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12月,这些案件都有了判决,然而我们盼来的到底是“正义”还是无能为力的弥补?

  • 来源:

【OTTAWAZINE资讯】在2017年发生的一连串动摇社会公信力的事件之后,12月成了对“公义”翘首以盼的月份,却又注定是个让正义“失焦”的月份。

因为好几件备受关注的事件都在12月进行了“正义的审判”,然而结果如我们所料,理想中的“正义”在现实中发生了极大的偏差。

怎么看“迟来的正义”

12月20号,江歌案判了。

法官认为陈世峰故意杀人罪成立,认为其行为极其恶劣,并推翻了陈方的种种“过失杀人”的辩解。

检方和江妈妈

不是死刑,也不是无期,凶手陈世峰被判了日本对杀人犯的顶格重判,将入狱20年。因为与检方主张的刑法丝毫不差,在检方认定判决事实不进行上诉的情形下,受害人家属是无法继续上诉的;再者,江妈妈现阶段可以向陈世峰发起民事诉讼,提出索赔要求,但鉴于陈是成年人,在日本的资产很少,并且临近入狱,希望非常渺茫,所以,这个案件可以说是结了。

虽说,这个有期徒刑的力度是日本司法判决中最重的,但不排除陈世峰能被提前假释的可能。

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一套处理犯罪的司法系统,毫无疑问地说,这次日方已经最大限度做出了“正义”的判决,只是并没符合大众的期许。

“法官先生,我请求您,当庭把陈世峰无罪释放”,这是12月18日最后一次庭审上,江妈妈得知陈死刑无望时,在庭上冲着法官说出的最“放肆”的话。可想而知,江妈妈所经历的不是悲痛,是心死。

在2016年11月3日,江歌出事后,江妈妈已经给自己判了死刑。她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只想为女儿还原真相,争取应得的公道,即便是希望渺茫。

然而日本不如愿的判决着实给江妈妈当头一棒,不仅450万人的联名努力白费,在她看来黎明的曙光在陈世峰死之前都不会出现了。

 

让人感叹司法给的“迟到的正义”还是正义吗?或许只可能是个事后“弥补”。

12月15日,澳洲留学女生冷孟梅惨遭姨夫奸杀的案间也得到了最终的判决。

在澳洲新州法庭上,法官公布了冷孟梅受害的详细过程(包括被捅了至少40刀,致命伤为颈部一道40毫米深的伤口等等),也陈述了杀人犯在事发前有对受害者极其表妹有性幻想,并且曾有吸毒行为,以及凶手巴雷特(Derek Barrett)在残忍杀害冷孟梅并藏尸家中两天后抛尸的全过程。

法官在综合了被告无前科、主动认罪、吸食毒品以及性格因素等,最后对Barrett的判决为46年,服刑满34.5年才能申请假释。这个量刑与受害人母亲要求的无期徒刑还是相差甚远。

这个经历了一年多的案件,最终在Barrett对冷以及其家属的认罪惭愧中,和冷家属对判决的不满中,尘埃落定了。

虽然杀人犯最终得到了一定的制裁,但明显不是受害者家属祈求的公义。

12月21日,是“6.22杭州保姆纵火案”的开庭审讯日。

不料,在开庭的当天,被告人辩护律师已“管辖权异议”为由,在开庭26分钟后自行退出法庭,导致林爸爸苦苦等了数月的开庭审讯,被突然中止,并休庭延审。

开庭不到半小时,原告方还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对方的“拖延战术”给剥夺了早日获得公义的权利。

虽然纵火的保姆莫焕晶写了声明愿意接受死刑,也表示对林爸爸抱以很深的愧疚感,但“休庭”还是给林爸爸企盼“公正审判”的那个小火焰浇了一盆冷水。

开庭前林爸爸的微博

他已经放弃了民事赔偿,只求法庭对罪犯重判以慰藉妻子和孩子们的在天之灵。可是他所求的“公正”什么时候才能到来呢?最后的“公正”会毫无偏差地到来吗?

以上的这些,在特定的司法背景下,犯人或许已经受到了相对的惩罚,但是这迟来的正义终究还是没有达到预期值。这种“正义”给大众的是情绪,给家属的却是心死的叹息。

现在看到有人开始怼江妈妈说“你只是死了女儿,但这样持续刷频不断带动舆论就是戏精的行为”,小编只想说,看客终归是看客,不是当事人永远了解不了当事人的那种丧失相依为命的至亲的痛,因为那种悲恸是比死亡过程更难受,要不然林爸爸也不会选择皈依佛门。

当正义成了对受害人的弥补;当对社会的失望成了热点过后再也无人问津;当“健忘”成了社会的基本属性,那这个社会还剩下什么可以期盼的。

逝者已逝,家属活在无尽的悲恸中,而施害者却可以逍遥快活

然而比这判决结果更难让人接受的是,被害者和其家属的时间永远只能停留在悲剧发生的时刻,但施害者的人生却有无限可能。

根据凤凰李淼记者提供的日本监狱措施来看,陈世峰即使在监狱里服刑满20年,没有提早假释,他的牢狱生活还是相当舒适的。

日本犯人不仅一日三餐被安排妥当,还能每天有相应的工时(可以选择不同工种)、有自由活动时间可撸猫可养鱼、有各种文娱活动、寝室还相当豪华。如果陈世峰在狱中没有被受欺凌,稳稳当当度过这20年,“珍惜”在狱中的各种学习机会,无论他有没有悔改之心,出狱时才40多岁的他,仍是“一条好汉”,生命的可能性无可限量的。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理喻,很难接受?

估计下面两个事例更让人瞠目结舌:

2007年,日本男子市桥达也在奸杀英国女教师林赛· 安妮·霍克经过两年整形逃亡生涯,最终被落网并判无期徒刑。期间,市桥达也的逃亡事迹竟受到一大群年轻女性的追捧,称他为“达也王子”,认为他的经历很传奇,很帅,并组织了后援团为市桥求情减刑。更甚的是,市桥达也入狱后还出了一本记录他两年逃亡经历的书,并且大受追捧,一度畅销。

市桥达也

2012年那个震惊全球的中国留学生林俊被杀害分尸案的蒙特利尔杀人犯在狱中不仅毫无悔意,在新的监狱中过着舒适生活(有日光浴、披萨派对、音乐、电影、健身、脸部护理等等)的他不仅拥有数个粉丝,还在监狱中征婚。让人吃惊的是,他真的在入狱五年后在亲友的见证下和一名男性狱友幸福地结婚了……

分尸案杀人犯

感觉这些种种根本就不是对罪犯的惩罚,而是变相对受害人家属无尽的折磨。

最后,虽然我们对这些案件的判决都不满意,但可以想象的是即使监狱里的措施再怎么健全,服役人员能享有多么好的“入狱体验”,但希望这些“仍拥有无限可能未来的罪犯”,能像《肖生克救赎里》的一个被关了40多年的犯人一样,社会的脱节和时间的流逝把他们杀死!

或许司法仍有很多难以弥补的漏洞,或许普通人所期盼的正义可能永远都只能是“迟到的有瑕疵的正义”,但我们还是希望真正的正义有一天会为社会上的普通人争取他们应得的公义。

 

OTTAWAZINE/Ursula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