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留学圈炸了!安省名校留学生集体作弊,人人拿A?渥大教授为抓作弊费尽心思

  • 来源:

自疫情以来,蹲在家里上网课已经变成了学生们的日常。但也因此,许多高校的“学术不诚信事件”层出不穷。

作弊变得更容易了!

在安大略省宣布改为线上上课以来,在2019年8月至2020年9月期间,名校滑铁卢大学的学生被发现作弊1340次,比上学年增加了840例。

图片来源:Waterloo Chronicle

拜托!这可是名校滑铁卢诶!是那个无论在各个榜单上,都排名十分靠前的滑铁卢诶。
然而,文章一开头提到的那个数据,还仅仅只是被发现的……

现在,网课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在学校和老师的大力度打击和监管下,作弊情况似乎并未好转。

图片来源:截图自CBC News

近日,一名滑铁卢大学的学生在Reddit上曝光了留学生作弊事件

留学生们期中考试找代写还散布答案,因此这群人能拿到80~90分的高分!

图片来源:Reddit

这名同学抱怨道:“大家很明显地在作弊。通常平均分接近不及格的课现在平均分达到了75+。”

“那些回国的留学生找代写代考期中考试,他们还把答案分发给其他同学。我认识这些人,他们对课程的内容一无所知,最终却能拿到80~90分。”

令人唏嘘的是,最终这名同学也加入了作弊大军。因为努力备考不愿作弊的他只能拿到52分,这对他来说很不公平。他还在结尾绝望地说:“我想诚实是不值钱的。”

图片来源:CBC News

消息一出,留学圈炸了——事实上这还不是个例!

相信现在在上网课和有上网课经历的大家多少都了解或遇到过这类情况。显然,不论主动还是被动,抄袭和作弊变得更普遍了

其他学生也在该帖回复,表示自己能理解所学的课程内容,但是考试的难度太大,而且考试时间很紧张。

图片来源:Reddit

的确,现在老师为了努力控制学生不要作弊花样百出。

有的老师会选择放弃闭卷直接开卷,加大考试难度。常常感觉复习了个寂寞…

有的老师会出好几份不同的卷子,一次只能答一题且不能返回。

还有的老师直接缩短答题时间,一道题只有几分钟时间思考,让学生没时间搜答案…

Zine君和朋友们吐槽时还曾听说过一些渥太华大学教授的特别做法。

有的老师会让疑似作弊的学生参加额外的口试(Oral exam),口试内容大多是让学生解释题目步骤。如果学生没办法说清楚解题思路或没办法解释教授心中的“疑虑”,那么期末成绩将会变成0分。

这也太吓人了!对于口语能力没那么好的同学多少还是有点不公平的吧?

另外,Zine君上学时也曾收到过教授的邮件。教授居然还会“联动”Chegg抓作弊者!

(Chegg是一个辅助学习答题网站,在网上问问题会有人作答)

Chegg官网声明,当教授需要时,Chegg有义务公布现有数据。Chegg的权限可以删除违规材料、封禁滥用网站的用户账户、或帮助教授或学校确定参与“学术欺诈”的人的身份。

图片来源:Chegg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虽然防作弊的花样越来越多,但许多教授“严防死守”还是避免不了高段位的作弊。

而早在2020年底推出的防作弊软件至今也在被很多学生抵制。似乎利用软件保证考试的纪律和公平的可行性也很低。

类似的事情虽然并没有发生在渥太华,但是早在开始上网课的时候,渥太华的两家高校渥太华大学和卡尔顿大学都曾经想过要推行使用防作弊软件。

不过,效果嘛……

最初,渥太华大学想使用防作弊软件监测在线考试中的作弊行为,但这种“极端且有侵入性的”举动引起了学生们的反感

卡尔顿的学生同样也对这些软件表示担忧。 

相关软件是由美国的Respondus公司制造的。

第一个程序名为Lockdown,要求学生在电脑上安装一个程序,然后严格限制他们在在线考试期间的行为。例如禁止打开其他浏览器、与同学聊天等。

图片来源:Respondus

第二个程序名为Monitor,会要求访问用户的摄像头,然后利用算法分析学生的眼球运动、是否有其他人进入房间等,从而对可疑行为进行标记。

图片来源:Respondus

更令学生反感的是,Respondus Monitor 会把所有学生的记录保存1年。

Instructions甚至可以将数据再保留4年。

图片来源:截图自Respondus

渥太华大学四年级学生Oliver Benning在得知学校将使用该产品后发起了一份请愿书,要求学校终止与Respondus的协议。他作为隐私倡导者呼吁大学立即停止使用Respondus

图片来源:CBC News

许多渥太华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也在当时纷纷转发情愿。https://mp.weixin.qq.com/s/NRlZyfsGbDosJ1PGmZbrZw

图片来源:北美枫哥

最终,大规模的请愿给学校造成了压力,学校给予了教授和学生是否使用防作弊软件的自主选择权。

据Zine君的个人网课经历,目前还没有遇到教授想使用Respondus监考的情况。有的教授同样觉得这款软件过度侵犯了学生的隐私,有的教授为了不“节外生枝”也不想用它监考。

但近日,麦克马斯特大学的学生反映了监考软件的另一个问题。

Respondus引起了同学们的高度焦虑,他们还担心这些数据最终会被带到其他地方

图片来源:CBC News

麦克马斯特学生会的理事机构SRA,也在推特上为同学们撑腰。

图片来源:Twitter

麦克马斯特大学的三年级学生Simranjeet Singh谈到了向在线学习过渡的艰难,他担心宽带和Wi-Fi连接的稳定性可能影响他的测试成绩。

他说,学生们还会担心向旁边看一眼可能就会导致系统将他们标记为作弊

麦克马斯特大学也承认,“在线监考会在本已紧张的情况下增加额外的焦虑。”

图片来源:CBC News

另外,学生在使用该软件时,需要“被迫”签署“模棱两可”的条款虽然条款表示该软件有安全协议,以阻止和处理数据泄露。但是如果发生违规,该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

虽然Respondus和麦克马斯特大学都回应会尽可能少地收集和储存数据,也不会在考试后审查视频、出售或共享数据,但是这签了等于没签的条款实在让人没有安全感!

线上上课目前确实很必要,但给学生和老师带来的麻烦和压力也不容小觑。现在这个老师为难、学生焦虑的状态是谁也不想面对的。

只希望疫情快快好起来,在安全的情况下快点恢复正常的校园生活吧!

 

OTTAWAZINE/西谷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