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离开渥太华的第XXX天

【OTTAWAZINE资讯】

你离开这个城市多久了?

今天是我离开渥太华的第XXX天。

我在渥太华的时候就会常常幻想,当我有一天离开这座城市,我会最想念这里的什么。

我以为我时常想起的一定是这里秋天的颜色;停车场里吓它们都不会飞走、贪婪地等待人们投喂的湖鸥;还有和这里的同学、朋友和恋人一起度过的时光。

但是记忆是一个不会按照你预想方向发展的调皮鬼。

离开渥太华之后,当我夜里每做一个冗长的梦,睁开眼的那一瞬间看到的回忆,竟然都是琐碎到我甚至都不知为何会记住这个瞬间的画面。

最常想起的是我和课友们坐在Rideau St上海小馄饨某个好不容易空出来的座位上,用勺子飞快地往嘴里扒我最爱的荠菜鲜肉馄饨吃。

那个画面中的我,脸颊冻得通红,说不定还流着鼻涕,刚下了1点的课,和课友一拍即合,决定翘掉2:30的课,溜走吃小馄饨——反正大冬天的,Tucker教授的课几乎没几个人会去的,回来自己看PPT就好。

小馄饨一直非常忙,忙到老板从来不记得我不要放香菜的要求,馄饨好烫嘴,咬下去的那一瞬间烫的眼泪快要冒出来。在国内,很多餐馆的馄饨比那里要好吃许多,但那家馄饨的味道还是让我魂牵梦萦。

另一个时常出现在我脑中的画面,就是冬天在自习室,透过那窗户的一角看到的外面飘着的雪。早上10点,自习室里人都坐满了,却格外安静,静得仿佛可以听到雪花落地的声音。

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望着飘雪发呆了好久,我会起身去University Centre的Tim买一杯咖啡提提神,放心的把电脑和包包留在自习室桌子上,也从来不会有人偷。这是我刚来渥太华的时候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的地方。

期末在自习室度过的一天,去北海道吃晚饭真是一种救赎。复习期间几乎一天就这么一顿,同学们谁先撑不住了就在群聊里问一句:“北海道,走吗?”下面就跟3、4个:“走。”然后我们这些进击的赶due人真的会像刚从贫民窟里出来的一样飞快冲去北海道,点上绝对不可能吃完的寿司,开始放纵自我。吃完饭一半人回了家,另一半折回自习室继续奋战。

考完试后,第一件事儿就是给梦幻打电话订包间,订不上包间就给haha打电话订包,总之,当晚庆祝放假,不醉不归。

现在回忆起这些,总是很难相信年轻时的自己怎么那么逞强,喝到吐胃酸,为了和朋友一起去阳台聊天而学抽烟,在包间里凝视着喜欢的ta的一举一动,现在又在和谁互动,谁和谁偷偷开溜,手上握着话筒却忘记了唱歌。

图片来源:Bruce Davis

还会时常会梦见在唐人街打工上下班的那条路。那个时候住的离学校很近,很喜欢走去走路上下班,来回要一个小时,但是完全不会觉得累。

走路是一件很解压的事情,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观察身边的人、事、风景,其实很有意思。有一个流浪汉总是在Bank/Somerset之间乞讨,有一个印度阿姨每天都在某个车站等公交车,树叶上周还是绿的,这周就开始变黄了,然后没过多久又开始变红,最后开始凋零。

图片来源:Priya A

去唐人街上下班的路,我最有印象的是路上会经过某个公园,一地的红叶被我踩在脚下,下过雨之后,红色的枫叶轮廓像掉色了一般印在了水泥石阶上,非常神奇,非常美好,这个时候,那个总是在公园里骑自行车玩耍的小孩也换上羽绒服,这个时候我就知道,再过几天就会开始飘雪。

图片来源:Wallpaperflare

渥太华好看的公园有很多,春天一定要去lincoln fields看樱花盛开。

夏天一定要去Mooney’s Bay的青草上野餐、看日落。

秋天不能错过Gatineau Park在枫叶海洋里爬山。

冬天去Confederation Park看圣诞灯和冰雕。

图片来源:Instagram@nicholasplacephoto

这里的美食不多,却令人印象深刻。

Pho Bo Ga 2的越南河粉是渥太华最有情怀的宵夜。

Zak’s有名的奶昔,我还没来得及把每种味道都尝过。

Whalebone的生蚝,周日半价,淋上伏特加酱汁吸进嘴里是大海的味道。

刘一手的火锅,今天终于想起了先发朋友圈求赞。

牛兵卫的烤肉永远在排队,但是吃货永远不会被长队劝退。

The fry的炸鸡,是罪恶和救赎的矛盾体。

三草亭的拉面,一进店里就闻到豚骨汤的飘香。

阿里郎的石锅拌饭,配上大酱汤是我戒不掉的瘾。

Allo Mon Coco的早餐,带给我活力的清晨。

3 Brothers的烤肉Poutine是我减肥路上的绊脚石。

金钟道的早茶,不叫一杯美味港奶都没有灵魂。

Moulin de Province的面包,看见了不买都走不动道。

除了这些常吃的,还有数不过来的美味的pizza、tacos、shawarma、汉堡、日料、粤菜等等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都汇聚在这一个城市,有的很传统,有的很创新。

有了车之后,就会时常去稍微远点的地方玩,去加蒂诺泡温泉,去小镇旅行,去蒙特利尔逛街吃美食,去蒙特朗布朗滑雪,去千岛湖坐船,去魁北克城拍照打卡,去看大瀑布。

图片来源:Instagram@lawyer.travels

说实话,很多时候做这些事情很无聊,也没什么明确的目的,可能我们只是想在旅途中和朋友们聊聊天、开怀大笑一波,沉浸在青春年少的快乐里。

大脑总是喜欢把最不经意的瞬间刻在回忆里,目的似乎不是为了留下最有意义的记忆,而是留下我曾这样生活过的证据。

图片来源:Instagram@nicholasplacephoto

比如走在市中心看到的奇奇怪怪的墙画或商店招牌,比如最常坐公交车的车展,比如在电线上爬过的小松鼠,比如学校TBT门前的那个巨大的枫树,比如全市最热闹的节日——排骨节和Poutine节,比如热狗爷爷卖的热狗的味道,比如Rideau Canal小鸭子游过的画面,比如Byward市场的马车的声音,比如轻轨在面前呼啸而过,比如送别朋友去渥太华机场他搬行李下车的画面。。。

图片来源:ctv news

地图上标记无数想要去的地方,想要吃的餐厅,有多少去了,有多少还未去,有多少以后再也没机会去。

这里的日子平淡无奇,从来没有轰轰烈烈,淡得不值得怀念,可不知为什么却又是人生最怀念的时光。

离开渥太华后,再看留在渥太华的小伙伴发的朋友圈,他们仍过着对于我们来说已经一去不复返的日子,这一刻我们都难以按耐住心头涌动的情绪。

图片来源:Instagram@nicholasplacephoto

渥太华的男孩女孩们,忍住了想家时的孤独,忍住了学习的煎熬,忍住了举步维艰的寒冷冬天,忍住了这座城市不发达的生活环境,但日后再回忆起这样的时光却没有忍住,留下了泪水。

这两年离开渥太华的中国人格外的多,但是每个人在离开的那一天,只有不舍,从未感到解脱。

图片来源:CTV News

对还在渥太华的朋友说:“我好想回渥太华,好想吃小馄饨啊。”

我以为她会说,你在国内有那么多好吃的,渥太华有什么好让你牵挂的?

没想到她却说:“常回家看看。”

“好!等疫情过去我一定会回来看看的。”我一边回复着,视线却一边渐渐模糊。

图片来源:Invest Ottawa

单薄的岁月,感谢渥太华赋予我的成长和陪伴,让我在这样一个平淡的城市里也不枉青春。

再见,渥太华。

不管最后你去到哪里,都要好好生活,好好成长。

常联系,常回家看看。

下次,我会以一个更好的姿态,回到你身边。

图片来源:Ravensburger

 

OTTAWAZINE/Scarlett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