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渥太华少数族裔新冠感染率高到离谱!最易感染的职业和确诊率最高的地区是……

  • 来源:

【OTTAWAZINE资讯】

嘿嘿!昨晚一场暴雨过后,今天终于是凉快了一点啦~

今天,渥太华的新增确诊病例为4例,累计确诊总数达到2065 例。

而新增死亡病例则为1例。

图片来源:OPH

近期,渥太华卫生部门放出了两组数据,让住在渥太华的我们都能了解自己是否暴露于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当中。

OPH研究各职业患病风险
这个行业最易感染!

众所周知,医疗工作者在工作中感染COVID-19的风险最大,但渥太华公共卫生部门的一项研究表明,这并不是唯一面临风险的就业部门。

OPH卫生官Brent Moloughney认为,了解哪些职业群体的感染风险在增加是非常重要的。

图片来源:Nathan Denette/The Canadian Press

OPH分析了截至6月12日从渥太华2036例确诊病例中收集的数据,整理了约44%的职业符合加拿大统计局2016年劳动力人口普查定义的工作类别(其它则为退休、学生、失业等)。

流行病学报告显示,渥太华62%的COVID-19感染者在保健部门工作,其中大多数人从事长期护理。

“销售和服务”工人是第二大群体,占宣布职业的人数的13%。

其次是一个宽泛的类别,包括教师、警察、监狱警卫和社会工作者,占总人数的11%。

而患病风险最低的则是从事自然资源、农业等相关工作的群体。

图片来源:截图自CBCnews

在渥太华受感染的保健工作者中,OPH的调查发现,71%的人曾在爆发疫情的设施中提供护理,83%的人在长期护理环境中。

报告指出,卫生保健工作者的报告率要高得多,因为他们更有可能接受检测。

根据目前的数据研究估计,在渥太华提供临床护理的所有保健工作者中,有7%(7965人中有553人)感染了COVID-19。

安省现在已经开始重开,各行业都在复苏,这些信息为OPH提供了应集中在何处进行进一步检测和追踪。

“我们想看看趋势,看看是否有某种模式的群体似乎比其他群体的风险更高。”

图片来源:Jean Delisle/CBC

根据安省省上月发布的一项战略,检测将不仅在评估中心和有疫情的地方进行,还可能细化到针对某些就业部门。

安省文件称,“安大略省也在寻求将测试扩展到其他重要工作场所,并与行业领袖合作,包括汽车制造商、主要零售商和卡车运输业。”最重要的是,加强以及细化测试,以用于保护安省居民。

Moloughney说,虽然OPH还没有收到关于加强检测的细节,也没有收到针对哪些就业部门的具体信息,但是渥太华已经在提前统计这些数据了。

 

渥太华疫情地图再更新
最容易受感染的地区是这里

除了放出了渥太华新冠确诊的各职业比例之外,OPH也更新了渥太华的疫情地图。Alta Vista地区成为了渥太华感染率最高的地区。

OPH的“渥太华病区概况”报告显示,Alta Vista每10万人中有182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图片来源:CTVnews

而排在第二位的则是Rideau-Rockcliffe地区,每10万人中有167例COVID-19病例;

第三则是是River Ward地区,每10万人中有135例;

Barrhaven、Rideau-Vanier和Bay地区的数据则相近,每10万人中有131例病例;

感染率最低的地方为West Carleton-March地区,为每10万人中有59例。

图片来源:CTVnews

渥太华公共卫生部门表示,这些数据是从截至6月22日的数据库中提取的,渥太华所有23个病区均有新冠肺炎病例。

Bay Ward地区是长期疗养院相关病例最多的地区,共有207例。

但同时,OPH也表示:“这张地图不能用于识别渥太华的‘COVID-19热点’。”

的确,一个地区所住的人性别、年龄、从事职业、人口密度等各不相同。对于COVID-19的传播,感染率低或高的地区并不绝对安全。

 

这个月的CERB没有这么多钱了?
到底怎么回事!

CBC新闻报道,一些加拿大人在这个月所领到的加拿大紧急反应津贴(CERB)的金额比他们预期的要少。

据悉,一部分人将没有资格在6月份领取全额$2000加币。

图片来源:截图自CBCnews

就业部长卡Carla Qualtrough的发言人表示,在援助计划启动时,一些人得到的预付款项比其他人更多。

最初,一部分有资格获得就业保险(EI)的人得到了两次补贴,因此这些人他们早已拿到了最初四个月的最高8000加币补助。

政府方面则表示,最初的拿到两份补助并不是错误,而是在CERB推出时就已经预留了补助份额将在整个计划过程中作出调整的空间。

图片来源:THE CANADIAN PRESS IMAGES/Lars Hagberg

就业部长强调,政府补助不会超过允许的最大数额,并建议受助人“据此进行预算”。

本月早些时候,政府宣布CERB计划延长两个月,而个人则有资格获得共$12,000的补贴。

虽然如此,但现实却是,政府的沟通失误造成了相当一部分加拿大人的焦虑。

评论员Dan Albas提到:“许多加拿大人现在发现自己处于一种意想不到的财务状况。”考虑到这个层面的因素,政府才不得不把CERB再延长。

图片来源:截图自CBCnews

而就业评论家Daniel Blaikie则说:“政府不但没有让加拿大人放心,反而在系统上一直模糊不清。受助人不清楚什么时候付款结束、会有什么惩罚,以及什么可以构成合理的补助领取。”

而对于有人滥用CERB这一问题,特鲁多和一些联邦部长表示,政府不会追究那些在申请紧急福利时犯了诚实错误的人(因为政府并没有说清楚),但他们誓言要打击那些故意欺诈系统的人。

 

加拿大全国疫情期间收$1300万罚款!
处罚最重的是这里!

今天,加拿大公布了一份疫情期间加拿大各地Bylaw开出的罚单报告。据悉,加拿大各地警察因为人们违反了COVID-19紧急措施而开出了超过1万张罚单。

从4月1日至6月15日,全加拿大的罚款总额超过了$1300万加币。

图片来源:CTVnews

其中,魁北克省的处罚力度最大,其次是安省和新斯科舍省。

这项研究是由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Canadian Civil Liberties Association)和一个基于大学的疫情监控项目共同完成的。

它发现,执法方法的一个关键问题是,被边缘化的人和弱势群体往往首当其冲地受到警察和法律行动的打击

值得令人思考的是,根据公民自由协会的这份报告,目前这场公共卫生危机被似乎正在被“扭曲”(twisted)成一场公共秩序危机。

 

近半加拿大人有“COVID-19焦虑”
三分之二加拿大人欲
保持现有社交距离

一项新的民意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加拿大人不想放松为遏制COVID-19传播而实施的社交距离规定。

Emmm,这就很有意思了。毕竟几乎每个周末过去之后,安省的省长都会因为人群聚集而发一次火。

图片来源:CANADIAN PRESS/Nathan Denette

Leger and the Association for Canadian Studies进行的民意调查中显示,66%的受访者对加拿大公共卫生当局的建议表示认同,2米应该是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只有12%的人赞成按照许多欧洲国家的要求把距离缩短到1.5米,10%的人赞成把距离缩短到世界卫生组织建议的最低限度1米。

如果把身体距离的规定降低到1米,只有40%的人表示他们会愿意在餐馆用餐,28%的人会愿意去电影院,24%的人会去健身房,21%的人会去酒吧或夜总会。

图片来源:CTVnews

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员谭咏诗在本周二表示,她和她的省级同行正在不断审查他们关于安全距离的建议,但目前,两米仍然是标准。

“两米的距离是基于人们咳嗽、打喷嚏等时候喷出飞沫的强度来设置的,飞沫会落到地上或落到别人身上。”

“最重要的是,一米就能捕捉到一大飞沫。而如果保持两米的距离,会有更多的飞沫可以避免。”

研究表明,尽管加拿大的新病例数量在稳步下降,但加拿大人不愿与他们的同胞走得更近,这反映出加拿大人对COVID-19的“非常持久的焦虑”:

近一半(46%)的人说,他们觉得走出家门到公共场合会感到非常或有点压力;51%的人说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害怕感染COVID-19。

62%的人说生活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28%的人说生活永远不会恢复正常。

图片来源:THE CANADIAN PRESS/Chris Young

调查显示,只有4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流感大流行的第一波已经结束,但74%的受访者认为还会有第二波。

42%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危机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而同样多的受访者则表示,我们现在正处于最糟糕的时期,或者最糟糕的时期还未到来。

总而言之,加拿大人们有适当的焦虑是好事儿,也希望这样的焦虑能够时刻提醒他们积极保持社交距离。

一到周末就开始人群聚集这事儿,还是别了吧!

 

OTTAWAZINE/酡儿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