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9)~(10)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

 

文/落叶有情

 

第9章 再见

 

王俊凯好一会儿才回来,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我想这段时间都够我们平静下来。

KING SIZE的床很大,睡四个人都不是什么问题。

他刚躺下来的时候离我远远的。忽然觉得空调的温度似乎开得有些低。

“我关灯了。”一瞬间的黑暗让我有些害怕,似乎周围的东西都消失一般,就连王俊凯也一同消失。

我抓着被角,反复地告诉自己要放松。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然后我感觉到背后传来的温暖,这才缓缓舒了口气。

他从后方拥住我,“我可以抱着你睡吗?”

(你抱都抱了还问。)当然我不会说这样扫兴致的话。没有回答,只是往他怀里缩了缩。

我仿佛听到他的轻笑声。继而是他落在我脖颈后方上的轻轻一吻,“晚安,雨欣。”柔软的触感,就似吻到我内心。

“恩,晚安。”

这一夜,又是好梦。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尴尬。看来我们的适应性都很强。

我们本都是没有赖床习惯的人,却难得地在床上赖了好一会儿。

“王俊凯。”偶尔想认真问他问题的时候,我都会直接叫他的名字。

“恩?”他闷闷的声音就近在我耳边。

“我们……以前,是怎么样的?”

他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停顿数秒。我背对着他,所以不知道他的表情。或许他是在回忆吧。许久他轻叹,徐徐答道:“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以为你是老师。”

“诶?!”我激动地猛地转过头。这不是明摆着说我老吗?!

“先听我说完嘛。”暂时安抚住我,他又继续说,“因为你当时没穿校服,我就以为你是新来的老师。主要是你当时的气势真的很足,相当威严!”语气里带点调笑的意味。

“我还是不觉得你在夸我……”

他却高兴地揉起我的头发,“总之你当时帮了我,虽然当时觉得你有些多管闲事。不过后来我们成为了、好友。”他在说好友之前轻微的停顿还是被敏感的我察觉到。却无法明白那停顿的含义,因为我不敢问。

我忽然想起,见面第一天时我和他的脸相距很近的那一瞬间。当时他皱着眉,有种把我拒之门外的感觉。我知道那不是错觉。想必,他一定是在犹豫吧。犹豫要不要再次靠近我。过去,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像孩子般有着单纯的友谊,还是淡淡的无法止住的心悸,亦或是难以忘怀的离别呢?

不管如何,他最终做出了决定,我们才能走到现在这一步。我们能在一起,我该谢谢杨琪儿,更该谢谢王俊凯。

对我们过去的细节,他并没有做过多的描述。可能是他也认为过去的就该过去,也许是他不愿回忆太多,或许他体贴着我想不起过去的事实。

过去被我们一笔带过,现在让我们倍加珍惜。

在市中心吃了早饭,我们才一起乘公车回到家。说实话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太多的变化,只不过是多了更多的肢体接触罢了。有时候在想,恋爱也不过如此。

 

还没有体会够刚在一起的腻歪,我就不得不去公司上班。

“小凯。我出门了!”吃完他帮忙准备的早饭,我拿起包就要往外冲。

“诶!等等!”他走到门厅叫住我,手上拿着个饭包,“午饭也给你做了。”

我愣愣地接过,然后抬头冲他笑了,“小凯!你真是越来越家庭主夫了!”

他眯起眼瞪了我一眼,似乎是很不满这个词。

“嘿嘿,”我赔笑,然后转身要逃。

不料他一把拽住我后领口,“逃啥,又不会吃了你!”

我只好转头服软,“上班要迟到了……”

“不会不放你走的!你不觉得你忘了件什么事吗?”他勾着一侧的嘴角。

冲他眨巴几下眼,(我是真的不记得了……)

忽然,一阵铃声响起,是最平常的铃声。显然不是我的手机在响。

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蹙了下眉。却没急着接,反而是看向我。“算了,”他叹息一声。微低头靠近我,在我额上烙下一吻,“你可以走了。”

只是一怔,我立马回道:“是!凯爷!”然后冲出家门。原来他指的是Goodbye Kiss。

开着车在路上,透过反光镜,我这才发现自己脸上甜蜜的笑容。轻咳一声,我这才把自己的表情掩饰回去。

我所在的公司是私人开的,上班时间还是比较宽松的。只要把手头的任务做完,提前回家也不是什么问题。当然,直接在家做也可以。不过由于今早有个会议,所以不得不来公司。不然我就巴不得呆在家里。原因我就不阐述了。

会议上我走神数次,脑中反复都是他唱的那首《董小姐》。几年前有一段时间,这首歌也常在我脑中回响。不过这次不同的是,原本稚嫩的男孩声被成熟沙哑的声音所代替。

终于开完会议,把工作完成的差不多了,已经近三四点。

我伸了个懒腰。边回味着王俊凯做菜的手艺,边吃着甜食补充脑力。就在我悠闲的同时,手机猛地在桌上震动起来。把我吓一跳,心猛地咯噔一下。

来电显示是杨琪儿。话说回来,她是好久没联系我了。走到休息室里,接起电话,“喂,琪儿。”

“董雨欣!王俊凯为什么不接电话?!”她的声音急吼吼的。

“诶?他、他在家啊。可能是没听到吧。”

“什么没听到!刚刚还和他通过电话在讲你们绯闻的事呢,然后就忽然挂掉!气死我了!我给你们收拾烂摊子他还这副态度!”

她抱怨的话我没听进去多少,可那句“你们绯闻的事”却在我脑中不停盘旋。“什么我们绯闻的事?你说清楚。”

电话那头一瞬间静默。似乎杨琪儿也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杨琪儿!你给我说话!到底还是不是我朋友了?”

起初她有些扭捏,最后还是爽快地说了,“有人拍到王俊凯和一个女人去宾馆的照片,现在网上都吵疯了。我知道你平时也不看这些周边新闻什么的。小凯也让我先别告诉你,他说会想办法解决问题。这不,我正和他商量怎么解决吗?”

“你是小凯的经纪人?”我也平静下来。

“不是。之前因为一些事,小凯把经纪人炒了。所以我现在代理而已。而且知道他来你这边消息的人又不多……”

杨琪儿指的事应该就是和之前那个绯闻女友的事吧?虽然心里是这样猜测,但我也没多问。既然王俊凯不想告诉我,就算了。

“叶子。你别生气……我和小凯也是不希望你烦心。”

“我知道。我不生气。”我只是有点失望。因为王俊凯不愿和我分享他的烦恼,不愿和我共同面对本就是我们共同责任的事。“这样吧,我正好今天的工作告一段落,先回家看看。”

“恩,也好。”杨琪儿嘟囔着说,“完了,我肯定要被小凯整死了……”看来她也知道自己泄密后会很惨。

“放心吧。他整你,你来找我。”说完我挂了电话,边收拾着东西往停车场走,边给王俊凯打电话。

果然。无人接听。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蹙着眉。并不是担心我们绯闻的事,而是有另一种让我不停冒冷汗的预感。

 

手握在门把上,“咔嚓”一声门开了。没锁。

我的心也随着门推开的声音颤抖着,不好的预感愈加强烈。顾不上换鞋,我就朝着里面走去。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铁锈味。

一个转角,我的视野开阔起来。紧接着的,是我一辈子难以忘怀的一幕。

王俊凯的半个身子靠在沙发边,手紧紧捂着胸口。而他本就白皙的脸变得惨白无比。可我却不知道他并不是又犯了低血糖。因为他白色的T恤已经被染红一大片,看着那样触目惊心,又那样炫目迷人。

“小凯!”我冲了上去。手却不知该不该碰他。

他半睁着眼,看到我的那一瞬竟露出一个笑容。那样淡的笑容,却把他整个人都点亮一般。“你、回来了?”他的声音很轻很虚,说出来的话依然平静,一个再平常不过的问候。

我的气息很急,眼神一遍遍地往他胸口看去。那片红色好刺眼。我最终还是伸出手遮住它。“恩。我回来了。”我不知道现在自己的笑容是不是比哭还难看。

说完这句我忙拿出手机叫了救护车和报警。我比自己想象中的还冷静。不,该说我从来都没想象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我可能会想象到未来有一天王俊凯找到一个比我更年轻漂亮的女人,然后离我而去。可我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可能会像现在这样离我而去。

挂了电话,我真的有些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做急救,只知道尽量帮他堵住伤口,以防过多失血。

他始终面带微笑地对我说,“我没事,真的。”

为什么连这种时候都要安慰我。明明那个需要被安慰的人不是你吗?我咬着下嘴唇,盯着他不说话。

“董、小姐……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他的气息不稳,说话都要费好大的力气,却偏偏还要唱歌。我真是恨死他了!

“够了!够了!别唱了!”我急着打断他。“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没事!”

“别、别再、再离开、我。好吗?”

“好。”我坚定地点头。那一刻我脱口而出,纵使我可能做不到。

这次他咧开嘴,露出虎牙笑得可爱,“恩。”

 

 

第10章 回忆

 

救护车来的很快,可在我眼里却像几世纪般漫长。

王俊凯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我站在门外看着那隔绝我们的大门发愣。我在想,如果、只是说如果。如果他真的就这样离我而去,我该怎么办。

手上是已经干涸的血迹,看着有些吓人。偶尔路过的人都不禁往我这边看几眼。

我这才反应过来,去洗手间把手洗干净,也顺便洗了脸。越是这种时候,我就越是需要坚强,我就看上去更是冷静。

拿出手机,我打电话给杨琪儿把事情说了。

她起先听了也很慌,几乎都没法听我讲下去。我颇有耐心地等待她冷静下来,却不料电话那头传了一个男声,“喂,你好。我是易烊千玺。”

我一愣。然后接着说,“你好,我是董雨欣。是杨琪儿的好友。”

“恩。我听小凯提起过。”他说的是小凯,并不是琪儿。

“小凯现在如何?”他就显得冷静许多,不过声音也因紧张并不算平稳。

“还在抢救。我不知道他伤得怎么样。”我自认为自己很冷静,却还是能感觉到自己全身在发抖。真的、非常、冷。

电话那头沉默好一会儿才道:“小凯一定会没事的。我们现在就定机票赶过来!”

“恩,好。”我停顿了下,还是说,“谢谢。”

“别这么说。大家都很担心小凯。”他似乎也犹豫了下,“你……”不过话还没说完,电话被杨琪儿抢了回去。

“小欣!你千万要冷静!不能想不开知道吗?!”杨琪儿说的话是那么好笑,语气倒是满满的担忧。

可惜我实在笑不出来,只能苦笑了,“说得什么话。你赶紧滚过来吧!”

“好好!你等着!”也不关心我的用词,只是慌慌张张地这么说。

挂电话前,我仿佛听到电话那头。千玺那个有些冷淡却好听的声音无奈地说道:“你那话是在安慰人家嘛。”

不知道杨琪儿回了什么,电话就被掐断。

似乎,我无意间窥视到杨琪儿的秘密了。

我办好手续,坐到手术室前的长椅上,透过玻璃窗望着外面的大树。透过树叶间的缝隙,阳光洒到身上,有些暖意,有些熟悉。

我想,我终于想起些什么。关于过去的自己和过去的王俊凯。

 

那是放学后,天色已晚,只剩淡淡的余晖留在天边。

我说,“王俊凯。我要转学了。”

他明显地怔住,嘴唇不自觉地抿了抿,“明明才刚转来没多久,怎么又要走了?”

“抱歉……”我的内心很复杂,最终却只是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他抬手拍拍我的头,虽然那个时候他只略高我一些。“又不是你的错。”

我无声地叹息一声。说实话我已经习惯这种漂泊在外的日子。自从父母离异之后,母亲就带着我换过许多不同的城市居住。我也渐渐适应快速融入一个地方,却保持和所有人都不咸不淡的感情。可这一次,我却没有把握好,和王俊凯走得太近了。

“我们、还会再见的吧?”他微笑着问我,眼里是难以掩饰地不舍。

“当然。”我回笑着。

 

高一下半学期,我转到他所在的中学。当年他只不过是个看上去小小的初一新生,却在网络上稍有名气。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他被人排斥的原因,只知道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他的境遇并不好。

母亲在教务处办入学手续的时候,我借口上厕所出来围着校园晃一圈。书包丢在教务处,偶尔有几个初中学弟学妹走过,都会低头走过去。起先还以为是对学姐的尊敬,结果直至有个“乖孩子”对我说“老师好”时,我整个脸都黑了。

本来就因为这句心情不好,所以在角落里看到一堆男生围着一起时,我不禁想发挥下所谓老师的威严。

我咳嗽一声,提高音量,“你们几个!在那里做什么?!”

那几个男生有些慌张地转头,却在看到我的时候疑惑地打量我。悉悉索索地互相说着,“这人没见过,新来的老师?”

“没听说有新老师进来咯。新生倒是有。就三爷关照的那个!”

我这边还心虚地想着自己穿帮了,却在听得三爷时一机灵,脑袋里的思绪也转得飞快。这时我才注意到他们围着的中间还站了个男孩。看样子肯定是初中部的,此时正用戒备的眼神看着我。这几个高中部的欺负一个初中生太过分了!

“喂,你!哪个班的?”高中部的其中一人带头问道。

我扫了他们一眼,没答反问:“三爷什么时候连你们这种小屁孩都收了?”

听我这么问,他们几人互相交换眼神。还是之前提问的那人,这回一改嚣张的语气,小心翼翼地问:“你是董雨欣?”

“对。”

“不好意思。”这回他的表情竟变成赔笑,“我们刚刚态度差了点,欣姐。”

“别叫我欣姐,我可担待不起。”在我眼里他们还没资格这么叫我。

“好好!那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然后一堆人都朝我点点头,离开了。

走廊上还能听见其中一个大嗓门的声音,“干嘛怕她啊?”是不用怕我,他们怕的是三爷。

三爷我从小就认识。我一直都称他为三叔,虽然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没有女儿,却很喜欢女孩,也是真的疼我。他在重庆是地方一霸,据说是用他的名号能横着走。只可惜我不打算横着走,谁叫我本就是懒得惹事的主。这次也不知是不是正义感爆棚。

这时我才有空仔细打量面前的男孩。本以为会是个看着很弱小懦弱的男生,可看到他的眼神时我发现自己错了。与之前他看着我的防备眼神不同,他望着那群人背影的眼神就如一只豹子。那一刻我忽然质疑自己替他解围这件事是不是错了。

那并不是弱者的眼神,而是狩猎者的眼神、是王者的眼神。他不是没有能力反抗,而是不屑反抗。

我的判断并没有错,几年后,他确实成为王者。娱乐圈的王者。

他的眼神扫了过来,只是那么一眼,然后微微低头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那样冷淡而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却勾着嘴角。似乎发现同类了。

是的。我和他在某些方面很像。

我是转学生,能和每个人和平相处,却永远和他们之间隔了一道墙。所有人对我说话都客客气气,我也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但,是人都会寂寞。

 

再见王俊凯的时候,是一天放学在音乐教室见到他。透过教室的玻璃窗我看见他。

他手里拿着一把吉他,正缓缓地拨动着,似乎在练习一首不太熟练的曲子。细细的汗水在他的鼻翼,认真的样子很唯美。

我竟然用唯美去形容一个男孩。

那时的他,长相稚嫩,用普遍的话来讲就是没有长开。但那一刻,我却能感觉到他未来一定是个俊俏的男人。

我就这样在窗边站了许久,静静听着。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有去。听着那还不熟练的曲子慢慢变得好听而舒畅。然后他的歌声也伴着曲子缓缓响起。那是我第一次听那首歌,宋冬野的《董小姐》,真的很好听。

那天我似乎来早了,音乐教室里静悄悄的,我不禁走进去。角落里一把吉他静静地靠在墙边,我扫了一眼乐谱,不自觉地把回忆中的音调哼了出来。

当我回过神想退出教室的时候,却发现王俊凯就站在门边。夕阳的余晖照在他身后,皆是暖意。我第一次看到他笑。原来他并不是一直都那样冷,原来他笑起来有两颗小虎牙,原来他真的那么好看。

自然而然间,我们成了朋友,又似乎比朋友间又多出些什么。我们总在放学后聚在音乐教室或是天台,大多是听他弹吉他或唱歌,偶尔也会聊天。

我发现其实他也不过是个孩子,闹腾起来也异常疯。明明我就比他大上三岁,却也跟着他一起疯。

然后他似乎真的渐渐红了起来,也忙碌起来。于是变成了我们去对方家里互相串门。他的母亲认识我,我的母亲也认识他。

喜欢他的人越是多,讨厌他的人就也愈多。虽然没人再明目张胆地找他茬,可偶尔还是能听到别人讽刺他的声音。对待这些人,他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不回嘴、不还手,默默承受,却永不屈服。他更努力地练习唱歌跳舞,仿佛这是他的发泄方式,也好像在试图证明自己。

我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站在他身边,看着他成长、陪着他欢笑亦或是难过。

过去我无法形容我们之间微妙的感情。我总觉得那时我们还小,太过青涩。就连暧昧都不明白是什么。

可我现在却猛然懂得。我想用八个字形容再合适不过: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期待下一回)

 

点击回顾:

(1)~(2)章

(3)~(4)章

(5)~(6)章

(7)~(8)章

3 条评论

  1. Pingbac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13)~(14) | OTTAWAZINE NEWS

  2. Pingbac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15)~(16) | OTTAWAZINE NEWS

  3. Pingbac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17)~(18) | OTTAWAZINE NEWS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