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21)~(22)大结局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

 

文/落叶有情

 

第21章 伤疤

 

又是只需几步。

可又是这几步间,出了差错。

脸上一阵冰凉,从脸颊衍生至下巴。并不那么疼痛,只是有股凉意。接着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开始往下淌。

所有人都在一瞬间瞪大眼睛。而我的思绪好像还在别处。

我被猛地推了出去。而冲过来的王俊凯正好接住我,把我紧紧地压在他胸口。我看到红色的液体滴在他的衣角,染红他干净的衣服。

吴达被带走了,还不忘回头补了那么一句,“王俊凯,痛吗?很痛吧?哈哈哈……”他大笑着。确实是疯了。

王俊凯侧头狠狠地瞪着他。那眼神,我第一次在他眼里看见,那是恨。就如我晕倒前看到吴达最后的眼神一般。

我相信。这一刀,划在我脸上,更是划在他心上。

三叔的声音传到我们耳里,是冲他身后的兄弟说的。“去查吴达关在哪儿。让他们好好‘关照’他!”

说实话我已经不关心这些了,不关心吴达会如何,也不关心自己脸上的划伤有多严重。

王俊凯把我从地上抱起来,低头看我的眼神满满都是愧疚和心疼。

我别过头闭上眼。

求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

 

“欣,你开开门好不好?”母亲这几天总是时不时到我房间门口敲门。好像怕我会凭空消失一样。

“妈。我没事。”我应了一声。这几天我几乎都不说话,除了每次母亲来敲门确认我没做傻事的时候。

是啊。我都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可我不会做什么傻事,自杀这种事太勇敢,我可做不到。连死都不怕,还有其他什么可怕的呢。

门外安静了好一会儿。我却知道她还没离去。

其实我只是不想说话,不想出门,不想见人罢了。真的没有其他什么。

又是一阵轻击,这次却是很有规律的敲门声,我立马就分辨出门口的人。很可笑不是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连他敲门的声音都能一下分辨出来。

“雨欣。我、能进来吗?”他的嗓子哑哑的,这几天肯定没好好休息吧。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明明知道嗓子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房间里关着灯,抱着双腿,缩在床角。这次,我没有回答。

他敲门的声音开始急切起来,“雨欣。求你了,让我看看你。好不好?”为何他的声音里竟有一丝哭腔。

类似的情形,这几天一直不断地重复着。

我只是、只是还没有做好面对他的准备。

“雨欣……”敲门声停止了。

接着是母亲的声音,“小凯。要不,你先回去吧?”

我没有听到王俊凯的回答。但我看到门缝下透进来的光线被遮住一大半。

母亲叹息一声,然后是她远离的脚步声。

我盯着门缝,毫无表情。我知道王俊凯就坐在门外的地上,等着我开门。站起身,我没有立刻走到门边,而是借着窗外的路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大块纱布贴在我的左脸上。医生说,这个伤可能会留下疤痕、无法痊愈。就像王俊凯在我心里留下的痕迹一样。

若在古时候,这就相当于毁容,对女子来说一定比死还难受。可此时的我却无心关注自己脸上的伤势,脑中满满的都是关于王俊凯给我回忆。

“你准备好了吗?”我低声问自己。我闭了闭眼,再睁眼的时候,我看到自己的坚决。

走向门边,手转动门把。

王俊凯,你准备好了吗?

 

他靠在门上,顺着我开门往后倾倒了下。随即他迅速站起身、用略带激动的眼神望向我,可我却平静如水。

“我们聊聊吧。”我说。

看到我的表情,他似乎有些疑惑。然后点点头,“好。”

我们走在附近的公园。正值夏季,公园里放着烟花,不少人买了门票去看。也有些人在公园外找了个视野好的地方一起看。

一路上他一直不停侧头看我,不知是在打量我的表情还是我的伤疤。至始至终我没有看向他,不是我不想看,而是不敢看。

我和他选了个有些偏僻的位置,所以也没人守在这儿看烟花。

终于站定,他马上开口说道:“雨欣。这几天……”

我却打断了他,实在不希望他的话动摇我的决心。

话一出口,他的表情就瞬间变得错愕。他愣愣地看了我许久,继而问:“你、刚刚……说什么?”又一次颤抖的声音。

我抿抿嘴。心想着他何必又要我重复一遍呢?“我说,我们分手吧。”重复这样残忍的话。

“如果是因为吴达的事,都是我的错!是我把你卷进去的……明明答应过阿姨要好好照顾你,是我没有信守承诺,是我不好……”他说话的时候带着男孩般不知所措的慌张。

听着他不停自责的话语,说实话我真的很痛心。这件事说到底并不是他一人的过错。要是每笔帐都算,那朱毅乐有错、三叔有错、甚至我也有错。

我看着他,静静摇摇头。

他见我摇头,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所以、别说那种话了好吗?”语气里的哀求是我从来不敢在他身上想象的。

我们曾都是那么骄傲的人,却不料在爱情里这般卑微。

“我只是觉得我们不合适。和吴达的事没多大关系。”早在吴达出现前,我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不是吗?

“不合适?”他的语气里带着怒气,“你倒是说说哪里不合适?”若是过去,他用这样的气势,我一定立马就怂了吧。

“哪里合适?”可这次我不甘示弱。“你比我小三岁。等你到了可以公开恋情的年龄,我都要几岁了?而且,你是明星,我只想默默无闻。你要在国内发展,我却会回加拿大。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在一起?”每个理由、每个借口,我每说出一个,都扎痛着我的心。我知道他一定比我更疼。

这一刻他的眼神很冷。过去他或许开玩笑般地发脾气,却不曾用这样冰冷的眼神看过我。他是真的怒了,气我总是这样犹犹豫豫,留他一人坚持着。明明我知道,爱情就是需要两个人共同的维护。

一束烟花在此刻绽放,映在他眼里也掩不住他对我的失望。我忽然想起那天在木屋里他眼中的星辰,那样的美。与此刻他的眼神对比着,是上帝对我嘲讽还是我对自己惩罚?

许久,他用清冷的声音说道:“为什么你一开始不说。”用的是陈述句,仿佛是对我质问。

是啊,这些问题从始至终都存在。

(因为我以为我们能一起面对。)我是这样想的,却不是这样答的。“我头脑发热罢了。现在我想清楚了,我累了。我想回归原来的生活。”就好像在让他别打扰我似的。

他就这样静默地盯着我。好像想从我眼中看出一丝动摇。最后,他勾起一侧的嘴角,却是苦笑。“我知道这都只是你的理由罢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难道他知道了?)

“但是。”他深吸一口气,接下去,“或许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样。你是匹野马,我拴不住你。”他垂下眼睑,不再看我,“我成全你。”最后一句说得这样轻,我却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好半天我才憋出一句,“谢谢。”然后我转身快步离开。我不想让他看到,因为泪已经再也藏不住。

有那么多明星因为丑闻而把事业毁于一旦。超速、吸毒、艳照,有的人从新开始,有的人彻底低迷。我不知道我的背景会给他带去多少影响,可不管如何我都不愿冒这个险。

烟花还不停地在我身边的天空中绽放着。我曾以为我们的爱情会如那永恒的星辰,却不料似这烟花般易逝。

忽然那几句歌词在我耳边响起:

“董小姐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到绝望 董小姐”

我仿佛看到了,他在说形容我是“野马”时绝望的眼神。

王俊凯。我知道现在不管我说什么都没用。所有人都可能觉得我自私、胆小、矫情。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离开你,是因为我爱你。

这样,对我来说,足矣。

 

母亲在家里等我,听到我开门的声音很急切地赶到门边。看到我满脸泪水的样子,也红了眼睛。

我扑到她怀里,不停地哭着。终于知道原来哭得太厉害竟会干呕。

她拍着我的背哄我睡觉,就像小时候那样。

我脸上的纱布早就被浸湿,她趁着我睡着的时候给我换了块新的。其实我只不过是闭着眼,回想着过去。

第一次见到王俊凯,我以为自己认识他,而他不认识我,可事实上却正好相反;第一次他叫我“雨欣”时坚定的眼神,是下定决心和我走下去,可惜我让他失望了;他第一次搂我睡觉时的安心,他第一次吻我时的慌张和小心翼翼,他第一次紧拥我时的思念……

母亲问我“你们在一起,有没有考虑清楚”,我单纯地以为只是碍于明星的身份,却不料是更深层地涉及到关于我失忆和身世的一切。

这世界总发生着无比戏剧化的事。

可这些都过去了。一觉醒来,又是美好的一天。虽然我知道我忘不了那个叫王俊凯的人。

王俊凯。你好。

王俊凯。再见。

 

第22章 梦想(大结局)

 

“妈。”我从房间出来。母亲和三叔坐在客厅里,脸色都不怎么好。

“睡醒啦?”母亲见到我,扯出个疲惫的笑容。“来这边坐。”

忽然我觉得自己对不起的人实在太多了。母亲这一生把多少心血花在我身上,我又回报给她什么呢?

我乖乖地在母亲身旁坐下。

她伸手过来握住我手,“我麻烦你三叔找了最好的大夫,但是是在美国。妈妈陪你去好不好?”母亲的眼神明显是怕我拒绝。

我微笑起来,心里暖暖的。“当然好啦。有哪个女孩希望自己脸上留疤的呢?”

母亲这才舒了一口气。

我们三人又在家里聊了些时候,留三叔在家吃了个便饭,便送他离开了。三叔临走的时候,拍拍我的肩,“好样的。很坚强!这件事……是三叔对不住你。我会处理的。”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摇头是因为我不坚强而且这也不全是三叔的错,点头是因为我相信三叔的能力。“谢谢三叔。”

之后我和母亲坐在客厅,聊起了很多往事。我把自己回想起的事都给她描述了一番,大多是关于家人的回忆。对于王俊凯的事,我却选择沉默、绝口不提。母亲自然有人不敢多问,怕是又刺激到我刚安抚下的心绪。

料到父亲的时候,我还是禁不住问她:“妈,你和爸离婚,是因为我吗?”

她温柔地摸摸我的头发,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只是这么说:“妈妈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就是和你爸爸在一起还有了你这么可爱的女儿。但妈妈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是没有和你爸爸一起把你抚养长大。”

她的这段话,深深触动着我,也震撼到我。这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吧,也是一个妻子对丈夫的爱。可偏偏,心底里还有些隐隐地不是滋味。

不过我总算找到自己一直苦苦寻觅的东西是什么了。不是爱情,不是平凡,而是家。

 

 

我和母亲来到美国波士顿已经有近一个月了。在治疗的过程中,我们也相当于休假一般。在加拿大的工作,现在处于待职休假的阶段。我想多休息一段时间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

至于脸部的伤痕,有痊愈的可能,只是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和金钱。想想还真是作孽,一个吴达就搞得我们一家人心神不宁。每次一想到这儿,心里就会咯噔一下。因为那个人的影子又浮现在眼前。

每次照镜子,看到脸上的疤痕。我都仿佛能看到他带着心疼和愧疚的眼神看我。

我曾听毕玉说,她和朱毅乐在一起的日子里,常常觉得胸口闷闷地疼。那是我只是不在意地笑笑,说他们那是虐恋情深。却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经历同样的感受。不同的是,他们在一起互相折磨,可我和他却风道扬镳。

我曾和毕玉说,“大概是没遇到那个让我愿意冒险的人”。这回我冒险了,却没坚持下去。

伤了脸,伤了心,更伤了他。不过有句歌词唱得好:这点小伤口很快就愈合。

我还是我,依然能微笑地看着镜子告诉自己要坚强。

 

 

 

除了三叔,没人知道我和母亲去哪儿了。甚至杨琪儿也只知道我是出了国,却不知道我去了她母校所在的城市。之所以这么做,可能我是害怕他找到我吧。

这天出门的时候比较急,随手拿了个不太常用的包。买东西的时候才发现包里并没有自己平时用的钱包。翻遍了整个包,我有些尴尬地看了眼自己身后的队伍。思虑着要不要先让路,然后打电话给正在午睡的母亲送钱来。可这样还真是不太好意思。

幸好此时,从包里的夹层掉出来什么东西。我欣喜地一看,结果……

“Oh. That works.”那是一张卡。收银员看到上面的银联标志,说这张卡可以用。

我手里抓着这张卡,懵了。那是傍晚,我们沿着公路散步。偶尔几辆车开过,打扰着住宅区特有的宁静。他就走在我身侧,说着想在我家住的再久一些。而我也舍不得他离开。我忽然想起王俊凯那得逞般的笑容,当时的他,会不会想到我们的结局是这样?

明明就用尽力气才试图淡忘他,为何这么容易又……

“Are you okay” 收银员看我在发呆,试探地问道。

“Yeah.”我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Pay credit please.(用信用卡付,谢谢。)” 算了,先急用吧。

买了东西,我晃晃悠悠地往家走。波士顿不同于渥太华,是个繁忙的都市。所有人都匆匆地从我身边走过。而只有我,站在路当中发起呆,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其实这一刻我的大脑已经放空,唯一的思绪只留下一个:

王俊凯。其实,我还是好想你。

 

不知何时,我养成了散步的习惯。母亲也任由我散心。和她在一起,我总是很自由,无需克制和伪装。

信用卡事件的后一天傍晚,我独自来到波士顿公园。这也算是个旅游景点了,人还真是不少。于是我就听着音乐,坐在长椅上闭目养神。

忽然袖子被拉动一下,我睁开眼,一个大约六、七岁的白人女孩正用水润而无辜的眼神望着我。

摘下耳机。“Hi.”我冲她友好地笑。

“Hi. Could you bring me to the fountain”外国小孩真的长得很可爱,大多都似洋娃娃般,看着就想捏捏。而她用着甜甜的声音问我,又是这么点小要求,我自然不好意思拒绝。

“Sure.”我估摸着她可能是和家里人约好在喷泉边见面,却找不到路。于是就拉着她的小手来到喷泉边。

果真,我们刚看到目的地,她就一路狂奔,冲到一对夫妻的怀里。

那对夫妻看着我,脸上都是笑意。我礼貌地回笑着,刚打算和他们聊几句,身边就忽然响起音乐声。

这音调太熟悉,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歌。

我慌张地侧头去寻找乐曲的来源,却没有找到期盼的人。原来在我心底,自己还是那么渴望着见他。真是讽刺。明明那个赶他走的人是我。

弹吉他的是个白人青年,看来只不过是在公园里卖艺,碰巧会这首歌而已。我刚为自己解释了,转身就要走。但身后又响起同一首歌,这次却是用小提琴在演奏。我转过头,这次的是个亚洲女孩。

他们一左一右,在我身边演奏着。而那一家人,就站在我前方一侧,依然冲我微笑。

公园里的人都发现了这一有趣的现象。渐渐地往我这边聚拢。

我被团团围住,没有退路。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隐约地预感到什么。

一个歌声从人群的后方响起,似乎比以前更好听了。随着人群往两边让开一条道路,我看到了来人。就如我在机场见到他时那样引人注目。可此时的他少了那份犹豫,反而多出了些什么。

“董小姐你抬头看我提出再见

你说你和我是不合适没有明天

 董小姐你可知道我说够了再见

再见你的时候再次想起了从前

所以我想求你让我留下来 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可我不感到绝望 董小姐 ”

他还是穿了件白衬衫。我最喜欢他穿白色的样子,那样干净而完美。可我更喜欢的,是他看着我的眼神,那样爱恋而宠溺。我好像就这样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过去我一直控制着自己,告诉自己别付出太多,因为那样你只会伤得更重。可这一刻,我只想顺从自己的内心。

只不过短短一个月不见,我竟是这么想他。想到歇斯底里,偏偏还装作若无其事。我好累,真的好累。好想就这样放纵自己一次。

他走到我面前停下的那一瞬,曲子也跟着停下。然后他看着我,勾着一侧的嘴角,又是用这种我无可抗力的笑容。“董雨欣。”他叫我名字的样子是那么认真。“我来找你了。”

他说他来找我了。他又来找我了。为什么每次我都这么任性。擅自忘了他,擅自离开他?

“虽然,站在舞台上,一直是我的梦想。我也知道你希望我的梦想可以延续下去,对不对?”

我愣愣地点头。没有发现他设置的“陷阱”。

他的笑意更深了,“我的另一个梦想,是想有个家。而我希望这个家里有你。”家。为何他总是知道如何抓住我的心。他是从何时开始这般了解我?“所以,你也会帮我延续这个梦想的,对吧?”

这回我没有立马点头。反而意识到他是在给我下套。我抿着唇,不回答。

见我不答,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我知道你为我好,不想看到我毁掉和粉丝的十年约定。但是你忍心看到我丢掉另一个梦想吗?不管结果是如何的,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他的一只手一直紧握着,看上去很紧张。“我今天,只想问你一句话。”

我又点了点头,等他问下去。

他没有立刻问我那个问题,而是继续把最后两句歌词唱完:

“跟我走吧 董小姐

嫁给我吧 董小姐”

脑中“嗡”地一声,(我是不是听错了?)

也就在我诧异无比的同时,他单膝跪下,摊开一直紧握的手掌,打开手里的小盒子,“Would you marry me”

我听到周围的欢呼声、起哄声和口哨声,但那些声音都渐渐远离我一般,我眼中仿佛只有他,王俊凯。我张了张嘴,又闭上。

以往他总是低头看我,这一次他仰起头,眼里有坚持、有担忧、有期盼……那样复杂,我却好像都看得懂似的。

忽然想起母亲说的那段话。而直至此时此刻,我才真正理解这段话的含义。她说她从不后悔他们在一起,只懊悔没有在一起更久,久至看着我出生、看着我长大、看着我成家。如果我今天为了王俊凯的事业而离开他,我、会不会后悔?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

 

由于我的沉默,周围均是窃窃私语声。

他似乎更紧张了。但还是硬撑着说道:“要是你不答应的话,我就……”

“你就?”我装傻问他。心里却在笑他老套。

“我就亲你!”他抬头看着我,本来霸气的队长大人,此刻竟有些乖小弟的楚楚可怜。

我板着脸,看他的表情变了色。然后才“噗呲”一声笑出来。接着,我蹲下身,把脸凑了过去。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唇就率先压在他的唇上。

还是我怀念的触感。

他一瞬间怔住。

“Yeah.”我轻轻说出声的时候,他已经咧开嘴笑起来。“Yes.”随着我坚定地说出第二遍,他那两只虎牙也毫不掩饰地窜出来。

他急急忙忙地拉过我的手,为我戴上戒指,好像怕我会反悔似的。

我看着他的动作,也掩不住脸上的笑容。我好想告诉他:之前我可能踌躇过,但一旦下定决心,就一定会做到!

这一刻,丢失自我的董雨欣第一次找回真正的自己。

 

然后他凑过来,搂住我的腰,把我从地上抱起,在原地转了一整圈。那样子就像个得到心爱礼物的孩子。

我嘴上抱怨着,“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心里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那种离地的不安全感却被他结实的臂膀消除。

“也就在你面前像孩子咯。”他反驳着,继而在我嘴上轻啄。

周围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我这才反应过来,“明明就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嘛!”说起来,他还真是花了不少心思。从小女孩到两位演奏者还有这场告白。

他究竟是怎么找到我的,已经不重要了。我猜想可能是因为那张信用卡。若真是如此,那说不定……

想着,我勾住他的脖子,回吻。这次,再也不放开。

原来我早就被他禁锢在身边,原来我根本不想离开他,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他笑得灿烂。眯着眼,露出两只虎牙。而他眼里也倒影着我笑颜。就像他曾告诉我的一样,是真的很美。

 

王俊凯。再见。

王俊凯。你好。

我若是一匹野马,纵使你的家里没有草原,我也愿意被你所束缚。

做你王俊凯,一辈子的——董小姐。

 

 

END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

正在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