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19)~(20)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

 

文/落叶有情

 

第19章 真实

 

“My Girl!”以歌名结尾,三人几乎是吼出最后一句的。他们举起手,仿佛身处演唱会,等着热潮般的掌声和尖叫声。

可惜只有我和杨琪儿拼命为他们鼓掌。

王俊凯握拳举起的手,缓缓垂下放平,伸出一只手指指向我。没有伴奏、没有伴音,他的轻声独唱,就算只有那么一句,都足以在我心中百转千回。他唱:“My Girl…”

这回我眯起眼笑了,露出我这些日子以来最真实的一个笑容。

因为他,我笑不出来;却又因为他,我笑得灿烂。王俊凯就如毒药,让我为他哭,为他笑,渐渐侵蚀我的心。

身边的杨琪儿鼓掌欢呼着,“太棒了太棒了!照这个进度下去演唱会简直要High翻天!”

王俊凯彻底无视她。把电吉他拿下,然后也不走楼梯,直接从舞台上跳下来。

“你悠着点!”看得我一阵心惊肉跳,也禁不住往前走几步。

没想到他冲上来一把抱住我。

我有些懵,傻傻地僵在原地。眼神还看着舞台。我好像看到千玺和王源正窃窃私语着,还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终于……”王俊凯只说了那么一个词,可我还是明白他有多想我。他把我拥在怀里的力度是那么紧,仿佛要把我刻在他身体里。

有些难以呼吸,可我不想破坏这刻的美好。缓缓抬起手,搭在他背上,回拥。

终于能碰触到你了。

 

这是只有我们五个人的庆功会。有美食、有酒、最重要的是有我们。

我们并排坐在舞台边缘,双腿随意地垂在舞台边。每人手里拿一瓶酒,用力举起算是干杯。聊着、欢笑着、追逐着,好想时间就停在这一刻。

他们都在笑,而我也是。

饭饱酒足后,显然酒量不好的人开始醉了。

“雨欣、雨欣!你听我说!”王源不知何时晃悠到我身边坐下,还边打着酒嗝,脸红彤彤的甚是可爱。“王俊凯又欺负人!”敢情是来我这儿告状了。

我抿了一口酒,也不回答,笑意满满地盯着他。

“你、不在,不知道……他、他自己魔鬼训练就算、算了!还要,拉着我和千玺!”王源水灵灵的眼睛果然无辜。

我抬手拍拍他的头,“乖!姐姐给你报仇!”话音刚落,一只大手抓住我的手腕。顺着手腕过去,王俊凯站在我和王源身后,抿着唇。我抬头微笑,“哦!来得正好。”

“什么正好?正好被我逮到偷吃是吧?”他的脸色好像有点黑。

“诶?”我只是拍个王源的头,这都能吃醋?“胡说什么呢!王源儿正和我告状你欺负他呢。”但我还是乖巧地解释道。

“是嘛……”王俊凯的眼神幽幽地朝王源看过去。

王源本来迷迷糊糊的,好像瞬间清醒了。“啊”了一声爬起来跑回千玺身边,隔个老远指着我说:“董雨欣你出卖我!”

我无辜地眨眼,“拜托……你没说不能说啊……”

 

夜渐渐深了。我们都有些醉。

王源是酒量最差的,其次是杨琪儿,此时两人已纷纷熟睡。剩下的我们三个还都算清醒,不过步子多少有些不稳。

酒醉的千玺少了平时的刻意压抑,此时和王俊凯聊得挺热烈。说是热烈,其实只不过是两人笑着聊天罢了。毕竟,杨琪儿还靠在千玺肩头,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是不想吵醒她。果然,千玺对杨琪儿颇为温柔。

王俊凯把我环在他怀里,我静静地听他们说话。

我知道王俊凯以为我也和另两人一样醉了。其实我的酒量很不错。虽然平时鲜少喝酒,只能估摸着自己这是遗传的。

可我还是装醉,依靠着王俊凯。平时的我不爱撒娇,今天就让我纵容一番吧。

我第一次真正接触到王俊凯的朋友。那次在医院,大家不过是处于表面的交情。我和千玺、王源的交情,远不如杨琪儿这个经常混在他们身边的人。

而此时他们肆无忌惮地在我面前天南地北地聊着。我看到了最真实的千玺,还有一醉就满嘴真话的王源也是让我哭笑不得,现在熟睡的他更是可爱。

我觉得我似乎更了解王俊凯了。我记得有句话说的好:看一个人的本质,就要看他周围的朋友。

而酒,让我看到的不仅是王俊凯的本质,还有千玺、王源的。酒品好的人,人品也坏不到哪儿去。

我很高兴,为王俊凯高兴,他有那么多为他着想的朋友。

王俊凯受伤的时候,我一个电话他们都来了;他陪我在山中时,他们为他打点好一切;他和我冷战的时候,他们不说担心,却默默陪伴……

这样的朋友,不需要多,两个足矣。

我相信,杨琪儿和毕玉对我来说也是这样的存在。

 

“我去洗手间。”我低声在王俊凯耳边说。

他们正好结束一个话题,王俊凯低头说:“我陪你。”

“我去女厕所,你陪什么陪……”不过我倒是笑得一脸欢愉。“你们接着聊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把楼着我的手松了松,“你认识路吗?”好像还是很担心似的。

这是在怀疑我的智商?“找找就行。”我颇为轻松地跳下舞台,以此来证明自己很好。

“把手机带上,有事打电话。”他在我身后说了句。

我点点头。随手把挎包整个拿上。

走廊上虽然明亮,却有些冷清。

洗手间很近,没一会儿我就找到了。方便完,我正在洗手。忽然厕所里闯进个女人。长得倒是挺漂亮,可看她把门砸得砰砰响,就觉得是个脾气大的主。说起来,还有些眼熟。

她进来看到我有些诧异。从上到下打量我一番,那眼神让我很不舒服。

“你是新来的?”连她的声音都带着一股瞧不起人的感觉。

我先是沉默。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也不想回答。

“说话!”她的语气更是糟糕。

很想回她一句“滚”。可自从闪光灯事件后,我做事变得小心翼翼许多,生怕她认出我来。“恩,”我最后轻轻应了一声,低着头不想让她看清我的脸。

估计是看我低着头,她更是趾高气扬了。“正好。你去帮我到道具室拿点东西。”

“哦好。”我这样应着,想着借她的话正好出门跑回去。

刚出门走了没几步,她的声音又响起。“你往哪儿走呢?!不是这边!”

“哦哦!”这回惨了,我只好硬着头皮换个方向走。更没料到的是,她竟然不上厕所,反而跟在我身后,像是要监督我似的。我就郁闷了,她既然要自己去,干嘛还让我去啊!难道是大晚上的害怕一个人?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注意力到在身后的高跟鞋“哒哒”的响声上。

“喂喂!你!长没长眼睛!到了!”她这什么态度!

我朝左看去。想想算了,都到这儿了还是给她拿吧。道具室的门开着,我开灯推门进去。“你要拿什么?”我回过头,她却猛地把我往里面一推,自己也闪进门,把门重重带上。

此时我终于明白有什么不对。提防地看着她,“你做什么?”

“呵,你就是董雨欣吧?比我想象中还好骗呐。”她认识我,但我……等下!她是?

“你是罗童童?”

她撩了把自己的头发,“亏你竟然认不出我。”

我也冷笑起来,“女明星的演技就是不一样啊。不过应该也是本色出演吧?”

大概是听出我在讽刺她恶劣的态度,她的脸色不太好。可转而笑起来,“别以为有小凯护着你,你就觉得自己无敌了。简直可笑!”

“我从来不需要谁护着我。”因为我的骄傲不许自己懦弱。

“哦?是吗?”她的笑容愈加有深意起来。“也是啊,谁叫你是混混头子的女儿呢?”

这一刻,我的心猛地咯噔一下。她的这句话仿佛一把钥匙打开我记忆的门锁。可我却不想拉开门。“你……你说什么……”我的气势瞬间被浇灭。

看到我如此的反应,她更是变本加厉,“怎么?要装傻?”朝我走近一步,几乎贴在我耳边说。“董栋可是大名人呐!你说,要是别人知道王俊凯的女友是董栋的女儿,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不需她说我都知道。

我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跌入冰窟那样寒冷。我总算知道自己在逃避的东西是什么。我总算知道为何每次母亲总是一笔带过父亲的事。我总算知道自己真正的恐惧是什么。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

拿出手机,发现上面有几个未接电话,都是王俊凯打来的。他现在,是很着急吗?在担心我吗?

我拨通电话,却不是王俊凯的号码,反而是杨琪儿的。我实在没有勇气直接和他通话。接电话的不是杨琪儿,估计是还在睡吧。

“喂。董雨欣?你去哪儿了?小凯去找你了。”千玺的声音有点严肃,似乎对我忽然消失的事很不满。

“我……”咳嗽一声,我调整自己的语调,“不太舒服。就先回家了。你能不能帮我和小凯说一声?”

“为什么不自己和他说?”他似乎多少感觉出了不对劲。

有些难回答。“要是我直接和他说,他一定会要送我回家的。要是再被拍到……”我没说完,想必聪明如千玺,一定懂。

似乎是觉得我理由合理。“行。我等下就打电话给他。”

“谢谢。”我挂了电话,看着窗外。开始回忆埋藏在心底许久的记忆。

 

 

第20章 危险

 

若是说关于王俊凯的记忆是最美好、最纯真的,那这段回忆也同样如此。可越是如此,我越是不愿回想,只因它有个悲惨的结局。

这是一个关于我和父亲的故事,我不曾拿出来和人分享。可今天,我希望你们能听我把它说出来。

我从小就被送到寄宿制学校,就学会如何独立面对这世界。我想这也是造成我现在有些要强、爱面子的原因。

时常在父母两边来回的我,爱着他们却不敢说。

印象中,我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趁着父亲还没回家,在家里翻腾一遍,直至找到他藏好的礼物。我会拿出来细细看,然后再依照原样放回原处。

我会迎着他进门,会等他告诉我有礼物送给我。

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到房间的柜子前把礼物拿出来,举着在他面前炫耀自己早发现了。

那时他总会笑着看我,眼里倒映着我幸福的笑容……

 

车开到小区门口,我让司机把车停至楼底,为了不再被狗仔队逮到。然后晃晃悠悠地回到家。

家里空荡荡的,母亲不在。似乎是去邻居家闲聊回来晚了。

我倒在床上,泪水顺着眼角渗出,洒在被单上。我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平静许多。本以为这回忆会让我崩溃,可最后只不过是让我心痛。可是,这疼痛不如刺痛般一闪而过,反倒是持续性地钝痛。

我终于明白,忘记——有时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

那天和往常一样。是我和母亲搬家后的没多少日子。

在楼上睡觉的我听到楼下的动静,仿佛是听到三叔的声音。我有些高兴能见到三叔。正下着楼,却听到……

三叔说,“是……枪决。”

“不是说尽量在托关系了吗?这样,让我怎么和雨欣说?!”是母亲的声音。

我听得清晰,也迅速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那一年,父亲遭了秧。过去几年做的事都被翻出来。本以为如此强大的父亲一定会又一次死里逃生,可这一次……

竟是枪决。

明明下楼只要那么短短几秒,我却想了那么多。明明再踏两步我就能冲过去问个清楚,却偏偏跌下来,头撞在扶手上。

生活真特么好玩,因为它特么总是玩我。

我失忆了。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我失忆后,王俊凯有来找我。却被我的心理医生拒之门外。我们失去了联系。我忘了他,他却没有忘记我。

他来到我身边,究竟是偶遇,还是他的刻意?

我握紧拳,指甲几乎陷入我的手掌。

为何人生又和我开了一个玩笑?

我刚下定决心要和他并肩,我们就因为绯闻而冷战;我刚回到他的身边,却又不得不离开。

为何要离开?问得好。

若我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再多的绯闻也只是让他被更多人知道,甚至得到祝福的可能性也很大。纵使我比他大三岁、需要我等他,我也真的会就这样等下去。

可是。可是我的父亲是个犯人,被处刑的犯人。不仅是粉丝会抗议,公司也不会同意。

什么是明星偶像?就是公众人物,全民典范。

我的背景就相当于污点!

 

“叮咚——”门铃猛地响起。

我被吓得一颤。随手抹了把泪,走到门边。透过猫眼,一个男人站在门外。打开一小条缝隙,“你是?”

“你好。”他笑得很温和,“是三爷叫我来的。”

我这才想起,他应该是那个之前在三叔家见过的男人。点点头,“有事吗?”

他抬起手,把手上的袋子给我看,“三爷叫我来送点特产。让你现在就尝尝,我好回去有个交代。”

大概是思绪有些混乱,我没多想就放他进门了。更何况他看上去不像坏人。“你坐吧,我给你倒杯水。”

“麻烦了。”等我把水放到桌上,他继续说:“三爷真是关心你,怕你不喜欢呢!”他把袋中的礼盒推过来。

里面装着许多精致的糕点。若是平时酷爱甜食的我一定会很高兴,可惜这次却只是随手拿了一个放到嘴里。有些敷衍地说,“挺好吃的。帮我谢谢三叔。”

那男人笑了,这次笑得有些渗人。

我蹙起眉,疑惑地看着他。“还有事吗?”

“哦,你母亲呢?”我以为他只是出于客气的问候。

“她还没回来。”

他继续微笑地点头。让我越来越不安。可他不但没有离开的打算,还和我闲聊起来。

我有些不耐烦,毕竟现在的思绪乱的很,实在没空应付他。正想着如何请他离开,就发现眼前的东西似乎渐渐模糊起来。

糟糕!

 

我是被一阵重击声弄醒的。第一眼看到的是王俊凯站着门边,他喘着粗气,似乎是破门而入的。

头还是晕晕的,但思路却清晰起来。

王俊凯的脸上都是汗水,刘海也贴在额上。冲进来的第一句就是,“吴达!你要做什么?!”我第一次听到他如此不冷静的声音,似乎连尾音都打着颤。

此时我才感觉到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抵在我的脖子上。

“我想做什么还不明显吗?”身后的男人,也就是吴达,冷笑着。

脖子上的东西似乎被重重一压,我条件反射地仰起头。

“你别激动!”王俊凯及时阻止了他的动作。“你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你。你要是想要我的命,直接来取。”他边说着,边往我们这儿缓缓挪动几步。

“站住!谁让你过来了!”吴达又一次激动起来。

王俊凯立马停下脚步,眼神不断地在吴达和我之间来回着。

而我,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直盯着王俊凯。不知怎么的,我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你什么都满足我?”吴达的语调忽然上扬。

“对!”王俊凯说得那么坚定,颤动着我的心。不但没有让我安心,反而开始有点恐惧起来。

“那好。”离吴达最近的我,听到了他诡异的笑声。“那你跪下!”他疯了。

我一愣,而对面的王俊凯也是明显一愣。但他比我反应要快得多,随即说了一声“好!”然后就弯了膝盖。

(王俊凯!你也疯了!)我在内心呐喊着,可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他明明应该知道就算他跪下也改变不了什么。吴达不过是想侮辱他而已。

他的膝盖就要落地,我能感觉到此刻的吴达一定很得意。相对的,我却不想去看这一幕。

幸好,门口冲进来的人拉住了王俊凯。我定睛一看,才发现是三叔。竟然是三叔。

“别给这忘恩负义的畜生跪!”三叔凌厉的眸子扫过来,我感觉到吴达的手一颤,也在我脖颈上划出一条细小的伤痕。“我好心把你从加拿大弄回来,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竟然连我三爷的人都敢动!”

“三爷……”吴达的声音里透着绝望,“不是我不想报答您!若是您之前答应了帮我搞掉王俊凯的要求,我肯定不会出此下策!”

“就为了一个女人?”三叔的声音是不屑的。

“罗童童她是爱我的!”吴达咆哮起来。“要是没有王俊凯!没有他!童童一定会和我在一起!永远!”

原来。吴达就是王俊凯以前的经纪人。为了一个性格恶劣的罗童童,追杀王俊凯,甚至现在拿我做要挟。三叔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把吴达从加拿大弄回来。之前三叔可能并不知道王俊凯的事,后来估计是因为母亲多少告诉他一些吧。

我本来以为毕玉和朱毅乐的恋情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这吴达更是……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也是真服了自己。这种情况下,我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

其实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了。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也有过,只不过那时对面站着的是父亲。而那之后不久,父母就离婚了。所以我一直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没了感情,还是他们为了给我平凡一些的环境。

吴达又说话了,这次好像冷静下来一些。“王俊凯。你要是死,我就放了她!”

这次王俊凯没有立刻做出反应,而是用他深邃地仿佛能把我吸入其中的眼眸盯着我。

我回看着他,在告诉他,(王俊凯,别傻了。)却不知道他是否看得懂。

“好……”他最后还是缓缓地说道,可却是那样坚定。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以前看那么多言情小说里的男主为了女主可以去死,我每次都只是嘲笑。说白了我根本不相信有这样的人存在,更不相信自己会遇到这样一个人。

可我现在却偏偏遇到这么个傻瓜。

三叔没让王俊凯跪下,自然更不会让他去死。拍拍王俊凯的肩,算是对他的肯定,也算是安抚。继而和吴达交涉起来,“吴达。你知道伤了雨欣的后果吗?”

“放心吧,我已经做好自首的准备了。我报了警!才不会傻到要栽在你手里。”

三叔幽幽地点头,沉着冷静地似乎被刀架着的人和他毫无关系。“那,你有没有想过罗童童呢?放心,我不会做违法的事。只是,她好不容易千方百计地出了名,现在要是跌下来,会不会摔得很疼?”此刻的三叔,仿佛与我记忆中的父亲相叠。也是,这是他们走这条路必要的手段和气势,甚至智慧。

王俊凯的目光看向三叔,眼里多少有些钦佩。

吴达这回犹豫了。而在他犹豫之际,窗外已经传来警笛声。接着警员冲了进来,试图安抚他。

大概是之前三叔的威胁起了作用,他的态度不如先前那样偏激,而是在动摇。警员慢慢靠近的时候,他也没有立马阻止他们。

我能感觉到众人都憋足一口气。因为眼看只要那么几步,我就安全了。

 

(期待下一回)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