天之后,陈妈妈走了。

在随后警方的调查中,Herschel为了尽可能地减轻自己的罪责,百般抵赖,甚至故意洗车试图销毁证据。

出事之后,陈轶婧不得不休学,她的腿伤非常严重。妈妈的离世让她更是一度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根本不能学习,几度有了轻身的念头。

学校也屡屡派人来问是否需要帮助,但是陈轶婧都谢绝了。一年半以来,她没有接受任何的捐款,哪怕是一分一毫。

令人心寒的判决

这半年以来,一直在支撑着陈轶婧坚强生活的,就是希望可以看见肇事司机被法律制裁,给已逝的妈妈一个交代。

但是近日宣判的判决,也成了压垮陈轶婧最后的一根稻草。生活并没有对这个举目无亲的女孩一点点优待,哪怕一点点。

夺走陈妈妈性命的肇事司机Herschel仅被判刑一年!Herschel还拒绝检察官立即收押的请求,拖延到2018年的1月26日才可以被收监。

陈轶婧有多么的不甘!因为Herschel在撒谎!

陈轶婧与警方提出交通事故逃逸重罪、开车过失杀人、篡改证据等多项证据确凿的指控;但是检方最终却判了最轻的罪名:过失杀人。

Herschel的亲朋好友也纷纷打电话给法院,说Herschel是一个品德良好、积极上进的好人,这次车祸也没犯什么大错,将来也不会对社会产生别的伤害,所以请法院轻判。

真是荒唐的笑话!陈轶婧只想问一句:从什么时候起,杀人都已经算不上是大错了!?

“我还能怎么做?买把枪把她杀了?”

最后一搏的请愿

2017年11月19日,陈轶婧发起了白宫请愿,虽然她心里十分清楚,也许什么也改变不了。

发起的请愿一开始只有寥寥600个签名,Herschel还在别的媒体上造谣生事,往陈轶婧一家身上泼脏水。陈轶婧不得不一个人承受失去母亲的痛,并且还要吞下所有的世间险恶、黑白颠倒。

然事情经北美留学生日报报道之后,更多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发生,惊讶世间竟有这样冷酷无情之人存在之时,也纷纷心疼陈轶婧在美国遭受的一切。

越来越多的人上了白宫请愿网站签字,以绵薄之力安抚陈轶婧,告诉她,也许正义并没有缺席,也许正义正在来的路上,它只是偷偷地开了一个小差。

据截稿,白宫请愿已经有3万5千余人签字,虽然离10万的目标还有一定距离,但是小编也知道,这是一段漫长的路,但更是所有人齐心协力一步步实现正义的路。

——————————————————————————————————————

无独有偶,12月伊始对于赵勇也是黑暗序幕。

12月的第一天,赵勇的爸爸去世了。

一句“今天,我没爸爸了”让多少人泪目了。赵勇爸爸车祸786天了,直到去世,也没等来肇事司机黄淑芬一句道歉,也没有等来法院判决了却迟迟没有执行的80多万赔偿。

“咱一分钱都别掏,耗死他!”

事情发生在2015年10月6日,赵勇父亲骑自行车过马路,被逆向行驶的黄淑芬撞飞,经历了各种大手术,还连动了两次开颅手术。

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是爸爸却成了24小时都需要看护的植物人,颅骨几乎全是人造合金。

而就在车祸发生当天,赵勇爸爸还在紧急抢救中,黄淑芬的女儿却笑嘻嘻的在一边打着电话:

“妈你放心,我刚打听好了,老头就算死了也赔不了多少钱,最多五十万,车还有保险呢。听我的,咱一分钱都别掏,你就说咱们得借钱去。耗死他!”

黄淑芬一家,如你们所期待的,这个可怜而无辜的老人,终于在786天病痛的折磨后被你们“耗死了”,现在你们满意了??

“我就是人品有问题,你还在这里说什么呢?”

如果不是黄淑芬,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人性居然还可以丑陋恶心到这个地步。

出事一个月,赵勇屡次为了火烧眉毛的救命钱而在银行柜台前哭的没样子。而另一边呢,身为平安人寿保险公司地区代理高管的黄淑芬在警察督促下才拿出1000块钱,还恶狠狠地跟赵勇说:“别再跟交警说我们没有垫付医药费了!”

在黄淑芬眼里,1000块钱,也许就足以安危一条危在旦夕的生命了。

赵勇父亲几度病危,赵勇不惜砸锅卖铁以供父亲继续在ICU里治疗。而另一边呢,为了逃避法院判决的赔偿,把所有存款变现,迅速的买了一套新房,一辆新车,还去泰国旅游过了一个新年。

赵勇父亲每天1万多人民币的治疗费用,在黄淑芬那里,不过是给女儿买了一只不算太贵的包而已。

面对记者的采访,她还大言不惭的说,“我就是人品有问题,你还在这里说什么。”

“让法院判我啊,判我几年,我这点钱都不用还了。”

因为这场车祸,建筑硕士毕业的赵勇辞掉了大型建筑院的工作,和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女友分了手,放弃了大好的前程,从此开始了医院和法院两点一线的日子。

而黄淑芬呢,住新房,开新车,拿着每月两三万的工资,说着“你活该,我没钱”。

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可以这样没底线,没原则,没良心,甚至还心安理得。

从来不知道,人的教养、素质、文化,在无赖面前,是这样的苍白无力。

“不能卖房子赔钱啊!因为那是我的梦啊!”

黄淑芬在存款折现过程中,购入了一套新房,并且警惕地把房子写在了女儿的名下。当记者采访黄淑芬女儿,是否考虑把房子卖了还债时,她女儿这样说:

一套房子是黄淑芬女儿多年以来的梦,一个比一位老人生命还要重要之前的梦?赵勇就没有梦了吗?不要说梦了,凭什么因为你们的过失,就此剥夺了一个家庭的正常生活?

最令人反胃的还有她声泪俱下的委屈,“我不想出钱,但我也想和解啊。”

不知道你的眼泪是为什么而流。是因为自己被人肉被唾沫而感到委屈?是因为自己“有房子的梦”受到了威胁?还是因为自己母亲撞了人却不敢承担责任而良心疼痛?

我想最后一种大概是没什么可能吧。

在赵勇通过微博曝光这件事情原委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了这件事情。也许是因为舆论的力量很庞大,法院等检察部门再次介入这件事情。随后黄淑芬被拘留,并挤牙膏一般吐出了3万块钱。

黄淑芬所在保险公司也出面表示将督促其尽快支付法院判决的赔偿款项,法院也正式冻结了其名下所有财产。

老人去世后,法院随即也查封了黄淑芬女儿名下的一处房产。也算大快人心了,只是赵勇的爸爸却永远不在了。

虽然钱很少,但是在老人已经去世的前提下,钱也许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这个世界上,“最难补的不是金钱赔偿,而是良心的裂缝”。

其实写到这里,小编也心情十分复杂,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人善被人欺”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但是它却永远真实存在着。势单力薄的陈轶婧只能哭着说“我能怎么办,我去买把枪杀了她吗”,礼貌待人的赵勇只能像欠人钱一般低声下气地找黄淑芬理论,试图争取赔偿。

古文里曾说人要“以德报怨”,可是“何以报德”呢?

遵纪守法,恪守底线的老实人、谦谦君子就应该被无良的“老赖”踩在脚下,唾弃地嘲笑着“你活该”吗!?

当然不!永远不!

世间有“恶”的存在,是因为有“善”的对比。无论黄淑芬有多么的卑贱,Herschel有多么的无良,在黑暗中坚持发声的依然大有人在。

因为有这些人在,社会就还有光,一丝一缕的光线聚集在一起,就足以消除黑暗。

善良可能限制了人们的想象,但是这不代表着丑恶就可以占领人间。

人之初,性本善,愿你我都不忘初心:心存善良,心存希望。

OTTAWAZINE/ Sandra Z

177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