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特稿:美国大选民调为何大相径庭

  • 来源:
特稿:美国大选民调为何大相径庭

美国大选激战正酣。两党候选人首场辩论后又爆出特朗普不堪入耳侮辱女性的录音丑闻,但在星期天(10月9日)的第二场辩论中,特朗普通过攻击对手希拉里·克林顿及其丈夫来为自己辩护。特朗普否认自己曾性侵任何女性,反指前总统克林顿接二连三的性丑闻。

辩论不像拳击,总是要分出个胜负。看了辩论,除了个人的感受,公众往往看民意调查。可不同的民调,在这次大选中结果大相径庭。为什么呢?

民调设计不同,结果差异很大

9月26日,美国2016年总统候选人第一场辩论结束后,从CNN发布的舆论研究公司ORC(Opinion Research Corporation)所做的民意调查来看,克林顿夫人以62%比27%,大胜特朗普。另外有11%的受访者认为打平或不好判断。

然而各种网络投票,以及其他媒体基于网络的投票来看,结果正好相反。推特在辩后的投票是,特朗普以62%比29%获胜,另有9%的不知道胜负。根据推特的数据分析,特朗普的发言占转发量的62&,而希拉里只有38%,说明前者比后者更引人注意,也更受欢迎。

其他网站投票,如Politico、Drudge Report、Breitbart、Slate,以及《财富》、《时代》、福克斯、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在线投票,也都是特朗普胜。只有《明星论坛报》(Star Tribune)等很少的网站投票,认为希拉里胜。

 

 

那么到底谁赢得了首场辩论?民调结果为什么差异会如此之大?这涉及到民调如何做、网络的特点、观众对候选人的好恶态度、对选举的不同预期等因素。

民意调查涉及到问题的设计、样本的选择、抽样数量、对误差的解释等。设计不同,往往结果也不同。比如在对克林顿总统“拉链门”的民调中,如果问题是“现在总统把经济搞得挺好,是否要苛责他的私生活”,或是“总统花着纳税人的钱,却在白宫和实习生闹出性丑闻,你是否原谅他”。在不同问题的暗示诱导下,答案自然不同。此次辩论的问题很简单,就是你认为谁获胜。误差主要在样本的选择、调查以外的影响因素上。

和其他媒体、网站的民调不同,CNN/ORC的样本不是网民,而是线下的登记选民,采用的是电话调查的方式,一般认为这要比网上投票可信度更高。他们随机取样调查了521名受访者,得出希拉里胜的结果。而且给出了正负4.5%的误差,主要是由于受访者中支持民主党、共和党和还没有决定的比例不同引起的。很多人质疑,521名样本,怎么能和网站几万、几十万的投票相比,更不能代表亿万选民和观众。

从统计学来,样本不需要很大,但一定要随机、分层(年龄、收入、教育等)、分类(男女、党派、族裔、地域)、等比例。专业调查公司有一整套科学的取样调查和统计分析方法,通常比较靠谱。比如投票日大家熟知的媒体不断发布的每一个州的得票率,其实不是官方的统计也不是最终的结果,而是专业公司做的“出口民调”(Exit poll,会标注在屏幕下方)。选民投票后离开时做随机调查,样本每个周在2000以内,很快就能算出各州和全国的得票率。出口民调和几个小时后、甚至经过几天整理统计后,官方发布的正式结果相差无几。

而在线投票,如果要注册,很多人会不愿参与,或重复注册、虚假信息、技术干预,因此通常都是开放式的。尽管参与者众多,样本很大,但没法分层、分类、等比例,有效率和误差都说不清楚。由于用户选择网站的不同,差别很大。比如《时代》周刊网站的254094投票中,特朗普以56%比44%胜出。另一个著名网站Politico(曾经得过普利策奖),则是特朗普高达77%获胜。如此之高是因为这个网站持续揭露希拉里“邮件门”等丑闻,不喜欢她的人云集于此,也就不奇怪了。

网络特点让民调更复杂

 

 

网络本身就有众声喧哗、舆论逆转、娱乐至死、民众颠覆精英、群氓围殴英雄的特点。比较而言,特朗普由于他传奇的故事、大胆的言论、真人秀的表演、各种选美的主办、不按常理的出牌、迥异于职业政客的做派,始终是众多网民追捧的热点。

此外网络还有去地域化特点。选举本来是美国人的事,存在国籍、年龄认定、选民登记、按选区投票等限制,但互联网的跨国性、去地域性,使得谁都可以参与。热衷上网者不一定是18岁以上的美国选民,甚至不是美国人,多数都是世界各国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想想当年NBA最有价值球员投票,网上永远是姚明第一。现实政治中,热衷上网的键盘侠、宅男淘女,很少去投票。而积极投票的大妈和老年人,往往不太上网。

网络的去中心化、去行政化特点,也使得网络舆论和主流媒体大相径庭。主流媒体往往都是以我为中心,比如中央一级的电视台,由内向外辐射。或者有些国家的媒体有行政级别,新闻由高往低传播,中央和高级别的媒体影响更大。但网络哪有什么中央和级别,尽管CNN、纽约时报等许多主流媒体支持希拉里,后者在辩论前还专发社论,历数选择希拉里的理由。但除了福克斯电视等有相反的声音外,更有众多的网民不看电视、不信什么大报,自有他们的社交网络和言论倾向。

最终是心理和未来预期

 

 

在民调和网络的后面,其实还有围观者的看热闹心理。精英和一些主流媒体看好理性、有经验、四平八稳的希拉里。网民则看热闹唯恐不乱,偏就支持感性、大放厥词、双拳乱抡的特朗普。就许多外国人来说,不管谁上台,美国好了,我也沾不上什么光。美国乱了,我也不会倒霉,还能隔岸观火。

而对美国人来说,无论支持谁,都渴望变化。支持民主党的认为,8年前希拉里党内惜败奥巴马,事实证明,口才虽比经验好,但业绩却像肤色一样黯然的后者,没有给美国带来明显的变化。现在美国经济急需提振,国际竞争激烈,风云诡谲,急需希拉里这样的女强人、老江湖来打开局面。

支持共和党的认为,民主党执政八年够了,该换人了。可是共和党连续两届的麦凯恩、罗姆尼这些资深的职业政治家,竞选都败下阵来,现在必须要另辟蹊径,出奇制胜了。如果说特朗普开始在党内竞选,大家还是试试看的话,他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共和党候选人,和希拉里一决雌雄,已经是最合适的人选。

对于许多超党派的美国人来说,希拉里从成功的律师,到第一夫人,再到民选议员、强势的国务卿,经验太丰富,个人历史太辉煌,但未来只能照着这个路子继续。对国民来说,没有想象空间。对国家来说,很难有变化的奇迹。

而选择特朗普,虽然有不确定性,但毕竟充满想象力和各种变化的可能。变得更好自不用说,即使坏,以美国的三权分立、国会制约、小政府大社会,又能坏到哪去?干嘛不给他一个机会,就像他成功的房产开发、写作、表演、各种活动,给美国带来活力变化呢。

因此很难说,到底谁赢了首场辩论。而且政治传播学的研究表明,很少有人会因一场辩论改变已有的倾向,更多的是加深对候选人的了解,强化已有的倾向,去影响中间派。后面还有两场辩论,到最后的投票还有许多变数,美国四年一次的这场竞选大戏,刚刚开幕。

希拉里太稳了,总能化险为夷,没有太多可说的。对于特朗普来说,美国有人喜欢、有人讨厌都可理解。但中国人、其他国家的人,面对他反移民、反自由贸易、不愿承担国际责任、见利忘义与强权合作、歧视少数族裔和女性的言论,看热闹之余要想想,他上台后真要实施,到底对本国是福是祸?毕竟这是个全球化的时代,美国的全球影响暂时无可替代。

本文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BBC中文网立场。网友如有评论请用下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