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现代情爱故事Modern Sex Story(3)

志明与春娇

 

文/假装还在渥太华

 

(3)

 

又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开口在我耳边说:“你明天,一大早, 是要去,上课的。”

我很惊讶,她不是喝醉了吗,为什么她还可以说出一个这么合情合理、这么可以让人下得了台、而又不显得尴尬的回答呢。可惜,我还是伸出了双手开始轻轻地搂着她的腰部,然后从腰部开始,慢慢转移到她的背部,在我想紧紧抱住她的时候,我停住了,我想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反感,这时,我真希望醉的是我自己,那么,我就不用理会我的理性思维了。

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抗拒,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愿意,她的身体依旧依靠着我,她的脸庞依旧紧挨我的耳朵,因此,我便紧紧地抱着她了,其实在出租车后座,我们本来是平行坐着的,即便我们现在各自转向面向对方,这样的姿势还不算是很舒服,她也许是感觉到了这种不舒服,于是就顺着我双手的用力方向,转过了身子,她先是试图把一只脚搭在我的双腿上,然后又试了试侧着身子坐在我大腿上,最后,她还是干脆面对面地坐在了我大腿上,她的双腿张开,双膝压在我大腿外侧两旁的后座皮垫上。为了不让她在高速行驶中的车里面跌倒,我用了我最大的力量抱住她,我不知道她疼不疼,我只知道因为这样,我的头部可以很容易地和她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

我似乎听到了她的心跳声音,也感觉到了她胸口前的温度,同时,我知道她也乱了,她也应该开始意识到她自己不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因为她开始尝试挣脱我,我感觉到了她双手的力量,但我并没有就此稍微松开了一下手。我最大限度地仰起了我的头,努力地想和她的嘴唇靠近,这是我无数次幻想过的场面,依旧是我的本能,让我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我从她的下颚开始亲吻,而她也继续在挣脱,但如果她真的想彻底挣脱掉我,她完全可以用双手袭击我面部的任何地方,而她并没有这么做。我的手也在慢慢地从她的背部转移,一直转移到了她的颈部,这时,我用力握着她的头,试图把她的高度摁低下来,可能是我太用劲了,也可能是她真的疼了,她瞬间收回了她全部的力量,任由我把她的脸庞拉近我自己。

我和她就这样亲吻了起来,我的舌头想伸进她的口里面,她一开始是紧闭嘴唇的,过了好一会儿后,她完全放弃了抵抗,嘴慢慢放松开来,她的舌头,她的口腔,是那么陌生,却又那么地似曾相似,这种似曾相似的感觉让我想起我们的初吻,放学后在高中旁边那片老住宅的院子里面,她问我想不想接吻,我说想,她立马伸手抱着我的后脑、踮起脚尖亲了过来,那一刻我的脑海一片空白,过了一会儿,她稍微移开了她的嘴,然后很近距离地看着我的眼睛说:“林雨果,你可以张开你的嘴吗?”

我不曾想过时间可以过得这么快,地铁已经开通到8号线,珠江的污水变得可以游泳,高中旁边那片老住宅已经拆迁改建成高楼大厦,我和她也大学毕业了,我有了一份我喜欢的工作,她有了她自己牵挂的意中人,她进步了,而我却从来没有长大过,因为我还在不断怀念过往和她在一起的画面。

她和我一边接吻,一边从我的大腿上面挪开,她想着回到坐着的姿势,我顺着她的意愿,稍微放开手,但我又得保证她不会跌倒。从面对面地坐在我大腿上,到侧着身子坐回座位那垫子上,她一直都在保持和我接吻,而我的双手则不满足地再一次搂住她的腰部,然后便一直顺延着她的腹部戈游到了她的胸前,这时候,她依旧没有用双手来反抗,而是紧紧地搂住我的腰,我越用力,她就越楼得越紧。

“够了!哥们,到啦!”

出租车司机这样一喊,把我们俩都吓着了,也让我们之间短暂的缠绵戛然而止,她如梦初醒般地移开她的嘴唇,伸手推开我的手,身体往后一坐,然后开始很大力地在喘气。其实,我也在喘气,我也是刚回过神来,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小声地说:

“我把车费付了,就送你上楼。”

她没有理会我,而是拿起她手提袋快速地打开车的左门,走了下车,直径往小区的大门走着过去,我把车费付了后,便立刻打开车的右门追了上去,在我快要赶上她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了脚步,并转过身双手用力地推开了正在靠近的我,然后瞪着眼睛大声喝斥我道:“你刚刚干嘛啊?雨果!你是怎么了?!”

她那暴怒的表情让我很吃惊,我没想到她会是这么的生气,我连忙拉着她的手臂想让她听我解释:“颖,你听我解释,对不起,我刚刚,”

只是没等我把话说完,她便甩开我的手,然后继续说:“你不用解释了!你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下好吗?”

“那让我送你上去吧。”我答道。

她可能意识到了她刚刚对我的态度有点凶,于是她又深呼气了两下,然后尽力冷静和压低音量地说下去:“雨果,我自己上去就行,你先回去吧,好吗?”

“颖,你听我说,颖!颖!”

她没有理会我的叫喊,转身就重新走向小区的大门。

“颖!颖!”

我依旧在喊她的名字,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好如何去解释,但是,如果她能停下脚步,我一定会把我隐藏在内心的全部想法和感觉,如实地告诉她,只是,她并没停下脚步,而且连头都不回一下。

我的叫喊声连大门口的保安都惊动了,两名保安从保安亭那里走了出来,他们没有说什么,只是蹬着我。我看见既然连保安都出来了,那就算了,好,我不再吵闹,而是就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佟颖,看着她那摇摇晃晃的背影直到在我视线里面消失。

目送完她进入小区后,我便在这小区的大门口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当我最后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我非常轻地打开家门,小心翼翼地穿过客厅,生怕吵醒已经睡着的了爸爸妈妈,当我走进自己房间里面后,我就很顺手地把房门反锁以及打开了空调。我本来想洗个澡,但是想了想还算了,于是我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我便立刻坐在书桌上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并且从我面前的书架上拿出一本SAT的阅读题集,平放在电脑的前面,这些表面准备工作做好后,我就可以正式开始备课了。

其实我是想先做一遍题,然后总结一下易错点,再然后挑出一些重点题给学生当场做,然后根据这些题编出一些做题技巧做成PPT,但是,当我发现自己满脑子全是这个夜晚的她,她的靠近,她的嘴唇,她的身体,和她对我生气的表情,这些都我无法集中精神去看书,于是,我又在网上搜了一搜,看看有什么同行的教学视频,我自己直接看看和借鉴一下得了,但是,我又发现,那些公开的免费教学视频,70%的时间都在讲废话,30%的时间则在介绍考试规则,我又一次深深感觉到这个行业的浮躁,学生渴望不用背单词练不用听力就可以光凭技巧拿满分,老师渴望把讲课讲成说妙趣横生的单口相声,在博得学生的认同之余还耗掉时间。

当然,我自己明明知道还是有很多很多优秀的老师,他们能把传授知识和幽默完美结合起来的,我只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这个夜晚面对自己最喜欢的职业变得如此的批判和愤青,也许一切的厌恶起源真的都是因为妒忌,我妒忌我的梦想,在我还没有在这份工作和这份领域干出一番名堂来的时候,我就不得不离开,那是多么的危险,如果有一天我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当我想重回祖国的时候,我曾经的同事都成为名师或者主管上司了,而我只能又一次从最底层开始干起了。我不能概括地说自己是一个得意者还是失意者,貌似在感情上我是失意者,在事业上我也是一个失意者,我真的很费解为什么这个夜晚可以这么糟糕。

我把手提电脑合上了,然后拿起手机,想给她发一条短信,但是这个时候她应该睡着了,不过,好像给她发什么都没有用,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我在出租车后座的行为,也因为我相信无论我怎么说她应该都不会原谅我,于是,我把手机按成待机黑屏了。

那就别解释了,是吧,瞬间内心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告诉我,既然都马上要离开了,为什么还要那么的被动呢。我重新把手机按成亮屏,接着点开发短信的界面,在屏幕顶部选择了她的电话号码,然后,按着触屏键盘输入了一句话:

(我还是很喜欢你。)

看着这句话,我犹豫了好久,好久,在最后又快要黑屏的时候,才点击了发送。

凌晨的时光,是过得最快的,因为,只要过了4点,天空就开始没那么黑了,而一过了5点,天空就开始亮了,日出也快来了,然后既然5点都来了,6点和7点还远吗?我觉得7点的阳光是最灿烂的,它唤醒很多熟睡的人,也在预示着未来一天的美好。因为上的是早课,当我看到如此灿烂的阳光通过窗户射进我房间的时候,我知道,我是时候该关上电脑然后去洗洗漱准备出门了。

广州城的早晨是非常拥挤的,所以我特别不喜欢上早课,我住在珠江的南边,而公司则在珠江的北边,每一次出门去上早课我都要犹豫一下是要坐BRT专用道公交车,还是去坐地铁,其实无论是哪一个交通工具都会比打出租车和自己开车好,因为通往市中心的马路上,一般都塞车,尤其过黄埔大道去体育中心的那段路,真心塞车塞得想死。

我匆忙地刷牙洗脸后,又重新换上一套衣服,然后把电脑和电源线都装进我的书包里面,但我突然想了一想后,又把电脑和电源从我的书包里面拿了出来,接着我走去衣柜那里,在最上面那一格拿出我爸爸的以前用过的公文包,并把电脑和电源线放进了这个公文包,最后我把手机从充电器那里拔了出来,这样,我就可以出门了。下楼后,我想走去附近的早餐店买一罐咖啡,同时我也想好了要去坐地铁,挤挤就挤挤吧,好歹地铁比较准时。那家早餐店离我家很近,以前我上初中高中的时候,我每天早上都是去它那里吃早饭的,这么一说,那家店已经在这边营业很多年了。

我只用了5分钟就走到了早餐店,当我正想着打开这家店门口的冰柜拿出一罐雀巢的时候,我发现我爸爸就在店里面坐着了,他在喝着生滚牛肉粥和吃着牛肉拉肠,这两样都是老广州人早餐必备的。一大早就碰见我爸,让我顿时想买咖啡了,于是我慢慢地把冰柜合上,准备转身走人。

“雨果!”

我刚走离冰柜半步,就听到爸爸喊我了,我立刻重新转过身子,装作很自然地走进这家早餐店,然后走到我爸爸那桌旁边,和他打个招呼:

“爸,吃早饭了。”

“是啊,你来点啊,”爸爸边说边放下他手上的筷子,然后仰视着我说,“这么早你去哪里啊?”

我先是摇了摇手表示我不需要早餐,然后回答道:“爸,我上班去,今早临时有课要我去上。”

“行,你等我把这粥喝完吧,我送你一程。”

“不用麻烦了,”我实在是不想让爸爸送我,不是因为交通的问题,而是因为我相信他又要借这个机会给我灌输人生道理,于是,我便说,“爸,我自己坐地铁就好了。”

“没事,我送你,你等我5分钟吧!”

我听我爸的语气,他是非得要送我的了,我只好回了一句好吧。

其实,我本身就有犹豫过出国留学的这件事情,当然这个主意最初是我自己提出来的,因为我想把英语练习好了,然后回国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教英语,但是我爸爸并不是这么认为的,他先是非常赞成我留学,然后在我成功找到我自己理想的一份工作后,他依旧坚持我应该把工作辞掉去留学,在他眼里,我还是太年轻太简单,不懂得什么才是好选择和好出路,当然,在这个问题上,我和他有着很大的分歧,我并不同意他的观点。

我们的车意料之中地堵死在了黄埔大道那里,我看了看手机,还好,出门算早,应该不至于迟到。

爸爸伸手把车里放着的音乐摁停了,然后开始和我聊天:“雨果,你的行李都装好了吗?”

我轻声地回答道:“装好了。”

爸爸接着叮嘱道:“关键是,护照啊,签证啊,公证书啊,还有别的重要证件,你可千万别落下了,知道吗?”

我还是用很小的声音回答道:“爸,这些我都搞掂了。”

爸爸再说:“明天我和妈妈都去送你,咱们早点出发,免得误了飞机。”

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雨果,时代不一样了,现在已经不是靠理想吃饱饭、娶老婆的年代了,”爸爸突然话锋一转,语重心长的劝导又全面开始了,“你去到国外啊,要好好学习你自己的专业,你读了这么多年的理工科知识,不能白费,你知道吗?”

我没有回答我爸的话,而是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那一条蜿蜒的塞车长龙。

其实无论我回话与否,我爸爸还是会接着说下去说的:“雨果,我知道你很喜欢教书,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名师的,正如你也喜欢写作一样,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韩寒郭敬明的。我看着你一天天累得跟孙子似的,白天上班,有时候夜晚又自己揽私活教,你以为你自己挣得很多钱吗?私人机构里面的五险一金齐全吗?即便有五险一金,你的公积金又能有多少,撑死了是别人在大国企、当公务员的一个零头而已啊,人家在办公室里面每天打斗地主一个月都挣得比你多,你一旦过了寒暑假高峰期,你还有钱赚吗?你在国外好好呆两三年吧,我花钱送你出去,你就学点真正的硬本领,到时候肯定会比你现在强多了。”

爸爸的这番很长的说话,在过去半年里面,和我说了上千次了,他说的每一个字,我几乎都能背下来,同时,我也听到不会再厌烦和激动了,所以我转过头去看着他,平静地开口回答:“行了,爸,我都知道了。”

 

因为辞职和留学的事情,我和爸爸的对话经常以彼此沉默来结束的,今天早晨也不例外,我平静地敷衍他后,他也就没有再说下去了。我们花了大概20多分钟才逃离了黄埔大道,当然,只要一过黄埔大道,车子基本上就可以顺利前进的了,最后爸爸在华师附中校门口把我放下了,然后我就自己走回去公司。

从华师附中走到我们公司位处的大厦,我花了15分钟吧,当然我已经是走得非常快的了,我最害怕也是最不能忍受的事情就是迟到,公司在大厦的30楼,所以坐电梯也得花去我一定的时间。当电梯到了30楼后门一打开,我便立刻冲了出去,沿着我最熟悉的方向和路径,赶紧往公司的大门走过去。这时,刚好站在大门口的Jade看见了我匆忙的脚步,便离远地向我打招呼:“早上好啊,Hugo!!”

“哇,早上好!”我边打招呼边迈入公司的玻璃大门,她今天应该是值早班,然后我停住了脚步,从口袋里面快速拿出一个U盘递给她说,“对了,Jade,麻烦你一下,文件夹叫2012.08.30,里面是待会上课用的资料,有多少个学生就打印多少份,不,还要算我一份。”

“没问题!”正当Jade转身准备去帮我打印的时候,她又立刻回过身对我说,“又差点忘记了,Hugo,今早的课在一号教室。”

我对Jade点了点头,然后就直径走去办公室,我在办公室里面快速地用一次性杯接了水后,便走出办公室继续往前走,办公室后的后面就是课室,我们公司的这个校区有8个课室,我打开1号课室的门,赶紧走了进去,在我庆幸我没迟到的同时,我发现,原来我居然是最早到的那一个人。既然学生们都没来,那我就慢悠悠地开始整理我自己手提电脑和打开投影幕布,按照我的经验,连上课都迟到的学生,基本上不是勤奋的学生,越是不勤奋的学生,就越容易哄,像这种VIP小班,他们人均的学费肯定过万,甚至两万人民币,那他们就更应该珍惜上课的每一分钟。

时代已经不同了,我想起了今天早上我爸爸对我说的这句话,是的,时代已经不同,我已经不能要求现在这些参加国外留学考试的学生像若干年前的那批学子一样地用功。我想起了四年前在新梦想学托福的场景,那时候,学费才一千多,那时候,课室还是一两百人的大课室,而且全部坐满,那时候,坐在我周围的所有人都拼了命地认真听课和记笔记,生怕错过老师的任何一句话,那时候,与我为同桌的一个学姐告诉我,她有梦想,她的梦想就是去香港读书和留在香港工作,上个月她在微博里面告诉我她成功了。

 

“Hugo!”

是Jade给我送来资料,她叫了我这一声,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我回过神来接过这一叠厚厚的资料,并道谢:“谢谢Jade!”

“不客气,”Jade顺便问道,“对了,Hugo,中午要帮你订饭吗?”

“我要叉烧饭吧。”我答道。

“好的!”

说罢,Jade就转身走出了这个课室,这时,整个三维空间里面又剩下我和空荡荡的教室。我伸手拿出手机一看,8点45分,没有短信,也没有来电,然后我就把手机调成了振动模式。

这帮学生直到9点钟才陆续来齐,我不知道是不是Jack老师让他们对阅读课失望了还是怎么样,反正当他们见到我的时候,眼神里面先是流露出一分惊讶,然后便是一分的期待,咦,怎么换老师了呀?这个老师会不会挺牛逼的?等这8个学生都坐好拿出笔和纸,我便正式开始讲课了。

为了不让他们的期待再一次转变成失望,后来整整3个半小时,我中途没有休息过,没有和他们说闲话的互动,也没有吹过一次牛逼和讲过一句笑话,当然,我看见学生们也是没有什么表情的,他们就一直在听着我和记着笔记,当我把我一整夜准备的东西全部讲完后,我又看了一下他们,我发现他们似乎是累了还是饿了,放下笔头后怎么会目光呆滞呢,我就有点担心他们会不会觉得我好闷啊,我摁了一下那放在讲台的手机,12点30分,还是没有短信,没有来电,不过,是时候下课了,好吧,我决定下课前给他们讲个故事放松一下吧:

“好啦,现在都12点30分了,咱们准备下课啦,祝愿大家日后留学之旅顺利,不过在下课前呢,老师得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啊,给你们预先做好留学安全知识储备,你们知道吗,我有一个朋友的朋友在美国读书,那个是一个男生啦,然后那个男生的室友就是一个韩国的花样美男,什么是花样美男呢?你们喜欢那种soni soni soni soni soni 双手搓来搓去的那种韩国男生吗?他的室友就是那种男生。”

我看见女学生们都会心地笑了一笑,而男学生们则直摇头表示很抗拒。

“好了,有一天晚上,你们要知道,美国的学校是很大的,从教学楼下晚自习回学生宿舍得走一段路,可能1要5分钟吧,然后”我故意做了一个长铺垫,然后停顿一下后继续说,“那天晚上,那个韩国花样美男没有回寝室,你们,猜一下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

“后来发生什么事情啊老师?”小朋友的脑袋立刻竖起来了,好奇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后来?呵呵!”我诡异地笑了笑,然后公布了答案,“后来我朋友的朋友第二天就在医院发现那个韩国美男子,因为韩国美男子前一晚从教学楼回寝室的路上,遇到了四个黑人,也就是他被四个又高又硬的黑人拦住了,然后被强行轮了整个夜晚。”

“哇!”学生们通过难以置信的哇声来表达他们对这种猎奇故事的浓烈兴趣,然后他们异口同声地要知道故事的最终结局,“老师老师,说下去,最后那个韩国人怎么样了?”

“哎呀,还能怎么样,”我用惋惜语气说,“那个韩国人就在医院躺了一个月,然后就哭着退学了呗。”

听完这个结果后,女学生纷纷都哈哈大笑,然后她们都对着旁边的男学生说以后到了国外要注意安全,并叮嘱男生要好好保护自己位于身体后面的重要部位。

看到这群女生乐的,我便继续打趣说道:“看来你们挺懂挺牛逼啊,我真心是觉得你们现在这一代人,都很厉害,15、16岁,无论男还是女,都懂得超多,什么都会,时代变了是不是?”

女生们立刻笑着辩解道:“没有啦,老师,其实我们都不懂,也都不明白你刚刚在说什么啦。”

“你们可能有所不知,老师写过一个非常清纯非常文艺的爱情小说,小说的名字叫上错车,” 我没有理会女生辩解的话,而是继续说下去,我边说就边在黑板上写下上错车这3个字,“你们放心,下课后,人手发一份小说电子版,要熟读,当作课后作业看,好啦啊,可能你们都没听过上错车,因为它不太出名,anyway,但是我自己是觉得自己写得很不错啦,我的朋友们都分析说我这个小说啊,名字起得不好,没有丝毫的吸引力,而且容易被误认为是恐怖小说,欸,他们就劝我应该改一下小说的名字,只需要改一个字,就是把车字改为床字。”

这堆小朋友又都哈哈大笑起来了,这也是我意料中的,如果他们不笑,我下次就要修改这个笑话了,然后我顺应他们的笑声接着讲:“那为什么,我说你们这一代小朋友牛逼呢,那是因为上个月我给另一堆高中生上课的时候,也给他们讲了同样的故事了,你们知道他们听完后是怎么说的吗?”

学生们都在努力忍住不笑,其中一个女生还是忍不住,就大声说了句:“哈哈,老师啊,赶紧说下去啊!”

我点了点头,用很平静的语气继续说:“他们都觉得改一个字不够,应该要再改一个字,就是把上错床,改为乱上床,那就无敌了,他们还说老师你这样小说肯定能大卖。”

看见学生们笑得肚子都疼死了,我突然意识到,其实在讲课过程中带给学生欢乐是没有任何错误的,而且这更是应该成为教育事业中重要的一部分。

“Anyway,再一次祝福大家留学顺利,你们要记住我的邮箱 xrayenglish@126.com,以后有什么问题随时给我发邮件,尤其作文要改的,要评分的,都可以给我发,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记得一定要好好听Jack老师的课!好吗?”

“好!”学生们一起大声地回答道。

“好,谢谢大家!下课!”

说完这最后一句话的同时,我便深深地给面前的所有同学鞠了一个躬,这算作是我对我出国前最后一节课的致敬,也算作是对我最爱的这份职业的致敬。当我抬起身子重新站直的时候,我的视觉一下子水平地看到了课室的后门,在后门透明玻璃的那里,我看到了佟颖,她就站在那里透过玻璃看着我,那一刻,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居然站在课室后门等着我下课,而我那一直放在讲台的手机却一直没有任何的动静,但无论是真实还是在做梦,我还是得马上走下讲台,就像生怕她会突然离开似地快速穿过学生,小跑到课室后门那里,然后有点慌乱地赶紧把后门打开。

 

我面前的佟颖今天穿着黑色正装短裙,上衣是女式白色短袖衬衫,她看上去就像一个电视剧里面的办公室女郎,然后我才想起来,其实,她今天也是要上班的。

我没有思考过她为什么突然来找我,我也没有思考过她准备想和我说些什么,因为我的兴奋、激动、紧张已经让我自己的头脑完完全全是一片空白,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用尽自己所有的能力才勉强说了一句:“Hi!”

她稍微抬起头看着我,然后笑容灿烂地也回了我一句:“Hi,林老师。”

 

(期待下一回)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