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特写:在伦敦提供性服务是怎样一种存在?

  • 来源:
在公共场所兜售性服务,如妓女街头拉客,在英国200年前被定位非法。但卖淫是合法的。

英国议会一个跨党派小组日前提出性工作者拉客合法化的动议。这是对存在了近200年的法律条文的逆转。这一法律修订可能触发社会对卖淫的观念产生地动山移般的变化。

在英格兰、威尔士和苏格兰,卖淫(提供有偿性服务)本身合法,但一些相关行为则是非法的,包括在公共场所拉客、开设或管理妓院、拉皮条等。

如果公共场所兜售性服务成为合法,对伦敦大约32000名性工作者或许是个好消息。慈善机构称那将使她们的工作较安全。

那么,在伦敦提供性服务是怎样一种存在呢?

简妮·麦德卡夫的故事

简妮脱离性服务行业后致力于为仍在行内的人提供帮助。

麦德卡夫是杜伦大学毕业生,2004年开始卖淫,当时她有工作,是个精算师,住在伦敦西南郊区的Surbiton,有三个孩子。婚姻失败,经历过一连串“差劲”的男友,酗酒还没有彻底解决,又染上了毒瘾。她要付按揭,养孩子,钱不够。当时的男友建议她去提供BDSM(皮绳愉虐,施虐和受虐)。

现已脱离性行业的麦德卡夫当时以为自己可以掌控,还可以把这当成一个生意来经营。她在网上做广告,到客户家里或酒店提供服务。她的前男友开始还帮她安排客人预定,陪她第一次见客。

干了五年后她发现自己被这个工作毁了,自己对生活完全失控,挣的钱全用来买了毒品,房子被银行收走,三个孩子被社会福利机构带走,宠物猫和所有财产都没了。她试图自杀但没成功。后来遇到了现在的丈夫,使她开始走上新生。她现在在慈善机构为仍从事性工作的前同行提供帮助。

爱丽丝(化名)的故事:

中产阶级家庭出身的爱丽丝三十多岁,七年前手头紧张时经朋友介绍“下海”。加入一个陪伴网站之前,她曾在一个大型政府机构担任项目经理。她不讳言自己喜欢性服务行当。

现在她的工作场所是伦敦市中心一处公寓,客户有男有女,有成对的伴侣,还有老人和残障人士,都是“和善的普通人”。据她自称,这个工作名声不好,但大部分亲友和她的男伴都知道她在干什么,而且“完全接受”,只是刚开始有点为她的安全担心。

她说自己从未遇到过暴力场面,但有过藕断丝连的客户骚扰的情况。她说自己“不需要被拯救”。

慈善组织说,南伦敦近年来男妓人数大增。

简妮和爱丽丝的故事在英国颇具代表性。但还有那些违法在街头卖淫的妓女,遭遇跟她们不同。据慈善组织的了解,街头卖淫的价格大约在5 – 20英镑一次。不少人干一段时间后就退出了。

另外,据伦敦南部Tooting一个慈善机构Spires发现,南伦敦男妓人数近来急剧上升。男性性工作者的境遇比女性更少见诸媒体。

2015年利兹大学和NUM基金会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接受访问的240名性工作者中71%曾经在医疗保健、社会保障、教育、托儿育儿和慈善行业工作。这些受访者中45%承认兼职卖淫。

调查发现他们的处境在恶化,受到盯梢、骚扰、敲诈勒索的案例近两年来大幅度增多。

 

伦敦警察厅高级警官琼斯希望广而告之的信息是,警察针对的是剥削妓女的人,而不是妓女。

“不信任”警察

当然,街头卖淫始终存在。伦敦街头妓女不像电影电视里那种衣着妖艳高跟鞋滴答的样子,看上去很普通,裹着保暖的外衣,脚蹬舒适的鞋子,通常也不浓妆艳抹。

伦敦警察局高级警官克里斯汀·琼斯说,从事性服务的女性往往是出于被迫、无奈和脆弱处境。她认为是嫖客、掮客在性行业制造需求、引进暴力和反社会行为;伦敦警察厅工作议程的“头等要务”就是打击那些盘剥女性、买淫的人,而不是把卖淫女抓进监狱。

她说,这一点需要广而告之。

伦敦街头揽生意的性工作者往往不会浓妆艳抹,也很少穿高跟鞋。

但在街头巷尾,情况则不那么非黑即白。英国妓女总会(English Collective of Prostitutes)发言人劳拉·沃森说,她还没发现警察把目标从卖淫女身上转移到嫖客那里的迹象。

她和她的同道“不信任”警察,不相信她们遇到暴力报警后警察会替她们做主。有些妓女报警后还被警察威胁要逮捕她们;而且打击嫖客掮客在现实中也有副作用,会迫使买卖双方转入地下谈交易,增加安全隐患。

无论议员们提出的妓女拉客合法化的建议是否最终能变成法律,现在还是一个问号,而且会等到政局安静下来的时候才可能被提上议程。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