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日前首相福田康夫:常听到日本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说法

  • 来源:

日前首相福田康夫:常听到日本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说法

编者按:本文系博鳌亚洲论坛理事长、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11月16日“中共十九大:中国发展和世界意义”国际智库研讨会上的发言实录。未经本人审阅。

 

中国发展速度之快,可以说我每次走访中国的时候,发现中国城市景观日新月异的进步。北京的天安门面前的长安街,我最初走访中国是三十年前,机动车非常少,可以说这么宽的长安街的马路都是自行车的矩阵,但是现在可以说今非昔比。

比如说最近的高铁,在日本来说可以说是新干线高铁总长已经达到了2万公里,我和曾培炎先生曾经在海南岛达成过高铁,觉得非常平稳,非常的安静,没有噪音,非常的舒适。日本的新干线历史是非常长的,是在六十年前开始运营的,现在的总长也不过2600公里,不过是中国的七分之一。中国的高铁仅仅花了十年的时间就铺开了2万公里这么长。另外,最近的报道也说,列车的时速达到了350K,日本新干线是以安全见长的,从来过一次事故,而中国的高铁虽然发生过一次事故,之后也始终是安全运行,没有事故。高铁的速度很快。

另外铁路的建设也是超高速的,这种超高速还不单单尽先高铁的领域,在各个领域都发生了高速的现象。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当然越早完成是越好的,但是有的时候虽然越快越好,但其中也有风险的。

比如举一个机动车汽车的例子,需要2万个零部件,每一个都不能出错,都要按照规格,但是如果太急了的话,哪怕其中的一个螺丝钉出了问题,都会给机动车造成影响。从国家这么大的角度来看,铁路对于提高国民的便利程度是非常有用的。另外,在其他的领域,比如说在医疗卫生领域,如果医护人员不足,如果医生的水平不高,医疗费高的话,也会造成就医困难。同时我们还需要站在国家的全局,实现全国平衡的发展。

另外,经济发展的社会当中,也容易发生贫富的悬殊。这是因为没有赶上制度政策发展的速度造成的影响。另外,全球化本身也是容易产生不平衡的一个问题,如何应对全球化的问题,对日本来说,对于其他国家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

以前日本在20世纪60年代、70年代经历了高速发展期,而这种高速发展是偏向于厚重、大、长产业的发展,因为发展的过快,超过了国民生活的水平,也超过了服务业低迷的时代。但好在日本税制的特点是要让所有的公民都能够公平。而我们有这样税制的一个结果,没有出现太大的国民之间的收入差,实现收入均等化,这是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实现的。

当然了,那个时候也经常听到略带讽刺的说法,你们要想真的看看社会主义国家是什么样的,你们就要去日本,而这种收入额差少,或者说在发展过程之中,国民之间是容易出现不满的时期,但是日本还能够实现没有发生国民的不满,也可以说税制是起了非常大的作用。

另外,从国际上来看,日本的要素发展也影响了东南亚,日本的经济高速发展极速扩大的经济,让日本的经济影响力也扩大到了东南亚的国家。而从这些亚洲国家来看,日本当时是非常正常的经济行为,当时其他的国家来看却是威胁,遭到了非常大的反感。后来几年过去了,从当时痛苦的经历出现的就是福田主义,这种外交政策。

心与心沟通的关系,开展了很好的日本外交活动,从此以后奠定了日本能够很好的进行外交活动的基础。这句话听起来可能很抽象,现在大家也亲切的称为Hartto hart。十九大上习近平主席的发言当中,我发现了也有“心连心”这句话,我们可以说是非常的一致,我非常开心的发现了这句话。在十九大的报告当中,还有习近平主席呼吁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也就是对所有的国家都不要成为威胁,我也深表满怀的赞同之意。

来源:解读中国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