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求求你们放过我——一封天堂来信

【OTTAWAZINE资讯】我叫小陈,就读于浙江某学校的新闻系。马上毕业了,终于可以去很多地方旅行,尝试当地美食,拿着我喜欢的相机,去好好记录着这个世界。

毕业前,我要跟在美国读书的男友一起完成我们的约定:去非洲看长颈鹿。有人说,去非洲看长颈鹿、大象和狮子,是一生必须见证的一次奇观。

最近,他忙着课业,我忙着毕业。这次旅行,是在毕业前,留给我们的一次纪念吧。

我曾跟他说过,自己想当记者,背负着这个梦想,也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这次旅行或许注定很漫长。

说实话,在亚的斯亚贝巴坐上飞机之后,我已经感觉到身体有些不适应。幸好,非洲今天天气还不错,适合飞行,真的希望早点落地肯尼亚的首都内罗毕。

准备登机了,嘿,这架飞机看起来还挺新的,是波音737。从上海来的这一路,我实在有些累了,前一晚在机场吃了顿简易的晚餐,耳机里还循环着Drake 的《 KIKI, do you love me》,希望一会儿在飞机上可以好好睡一会儿。

我又看了一下时间,3月10日当地时间08:00,终于可以登机了。今天航班上的乘客似乎很满,还看到了几张亚洲人的面孔,好亲切呀。刚刚候机还在跟老妈说,一定要拍很多照片给她。

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放好书包,坐下。空乘还在介绍此次飞行的情况,以及到达肯尼亚后当地时间和地面温度,3月份也是个好季节了。

08:38分,马上就要起飞了,长途旅行的困意,一上飞机我就快撑不住了。乘务人员来回在我身边经过,我还是渐渐闭上眼睛想眯一会儿。大概一分钟左右,突然听到机长急促的呼叫,伴随机身剧烈的振动,我清醒了一些,到底怎么回事?再看着周围的乘客,跟我一样有着困惑和恐惧的神情。

突然,飞机失控极速下滑,机舱里都是尖叫声,身边的外国人一只在重复着讲什么,好像是在祈祷……我的身体疯狂摇摆,顺着牵引力,只感觉剧烈头痛。

恐惧的爪子深深地抓着我,我都还来不及去绝望,时间仿佛停止了……

记忆里,只留下一声巨响……

埃塞俄比亚坠毁飞机部分残骸  图片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我永远都来不及跟爸爸妈妈、同学和这个世界好好告别,一切发生的太快,我永远都到不了肯尼亚,看不到长劲鹿,更看不到自己毕业时穿学士服的样子,以及拿起相机做一名记者的样子。。。

因为,今天我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以为我就是这样离开:突发空难。

但是因为键盘侠,我还要被迫的“活”下去,而且非常不体面。看看你们都怎么说的,扒光我的家境,拿我的生活条件开涮:

22岁、女大学生、长得不错、新闻系大四毕业生、整容脸、约炮……

我的个人信息

我的生活私照

我的一举一动

我的全部隐私

……

活生生得都被你们爆了出来。你们反复的联系我的家人,想要知道更多关于我的信息,来刷爆你们点击量。就连我的高中同学、好友都不放过。

微博里扩散了我无数的生前照片,新闻里也充斥了这种视觉消费。我的微博被无数人踩破,我看到了那些留言祝福的话,当然还有那无数的谩骂,每一条抨击我的留言,都像是在我不完整的肢体上,又重重踩下去。

更难听的话,劈头盖脸的砸向我,连我去约会都成了笑柄。

键盘侠,把我信息扒光的是你们,反复用言论在我尸体上碾压的也是你们,求求你们也放我这个死人一条死路吧。

没错,我22岁,这个年纪我有自己的理想和感情;

我要去非洲看长颈鹿,经历一次长途旅行;

我喜欢发发微博,穿梭于社交网络,这也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作为新闻系的学生,我想去世界更多地方走走,我想用自己的经历去记录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美好和丑陋,可惜,现在都没有机会了。现在,我就被那些“见不得人好”,“键盘侠”评头论足……

飞机在坠落的那一刻,我内心是恐惧的,但并没有绝望。只想告诉你们,现在看到这一切所有的评论,我是真的很绝望。

键盘侠,你们不是侠,你们是那手握利器的杀手。

键盘就是你们的利器,而网络就是你们屠宰场!

感谢那些还在默默为我哀悼的每一个人,用键盘为我点起的每一个烛光。愿你们都将远离网络暴力,不被这浑水一样的舆论环境所吞噬。

我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到飞机遇难前,在飞机上,把眼睛闭上,只睡一会儿。

—————————以上文字取材新闻素材,情节纯属虚构,愿逝者安息————-

空难是无情的。比起意外事故的痛心,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猜忌、嫉妒和网络充斥着偏激的Cynics(愤世嫉俗的人) 的情绪更是让人担忧!

那些Cynics的言论,往往就会发酵,被无敌的“键盘侠”们引发成Cyberbully(网络暴力)。

2014年,中国网络社会心态调查数据的实证研究,在对社会不安全感、仇官、仇富、不公平感、政治冷漠、草根主义、对民族主义的态度和爱国主义倾向等8个指标进行潜在类别分析,根据微博用户表达的极端情绪将其划分为“酱油众”、“冷漠族”、“铁血爱国派”、“愤世嫉俗派”和“民粹主义者”五类群体。

周国平在《我看网络暴力现象》一文中提及了:

“一些网民肆无忌惮地侵犯事主的隐私权,通过各种手段搜出其真实姓名、所在学校、手机号、家庭和学校的电话号码、父母住址,事主男友、女友信息,照片……把这一切都公布在网上。凭着这些信息,人们对其及其家人进行无休止的骚扰和羞辱,使其身心受到伤害。”

他还认为,在牵涉到中国伦理、私人情感纠纷事件时,网民的语言充满暴力色彩,例如:

“以键盘为武器砍下奸夫的头,献给受害的丈夫做祭品”

“死无葬身之地”

“还导师,恶心死我了,不要脸的死八婆”

非常不幸,这日日陪伴我们的网络,竟成了一个用语言杀人的屠宰场,而我们都变成了这场杀人狂欢的见证者。

欣慰的是, 今天早些时候,微博官宣,关闭多个发布人身攻击内容且情节恶劣的微博账户。微博呼吁,请大家尊重逝者,理性讨论。

 

最后,小编想说,无论你的生活正经历着什么,网络都不应该是你的极端情绪发泄口!答应我,don’t be cynical! 

(不要愤世嫉俗,不要放弃希望,这个世界上依然存在理想主义、手足情深——梅厄夫人)

一切都是瞬息

一切都将会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

就会成为亲切的回忆……

——普希金

愿逝者安息,网络暴力安息。。。

 

OTTAWAZINE/芝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