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纸面服刑”的杀人犯:36年后再杀人被判死刑

  • 来源:

2024年6月6日,窦光春终于拿到了那份等待已久的裁定书,此时距离她父亲被害已经过去了一年。

在这份裁定书中,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于5月17日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对凶手贺法田死刑的判决。

凶手贺法田是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王泉村人,一直是村民眼中无人敢惹的“村霸”。1987年贺法田就曾因持枪杀人,被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刑十年,不过那次贺法田并未入狱服刑,仅在看守所关了半年就回到家中,这也是他“纸面服刑”的由来。此后他更加肆无忌惮,先后因琐事打伤捅伤多人。

2023年4月26日,贺法田再次行凶,持刀捅死了窦光春的父亲窦勤孝。逃窜途中的贺法田于第二天被警方抓获,而警方在寻找凶器时,又找出他藏匿的两把手枪及七发子弹。

贺法田被捕后,村民们仍担忧他会再次逍遥法外,为此上百位村民写下联名信,请求严惩贺法田。

2023年11月13日,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贺法田死刑,以持有枪支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决定执行死刑。一审宣判后,贺法田上诉到山东高院,直至本次终审判决。

凶案:70岁老汉在自家地里被杀害

2023年4月26日傍晚,刚下班正在往家走的窦光春突然接到了堂哥的电话。接通后,堂哥吞吞吐吐地说了一句“妹妹,俺三叔出点事,你快往家走啊。”窦光春追问怎么了,堂哥说“不知道,反正叫你快往家走,快点啊。”

窦光春听出了堂兄语气里的隐瞒,迅速挂断这通18秒的电话,回到住处拉上母亲立即开车回20公里外的老家。在路上她又给堂兄打了个电话,追问发生了什么事。堂兄先说不知道,后来又说窦光春的父亲可能让人伤了,已经叫了救护车。

等到窦光春把车开进村子,远远地就看到了救护车和警车,附近围了一群人。等到她搀着母亲赶过去的时候却被工作人员给拦住了。

窦光春看到七八十米开外,父亲窦勤孝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围观的村民告诉她,“人没了。”窦光春的母亲皮进菊顿时瘫坐在地上。

窦勤孝被害现场,事发前他正在田里锄草。 受害人家属供图
同村一名村民目睹了凶案发生时的一幕,“窦勤孝当时正在锄草,贺法田带着䦆头找到他,两人就打了起来,窦勤孝被打倒在地后,贺法田又掏出一把20公分长的刀,捅了他心窝附近,窦勤孝就不动了。”

事后经法医鉴定,证实窦勤孝系被他人用单刃刺器捅刺左胸部,造成心脏、左肺和膈肌破裂大失血,致急性循环功能衰竭死亡。

事发第二天,警方在邻县抓到了逃亡的贺法田,他到案后指认了犯罪现场和作案工具藏匿地,在指认作案刀具时,警方现场又起获两支手枪、三根枪管和七发子弹。

据贺法田本人供述,他在1987年用枪打了人,两把枪被公安机关收缴了,后来他在集市上又买了两把枪,有30年了,一直没有上交。

凶手:蹊跷的“纸面服刑”

父亲遇难后,窦光春姊妹三个说如果早知道父亲会被害,她们宁可带着父母背井离乡也绝不让父亲去举报贺法田。从小她们就听父亲说过,在村里一定要离贺法田远点儿,因为贺法田杀过人。

新京报记者获得的一份沂南县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1987年2月15日下午,在与前王泉村村民宋传勤的一次口角中,贺法田用随身携带的短枪击中宋传勤,造成宋传勤重伤。沂南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贺法田有期徒刑十年。法院没收作案工具自造土短枪两支。

根据判决结果,贺法田刑期本应到1997年2月26日刑满。但是令村民们没有想到的是, 1987年杀人当年他就返回了村里。

期间任后王泉村党支部书记的窦勤厚告诉新京报记者,贺法田有三个姐姐,他是唯一的儿子,从小就被宠溺,不断惹是生非。村民们传言他常年刀不离身,没人敢惹。村民想着贺法田这次犯了故意杀人罪,被判了刑,经过改造或许还能重新做人。

可令村民们没想到的是仅仅在沂南县看守所关了6个月,贺法田就安然无恙地回到了村里。至于被释放的原因,窦勤厚称他也不清楚,只是听贺法田自己回到村里面吆喝“找的人,我有人”。

关于贺法田1987年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十年,但未进监狱服刑问题,临沂中院在一审判决书中提到,2023年沂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出具的一份办案说明记载:经多方查证,因当时办案人员亡故或年老记忆不清等原因,未能查清贺法田未进监狱服刑的具体原因,未能查到监外执行的决定机关和相关文书。

“村霸”:横行村里无人敢惹

从看守所回来之后,在不少村民眼中,贺法田就更成了一个千万不能惹的人物。

村民崔彦山回忆称,2000年11月,他和几位村民在村中街道上聊天,想抽烟时发现没火,便问贺法田借打火机用用。贺法田称崔彦山不给他烟,他就不借火。崔彦山手中只有最后一根烟便没给,开玩笑揽住贺法田的脖子把他按坐在自己腿上,随后又扶了起来。本来只是开玩笑,没想到贺法田发了火,抽出了刀子。幸亏其他村民发现了立即喝止,崔彦山才趁机跑掉。

2020年王泉村旧村改造,为谋取旧村改造补贴款,贺法田找借口霸占了村民王明田的宅基地。王明田报警,贺法田扬言要杀掉王明田的孙子,王明田不敢再上告。

凶案发生后,沂南县公安局发布的关于征集贺法田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 受害人家属供图凶案发生后,沂南县公安局发布的关于征集贺法田违法犯罪线索的通告。 受害人家属供图
村民许跃邦告诉新京报记者,因为贺法田执意在相邻地块栽杨树,他担心影响自家庄稼生长,与其闹得不快,2012年在外打工的哥哥许会邦回家过年时听说了此事,专程赶到贺法田家说和。许会邦称还没说几句,贺法田就趁他不注意,从身上掏出一把刀子连捅了他五六刀,其中一刀直奔胸口,赤手空拳的许会邦赶紧逃离了贺法田家,之后便失血休克,家人赶紧报警送医。

当天贺法田被苏村派出所抓获。司法鉴定许会邦为轻伤(偏重),住院十几天后许会邦出院回村,赫然碰到贺法田也在村里,一打听才知道,贺法田已经被放回来一个星期了。

许跃邦去派出所问情况,被告知派出所把贺法田送到县公安局,具体怎么放的应该去县公安局问。综合1987年贺法田杀人判刑都没坐牢的往事,许会邦最终放弃了追责。他说“害怕报复”。

临沂中院在一审判决书上列出了他犯下的多起恶行:因琐事将同村村民贾某田捅致轻微伤,持马扎将本村村民贾某春头部打伤;2012年,非法携带一把弹簧刀,多次出入苏村镇集贸市场、乡镇储蓄银行等公共场所,被警方拘留五日,收缴弹簧刀一把。

结仇:被害人与嫌犯曾多次起冲突

被害人窦勤孝本来也是躲着贺法田走,但不同于其他村民的忍气吞声,曾在工程兵部队服役七年的他并不怕事。窦勤孝1953年生人,父亲是革命烈士。1981年退役后的他在沂南县城和苏村镇靠修车养家,随着孩子们都陆续参加工作,平日里就老两口在村里生活。

2021年7月4日一早,因下雨后路上有积水,窦勤孝的妻子皮进菊就用农用小推车在门前路南的田地里装了一些土去垫水坑,正忙的时候被贺法田阻拦,对方称这片地都是他的,不能挖,还夺走了铁铲,推倒了小车。

王泉村村委会2021年11月3日开具的一份证明显示,窦勤孝前边路南的土地为村改土地,属于集体所有,任何人无权管理。

皮进菊称她和贺法田理论,贺法田称要杀了她,邻居听到声音赶到才将两人拉开。皮进菊回了家,贺法田就堵在门口骂。

回家吃早饭的窦勤孝了解事情原委后还劝妻子别理会。听着贺法田骂个没完,越骂越难听,皮进菊出门上前理论,窦勤孝拨打报警电话后也跟了出去,之后三人发生了肢体冲突。

窦勤孝生前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凶手贺法田的问题。受害人家属供图窦勤孝生前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凶手贺法田的问题。受害人家属供图
窦勤孝接二连三报警后,苏村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查看了窦勤孝家门前的监控视频后提出由村委会主持调解,但因贺法田开口就要一二十万,被窦勤孝拒绝。

2021年9月3日一早,苏村派出所七八名民警来到窦勤孝家,将窦勤孝带回派出所做了调查笔录,下午放回。2021年10月26日,苏村派出所又派人对窦勤孝、皮进菊进行强制传唤,在派出所皮进菊出现昏迷抽搐的症状。民警将他们送回了家,窦勤孝的女儿拨打了120。皮进菊被急救车送到了沂南县医院抢救。住院十天,花费四千多元。

最终,窦勤孝和贺法田双双起诉,沂南县人民法院于2021年11月26日判决窦勤孝方赔偿贺法田4325元,贺法田赔偿皮进菊1403元。

从那之后,贺法田和窦勤孝的梁子就结下了。

悲剧:受害人被杀前曾多次报警

窦光春介绍说,父亲窦勤孝生前曾多次向有关部门举报贺法田“纸面服刑”的问题,她认为这进一步招致了来自贺法田的威胁和报复。

据窦光春讲, 2022年9月17日晚,窦勤孝在家门口乘凉时突然听到两声巨响,查看监控发现有人从旁边玉米地里抛来两个爆炸物,但民警现场勘查未发现爆炸残留物。

第二天早晨,窦勤孝大女儿又发现停放在父亲家门口的车辆左后车胎被击穿,左侧车身上有一处疑似弹孔的孔洞。

苏村派出所民警协同刑警到现场调查,没有发现弹头,没有当场给出结论。窦勤孝曾屡次追问调查结果,十月份得到的答复是9月17日的爆炸物疑似是鞭炮,9月18日发现的弹孔及击穿家用轿车车胎的可能是弹弓。

2022年9月18日,窦勤孝大女儿停放在父亲家门口的轿车被人破坏,左侧车身有一处疑似弹孔的孔洞。受害人家属供图2022年9月18日,窦勤孝大女儿停放在父亲家门口的轿车被人破坏,左侧车身有一处疑似弹孔的孔洞。受害人家属供图

对于弹弓将汽车轮胎两面击穿的说法,当了6年工程兵的窦勤孝不认可。随后他开始更频繁地向相关部门举报贺法田的问题,并且反映自己受到威胁以及担心被报复的情况。窦勤孝手机的通话记录显示,从2021年7月4日开始,至2023年3月14日,单只是打给110报警平台的电话就有16次。至于打给其他政府部门的电话和送交的书面材料已无法完全统计。

窦光春称三年来,他父亲只是在寻求一个安全的保障。

最终,窦勤孝并没有获得这份保障。

2023年4月26日17时许,在自家田里锄草的窦勤孝被贺法田持刀杀害。第二天警方在作案工具藏匿处又搜出两把手枪及七发子弹。

窦勤孝死后,他的女儿继续向有关部门反映贺法田“纸面服刑”的问题。2023年6月沂南县公安局一名领导向窦光春通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证实了1987年贺法田被判刑后没有入狱服刑的记录,也没有找到看守所释放他的法律文件及记录。

窦光春追问为何贺法田屡次伤人都未被追究法律责任,这名公安局领导称将继续调查,会给死者及家属一个合理的答复。

新京报调查组

来源:新浪国内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