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渥太华大学令人气愤的种族歧视事件:校园种族歧视到底离我们有多远?

【OTTAWAZINE资讯】

本周三,渥太华大学发生了一起令人气愤的事件,涉嫌种族歧视,在渥太华大学校长的领导下有关人员正在深入调查此事。

事件的受害者,Jamal Boyce,是渥太华大学的一名黑人学生。周四的时候,他在推特上描述了他周三的遭遇:

周三的时候,Boyce滑着滑板到学校上课。在路上玩了一些花式滑板的技巧,有人看见了,或许觉得有一点不安全,于是报告给学校保安,希望让Boyce提供身份,或者离开校园(本意可能就是如果他不是本校的学生,就让他去校园外玩滑板)。

这名保安要Boyce出示身份,Boyce表示自己没有带钱包(没带学生证),于是自觉的想要离开。保安不知为何在后面跟着他,Boyce觉得有点不对劲,想用手机录像,结果,保安将他的手机打掉在地上,并抓住他,给他戴上了手铐。

“我被迫坐在最繁忙的校园路上,戴着手铐两个小时,”他说,这种经历令他感到“羞辱”,并补充说,“uOttawa保安使用他们的权力来骚扰和贬低我”。

可以想像得到,Boyce明明没有做任何违法违规的事情,就在光天化日下被保安抓捕,在路人眼前被戴上手铐,持续两个小时坐在街头,人来人往,被无情的、看热闹般的目光洗礼,或许还会被他的同学看见,确实不难想象他当时有多难受,多羞耻。

渥太华警察,以“有人擅闯私人领域”的名义被这名保安在下午4:29呼叫到现场,因为警察可以辨别他的身份。在确认Boyce真的是渥大学生之后,他被无罪释放,警察在到达一小时后离开学校。

这件事情被Boyce曝光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学校的高度重视。周五有人表示想采访他,被拒绝,Boyce又在社交媒体上说到,因为他最终被释放了,所以不想计较这件事,但他认为这件事的本质是“公然的种族歧视”和“根据种族外貌”判断是非的事件。令他感到一丝安慰的是,有几个人目睹了他在街边被手铐,留下来陪伴他,没有对这种不公正的决断熟视无睹。

“我们希望学校不要忽视这件事情,也希望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在另一名学生身上”。

值得欣慰的是,这件事情确实引起了校方的极大重视,在周五的媒体发布会上,渥大校长Jacques Frémont表示,他已经要求渥大人权维护部门的Noël Badiou全面测评校园的种族歧视情况,并且和他的团队一起从长远的角度制定校规,不要再让这种事发生。学校已立即请外部专家专门调查这件事。

University of Ottawa president Jacques Frémont. Jean Levac / Postmedia News

校长说,校园必须保持安全和尊重他人的环境。 “我们必须以身作则,尽一切努力呼吁消除系统性歧视(systemic racism)。” 在周五校长发给全校学生的邮件中,非常明确的表明了学校的这种态度,表示“渥太华大学,对歧视行为不能容忍。”

但是,根据渥太华大学一名法学教授Amir Attaran表示,种族歧视其实已埋在学校的根源里。

“一名学生走在自己的大学里,怎么能叫入侵私人领域?他为什么会被捕?因为滑滑板?而且因为它是黑人?”Attaran教授表示。

截图来自:Twitter

事后,有一些事件目击者接受了采访,一名叫Chris Kelly-Bisson的博士生说他目睹了这件事,表示:“我知道这样的事情(根据外表来判断事情性质)时常发生,但是当它就发生在你面前时,真的很令人震惊”。

另一名助理教授Baljit Nagra周三4点左右,在回家的路上目击了一群学生,多数是黑人,围在被手铐铐住的Boyce身边,安抚他,4,5个白人保安守着Boyce。Nagra上前询问发生了什么。

“就为了滑滑板,有必要这样吗?这完全不合理!”Nagra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感到很丢脸。”

截图来自:Twitter

而且就在这段时间内,有白人学生滑着滑板经过,保安熟视无睹,Nagra曝光道。

Nagra同时还质疑警察来了之后对Boyce的态度:“简直就像对待罪犯一样”,在确认对方有无犯罪之前,是不可以这样对待他的。

“整件事情完全令人震惊。他们对待那些黑人学生仿佛他们并不属于这里。“

Nagra表示她已将此事件报告给该大学的人权办公室,但尚未收到回复。

关于校园种族歧视,小编有一些想法想要表达:

身为渥太华大学的学生,小编认为,至少在表面看来我们学校就种族平等和民族,文化多样性这点整体来说还可以。学生和教职人员都非常多元化, 对种族和文化的包容也很强,各个种族之间相处的也毕竟融洽。

这样说的话,周三发生的这件事情是个别事件吗?种族歧视的心理,只是个人,不是整个社会吗?小编认为,不是的。种族歧视并不是一种言论,一种行为,而更是一种意识和一种心理。

因为很多意识,不是你嘴上不说,心里就没有。

有的时候很难判定到底是歧视,还是并没有针对性的问题这条界线。我认为在许多很小的细节上,那些有歧视心理在做祟的事件还在不经意的发生着。

想举一个实例:

在某节传媒课上,我和我的朋友们坐在后排,教授在讲Evaluation,其中有一个20%是Round table的形式,也就是每学一定阶段后,十几个学生坐一个圆桌,根据话题每人都要讲一讲自己在课上学到的知识。所以这个Round table形式不同于测验的,就是除了考验学生的知识储备,还要考验学生的表达能力。

然后我们教授讲完round table要干嘛,就说了一句:我理解英语对于有些学生来说是第二语言,所以可能表达的不清楚,如果你觉得round table对你们来说有难度,可以提前找我,我们单独约个时间到我的办公室你来给我讲你学到了什么。

我觉得这么说就算了,最后教授特意强调了一句:“你们几个坐后排的人,听懂了吗?”

这就让我觉得非常有针对性了。或许教授是实话实说,我们的英语就是没有本地人好,但是这样赤裸的指出来,很难让人不感到羞耻。

但是我有同时很难把这种行为称为“歧视”,不想恶意揣测他觉得我们“比别人差”,故意嘲笑我们(我觉得真的没有这个必要吧?)只是想对英语不好的我们提供额外的帮助,不让我们因为语言上的劣势在分数上输给本地学生。我觉得这个出发点还是好的,所以不想擅自把它鉴别为“种族歧视”,可是他这么说,让人觉得不舒服,被羞辱也是真的。

我们都说西方国家,言论自由,新闻报道也自由。其实这样看来,只是每个地方敏感的点不一样而已,每个人都敏感的话和事情,不能说还是不能说,不能做就是不能做。

之前在另一节课上,有一个分3人小组的演讲。教授设定演讲小组的名单,于是下课后,有些人就留在教室里,寻找自己的组员。一名中国学生,找到了其中一名自己的组员之后,就要找下一个人,另一名组员对他说:“没关系,不用找了,我认识他是谁,就是那个坐在前排角落的人。”

然后这名中国学生说:“oh, the black guy?” 当时另一名组员听了就显得有些震惊,说了一句Hey,dude。

冷静下来,这名组员说:你这样跟我说,没关系,我倒是不介意,但你可别跟其他人这样说啊,你在外头要小心。

这名中国学生说的话,让我觉得或许有些缺乏加拿大的社交常识,但是我认为他应该是没有任何歧视或不尊重的心理的,只是黑皮肤是这个人最优先想到的,最容易辨别的特征罢了,他才这样问。

认真看待事情的本质很重要。种族歧视绝对有,但是有的时候让人更加人心惶惶的,是这过于敏感的人和社会。希望人人在心里都有一把标杆,什么叫歧视,什么是敏感,把握好分寸和尺度。同时如果遭遇了真实的歧视,也要勇敢站出来抵抗,保护自己的国籍和种族,不要犹豫的投诉对方,曝光对方。

但是至少就周三这个事情来看,它能引起社会,学校还有媒体的高度重视,被校方认真对待,公开发邮件,没有试图镇压它的影响力或者封闭消息,在小编看来这至少说明了这类不公平的现象真的在有所改善,社会在进步。

小编也相信通过加拿大的民族多样性越来越强,更年轻一代的加拿大居民从小就在这样多种族,多文化的环境下长大,也会让歧视的现象越来越少,包容性越来越强。

OTTAWAZINE/Scarlett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