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现代情爱故事 Modern Sex Story(1)

志明与春娇

 

文/假装还在渥太华

 

第一章

 

现在是北京时间2012年8月29号,这个夜晚我约了前女友吃饭,为什么要吃饭呢,因为我要出国了,而我在国内几乎没有什么牵挂,当然除了她之外。前一天晚上我发短信问她想去哪里吃,她回我说她想带我上床吧,我再问是不是春娇与志明电影里面的那个叫“床吧”的酒吧,她答说差不多是吧。

广州的八月九月是让人难以想象的湿热,走在大街上,即便穿着短袖和短裤自己都会嫌自己穿得有点多,因为你总是无法避免地汗流浃背,任何衣物包括内衣裤都会粘稠地和身体贴在一起,那种感觉真的是很不爽。前女友说的那家床吧就在滨江沿路的东边,滨江就是珠江,珠江是一条比较出名的江河,它横跨并把整个广州城分成了南北两半,每天清晨或者夜晚,大妈们都会在沿江的人行路上跳舞,而大爷们则一般都会带着自己的孙子孙女散步,说真的,作为一个地道的广州人,我也好久没有在珠江边散步了,但是我知道在炎热的夏天里,漫步在珠江边,会是一个比较凉快的消遣选择。我按照约好的时间以及给定的地址来到了这家床吧,这时是夜晚的7点,我眼前看到的这床吧名字叫作“涟漪床吧餐厅”,这个名字有点土,不过,从外观装潢上来看,以及从她的品味来说,估计里面应该不差,于是,我开始有点担心我自己的钱包。我打开手机想给她发条短信说我自己到了床吧以及问她还有多久才到,我短信都写好了,但是我突然想到了她近年来的习惯和偏好,那就是她口中经常提及的男人要有绅士风度,于是,我把刚编辑好的短信删除了,就只好走回去车站等她。

一般来说,她要是能在半小时之内出现的话,那就算是比较好的情况了,不过,我从来不介意女生迟到,尤其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女生。我和她是在高中时候认识的,在那个只穿校服校鞋的年代,爱情是非常容易萌发的,当然高考分手之后,我和她就有两年断了联系,在那两年里面,她和我的另外一个高中同班同学在一起了,这让我有点难堪,比如我都不想去参加高中班级的同学聚会了。再后来,有一天很偶然的,她居然在微博里面关注我以及私信我了,我心想她一定和男友分手了,果然,她告诉我他们是分手了,不过她关注我以及私信我的原因,是因为她又遇到了另一个男生,她想问一下我有关他的看法以及给她一些意见,因为她觉得那个新男生和我很像,头脑聪明而又安静难以捉摸,她觉得可以在我这里得到有用的信息。听她这么形容我,我是挺窃喜的,后来我们就以她的新男生为话题,聊了不少东西,也就是从那次开始,我们真正恢复联系了。

或许是因为是和她曾经做过情侣,我和她有过很多很多亲密难忘的时光,又或许是因为恢复联系后她告诉我她在那两年里面都有秘密地看我写的每一篇文章、浏览我的每一条微博,以及来后她每年都是第一个和我说生日快乐的人,我对她的确有一份不可避免的独特感情,我相信她是在乎我的,所以我也愿意把她放在我心里面非常重要的位置。

已经7点半了,我看到她要来的希望,这时我感觉到手机震动了,我以为是她给我打电话,我赶紧拿出手机一看,是Jade打来的,Jade怎么会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呢,我接了电话就问:

“喂,Jade,怎么了?”

Jade快速回答说:“Hi,Hugo,明天早上有空吗?有课要你上。”

我疑惑了一下,因为我明明已经说离开公司了,应该不会再给我排课的了,于是我想先问清楚Jade:“额,Jade,那个是什么课啊?怎么这么突然呢?”

“SAT阅读,怎么样Hugo,帮一下我嘛,Jack老师突然生病请假了,你来临时代一节课呗?”Jade在公司里是专门负责安排老师课表的,我觉得她应该是最幸苦的一位同事了,因为只要上司把课程和授课时间扔给她,她就一定要安排好任课老师,这是一种人脑的安排时间表,很伤神,也很伤身。

“啊?有诗歌鉴赏的SAT阅读?可是我之前一直都是负责ibt的喔,”我心里面知道自己应该没有时间准备的了,就想着拒绝Jade算了,“Jade,你知道的,我后天的飞机,所以,额,明天就算了吧,好吗,何况我没有丝毫的准备。”

“哎呀,Hugo,这课只有你能上,真的,别的老师的时间都排不过来了,学生的家长也不愿意推延课程,你帮一下我嘛,你随便准备一下就行,我知道你行的,” Jade在努力地尝试说服我,“据我所知,上一节阅读课Jack老师也没讲什么内容,净是吹牛逼就吹了三小时,你明天随意讲讲就行。” 

因为本来我和Jade在公司里面的关系就不错,听上去她真的这么急切需要帮忙,我就开始有点心软了,我继续问她:“那些学生是什么年龄段的?”

“都是高一的小朋友,听话,VIP小班,人少,好解决,是吧?”Jade似乎真的挺会说服人的,起码她知道如何打消我的疑虑和吸引我。

其实我自己还在犹豫,毕竟为人师表嘛,我真的不能对学生不负责任,即便我表面上好像是轻轻松松、随随意意的,但是我有我自己的师德和底线,而今晚在床吧又不知道要去到几点,如果我好好备课的话,今晚应该不用睡觉了,不过,这个世界上没理由有钱不赚的啊,而且还是Jade开口找我。就在我犹豫的这十几秒之间,一部公交车到站了,我也看到一个熟悉的人下车了,她今天穿得没我预想中的少,一条牛仔小热裤和一件黑色背心,背心外还穿着了一件白色披肩。

“喂?喂?”见我许久不出声,Jade便再问,“Hugo,想好了吗?明天怎么样?”

“额,是的,”我边挥手向她示意一下,边和Jade继续聊,“Jade,你告诉我明天具体几点吧?”

听到我有想答应的意思,Jade便快速回答我:“对对,没告诉你具体时间了,是8点30分到12点40分,Hugo,你到时候中场休息10分钟左右,这个时间段行吗?”

我看着她在往我这边走来,我不得不说,她上大学后就变得很有女人味,她虽然不是那种素颜惊就足够精致的女生,但是这几年来,她多变的妆容和各种仪态却充满了很强烈的成熟气息,如果说我看上去恰好有22岁的话,那么她看上去就应该是26岁,我一直觉得,有女人味而且姿态身材婀娜的女生,才是最吸引人的,尤其吸引我们这种半宅男。

“Hugo,哎呀,你说话啊,” Jade见我还是没出声回应,便开始又着急起来了,“怎么样,Hugo,明早的课,你给我一个准信呗。”

我用微笑向她打了招呼,然后我就赶紧回应Jade的话:“Jade,行,我明早来上班吧!”

得到我的同意,Jade终于搞掂她的加班任务并兴奋地说道:“Wow!太好了!thank you so much Hugo!!!”

“不用这么客气啦,” 这时,她已经紧挨着地站在我的身边了,并用眼睛一直盯着我,就是在等待我何时能把电话讲完,见状,我便赶紧结束和Jade的对话,“额,Jade啊,我现在是在外面吃饭了,先不说了阿,明天见吧,拜拜!”

“嗯嗯,好的,Hugo拜拜!”

挂电话后,我把手机放回口袋里面,然后立刻看着她笑说:“呵呵,你今天来得好早啊!”

“去死,男生等女生本来就是应该的,”她用眼神挑了一下我,然后接着说,“咱们走啊,我其实没订座了,不知道还有座位没有了。”

“行,走呗,” 我跟着她转过身往前走,然后我边走边问道,“话说,那个地方有那么好吗?你经常去的?” 

“我觉得还不错啊,我只去过一次,很多细节忘记了,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是在那里遇见了他,”说到了他,她恰如其分地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着我继续说下去,“那一次是一个派对吧,我室友的朋友人包场了,被邀请的女生都是不用花钱的,然后我在那里喝了好多杯鸡尾酒,我醉了,也吐了,今天是我的第二次,就想和你来,和你叙旧之余,再和你道别。”

怎么一开始就谈及他,虽然她的话有点文艺,但我不想、也没有回话,而是继续往前走着。

见我不说话,她便继续说,“喂,你刚刚和哪个女生聊天啊?”

“没有啦,”说起和别的女生聊天,我立刻转过头也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用解释般的语气说道,“她是我同事啦,我和她没什么,她叫我明天早上去上班而已。”

她看着我不解地问:“欸,你不是后天就要飞走了吗,怎么还这么忙呢?” 

我快速地回答道:“要赚钱嘛,没钱怎么请你吃饭啊,是吧?”

“是是是,”她重新看着前方,然后继续说,“你知道吗,我和他已经有三周彻底没联系了,然后在这三周里面我换了一份工作。”

在她又提起他的时候,我认真看了看她的侧面,她今天化了淡妆,染了棕黄色的中短发遮盖着她的耳朵,不过她那心型的银耳钉还是隐约能看到的,这让我想起了她第一次打耳洞的事情,因为她的第一个耳环是在她打完耳洞过了一周,我帮把她的银针抽出之后,小心翼翼地亲手给她戴上去的。

我有选择地回避有关他的话题,然后轻声应和道:“你又换什么工作了啊?”

她也轻声回答说:“这周开始在一家外企当会计啊,就在海珠广场那边。” 

我随即开玩笑说:“哇,很好啊,现在市道很差耶,你这么快就能换一份工作,是不是鬼佬们都喜欢你这样的女生啊,身材好的女生。”

“在中国的外企,管事的几乎没有鬼佬好吗。”说罢她又一次转过头看着我,貌似在暗示我能不能严肃点。

其实,除了平时工作和面对着自己亲近的人外,我一直都很严肃的,在我闲下来的时候,我一般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做做英语题,备备课,练练听力,写写文章,投投稿,我突然很难以想象,这么沉闷无聊的我,她以前是如何喜欢上我的。

她的名字叫佟颖,我相信我是她的初恋,因为她是我的初恋,我们在一起做过很多很多很疯狂很难忘的事情,我喜欢她的主动追求,喜欢她为爱情不顾一切的态度,在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很被动的年纪,她用她的言语和身体教会了我很多很多有关爱情的东西,但是,在一起两年后的分手却是她主动提出的,也许是因为我不能满足她的新鲜感了吧,起码当时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难过的,我从来都没有问过她当时为什么要离开我,即便是这几年恢复联系后我也没有提及过,不过无所谓了,知道了答案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因为我们都回不到过去。

其实,最近两个寒暑假的教书经历让我有机会站在一个大人的角度,看清楚学生的心态,我发现穿校服的学生年代真的是很纯真的,也许你只需要酷酷地少说话,身材高高瘦瘦的,有一门成绩比较突出的,长得斯斯文文发型不丑的,就很容易被女生喜欢,但是,当女生长大成为女人后,尤其那些有姿色的女人,也许择偶标准就不那么一样了,不谈样貌和金钱别的,起码女人不会喜欢只会被动、没有主见、没有幽默感的男生吧。说起幽默感,我就忧伤了,我的幽默感全部贡献给了上课,有的时候讲了一天的课,下班的时候精神恍惚地回家,在挤地铁的时候回想一下过去的一整天,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天讲过什么了,就是觉得整个人空空的,嗓子也哑哑的,这也许就是所谓的职业病,所以,离开这个把吹牛逼讲笑话当作性生活的浮躁行业一段时间,出国读个研究生,或许是一件好事情,反正最近我是这么安慰自己的,毕竟我将要离开的是一份我最深爱的工作。

“好,”我很认真地看着她说,“我严肃点,行吗?” 

这回轮到她笑了,她笑着说:“喂,林先生,受不了你这么认真的样子耶,呵呵。”

“下次再见你,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继续严肃地回了她这样的一句话,我忽然意识到自己把今晚的气氛拉低了,于是我便重新露出了微笑,对着她自己回答了起来,“其实想想也很挺快啦,明年的夏天就又能见面了!”

她没有回应什么,只是依旧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她看回前方,继续走着。

我们很快就从车站走到了涟漪床吧餐厅,当我们打开大门一踏进去的时候,一位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男服务员就立刻走了过来,他问我们要吃普通烛光晚餐,还是就要去吧台那里喝酒,而佟颖则直接告诉他我们要上二楼的床吧,男服务员点了点头后告诉我们因为今晚位置很紧张,我们只能在床上呆到10点,然后就得让位给已经订床的客人,所以他再一次确认我们是否真的想继续上二楼,佟颖瞅了我一眼后,就给与服务员肯定的答案。

涟漪餐厅的室内装修没我想象中的奢华,毕竟真正奢华的话我也来不起了,这里的一楼除了中间的吧台外,其余地方全是小正方形木制餐桌,每个餐桌配有四套刀叉和四张椅子,而餐桌的上方都挂有一盏八角形吊灯,吊灯看上去很西方很古典,这些吊灯发出的淡黄光线则成为了这一整层的唯一光源。人们总是觉得暗淡的灯光很浪漫,因为看到的对方总是模糊朦胧的,而朦胧就意味着相对的美好,似乎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是这个道理。

那个服务员领着我们走到了餐厅右侧的安全通道处,在那里有一个回旋的楼梯直通到2楼,看到这个楼梯我才发现,床吧餐厅的二层只是一个楼阁,所以面积应该远远没有一楼餐厅和酒吧的大。我和佟颖跟着服务员来到了二层,其实这里的灯光比一楼还暗,我眼前看见这一排过去大概有10张床左右吧,床与床之间有着很好间隔的,它们就像一个个包厢一样,你需要打开最外面一层透明幕帘才能进去的,所以,我们应该是看不清别的床里面有些什么人以及他们在干什么,当然,有的客人会把幕帘打开了,不过在暗淡的光线下,我所能看到的,也就是很模糊的一男一女手拿着酒杯坐在床上聊天。把我们领到空床后,男服务员就离开了,在下楼前,他告诉我们菜单就在床里面,如果有需要就按按钮,会有人上来点餐的了。

佟颖先是一手把幕帘全部拉开,然后对着我说道:“来,脱鞋吧。”。

“放哪里啊?”我问道。

“就放在外面吧,”她边说就边把她自己的高跟鞋脱了,坐在床的边缘,接着再和我说,“雨果,你以后别穿板鞋了,和别背双肩书包了。”

我回头看着她,并不解地问道:“为什么啊?”

她笑着回答:“呵呵,因为你穿得会让别人误以为你是我弟弟啊,你得穿得成熟点啊。”

“切,这叫悠闲简约风,好吗。”说罢,我也把鞋子脱了,和她肩并肩地坐在床的边缘。

其实,这种感觉有点怪,因为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她坐在同一张床上了,大概有5、6年了吧,对上一次的时候是17岁的夏天,在她家的房间里面。不过,也许她根本没有想到和想过这一点。我觉得我还算是蛮了解她的,所以,我感觉到今晚她的心情其实是非常糟糕的,正如她所说,她是在这间床吧遇见他的,此番故地重游,也很难不触景伤情吧,因此,即便她也有笑容,她也有说今晚是为了和我叙旧和道别,但是,我就是觉得,她的心情还是受那个男人严重影响了,然后她只是在尽力把我当成这个夜晚的主角罢了。

和佟颖恢复联系后的这几年,她断断续续地告诉过我她和他的事情,她告诉过我她的感情观成熟了很多,她喜欢有绅士风度和有能力的男人,而她认为那个男人正正是这种人,他可以对女生无微不至地有风度,他也有能力给予女生几乎任何东西,最重要的是他可以不断给她带来新鲜感,让她深深喜欢上他的那种生活方式和情趣。从一开始的认识和约会,到后来的暧昧纠结,再到后来的正式恋爱,她都有告诉过我大致情况。他是个深圳人,所以他俩属于异地恋,在她琢磨不清他心态的情况下,她会把他的一些言行举止告诉我,让我帮她分析一下他内心的想法。其实,通过她给予过的有限信息,我觉得他和我一点都不像,因为我和他不是一类人,我个人认为无论哪一方面我都比他强多了,关键是我从来不故弄玄虚地卖弄儒雅和绅士,但是她就是那么地迷恋他,迷恋他的一言一行,所以我还是得半猜半乱编地帮她分析他的意图。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一个事情,就是她之前没有告诉过我这次和那个男人彻底断绝联系的事情,难道,她就是想着今晚告诉我然后和我好好聊聊这事?我在心里面默默地说了一句操后,便转过身子,趴着进入床里面去了。佟颖见我上床了,她也跟着进去了。

其实,与其说我们半躺着的是一张床,还不如说它是一张独立的扇贝形大沙发,我伸手在床头上方按开了一盏灯,现在整个空间里面只有我,佟颖,和暗淡的光线。我和她都挨着床头坐着,双手可以搭放在床头,确实是比较舒服,我们的双腿则伸直地压着一个垫子,她的手还外加搂着一个厚垫子,因为她觉得这里的空调温度有点低。我转过头和她说不如开始点餐吧,她说行,然后我们就拿起菜单看了起来。她拿着酒类的菜单,而我拿着饭类的菜单,在看菜单的时候,我真心有那么一瞬间思考过是谁首先发明出这种蛋疼的消遣方式,喝个酒,还得在床上喝,吃个饭也得在床上吃,不过这种地方确实是比较适合热恋中的情侣来玩的,两个男生或者男女普通朋友之间就算了。

她看了菜单一会儿后便问道:“雨果,你要什么酒?”

“随意啦,你要什么我就要什么。”我随意地回答道。

“不能随意,每一款鸡尾酒都代表不一样的心境,我和你换着菜单看吧,”她边说边把她手中的酒类菜单递了给我,然后继续说,“我已经想好了,我要一杯Tequila Sunrise,特吉拉(龙舌兰)日出。”

在我还没有接过酒类菜单的时候,我就回答佟颖说:“有没有Bloody Mary?”

“你以前喝过?这个酒味道有点怪的喔,”她把本来要递给我的酒类单拿了回去,并重新打开来看,又过了一会儿后回我道,“额,这里好像没有血腥玛丽啊。”

我之前从来没有喝过鸡尾酒,我之所以知道血腥玛丽是因为Lady GaGa有一首歌就是叫《Bloody Mary》,然后我一手拿过她手中的菜单,在粗略地浏览一遍然后便说:“那我要Dry Martini吧。”

“行,那你要吃什么啊?”她再问道。

“我要海鲜饭吧,”我反问她道,“你呢?”

她快速回答道:“我要一份厨师沙拉就行啦。”

听她说只要一份沙拉,我便说:“佟颖,你可别客气啊,你不会在减肥吧?”

“没有啦,本来吃的就是这么少,”这回轮到她用很认真地表情和我说,“而且这里的东西超贵,就不想浪费你太多钱了。”

我回答道:“这就是最后一顿饭嘛,你爱吃多少,我都愿意请你啊。”

她立刻变得开心地看着我说:“呵呵,你看我对你多好,还想着替你省钱了。”

我便再说:“那咱们下次就再省一点,去吃味然香吧。”

她继续笑着回应:“去死吧你。”

味然香是广州非常出名的一家连锁式面馆,它出名在于两个因素:价格便宜和潮汕风味确实好吃。高中那时候,我和佟颖一有机会就不在学校饭堂吃饭,而是跑到校外的味然香,然后每人吃一碗5元钱的牛肉丸面,想到这里,我笑着说:“怎么啦,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吃的呀,哈哈!”

佟颖的笑容顿时消失了,而是语重心长地和我说了一句:“那是以前了,人是要不断成熟和进步的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喜欢这种说教性质的话,她的这一句话止住了我继续回想简单清纯的过往,也让我完全地感受到那个男人对她的影响。我顿时意识到,这些年来,我自己从来没有改变过,我依旧很理想地活着,我从来不顾别人的眼光、别人的评价,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而她现在的思想大概是和我相反的,她在努力改变自己并追求成为一个正真成熟的人,她也认为人要做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做喜欢做的事情,总之,我记忆里的她,应该不是这样的。

那一刻我没有想到任何可以回她的话,因为我不想假装自己思想层次低一级别来迎合那个男人传授给她的大道理,幸好,这时她接着说话了:“来,不说那么正经的事了,咱们把服务员叫上来吧。”

她按了一下那个点餐按钮后,服务员很快就上来了,我心里盘算了一下,我的钱包还能顶得住,这顿应该五百元有余钱了,因为我只带了五百元现金,而银行卡在偷税漏税严重的中国餐饮业当中几乎是没有用的,果然,那个男服务员说我们需要先付帐,而且不能用银行卡。他告诉我价格后,我便拿出钱包,抽出了几张百元钞给了他,他回答我们说为了不再来打扰我们,我们要在离开的时候,才会在一楼服务台那里拿回余钱。

我们的主食和餐具在服务员离开后没多久就被送上来了,床上其实有一张小桌子,海鲜饭和厨师沙拉都被端放在小桌子上面,然后我们就要这样坐在床上吃。那碗海鲜饭的难吃程度完全在我意料之中,我尝了尝她的沙拉也觉得很差,但是,当看到我们两杯色彩有明显对比的鸡尾酒被端上来的时候,我倒是觉得挺惊喜的,因为这家床吧用的是看上很修长、容积很大的玻璃杯子去盛装着鸡尾酒,也就是,如果慢慢喝的话,这一大杯估计可以喝很长时间,这让我很想套用一句很俗的话来形容鸡尾酒,那就是,我们喝的不是酒,是时间,和色彩。 

我和佟颖举起各自的那杯鸡尾酒碰了杯,当然,我们在杯子碰杯子的那一刻停住了,她快速拿出她的手机打开闪光灯拍下了这一幕,两只手,和两杯酒。她拍完照后,我们就开始品尝这酒,这算是我第一次喝鸡尾酒,Dry Martini尝起来味道怪怪的,并且略带苦涩,我看着她那杯龙舌兰日出又黄又橙又红层次分明地那么漂亮,我就放下我这杯,拿起她那杯喝了一口,果然味道要好很多。

在喝她那杯酒的时候,我看到她在玩手机,我放下酒杯后便看着她说道:“对了,照片你别传微博上了。”

她疑惑地反问我:“怎么啦?那我就传微信上呗。”

我立刻答道:“没有,只是你传了我也不转你的,我不想让Kelly看到,你就传微信吧,反正我也不玩微信。”

和佟颖分开后,也就是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又先后交了3个女朋友,但是,我和每一位女朋友的时间都不长,和Kelly在一起的时间算是这3个之中最长的了,起码有6个多月。

佟颖再问:“你不是和她分手了吗?怕什么啊?”

我回道:“才刚分两个月,就是不想让她看见,免得她多想。”

“你是不是可喜欢她了?哈哈。”

我和Kelly分开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我要出国,我不想耽误她,Kelly是一个很安静的女生,她什么都听我的,也对我很好,她在电话里面听我说完的分手理由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把电话挂了,并再也没有找过我了。不过,也许是我自己真的不愿意进步,我最怀念的,还是那种初恋心跳的冲动感觉。

“我都要出国了,我也不想耽误她。”

“那你一点都不惦记她吗,已经完全不联系了?”

“既然都分手了,那就果断点呗,还能怎样联系?还能惦记难过些什么?”这句话,我既是说明白了我和Kelly的情况,也是在间接地说给佟颖听的。 

她若有所思地停顿了好几秒,然后,她才回答道:“那是因为,你是主动说分手的那个人,你不懂她的难过,而且你要去的是国外,这个理由太大和太合理了。”

是的,无论是什么理由,被甩的人肯定更难过,但是,也只有尝试过被人甩的滋味,在爱情中才能变成坚强的主动方,很讽刺地是,这个微妙的道理却是佟颖在5年前教会我的,我记得她当年离开我之后的那几个月,我以为天空都要塌下来了,但伤痛过后,不也是健健康康地活过来了吗。

“那你呢,你是第一次被人甩吗?”我反问她道。

她没有回复我,而是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接着说:“你之后有什么打算,继续等他?”

这回,她看着我摇了摇头。

灯光虽暗,但是我还是可以看到她面部的细微表情,我知道我这两句话触碰到了她的痛处了,也彻底勾起了她伤心的记忆,我开始觉得,这个夜晚的主角,不是我,也不是那个男人,而是她自己。

 

(期待下一回)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