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1)~(2)

董小姐 你才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
爱上一匹野马 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
这让我感到绝望 董小姐


——那年夏天,你站在落地窗前,阳光洒在你身上,而你身上正好穿了一件我喜欢的白衬衫。

异国他乡
二十二岁的王俊凯遇到二十五岁的董雨欣
三岁的年龄差,会有如何不同的开始和结局
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只是都藏着掖着
不敢让人窥视

 

董小姐

 

文/落叶有情


第一章 初见
 

手机在床头柜震动起来,耳边传来的是略显稚嫩又带点沙哑的男孩声。

我总是在铃响的那一刻猛地睁眼,甚至不会赖床,是多年来的习惯。

拿起手机发现那并不是闹铃,这才反应过来是手机铃声,毕竟今天可是周末。

我懒懒地接了电话,却在说话的那一瞬改变慵懒的态度,“Hello?”

“喂,欣。是我。”

“哦,是你啊!”我打了哈欠,又倒回床上,“什么事啊?”

“恩……有件事想麻烦你!”电话那头的,是我的小学同学杨琪儿,至今已经有十几年的情分。

“我们两个谁和谁啊,别说一件事,就算是……”

“好啦好啦!”还没等我说完,杨琪儿已经打断我。“和你认真地说呢!”

“行,你说。”我这才端正态度。

“我这儿有个朋友,麻烦你照顾一段时间。我帮他定了机票,今晚到渥太华。”

“今晚?你指的中国的今晚?那就是我们这儿的中午?!你也说得太迟了吧?”我不禁有些发愁起来。

杨琪儿的声音带着我无法拒绝地恳求,“这次的事态紧急,才不得不这么做的!你多担待啦!”

“好好!你把航班号发到我这儿。我现在就收拾收拾去接他。不说了,挂电话了!”说挂就挂,我实在没时间浪费。

本来周末就醒得晚,现在已经十点了。洗个澡,化个妆,我就开车到了机场。幸好赶得及,航班才刚降落,算上对方出来的时间正好差不多。

四处张望的时候,我才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我特么是来接谁的?!

赶紧掏出手机,也顾不得是不是国际长途,立马一个电话打给杨琪儿。“琪儿,我说,我接的人长什么样来着?”

对方长叹一声,“竟然现在才想到问……我还以为你已经看到他了呢。”

“哈?看到我就认识?逗逼啊你!”

杨琪儿嘲笑般地笑了两声,“就是这么逗逼!看到别吓死!”

她的话音刚落,我瞬间就把一句脏话说口而出,“哎哟我擦!”

他身上穿了件白衬衫,是我最喜欢的干净。机场的落地窗透进来的明媚阳光,映得他更是纯净。周围的人都不知不觉地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究竟是因为他的容貌还是因为他的气场?我想,气质这种东西果然是很奇妙,一个受了多年训练的明星走到哪里都吸引着别人。

近几年渥太华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但依旧比不上多伦多和温哥华。所以他也没有特地把自己的面孔遮掩起来。就连墨镜都是被他随手放在了上衣的口袋处挂着。

“喂喂?你该不会是流鼻血过多而亡了吧?”杨琪儿毫不客气地调侃道。

我翻了个白眼,即使她看不到,“滚吧你!还不是你?来个明星也不晓得和我“吱”一声!”

“吱!”

“现在才吱?太晚了!”说完,毫无留情地挂断电话。

也就在此时,他的眼睛对上了我的。那是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并不是那么亮,反而平添一股忧郁的气息。

扯了扯嘴角,心想,小女孩很吃这套吧?不,不,像我这种阿姨辈的也抵挡不了这样的眼神。

“你好。”他笑了,只是微微勾起一侧的嘴角。我记得这被称为邪笑。“你是董雨欣吗?我是王俊凯。”

“恩,我是。不介意的话,叫我欣姐就好。”我礼貌地回笑着,装作不认识他。

 

“欣姐会开车啊?”坐在副驾驶的王俊凯偏头问我。

我点点头,视线还是集中在前方,“是呀。这里的人学车都很早,我是大三才学的,算晚的。”

王俊凯“哦”了一声,接着客气地说,“真是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是琪儿拜托我的。对了,你住哪儿?我把你送去。”我侧目望了他一下。看到他微微地蹙起眉,有些困扰的样子。说实话,这样的王俊凯还真挺迷人的。

他缓缓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这次来的匆忙,还没找到地方住。欣姐知道有什么地方可以长住的吗?”

“长住?”正好是红灯,我踩下刹车,诧异地看向他,“你打算长住?”

“怎么?很惊讶吗?”他又笑了,眼里有些玩味。

我摇摇头,“你办的不是旅游签证么?能长住?”差点就暴露自己知道他是明星这些事了。

“不,是工作签证。之前公司本来就打算让我们打入加拿大的。”他认真地解释完后,语调一变,半开玩笑地说着,“你应该认识我吧?欣姐。”

我尴尬地笑笑,“你们很火嘛!当然是知道点的啦……”

他的笑意似乎更深了,我却又一次把视线转移回路上,(感觉有些丢脸啊!)

“所以,欣姐有地方能让我长住吗?”

我沉思了会道:“这样吧,你先住我这儿。然后这几天我在网上帮你找找租的地方。顺便带你熟悉下这里!长住的话,住宾馆也不格算。”其实此时我还有些小私心。明明可以让他这几天先住宾馆的,但我却让他住到自己租的房子里。

若是那时我知道之后会发生些什么,是万万不会这么做的。

 

我的房子是和闺蜜毕玉一起租的,最近闺蜜跑去和男友恩爱了,于是就留我一人在家。

回到家,王俊凯说要借用浴室,似乎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让他很不舒服。我就趁着这短时间打了个电话问毕玉借房间。

“你说王俊凯?!就是那个你迷过一段时间的小男孩?”电话那头是略带兴奋的声音。

“是啦是啦!不过现在他可不是小男孩了,是男人了!”

毕玉更是兴奋了,“那你可得记得拍照给我看啊!”

“你自己回来看不就好啦?”

“好的好的。过几天一定去!”毕玉一直对我的话言听计从,也基本不会和我斗嘴。都说损友的关系才是真的好,我却认为不尽然。毕玉,就是那个例外。她是最珍惜、最聊得来的朋友。“这可是个好机会呀!”她说得很是真诚,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叹息一声,“算了吧。人家是明星。”

“唉,你每次都是这样。总是没有尝试,就先否定可能。”

我抿抿嘴,“可能是我太现实了,”顿了下,又道:“也可能是我太怕受伤。”

“后面那句才是真话吧?”她噗呲一声笑出来,似在故意逗我笑。

我的语调却又一次上扬,“没啦!可能是还没碰到一个愿意让我冒险的人!你挂电话吧,省得你家亲爱的又来抱怨,说我和他抢你。”

毕玉低低地笑着,很幸福的声音。“那就先这样了,拜拜。你加油!”

 

挂了电话,我坐在沙发上发起呆。直到王俊凯走到我面前,我才反应过来。“洗好了?饿不饿?”抬起头看他的时候我明显一愣。大概是衣服放在包里还没来得及拿出来的关系,他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随手拿着条毛巾正揉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那一瞬我像是被电击中一般,能感觉到两只耳朵烧起一样,幸好被披着的长发挡住。

纵使我今年都已经二十五,不再是清纯小女生了,也忍不住地害羞。或许这和年龄无关,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在你心中的位置。不管我是对这张脸有好感,还是这副身材,那都是好感,都足以让我瞬间变回思春的少女。

为了掩饰自己的脸红,我低着头朝厨房走去,“我去看看有什么可吃的。”我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是习以为常,还是不屑一顾?

打开冰箱,把自己的头几乎都埋进去,好像这样能阻止自己的心悸和脸红似的。

我没有料到的是,他竟然跟到了厨房,“诶,我说,欣姐。人家鸵鸟是把头埋沙子里,你是把头埋冰箱?”

我“呵呵”了两声,只把两只眼睛从冰箱门后面冒出来,“你先把衣服穿上我们再聊,行吗?”

他盯了我一会儿,却让我感觉像是过了几世纪。继而他忽然笑起来,露出两只好看的虎牙。没有了刚见面时的忧郁和拘谨,此时的他甚是可爱。但嘴里冒出的话就不那么讨人喜欢了,“没想到欣姐还害羞咯?”

这下可是让我大大地丢脸了,我“彭”地一声关上冰箱门。抱着手臂,自认为很拽地望着他,“少给我自以为是啊!姐姐上过的男人比你见过的还多呢!”

于是,王俊凯就用一种别有深意的眼神,从上倒下打量了我一遍。把两只好看得虎牙收了进去,转而勾起嘴角,“那欣姐可一定特别有技巧吧?改天好好、教教、弟弟我。”重音放在两个叠词上,听上去异常刺耳。

其实,我说完就后悔了。平时和朋友们说话没节操惯了。刚刚为了驳回面子,条件反射地就那么说了。这回可好,面子非但没驳回来,自己还被语言调戏了。偏偏自己还真的对语言攻势最没辙。

估计是看到我一副吃瘪的样子,王俊凯也没再为难我。很乐呵地去翻箱子换衣服了。我则转过身,捂着脸暗骂自己丢人,然后继续翻起冰箱里的东西。

 

第二章 相熟

 

“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这让我感到绝望,董小姐……”我一愣,马上冲到客厅去拿手机。却还是晚了一步。

王俊凯手上的正是我的手机,嘴角还是那玩味的笑意。见我急匆匆地跑出来,眯眼笑着把手机递给我。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但一定脸色不怎么好。接起电话,心里诅咒着给我打电话的人。“Hello?”

“欣欣!还是我啦!”

“杨琪儿!”我几乎咬牙切齿。(干嘛这种时候打电话?!)

听出我的愤怒,杨琪儿似乎也意识到自己打电话的时机不对,“额?打扰你的好事啦?”

我背过身去,才低声说了那么一句,“好事你妹!”

“嘿嘿,别这样嘛!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啦,你别装啦!”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要是杨琪儿知道我现在还在用王俊凯刚出道没多久的翻唱歌曲,会不会替我丢脸?!最后只好冷冷地问她,“你究竟什么事吧?”

“就问问小凯如何了。还有,这次他出来,是因为国内出了点事。所以散散心的。你有空就麻烦陪他玩玩吧?”这话说得小心翼翼的,好像王俊凯他是什么宝贝似的。

我哼笑一声,心想,(可不就是宝贝吗?)

“诶诶!和你好好说呢,你这什么态度!”杨琪儿显然不高兴了。

“行。我知道了。正好我这段时间有假期。尽量多、陪、他、玩!行了吧?”

这回杨琪儿是乐了,“这还差不多!那我先去忙了。”才挂了电话。

我刚叹息一声,肩上就搭上一只手,吓得我瞬间一颤。

而对方的下一句话更是让我汗毛都竖起来,“欣姐,就麻烦你陪、我、玩啦!”王俊凯是个歌手,这种低语在耳边响起,还真是让人……算了,不形容了。

我愣愣地抬起头,朝着他傻笑。回味起来,总觉得这话听着很有威胁的意味啊!

本来两人的距离就近,我一转头,几乎是鼻尖贴在一起。这一瞬,我的心咯噔一下。他微热的鼻息缓慢地洒到我的脸上,很暧昧。他的嘴角似乎是微微下垂着,是什么意思呢?

还没在我思考出其中的意思,他就与我拉离了距离。

我不禁想看看他现在的表情,边抬起头,与他的目光相交。这一刻,我却发现,他是皱着眉的。似乎变回刚出现在机场的他,带着犹豫和深沉。

最后他转身离去了,什么话都没说。

留我一个人坐在床沿,心里一阵抽痛。(他是明星。别忘了。)我这样告诉着自己,晃晃悠悠地回到厨房。

 

我和毕玉租的房间加上地下室一共两层。地面这层有三间房,所以第三间一般都是空着没人住的。不算脏,但多少有些灰尘。

王俊凯把自己的行李搬进第三个房间,再走出来时,又变回一副乖小弟的样子。跟着我身后在厨房里转悠,深吸一口气道:“什么东西这么香?”

“哦,pasta而已。”我没回头。

“欣姐很会做饭的样子。”就算是拍马屁,我也绝对不会忘了你刚刚是怎么对我的!

我低应一声,把手里的盘子递过去,“诺,去吃吧。”

他倒是不客气,端着盘子就跑到客厅去了。

等我从厨房里端出自己的盘子,却见他还没开始吃,便问道:“怎么不吃啊?”

“等欣姐一起吃。”样子很诚恳。

我心里想着他该不会真的是对之前所做的事有所愧疚吧。嘴上却说道:“还挺懂事啊!”

“那是必须要的。”他这才拿起叉子开始吃。

我在心里替他补了一句:毕竟寄人篱下嘛。对他微笑下后,也默默地开始吃饭。

两人就这样安静地吃了一会儿,是陌生人一起吃饭的尴尬。

于是我首先打破僵局,“等会我帮你把房间打扫一下,你刚下飞机,先休息吧。”

他放下叉子,连忙摇头,“不用。我自己来就好。欣姐不用麻烦的!”这样的乖巧礼貌让我更是觉得不舒服。就好似在疏远着我一般。可转念一想,我们确实是不熟。他是第一次见我,而我也是第一次和他接触。

我点点头算是同意,然后接着说,“明天带你四处去转转吧。然后过几天等你时差调过来,再开车带你去周边城市玩。”

“欣姐,”他忽然压低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待我疑惑地对上他的视线时,他微笑着说道:“谢谢。”这次我在他的眼神里看到的是认真,而不是客气般地敷衍。

这样我反而更是不解,他这若即若离的态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只能回笑,却是笑得不自然,“别客气。”

 

这几天带着王俊凯去四周转了转,他对渥太华的评价就是,“真的是渥村啊!”

渥太华很安静,加上加拿大特有的地广人稀,真的就像是乡下的村庄一般。虽然这几年人口也在逐渐增加,却好像永远不会打扰它的宁静似的。来这里的人,都默默地维持着这份安逸。

说实话,我很喜欢。很喜欢这样的与世无争、慢条斯理。自从高三来这里留学后,妈妈总会说我的性子就是适合这样的生活。

此时我和王俊凯正站在果园里,提着个买来的塑料篮子,一副农家姐弟的样子。他走在前面,肩膀很宽,身子却不厚实。他高我大半个头,肯定超过一米八了。

我正想得出神,他忽然回过头“喂”了一声,“欣姐!发什么呆呢?”

有些心虚地朝他笑笑,我总不能说是看他的背影看得吧?“没事。你想试试哪棵树上的苹果?”

他撇撇嘴,显然对我的回答不满。不过倒是没揭穿我,“就这棵吧。”估计他也不知道怎么选,就随手点了一棵我们旁边的苹果树。

我点点头,绕到树下兜了一圈。挑了只比较红的摘了下来,从口袋里拿出折叠刀开始削皮。

“哟,你还准备得挺充分啊?”估计是和我熟悉了,他说起话来更是没大没小。

我瞪了他一眼,“可不是嘛,得照顾你这个小弟弟!”

他一愣,显然没想到我会和他杠上。接着却低头咧嘴笑起来。

这样子更是让我不爽了,“笑啥?!姐准你笑了没?”

他却边笑边说道:“你也不过比我大三岁嘛!整天倚老卖老个什么劲咯!”现在的王俊凯普通话很标准,但偶尔还是会加个咯来表示感叹。就像加拿大人很喜欢用“eh”一样。

我把折叠刀一收,抱着胳膊看他笑。表情调整地严肃一点,我倒要看看他要笑到什么时候!

他还是没停下。似乎看到我这样的动作笑得更是欢了。我还就郁闷了,这才没几天,忧郁小青年怎么就瞬间二货了呢?难道是和我呆久了?等等!我可不是二货!只是有时候有点小逗逼而已。

看着他笑,那对虎牙似乎更是耀眼了。每次看到他的虎牙,我的心都会咯噔一下。大概,我是虎牙控?

最终他似乎终于笑累了,也或许是看我不再配合他,抿着嘴直起身子,瞬间正经。“好啦!刀和苹果给我吧,我来!”

我赶紧收回盯着他嘴唇的视线,慌慌张张地把两样东西递过去。

他的动作很熟练,苹果皮在他手上几乎没有断过。比我削得好太多了,谁叫我平时都是连皮吃的呢?好吧,因为我懒!

我们特地挑了傍晚去苹果园,渥太华所处的维度高,所以就算到八点,太阳还没完全下山。

此时的夕阳在他身后下沉。洒在他身后的晚霞是那样的柔和而迷人,就和他本人一样。

有些想笑,这样的形容,还真是奇怪。王俊凯,不少人给他的定义就是霸气的队长,他偶尔表现的小温柔,似乎也用着犀利的气势所包裹。其实我不懂,不懂娱乐圈里的生活。可我知道王俊凯这几年变了很多。他已经少了少年时的稚嫩,不再和王源还有千玺打闹;他更有了队长的样子,懂得如何说话和为人处事;他也收敛了露出虎牙般可爱的笑容,多数只是勾着嘴角露出邪笑……

原来不知不觉中,我真的有关注他那么久。我从来不是一个专一的人,不会喜欢一样东西太久。因为我知道很多东西是遥不可及的,无法让我独享的,所以只能选择淡忘,这样做最不容易受伤。

或许是我嘴角的笑意出卖了自己,他抬起头的时候眯了眯眼,然后回笑。是一个还算平淡的笑容,却足以让我有独享这个人的错觉。

他切下一块苹果,递给我,“尝尝甜不甜。”见我没动,便递到我唇边。

我有些机械地咬住苹果,他这才松了手。苹果的味道不是那么甜,掺杂着酸味,却很好吃。等我把一整块苹果都嚼完,然后才说道:“挺好的。酸酸甜甜。蛮好吃。”

像是受了表扬的孩子,他微微仰着头,“看吧,我挑的就是不一样吧?”

有些无奈地看他,“树是你挑的,苹果是我挑的,好吗?小凯弟弟!”

“行,行!欣姐也有功劳!”他这才自己也切了一口吃起来。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敷衍呢,好像是我在无理取闹似的!“搞得你好像在迁就我啊?”

他装成很诧异的样子,“您才发现呐?!”

“王俊凯!你怎么不去当演员算了!”

“恩,我正有此意。”他略带深思地说着,“这是个很好的发展方向啊!”

我拍了下额头,(算了。我搞不定这货!)

 

(期待下一回)

 

 

6 条评论

  1. Pingbac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5)~(6) | OTTAWAZINE NEWS

  2. Pingbac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3)~(4) | OTTAWAZINE NEWS

  3. Pingbac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7)~(8) | OTTAWAZINE NEWS

  4. Pingbac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13)~(14) | OTTAWAZINE NEWS

  5. Pingbac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15)~(16) | OTTAWAZINE NEWS

  6. Pingback: 渥太华董雨欣小姐(17)~(18) | OTTAWAZINE NEWS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