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澳大利亚外长访日两国潜艇交易受瞩

  • 来源:
澳大利亚外长访日两国潜艇交易受瞩

正在日本访问的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周二(2月16日)下午和傍晚分别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防卫大臣中谷元会谈的日程,令日本内外关注澳大利亚是否与日本合作开发潜水艇的焦点显得更为瞩目。

安倍周二上午在首相官邸召见了外务省亚太局长石兼公博和防卫省防卫政策局长前田哲、防卫装备厅长官渡边秀明、海上幕僚长武居智久会谈25分钟,很可能是在与毕晓普会谈前,确认日方对澳大利亚出口潜艇技术的事务。

周一抵达日本访问的毕晓普预定周二结束访日、前往下一站中国访问。似乎因为毕晓普的行程,日澳双方刻意低调就合作开发潜艇会谈的内容,但事实上毕晓普周一晚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会谈中,已讨论过潜艇问题,只是双方事后突出的是会谈一致达成“合作针对朝鲜实施核试验与弹道导弹的挑衅行为,国际社会合作发出强烈谴责讯息非常重要”的意见,双方也确认了推动国际核裁军与核不扩散的意义。

此外,岸田也对澳大利亚反对日本捕鲸的组织在南极的阻止活动表示“希望能对激烈暴力行为采取坚决应对”。

变化生出变数

澳大利亚2014年传出消息,计划在2020年后10年期间,引进8至12艘新型潜艇来更新现有“柯林斯级”(Collins-class submarine)潜艇。由于日本2014年已放宽禁止武器出口的原则,并在同年与澳大利亚签署了《防卫装备品及技术转移政府间协定》、达成船舶力学共同研究协议,澳大利亚邀请日本加入德国、法国已投入向澳大利亚出口潜艇的竞争。对日本来说,这是放宽武器出口的国策后首个大型军备出口贸易,2012年起开始提倡与澳大利亚构筑亚太“安全钻石网”的安倍政权也积极回应。

基于澳大利亚要求,日本提出了“苍龙型”(Soryu-class submarine)潜艇竞标。苍龙型是世界排水量最大级的常规动力攻击型潜艇,也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现役最新锐的潜艇,其特点是仅凭锂离子电池能源就能潜航,但不排除依据澳大利亚的预算修改性能的可能性。

去年澳大利亚政权更迭以后,新政权不但显示出采用日本潜艇难免会刺激中国的忧虑,而且展示重视制造潜艇来带动国内雇用的政策,使得积极迎合在澳大利亚生产潜艇的德国和法国显得有利。日本国内也对向澳大利亚出口苍龙型新锐潜艇技术存在慎重论,令日本竞标形势更不明朗。

南海局势插曲

不过中国去年在南海填海造岛激发南海纠纷和美国后来在南海巡航改变了地区局势,作为美国军事同盟的澳大利亚和日本的立场据信都受到美国影响,其中澳大利亚引进潜艇的计划也传出美国斡旋消息,最大原因是日美澳是军事情报共享的同盟,如果澳大利亚选择德国或法国潜艇技术,交换军事情报就会生出阻隔和障碍。

去年11月中谷元在马来西亚与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佩恩会谈时,中谷表示如果日本夺标,日本将柔性应对澳大利亚希望的建设场所等要求,佩恩回答“会认真考虑日本的提案”。

 

今年1月澳大利亚报纸《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报道称,美国通过事务性层次敦促澳大利亚选择日本,理由是:对抗中国的海洋活动,日本最具有高性能;日澳军备最具备相互运用性;加快日美澳战略合作;如果日本竞标失败就意味着中国外交战略的胜利。

2月8日《澳洲人报》再报道日本防卫副大臣若宫健嗣披露,日方已向澳大利亚保证,如果日本夺标,将向澳大利亚提供苍龙型技术,共享迄今为止只与美国共享潜艇中最高机密的隐形技术。报道说,澳大利亚500亿澳元(约358亿美元)的引进潜水艇计划预定在今年上半年敲定“花落谁家”。

(责编:萧尔)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