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桑德斯宣布参选 3年前在党内初选中败给希拉里

  • 来源:

三年前,他在民主党内初选中以1%的票差败给希拉里。

如今,这位77岁的佛蒙特参议员、在2016年选举中自诩“民主社会主义者”的伯尼·桑德斯,正式宣布以民主党人身份参加2020总统大选,成为该党第12位已表态的参选人。

“我们在2016年竞选中发起了这场政治革命,现在是时候将它向前推进了!”桑德斯说道。相比三年前的默默无闻,如今的他还未参选就已声名鹊起。美国近期多家民调显示,桑德斯是民主党内除拜登以外最热门的参选人。

一项去年12月的民调显示,若2020年要在桑德斯与特朗普之间做选择,38%的受访者将支持桑德斯,略高于特朗普的37%。

桑德斯本人则表示,除了长期坚持的贫富差距领域之外,这次的竞选会更关注种族平等与进步的外交政策。

CNN:参议员桑德斯宣布参与2020年总统大选CNN:参议员桑德斯宣布参与2020年总统大选

当时时间2月19日清晨,伯尼·桑德斯在家乡佛蒙特州接受了当地公共电台(VPR)采访。他宣布将作为民主党候选人加入2020总统竞选,并很快发布正式的参选视频。

“我希望佛蒙特州的人民最先知道这件事。我承诺,当我在全国各地巡回演讲时,我将把佛蒙特州所有人引以为傲的价值观——我们对正义、社区、基层政治和镇民大会的信念——带到全国各地。”桑德斯在采访中说。

桑德斯公开宣布参选视频桑德斯公开宣布参选视频

对于所有人都关心的政策主张,桑德斯表示,自己在贫富差距领域的政策主张依然与2016年类似,但也会更关注种族平等与进步的外交政策。

他说,希望这次竞选能动员100万民众签字,“我们在2016年竞选中发起了这场政治革命,现在是时候将它向前推进了!”

  两次均以民主党身份参选

桑德斯自1991年开始以无党派身份成为美国众议员。2006年当选参议员后,他加入民主党党团运作,按编制被算作民主党,但始终保持无党派身份。

与三年前相同,这一次桑德斯依然选择以民主党身份参选。去年11月中期选举结束后,他曾表示:“我们在把民主党塑造为一个意识形态上更支持工人、反对富人的政党方面取得了真正的成功。”

在2016年的选举中,桑德斯提出了一系列贫富差距领域的主张——包括提供全民医保、15美元的最低工资制、减免公立大学学费与助学贷款等主张。

随着近年来华盛顿政治生态的变化,民主党内对于桑德斯所代表的“激进”、“进步主义”也经历了从抵触不重视到逐渐接受的过程。

他在采访中说,“很多我曾经提到的想法…已经成为现实。当我说公立大学要减免学费与入学贷款时,很多人也曾说我激进。现在这些情况正在全国发生。”

在桑德斯的压力下,亚马逊公司去年10月表示,将把最低工资标准从联邦政府规定的7.25美元提升至15美元。

此外,桑德斯最近还与共和党合作,推出了终止为沙特在也门战事提供支持的法案。

民主党众议员罗·卡纳(Ro Khanna)表示,“过去几年来,桑德斯更加主动地在与国会的同事合作,效率是他最大的加分项。”

正因为如此,近期多家美国民调机构数据显示,桑德斯是民主党内继前美国副总统拜登(尚未参选)之后呼声最高的候选人。

美国多家民调机构近期统计,桑德斯支持率仅次于拜登,后者尚未决定参选 来源:Real Clear Politics  美国多家民调机构近期统计,桑德斯支持率仅次于拜登,后者尚未决定参选 来源:Real Clear Politics

去年12月一项由哈里斯民意调查联合收集的民调显示,民众对于2020年大选的提前预期中,有意投特朗普的受访者为37%,而愿投桑德斯的人达到38%。

1001名受访者中,支持桑德斯2020年当选的人略多于特朗普 数据来源:The Hill-HarrisX poll1001名受访者中,支持桑德斯2020年当选的人略多于特朗普 数据来源:The Hill-HarrisX poll

  民主党参选人更加多元年轻

不过,桑德斯也承认,这次的参选要比2016年“更加艰难”。当时,他是民主党内唯一挑战希拉里的候选人,在初选中赢下23个州。很多希拉里的反对者也来为他投票。

可随着桑德斯发起运动的影响力上升、民主党去年11月中期选举胜利,越来越多与桑德斯政见、风格接近的参选人也加入竞选。

比如,他最新提出的“全民医保”法案就得到了多位民主党参议员支持,包括卡玛拉·哈里斯、柯尔斯滕·吉利布兰德、科里·布克、伊丽莎白·沃伦等。

而上述这些参议员,也同样已经宣布参与2020年的总统大选。在桑德斯之前,已有11人正式表态参选,相比之下,他们的优势在于更加年轻与多元化。

纽约时报整理的民主党参选人士情况,12名参选者中包括6名女性、非裔、亚裔、墨西哥裔等,桑德斯最为年长  纽约时报整理的民主党参选人士情况,12名参选者中包括6名女性、非裔、亚裔、墨西哥裔等,桑德斯最为年长

CNN评论认为,桑德斯的支持者可能因为更多这样的参选人而被分流。

桑德斯的顾问、“我们的革命”主席妮娜·特纳(Nina Turner)表示,“在所有人都不看好时坚持自己的理念,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相比之下,当这份理念变得流行起来时再去支持,则轻松很多。”

在当天的采访节目中,“佛蒙特公共电台”主持人鲍勃·金泽尔问桑德斯,“是否担忧自己不再是能代表民主党的新形象”时,77岁的桑德斯回答:

“我们不能以肤色、性取向、性别或是年龄来评判每一名竞选人。我想说的是,我们应该共同努力,推动社会朝消除歧视的方向发展,以人们的能力、所代表的价值作为判断标准。”

来源:观察者网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