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海拔9000米上的英雄!川航航班驾驶舱玻璃爆碎,机组完成史诗级迫降

【OTTAWAZINE资讯】5月14日,一架从重庆飞往拉萨的四川航空班机3U8633,起飞后半小时,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

飞机挂出7700特情代码显示飞机故障,以刘传健为机长的机组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完成了一次史诗级迫降。

随后,中国民航局西南地区管理局也发出了官方通报,表示民航西南局和四川监管局已于第一时间赴现场展开调查。

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机组正确处置,飞机于07: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所有乘客平安落地,有序下机并得到妥善安排。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川航已协助旅客安排后续出行,相关后续保障有序开展。

事故航班型号是空客A319,具备高海拔飞行能力,被称作“高原雄鹰”。

摄影师@养潴专业户 拍摄的照片显示,飞机副驾驶一侧驾驶舱玻璃破碎。

事故发生后,搭乘3U8633航班的乘客在很可能是“生命最后一刻”的时候拍摄了小视频。视频画面显示,机舱内氧气面罩已脱落,地面上也有很多疑似因颠簸而散落在地上的杂物。

在机舱断电的情况下,机舱广播没法工作。空姐不得不大吼“请相信我们,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带大家迫降地面!”

绝望的乘客被恐惧所笼罩,死亡仿佛就在眼前。

就是在这种万分紧急的情况下,川航机组人员临危不乱,仍然保持了镇定和冷静,完美处置了一次千米高空上的险情。

最终,全机乘客无一人受伤,只有副驾驶和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伤。

民航局通告中仅简单说明了副驾驶的伤情,但事后机长接受采访却说明了当时情况有多么危急。风挡玻璃突然爆裂带来“轰”的一声巨响,机场往旁边查看情况时发现副驾驶员的身体已经飞出去一半,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制服在高空中被撕成布条。

所幸,副驾驶员了安全带

迫降成都后,川航展开事故调查的同时也没忽略乘客的需求,乘客们在成都机场换机,于上午11时飞往拉萨。

先是起飞后遭遇严重事故迫降,再是落地三小时又重新坐上飞机。有这样的人生经历,也是很帅气了!

从着陆后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驾驶室内一片狼藉,能够想象出座前风挡玻璃破裂后迫降时机长和副机长经历了多么困难的局面。

著名航空博主@FATIII也跟进了这次事件,根据资深机长解读了此次航班的飞行数据。拉萨航线是高高原航线,驾驶舱在释压后只能先紧急下降到往拉萨航线安全高度24000英尺,等飞出山后才能进一步下到无需额外供氧的10000英尺以下。

而曝光了飞行数据更显示出了这是一起多么罕见的飞行特情:在飞行过程中,驾驶舱右侧前风挡掉落。该航班大约在北京时间早上7:07开始从32000英尺左右紧急下降高度,7:11左右下降至24000英尺高度,7:16再度由24000英尺降低高度,直至7:43平安着陆在成都机场。

在民航已经配备了自动驾驶的今年,对于机长和副机长而言驾驶飞机通常是一件比较轻松的事。九千米的高空上气流平稳,清晨的阳光射入驾驶舱,机长和副机长还可以喝茶聊天。

而这一次,在近乎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驾驶舱不复一贯的悠闲。

原本温暖的清晨阳光瞬间变成了刺眼的阳光,高空的大风更不可能让人安稳的佩戴墨镜。

虽然驾驶舱在失压后也会和客舱一样脱落安全面罩,刘传健机长和副驾驶员缺氧的危险并不大,但高空飞行带来的大风让驾驶舱物品全部飞起,许多设备出现故障,噪音极大,刘传健机长无法听到无线电。颠簸使整个飞机的震动非常大,无法看清仪表,操作困难。

给刘传健机长带来最大困难的还是瞬间失压和低温,在低压且将近-60℃的条件下,只穿了一套民航飞行员制服的刘传健机长做任何动作都十分困难。再加上自动驾驶完全失灵,仪表盘损坏,无法得知飞行数据,刘传健机长只得进行全人工操作方向、航向、返航机场的位置等信息都通过目测和经验来确定

重庆-拉萨的航线刘传健机长已经飞了100次 ,真正做到了各方面都了熟于心。

业内人士透露,刘传健机长为军转民飞行员,曾在空军二航院担任教官,心理素质非常好。即使在事故发生后,无线电录音中的声音听上去也比较淡定,处理过程镇定果断。

高空减压症有可能对身体造成损伤,当班机组在着陆侯已经被送往医院体检,希望英雄的平安健康!

他们身上的民航制服化为铠甲

挽救了全机乘客的生命

为川航的英雄点赞!!!

OTTAWAZINE/ Marquess 侯

35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