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明天就要Final,那我今晚就自杀吧。

七年前,你刚上高一,踏入校园后整天烦恼的不是如何拿到校外的外卖就是憧憬着大学的生活。最紧张的时候,也只是看似堆在一起的作业和老师对你紧追不放的鞭挞。七年后,你一个人蜷缩在昏暗的小房间里,独自面对电脑前噬脑的期末笔记,随时随刻都要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与大脑的惰性死斗。

一罐又一罐的红牛,一杯又一杯的咖啡,灌入你早已麻木的肠胃,撑开着装死的眼皮。充满血丝的双眼再度展开后,映入眼帘的是翻不完的纸张和早已被敲过上万遍的键盘,一阵阵的眩晕感向你袭来,你咬牙站了起来想吃点东西补充能量,却发现干呕了无数次的胃让自己丧失了食欲。

扑面而来的窒息感,你失声痛哭,却发现没有人能来救你。若是运气好,突如其来的意志会让你重新站起来,步履艰难地,一步一步地,走出看似没有退路的桎梏。若是你运气不好,后脑勺持续的疼痛会逼得你抛弃了刚记起来的知识点,而一分一秒流逝的时间则幻化成了无形的压力堵住了你的胸口。

快喘不过气了,

眼睛也快睁不开了,

大脑快要爆炸了,

但是明天就是考试了,

我该怎么办…….

 

 

 

算了,

活不下去了。

活不下去了。”

近年来,随着中国出国留学生数量的大涨,让公众视野转移到了北美校园的这个看似光鲜亮丽的环境中,留学生由于课业、经济和语言压力造成的心理问题随之被显露。

这也就相当一束照进铁塔内的光,让里面的肮脏龌龊也随之无处遁形。

临近期末的巨大压力和国内家人的过分期待,让部分留学生走向了精神崩溃的不归路,而这样崩溃却得不到援助的结果就是自杀

加拿大东部时间12月13日,来自中国成都的21岁康奈尔大学大四学生Miaoxiu “Tina” Tian(简称Tian)在公寓中被发现死亡,知情人士透露,Tian极有可能为自杀身亡。

12月6日,多伦多大学牙医学院向学生发出邮件,确认了一名该学院王姓华裔学生不幸离世,死因为自杀。

今年2月,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中国留学生刘薇薇在寝室内自杀身亡。

2016年12,就读于俄州州立大学理论物理与天体物理专业的学生刘凯风饮弹自尽

2016年11月底,来自多伦多大学的一名杨姓华裔学生自杀身亡。

……

上述自杀案例的死者都是品学兼优,拥有看似光明前途的学生。但是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在期末来临前的那一刻,选择了与自己的生命告别。远离他乡的孤独,学习和工作上无形又无处释放的重担,几乎让所有的留学生在求学的路上举步艰难。

2011年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曾经为此问题做过一次调查。有1600位学生参与了这次调查,而结果显示:约51%学生 报告说,在过去12 个月,他们感到“绝望”。超过半数学生感到“强烈的焦虑”。

7%的学生承认他们“认真考虑过自杀”,约有1%的学生曾经尝试过自杀。

这样触目惊心的数据不仅反映这所大学的学生的心理状况,整个北美地区的高校更是如此。对学业竞争感到的巨大焦虑下,一下子没顶住的人便走向了酒精和毒品的不归路,更有甚者,安眠药变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

 “烈酒加上噩梦,死的时候双手空空最好。”

父母在等待他们的儿女平安归来,

而儿女们却拼着命活过下一个明天。

留学之路,量力而行,生命第一。

 

OTTAWAZINE/Leiqin

1652 Total Views 5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