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现代情爱故事Modern Sex Story(4)

志明与春娇

 

文/假装还在渥太华

 

(4)

 

 一个夜晚的事情,足以写成数万字的小故事,何况,故事的女主角是一位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人。

站在课室的后门,我看着她灿烂的笑容,时间仿佛如我一直所愿似地静止了。

“Hi,林老师。”

“Hi。”我又重复了一次Hi,因为我的脑袋依旧空白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中午一起吃个饭,”佟颖看着我继续说道,“怎么样?”

我立刻抓住了这个不用再说“Hi”的机会了,一边点着头,一边给予她肯定的答复:“好啊,咱们走啊!”

我用手势示意让她先站在课室后门这等会,因为我得回课室收拾一下自己的东西。而当我重新走进课室的时候,我的所有感觉才回到现实里面,时间也仿佛开始重新流动了,当然,我也还不得不向在教室里面一直不走、一直在看热闹的学生们尴尬地笑了笑。站在讲台前面,我利索地把投影仪关掉,然后把自己的手提电脑合上放入公文包里面,最后,我斜背着公文包并大声地叮嘱我面前那八位学生:“妈妈喊你们赶紧回家吃饭啊!

其实,直到佟颖出现在课室后门之前,我还以为,她连朋友都不愿意和我做了,但是,她却居然出现了,而且她今天是要上班的,还大老远地从海珠广场跑来了华师这边,这不得不让我在这么一瞬间,也仅仅这么一瞬间,有点幻想这事情的美好结局,尽管我有点紧张,也有点害怕。我并不是紧张她到底想来找我说些什么,也不是害怕她会不会和我说些并不是我所希望的事情,我只是心里面很清楚一件事情,明天早上的10点,我就要坐上广州飞往温哥华的飞机,然后,要一年之后才有机会再见到她了。

也许也没有机会了,也没有百分百说过明年夏天的假期一定要回国,在走出教室的这几秒,我突然想明白原来现实就是矛盾与残酷的,分隔两地的情感本来就很少有好结果的,何况是分隔两个国家,而我幻想中的美好结局应该也是不切实际的,因为我刚刚在想,她今天会不会是来和我说咱俩要不再谈一次恋爱、再从头来过吧,然后我就可以和她留在广州一起努力,一起赚钱,一起结婚和一起生孩子,可惜,我还是想太多了,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凌晨时候给她发的那条说还是很喜欢她的短信,真的是很傻很天真。

佟颖和我从教室区域往公司的大门口方向走过去,这大中午的,别的任课老师,和留学咨询部的同事都在办公室和课室两个区域之间的那几张桌子吃着饭,我用微笑和他们都打了一下招呼,他们肯定不知道我今天是最后一天来上班,而我也并不是都认识他们,作为一个纯粹的假期兼职老师,每天来到公司后就呆在课室里面疯狂上课,除了我的老板和负责排课的Jade,我和其他同事基本不怎么打交道。佟颖跟着我一起走到了那张紧挨着窗户的圆桌子旁边,因为我知道Jade肯定把我的叉烧饭放在了这里,只是和往日的不同,今天在这个装着快餐饭盒的塑料袋底下,我看到还压着一张绿色的便条,我便一只手提起那个饭盒,另一只手拿起那张便签来看,上面写着:

“Hugo,出国路途顺利啊!我去大学城的校区那边搞宣传讲座,不能亲自和你道别了,这个饭算我的,我还给你加了一碗猪骨老火靓汤和一杯绿豆沙糖水(绿豆汤甜品)。”

佟颖在旁边也凑过头来和我一起看着这张便笺,很快,她就说:“哎哟,林老师挺受欢迎的嘛。”

我目光没有离开这张便笺地回答道:“她是我同事啦,我人好嘛,她善良嘛。”

佟颖用开玩笑的语气继续问:“就是昨晚给你打电话的那个女同事呗?”

这时我转过头,带着笑容对着佟颖说:“行啦行啦,是那个,就是昨晚那个。”

“切,”佟颖再问,“那她长得漂亮吗?”

我继续看着她笑说:“哈哈,那她,肯定没你漂啦亮,是吧,否则我也不会,”

否则我也不会什么呢,难道是,否则我也不会那么地喜欢你吗,我想到还是不要说这样的话了,于是我就没说下去,改为尴尬地对她点了点头。她似乎也意识到我所认为的那种尴尬,因为她的目光瞬间从我身上转移到地面,然后也没有继续说话了。这时候,我也低了下头,不过,我是要拿出自己的钱包,打开最里面的一格,把Jade的这张便笺对折两次后塞了进去。

我是一个很容易被感动的人,无论是被别人,还是被自己,别人只要稍微帮助一下我,稍微关注一下我,稍微对我好一点点,我就会很真诚地想和对方做朋友,我也会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对方。也许是因为教育培训这个行业,主要涉及的内容都是学科知识,以及主要参与者都是表面上需要为人师表的教师,所以,在良好的氛围和道德观约束下,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行为是很少见的,因此,在这里工作了一个寒假和两个暑假后,我发现自己真的很喜欢教育行业,可惜未来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了。

“来,跟我走吧。”几秒之后,我主动打破这沉默的气氛,这并不多见,尤其是我和她之间的交流。

“好啊,”她重新看着我,并又开起玩笑地说,“把女同事的温馨小贴收藏好之后,终于可以去吃饭啦?”

“再给我两分钟,你陪我一下哈。”

我带着佟颖走进了公司的办公室区域,在办公室最里面一个大房间的门口,我又让她等一会儿,然后我自己敲了两下门走了进去。这个房间的拥有者是Jessica姐,她就是我的老板,也就是传说中大Boss,虽然我前几天已经和她吃过饭当作践行了,但我还是想去和她亲自再一次道别。

Jessica姐听到有人进来了,很自然地抬头一看,没想到是看见我了,她立刻用比较惊讶的语气说:“哇,Hugo,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答道:“呵呵,没有啦,J姐,Jade让我回来代一节课咯。”

“哦哦,”Jessica姐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是明天走,对吧?”

我微笑地回答道:“对对,我就是来再给您道一次别的,这次是真要说再见啦。”

“咦?”Jessica姐的头微微一侧,视线绕开了我的身体后,她便看见了就站在门口的佟颖,然后她又立刻看回我说,“你新女朋友啊?还是,那个Kelly?怎么样子不像了呢?和上次那个不一样啊。”

我马上解释道:“没有啦,我朋友啦。”

“男女朋友,都是从朋友发展而来的啦,哈哈!”说着说着,Jessica姐自己都笑出声音来了,“对了,怎么啦?你和Kelly现在怎么样了?你们不会分开了吧?”

今天Jessica姐已经是第二次提起Kelly了,是的,大概半年多前,也就是寒假的时候,我带着Kelly参加了公司的年会,吃饭的时候,Kelly还敬了Jessica姐几杯酒了。那个夜晚全场散了后,在走出饭店门口的路上,Jessica姐还特意快速走到我旁边,凑到我耳边小声地告诉我说她觉得Kelly是一个很乖很好的女生,要我以后一定要珍惜。这让我又一次想起了我是怎么和Kelly提分手的,我用我要出国作留学做为理由,我说我不想耽误她,不如分手吧,Kelly是一个很安静的女生,她平时什么都听我的,也对我很好,她在电话里面听我说完这个分手理由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并再也没有找过我了,我估算了一下,已经有三个月了。

我没有正面回答Jessica姐的问题,而是想结束对话:“差不多吧,J姐我还是不打扰你工作啦,呵呵,再见啦!明年再见咯!”

“好吧,明年有空就来帮忙,你们赶紧去吃饭吧!我还得处理一些文件。”说罢,Jessica姐的注意力便重新回到她桌面的那堆文件上面。

我又点了一下头,然后转过身子,用眼神向一直站在门口的佟颖示意了一下,表示咱们走吧,但是,我们要走去哪里吃饭呢?整个假期习惯了每天吃外卖快餐,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尤其中午吃饭时间本来就有限,我估计待会,佟颖很快又要赶回去海珠广场那边上班的了,只是,我后来才知道,我其实多虑了,因为佟颖她,原来已经有自己的计划了。

在我走出Jessica姐房间并把门关上的那一瞬间,佟颖突然伸手搂着我的左手臂,然后快速地说道:“我下午请假了。”

 

我立刻停住了原本向前的脚步,其实,我根本来不及理解她的动作以及她说的话,因为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惊恐,我惊恐万分地转过头先看了看她的手,然后再看着她的双眼,我相信她也已经通过我的眼睛发现了我那很不安的情绪。

她看着我轻声地说道:“我还是想着亲口告诉你,所以今天就直接过来了。”

“什么?”我也快速地反问她,因为我真的感觉非常疑惑。

“就是,”她停顿了一下,然后用更小的声音接着说,“林老师,今天你有桃花运,不用等明天了,就是今天。”

说完这句话后,她露出了微笑,她的笑容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一剂无解的毒药,让我不得不承认,高中之后的这些年来,我一直是那么地想念她,那么地喜欢她,也是那么地忘不了她,因为,根本没有人可以取代她在我心里面的位置。很多人都说,初恋是最难以忘怀的,对此,我本人真的非常赞同。

见我木讷地毫无反应,她稍微提高了音量说:“喂林雨果,你想什么呢,我不是在说昨晚那两杯鸡尾酒的名字啦。”

说句实话,我感觉自己真的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这种她做主动的感觉则似曾相识,如果不是她在高中时候的主动,恐怕我都不曾有机会和她在一起过,因为我相信我一辈子都不会有勇气去追求她。我想我是知道自己内心在渴望什么的,只是我纠结地不愿意去求证这个事实而已,这样好矛盾好犹豫也好傻,也完全就是我林雨果的性格。

我转过身子面向她,右手慢慢地放到她的腰部,看到她没有丝毫抵触的意思,然后,我就瞬间用力地想把她抱住,就像害怕她逃走似的,我一直这样用力,直到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胸口里面心脏跳动的声音。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去拥抱她,也许是因为在快要梦想成真的情况下说任何话语,都显得太浅薄和太不能完全表达一切了,还不如用力紧紧抱着她。

她贴近我的耳朵并用气息说:“雨果,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我很认真想了好一会儿,正准备开口说的时候,她又继续说:“喂,你说话啊,我听着了,你说。”

“好,我说,”我稍微停顿了一下后说,“你,不是在生我气吗?”

她很快速地回答道:“你觉得我还像生气吗?”

我也很快速地再问道:“什么意思?”

她没回我话,而是直接伸出双手也搂住了我的腰。

这样,我想我懂她的意思了,但我还是不敢主动说些什么,因为在她面前,我更习惯她是做主动的那个,于是,我继续说:“好吧,那要不,咱们继续去吃饭吧。”

其实很多时候,被动的人并不是装高冷,也不是特意装反应慢,而是没有自信。因为没有自信,所以总是害怕自己暴露了感情,但对方却有所保留,每当自己付出了真实感情,就会很恐惧未来受伤害的是自己。因此,我宁愿不主动,也不愿意失去底气让对方看透,而况在佟颖面前,我唯一主动过的一次,就是昨晚在出租车上的时候,但是,当时她却是非常反感和厌恶我的行为。

“哈哈,”她笑了出来,然后再压低声音地说:“林雨果,你说什么呢,语无伦次的啊,你唯一想和我说的就是去吃饭呀?”

再次听到她的笑声,算是让我稍微有点放松,我便回答说,“对啊,我高兴到语无伦次了,你说我该怎么办?”

“那我告诉你吧,”她停顿了大概有十几秒,才继续说道:“今天,你想怎么办都行,你想去哪里都行,你想干什么都行,总之今天,你说了算。”

说罢,她微微侧过身子,我也很配合地放开自己那紧紧用抱着她的双手,然后右手顺着她的背部一直滑到她的大腿外侧,牵起了她的左手。这时候,我已经选择性地忘记了我明日就要离开的这件事情了,只不过,我相信她也是这样忘记了这件事。

 

这个中午,我们并没有去哪个好餐厅吃午饭,而是去了公司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两瓶矿泉水,和一盒避孕套。我说我平时都是去如家和七天的,她说她一直以来都是在家里弄的,不是在自己家,就是在对方家,但是我考虑了一下后,还是算了吧,她家离这里远,而我妈妈就是家庭主妇每天都在家里面,所以,我提议还是去宾馆吧。

公司的马路对面就是华南师范大学的老校区,作为一个正常的中国大学,那么它旁边的每条街道,肯定都充满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宾馆,我们随便挑了一间外观看上去还不错的就走了进去,在前台拿身份证匆忙登记完后,我们就坐电梯去到宾馆的四楼。

从电梯走出来后,佟颖的脚步变得很快,这样看上去她好像好着急,而受她脚步的影响,我也开始有点紧张了,但是,有很多时候,兴奋,和紧张,完全是分不清楚的一码事。我们几乎走到了四楼楼道的尽头,才找到了属于我们的房间,房卡在我手上,我拿着卡在门锁位置刷了一下,房间门咔嚓一声就打开了,我很自然地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推开了房间门,而为了把房卡插到电源开关那里,进门后我便转过身子面朝右边的墙壁,而那瞬间,她顺势被我挤得背靠着那面墙壁,房间的电源开关就在她头顶右上方的墙上,然后,这房间通电的那刻,也就是今天到目前为止我和她距离最近的一刻,我看见她闭上了双眼,脸颊也有点红了。

然后足足有一会儿,我很认真地看着她的脸庞,她化妆后样子真的好美,美的很不真实,这让我不禁想起高中的她,那时候的她,还没有学会化妆,而那时候的爱情,也没有那么的现实和严肃。同时,我的内心在积累勇气,直到勇气够量了,我才能准备开始亲吻她,但正正这时候,她突然睁大了她的双眼,这种带情愫的对视,又让我胆怯了起来,也让我瞬间把动作停了下来,这仿佛就像是我和她之间永远都存在的一种的距离,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无法逾越。

她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雨果,你知道吗,我以为你变了,所以来找你。”

在彼此只有两三公分距离的时候听到她这番话,我丝毫没想过要去理解和消化她的意思,因为我脑海里面所想的,就是要继续完成今天所要完成的事情,于是我问:“我可以,亲你吗?”

她快速地回我两个字:“可以。”

 

得到了她的正式允许,我便重新开始把我们这两三公分的距离缩减为零,在我轻轻地要碰到她嘴唇的时候,她的眼睛重新闭上了,而我也跟随她合上了眼睛,放下拘谨地去享受这个亲密过程。她的嘴唇,她的舌头,还有她身上的香水味道,这一刻都属于我的了,我好像在做梦,这让我亢奋无比,也让我很相信那个甩了她的男人会很后悔的。

慢慢地,我的双手放到了她的腰部,但是,吸取了昨晚的教训,我的动作幅度其实很小,手也不敢乱摸,我希望她能感觉到我对她的尊重和诚意。但是,没过多久,可能是发现我没怎么做出下一步的行动,她就主动握住了我那搂着她腰部的双手,然后带着我的右手慢慢放到了她的胸前,当我那右手触碰到她身体的那一刻,我停止了我们之间的接吻,并睁开了眼睛,当然她也睁开眼睛了,就这样,我和她又重新恢复了两三公分的距离。

我觉得我能看懂她的眼神,因为那是好熟悉的眼神,里面充满着对性的渴望。我和她的第一亲密接触,是在她父母出远门去增城和朋友吃饭的时候,她把我叫去了她家,在她房间里面,我们相拥、接吻、抚摸,当然那并不是我们第一次那样做,只是,在床上是第一次。不过那一天,和过往平常不同的是,她伸手从床头柜里面拿出了一盒东西递了给我,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一个眼神。我觉得她就是为情爱而生的一个女生,而我和她的认识,也只有上帝才能安排出来。

看到她的默许,我把第三颗纽扣也解开了,接着我开始弯腰,直到我头部和她现在的衬衣开口处在同一水平线上,然后,我再往前一点点,便开始隔着玉色内衣慢慢地亲吻她的身体。她双手立刻握着我的后脑枕,在她越握越紧的过程中,还断续地发出非常细弱的叫音,但我还是可以听到的,她这呻吟也相应地让我愈发充血和兴奋,我便渐渐更加用力、更加急促、更加大幅度地去亲吻,因为我想听到她更大的叫声。

让自己的女人叫得更大声,也许就是每个男人都热切想实现的事情,我想我算是成功了,几分钟后,伴随着她强烈的喘气,我便一路往上转移,直到她的颈部,我知道这个地带是她最敏感的地方,那我肯定不能放过它,因为我希望她的每一寸皮肤都有我的味道,这时候,她的手从我的后脑顺着我的背部一直滑到了腰处,并紧紧地搂住我。

 

(期待下一回)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