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渥太华Kanata区青少年陷“嗑药门”引恐慌,药物滥用孰之过?

二月的最后一天,坐在这里写文的小编,心情本应是如沐春风、欢畅轻松。本来还想着调侃一下奥斯卡的“大乌龙”。但却被Kanata地区青少年“嗑药门”事件给震惊。

“震惊 表情包”的图片搜索结果

在Kanata,“青少年药物服用过量致死事件”已经发生了几个月了,无论是警察的介入,卫生部门的呼声,还是家长的请愿,死去的几位少年,风华正茂,怎么就会对药物服用过量?家长的监督、校园的教育,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失控、失控、再失控……

事件时间:2017年2月12日

只有9年级的女孩被其母发现药物食用过量时导致昏迷不醒,在被送入当地医院的两日后死亡。

chloe-kotval-all-saint-high-school-overdose-fentanyl-ottawa-kanata-undated (1)_Ink_LI

(死者生前照)

亡者女孩来自渥太华 All Saints High School,名叫Chole Kotval 。当14岁的小生命被送到医院时,据医生诊断,大脑已无明显运行特征。在被宣布死亡后的两天,也就是情人节当天,家人决定捐助其所有器官。

据报道,该女孩服用的是芬太尼Fentanyl(类似Opioid的鸦片类药物,是一类具有吗啡作用的化学物质,它的主要用途是镇痛。)如果是仅仅的服用镇痛药,怎么过量就会致死呢?原来这类药物的使用存在着强大的安全隐患!

有谁跟小编一样(请举爪),儿时牙痛的时候难忍的时候,父母会给你一粒或半粒止痛片, 跟你说吃上就不会那么疼了,但不能服用过多!

相关图片

Opioid鸦片类药物可以细分为一下几类:

天然类鸦片剂: 包含在鸦片罂粟树脂中的生物碱,包括吗啡和可待因

半合成鸦片剂:用天然鸦片剂制造而成,比如:氧可酮、氢可酮、海洛因

合成鸦片剂:比如芬太尼哌替啶、美沙酮和右丙氧芬。

内源性鸦片肽:有人体天然产生。比如脑内啡和强啡肽。

这些听起来太学术,你可以不用太在意。重要的是Opioid类药物的服用会出现一些不良反应,常见的反应就是恶心、呕吐,严重者会有荨麻疹、头昏,甚至出现痛觉过敏症状(食用药物缓解疼痛反而使得疼痛加剧)。这种现象会发生最可怕的后果就是药物成瘾在药物的短暂有效期还未得到满足,强烈的不良反应、以及药效过后带来的加剧疼痛感,使得患者(kanata 地区的部分青少年)往往会对药物上瘾并且造成过量服用,酿成悲剧。

而本次在kanata死去的少女Chole Kotval,据家人介绍,其长期伴有牙痛的烦恼。生前因为长相甜美性格温和,不仅是家人的掌上明珠,也拥有着众多的朋友。

chole_Ink_LI

(在社交网络上亲友悼念死去女孩)

Kanata青少年“嗑药门”事件一发生,引起了家长的恐慌。小编一直有个疑问,既然是“镇痛药”,在加拿大一个药监严控的国家,怎么就会轻易的流入青少年手中?而且会使其过量服用?

最近随着警方的调查和介入,这一问题也慢慢被解剖开来。

死亡案例多 都是假药(counterfeit pills)惹的祸?

除了女孩Chole Kotval,就在元旦前一天夜里,一名18岁的少女,名为Teslin Russell被发现药物食用过量死亡。警方最终的焦点是怀疑一种名为Percocet 5 的opioid药物有假(counterfeit pills),因此导致部分青少年在知情或不知情下过度服用了含毒性成分较高的假药,造成生命伤害。

“Percocet 5”的图片搜索结果

“Percocet 5”的图片搜索结果目前名为Percocet 5的药物已经送往药物检测部门进行鉴定。至于两起命案都是源于kanata,这也是引起了警方的关注。

警官Charles Bordeleau在汇报事件调查时表明:众所周知的止痛药Fentanyl来自中国,并且在BC省最先广泛传播,造成大量服用过度致死的事件。就在二月中旬,警察在沿街搜查中捕获的非法Fentanyl(芬太尼)药片就有超过9000粒

Steve Bell

目前,警方向全社会征集线索,呼吁任何人一旦发现假药售卖或非法芬太尼销售,就马上举报

目前,除了Kanata地区,警方还在Downtown地区发现了一位20岁左右的死者,因为服用药物过量致死。这也进一步证实了,这一现象已经开始蔓延在整个渥太华,而且Opioid类药物带来的巨大危害不仅影响青少年,也足以对成人构成威胁!

警察的调查还在继续,现在Kanata地区的家长们早已是热锅上的蚂蚁!

Kanata地区由家长自发组织的家长讨论会,本月就已经开了两期。

Packed meeting hall in Kanata to discuss opioid drug concerns.

(Kanata区域家长自发举办会议商讨对策)

就在上周四原本仅期待10至20人参加的家长讨论会,来了200多人。

主办人名为O‘Leary, 自己的亲生女儿就是因为服用药物过量而死的。

Sean O'Leary organized the meeting in Kanata, saying he's 'losing the battle of saving my daughter's life.'

(图为O‘Leary

“我们很痛苦的被告知,在过去的8周里,我们kanata地区失去了一些年轻的生命。我们需要团结起来做些什么,除了我们自己还有谁能帮助我们呢?”O‘Leary说。

父母承认 一些孩子不愿接受治疗

会议期间没有任何的相机、摄影机。因为有部分药物上瘾的青少年在现场。

一些公共卫生部门的负责人纷纷提出了治疗方法和项目,被大多数患者的父母拒绝了。(大多数父母认为孩子的情况还没那么严重。)

会议的问题大多聚焦在如何检测在孩子住所处找到的不明药物?如果发现自己的孩子对于药物上瘾,作为父母又该做些什么呢?

公共健康官方部门回应:药物的检测需要花时间,提倡父母可以先带着孩子去附近医院做血液检查。

Kanata Recreation centre

(会议举办地Kanata Recreation Complex)

会议中,家长们被问及有多少人发现孩子正在过度服用药物?多于20位家长举手,情绪激动。

针对治疗,药剂师Mark Barnes向家长们介绍如何使用Naloxone Kit。

naloxone kits

(图为Naloxone Kit

Naloxone 可以阻止或缓解服用Opioid药物过度引发的不良反应,并且对未食用Opioid药物的人没有明显的副作用。

并且Barnes指出,父母应该针对情况及时拨打911,即便使用了Naloxone, 也有可能会再复发。

在对策讨论会发布现场,免费发放了大约100件Naloxone kits。

Naloxone kits

由于近期接到了药物服用相关的急救电话增多,渥太华的急救中心紧急增备了多只Naloxone救助袋。

vnvnvnv

就在今天上午的早些时候,渥太华市长Jim Watson 开始向联邦政府呼吁,关注Kanata 地区的青少年“嗑药门”事件,呼吁更多资金支持用于治疗设备、数据分析。

cncncncn

“除了温哥华地区,药物过量食用没有哪里比这里更糟了。父母不停的失去自己的孩子,这是一场危机和战争。我们现在还需要更多的床位来治疗这些深受痛苦的孩子,这还需要一定的资金支持。”——Jim Watson

从第一个死亡事件发生,到家长的恐慌、警察的呼吁、社会的关注,一个青少年的“嗑药门”事件就像是万花筒的折射面,映照出世间百态。无论是家长的监督还是学校的教育,缺少其中任何一环,都会使学生的生命停摆。

小编只知道对于Opioid (鸦片类药物)有一个安全剂量范围:从未使用过镇痛药的人、儿童可每小时口服2.5-5毫克;经常使用镇痛药的患者,通常介于每天30-90毫克。但如果,你的亲人 在“非正常使用该类药物”并且出现过度上瘾现象,针对青少年,家长除了备好急救药物、紧急联络救助,还需要对其进行心理沟通和生活指导,以免悲剧再次发生。

不是每个少年都体验过生命的残酷、不是每个少年都将生命过的精彩无悔……面对生命,我们是宇宙里最渺小的星辰……

只能说:

“从现在起,我开始谨慎地选择我的生活,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我心中已经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再不需要回过头去关心身后的种种是与非议论。我已无暇顾及过去,我要向前走。”——米兰 .昆德拉 

 

OTTAWAZINE/芝麻

 

68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