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汶川地震十周年 | 那些曾埋在废墟下的生命,绽放出了最美丽的人生

【OTTAWAZINE资讯】

你还记得2008年的5月么?

你是不是在教室里,奋笔疾书的间隙还不忘偷看同班的他/她?

你是不是在游戏里刚和朋友下了副本,准备打一个漂亮的配合?

你是不是刚度过了一个令人绝望的寒冬,正在享受晚春的阳光?

细节或许不同,但那时的中国,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在满怀激情地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北京奥运会。然而,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里氏8.0级地震突袭四川汶川。

震动从地底呼啸而来,瞬间,地崩山摇,天地失色,半个中国都或多或少的感受到了这场震惊全国的大地震。

十年光阴逝去,刻骨的伤痛或已被岁月抚平,但那些顽强的生命、那些奋不顾身的救援、那些众志成城的故事……仍留存于人们心中。

曾经在大地震中被掩埋与地下又获得重生的孩子们,如今都已长大。那些经历过灾难和伤痛的生命,绽放出了最美丽的人生。

 “叔叔,我要喝可乐,要冰冻的。”

十年前,被困废墟80个小时的薛枭的一句话逗乐了很多人。

2008年5月12日地震,薛枭被困废墟80个小时。5月15日晚上11时,他被救出来后的第一句话是:“叔叔,我要喝可乐。”

在那般绝望的环境下,这句略带俏皮的话被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定格为永恒,也给悲痛的中国带来了一丝欢乐。这名18岁的男孩因此有了一个让全国人熟知的可爱的名字——“可乐男孩”。

尽管薛枭有着如同可乐给人带去快乐一般的乐观,但还是因为伤情过重,永远的失去了能投出漂亮三分球的右臂。

之后,薛枭仿佛和可乐结下了不解之缘。

2013年从上海财经大学毕业,薛枭加入了可口可乐负责公益活动的部门,积极参加各种公益活动,前往贫困小学进行资助。

十年后,薛枭成为了成都可口可乐博物馆馆长。

这所位于成都新都的“可口可乐世界”,可以说是一个可口可乐博物馆,室内展览了可口可乐自1886年创立以来的产品,以及可口可乐的历史。

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薛枭始终没有放弃乐观,顽强的精神让他走过了人生一个又一个的挫折和困境。

“长大后,我真的成了你”

十年前,在送别汶川大地震救援部队的人群中,12岁的程强举起“长大我当空降兵”的横幅。

2008年5月12日下午,猛烈的地震损坏了震各城市的通信和交通,受灾最严重的蜀中地区和外界的联系彻底中断,人们无法了解灾区具体情况。

为了尽快进入灾区、了解灾区情况,人们把希望寄托在了空军空降兵的身上。

在池塘中游泳的程强虽躲过了倾倒的瓦砾石墙,但看到曾经的家园变成了一片废墟,曾经同学在坍塌的教学楼水泥板中伸出求助的手,却一动不动……这些都一度成为了程强的童年阴影。

当程强和所有人陷入恐慌和无助的时候,是空降兵官兵打着“黄继光生前所在部队”的红旗,进入灾区救灾。持续97天的救援和重建,官兵们不仅为受灾群众重建了家园,更带去了希望。

在最后送别救援部队的人群中,12岁的程强举起了“长大我当空降兵”的横幅。瘦小的身板和大大的横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十年后,程强实现了童年时所举起横幅上的理想,真的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空降兵,并担任空降兵某部“黄继光班”第38任班长。

进入“黄继光班”时,程强举起右拳,面向黄继光的铜像庄严宣誓。他终于实现了梦想,和10年前救助过自己的空降兵英雄成了战友,与黄继光老班长成了战友。

蓝色天空里,大型运输机快速掠过。机腹之下,一朵朵伞花依次绽放,飘然而落。其中有一朵伞花,属于程强。

“这身军装就是我所有的梦”

十年前,埋压在废墟下近125小时后,20岁蒋雨航在汶川地震重灾区映秀镇被上海消防特警救出生还。

2008年,蒋雨航刚刚大专毕业,被分配到汶川县高速公路管理处工作。由于工作单位的原因,蒋雨航长期居住单位在映电宾馆租的房间里。

大地震发生后,蒋雨航音讯皆无,母亲龙金玉心急如焚,片刻不停的从家乡赶到成都。又从成都乘出租车到都江堰,然后打了个“摩的”,一直坐到紫坪铺大坝。大地震毁坏了紫坪铺大坝通往汶川的公路,无法通行机动车,龙金玉就徒步往山里赶。数十里山路,她连走带爬地赶了十几个小时,才到的儿子蒋雨航所在的映秀镇。

刚找到儿子所在的映电宾馆,听说废墟下有生命迹象,而且幸存者竟然就是蒋雨航,龙金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5月17日17时12分,被压在废墟下125小时的蒋雨航,被消防特警和武警官兵救出,获得重生。

“救生通道打开的那一瞬间,我就想,自己能不能也和他们一样。”

从废墟中重见天日的那一瞬间,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消防战士,就成为了蒋雨航的梦想。

2008年底,蒋雨航光荣入伍,他和从贵州来沪报到的消防新兵共90多人一起抵达上海,成为上海消防特勤支队彭浦中队一名武警战士;这位特殊的新兵站在新兵队列的第一位,胸牌上写着001号。

十年后,被救者成为了施救者,曾经的生命奇迹也为更多生命带去了奇迹。

从帮助社区孤寡老人,到救助小猫小狗,蒋雨航曾经的获救经历使得他在援救过程中更有同理心,在救助的同时也会及时安慰被救者。

虽然没有抗震救灾那般壮烈英勇,但处理生活中的突发事件更是热血与奉献。

从自救,到救人的白衣天使

十年前,杨琳帮助了两名同学到达安全地带,自己却被困在废墟之中。

地震发生时,正在四川都江堰聚源中学念初二的杨琳在教室上语文课。瞬间的地动山摇直接击垮了教学楼,杨琳被埋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一男一女两位同学压在她身上。余震频频,乱石飞溅。

惊恐的少年们被吓得手足无措,杨琳第一个恢复冷静,鼓励被压在一起的同学们展开自救。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杨琳成功将压在身上的两名同学推到安全地带,自己却被余震中滚落的石头砸中,动弹不得。

直到消防官兵发现埋下废墟下的杨琳,她才被救出,并紧急送往医院救治。

地震结束后,那些可怕的瞬间依然历历在目,刻骨铭心。但从废墟中被救出的那一刻,杨琳也捡起了废墟下同学们未能完成的梦想,她要带着这些梦想继续前行。

获救治疗期间,杨琳在浙江省人民医院耳濡目染慢慢喜欢上了救死扶伤的职业。

十年后,从四川泸州医学院护理专业的杨琳又回到了杭州人民医院。这一次,她穿上了护士服,从曾经在废墟下的自救变为了在手术室救人。

杨琳将地震的伤痛化作救死扶伤的动力,在繁忙的浙江省人民医院,白衣天使们为患者缓解病痛。其中有一位,就是杨琳。

“希望进入军营锻炼自己”

十年前,左臂受伤的郎铮,向解放军叔叔敬了个礼。

2008年5月13日早晨,3岁的小郎峥被解放军官兵从废墟里救出后,躺在一块小木板做的临时担架上,用他稚嫩的右手向8位抬着他的解放军叔叔敬了个少先队礼。

这一幕感动了全中国,郎铮也被人们称为“敬礼娃娃”。

但朗铮从没因为自己有了“敬礼娃娃”这个称号而感到特殊。小时候,他和所有小朋友一样,希望自己长大后可以当解放军、警察、科学家。

如今的郎铮,成绩在全年级前几十名,喜欢看名人传记,喜欢军事战争的书籍,喜欢打篮球,一分钟不到就能拼完整个魔方。

十年后,小郎铮已经渐渐长成了翩翩少年,而且他“希望进入军营锻炼自己”一直都不曾磨灭。

进入军营锻炼自己,不仅是锻炼身体,更是锻炼军人的品质。

军人的双手拯救了一个又一个的声明,军人的精神在小小的心灵上扎了根。


十年不短。当年惨烈的、悲恸的、让人激愤的,如今都换上了平静的妆容。

十年不长。当年顽强的、坚定的、众志成城的,如今还在人们心中成为了永恒。

曾经满目疮痍的废墟已重回葱绿,曾经的伤痛或已被时光抚平,但那些曾经的记忆,依旧鲜活。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之来处。

瓦砾废墟之上,希望已生根发芽。

OTTAWAZINE/ Marquess 侯

45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