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移民一年菜鸟总结:移民的最大收获

在“移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这个话题之前,可能要从我对移民“得”与“失”的看法说起。这一年里,得与失的问题几乎经常萦绕在我的心头,但是我始终铭记别人告诉我的一句话(别人告诉过我很多,能够铭记是因为认同)——

1.jpg

到了这里,不要去对比(包括与别人对比,与自己的过去对比),如果非要对比,就要学会正确地对比。

回顾这一年,我觉得我所得到的,远远大于我所失去的。

具体来说,我所失去的,可能就是我这一年相对比较艰难和痛苦的上班,在Warehouse和Workshop里,从摸爬滚打、一身油污、度日如年,直到如今逐渐地习惯,以及这一年上班收入的减少。

而我所得到的,似乎很多很多——安全放心的空气、食物、水,优美到令人心醉的自然环境,儿子的上学与教育,良好的社会福利,等等等等。

那么,所有收获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可以说,这个答案从我们登陆一开始,就在我心目中遥遥领先于上述那些本身已经非常“诱人”的各种收获。

这个答案就是:一个良好的社会。

2.jpg

我觉得要想去解释这几个褒义词的话,会有太多已经讲过无数遍的素材和内容,不如从我自己一个亲身经历的“反例”说起——

在刚登陆三个礼拜的时候,我在一家网站上找了一份零工,在“吴老板”(我到现在还这样在微信里与他打招呼)家的House后面修篱笆。

当时,我们用于装卸杂物的小皮卡就停在一排HOUSE的“后巷”里。后巷不太宽,而且还是各家车库出入的通道,所以时不时地要为邻居们出入而挪车。

那两天里我们为好几家邻居挪过车,都没有让我有特别的感觉——直到第三天的下午,一个满口普通话的女士,一下子用她的方式与眼神让在我一瞬间里感觉回到了“过去”(三周以前的过去)。 

我们其实最开始没看到她,只是远远地听见一声很不耐烦的声音犀利地刺破四周——“喂!把你们的车挪一下!”说实话,这句口音我都能听出是哪个省的。

我们都直起身、看着她——只见她用一小块儿毛巾之类的东西在脸前扇着空气,另一只手叉着腰站在她家和吴老板家交界的位置上,然后又低声嘟囔了一句“真讨厌!”然后拧着脑袋撇着白眼走进车库、上了车。

在吴老板挪车、我们帮他收拾车厢工具的时候,我又看到了似乎是从那个车库里“直射”出来的眼神,我在转身时扫过那辆准备驶出的车,看到了挡风玻璃后面那个妇人充满厌恶的眼神。

我们挪完了车,那妇人开着车“呼”地一下就开走了,不知道是不是不熟练,仿佛连车子都带着一股恶气。

你们知道吗——这个短短的几分钟,把我在三个礼拜之后一下子就拽回了过去(我可以说‘大陆’吗?)。

因为那个说话的语气、那个眼神,实在是太熟悉了——不用任何对比和思索,那就是我过去几十年里生活中很多时候的常态!

3.jpg

这时候,我才回想了一下我们这几天为其他邻居挪车的场景——所有挪车都是以邻居的一句“打扰一下(Excuse me)”为开始、以“谢谢你们!”为结束,从头到尾面对笑容、甚至还搭把手帮我们收拾一下车厢后面的工具。

可能也是因为我来了三个礼拜了、对这里所有陌生人的友好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前面所有因为挪车而打的“交道”都几乎没给我留下什么印象——因为这一切都太正常了。

这个故事在我当天下班后、直到现在,都让我记忆深刻——那个妇女浑身的“戾气”、对人默认地报以“警惕”和“排斥”的状态,反而是一种提醒,提醒我回顾了一下在遇到她之前的三个礼拜里,新的世界带给我的一切——

例如,从移民机构到儿子入学,从福利申请机构到街上的陌生人,所有人都对我们充满由衷的欢迎与耐心、友善与帮助,至少,表面上给我的感觉是这样的。

例如,从Skytrain到公交站、从银行到超市、从菜市场到图书馆,良好到让我们经常担心“自己的举止是否得体”的秩序与信任……

例如,从行车时令人惊讶的谦让与秩序(没办法,大陆的车可能也实在太多),到处处体现尊重与公平的标牌或人工提示……

三个礼拜的时间并不久,但这些最初让我感到惊讶的“美好”似乎已经变成我生活中的常态,而正是这个妇人的出现,提醒我其实这些街面上的正常,都是我移民生活的收获——那就是“一个良好的社会”。

我并不是说这个妇人代表了我过去所处环境的全部,也不是说新的环境里就没有恶人与丑恶,但是哪里多一些,多一些什么,我还是分得清楚的。我甚至会说那个妇人在过去的环境里养成这样的做派也不能怪她(们)自己,但是应该怪谁呢?也许答案更加可怕。

在后来的日子里,我时刻注意着这个“良好的社会”,感受着它的友善、有序、公平、尊重,感受着它带给我们看似平常的美好,憧憬着它将会带给我的儿子一个美好的未来。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