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Facebook

揭秘车模行业惊人内幕 曾一日被10次潜规则

摄影师性侵 要求扭下体

  一名16岁女模透露,在拍照期间,被一名全球顶尖摄影师性侵犯,她当时吓得动也不动,不敢出声。可惜,这名女模因怕事业受阻,在纪录片纽约首映前夕改变主意,要求删去她的片段。

  女模切赫到另一著名摄影师处试镜时,中途被要求脱衣,她照办后摄影师也开始脱衣。随后,高档时装试镜变成色情杂志拍摄场地,她被要求性感地抓住他的下体用力扭。齐夫说,差不多所有曾与她接触的女模都有类似经历。说到此时,切赫耸耸肩,对着镜头承认她当时照做了,翌日即获取录,但她婉拒了。

  齐夫拍纪录片并非要向业界报复,只是在反思:为Calvin Klein拍内衣照,与当脱衣舞娘有何分别?你明显在伤害自己,到底我愿以何处作底线?我为了丰厚酬劳,究竟能愿意脱到甚么程度?

  每日工作20小时 无暇进食

  片中纪录了齐夫如何受模特界摧残,由一个健康自信的18岁少女,变成疲惫不堪、满脸雀斑的20来岁女模。她与一般模特儿一样减了磅,但女模减磅的一个原因,是工时太长,如在时装展季节,一天要工作20小时,根本无暇进食。

  齐夫14岁入行,当学者的父母知道后大感错愕。天生长相出众的她透露,年少时已不止一次在街上被星探截停,游说当模特儿。直至有一次,她遇上一个手抱婴儿的女星探,觉得比较可以接受,这才入行。最近英国两名模特儿设立工会,齐夫认为这能替年纪轻模特儿提供保障。

  文文说,在武汉有很多参加小姐的模特比赛,有很多参赛选手最后都被富商包养了,这个圈子本身收入都不高,在武汉也很难成名,所以有的同行选择了这条路。文文说:有的模特自身素质也不高,没有学历,没有文化,又想过虚荣的生活,走上这条路也不奇怪。但是,最后她们还是会后悔的,我就是不愿意悔恨终身,所以才边做模特边用功读书。

  目前,武汉市基本没有正规的模特公司,模特大多是一些大中专院校中相关专业的学生,也有一些社会上做兼职模特的,他们自发地组成了一些模特表演队。武汉的模特,就犹如北京的北漂,没有固定的公司,没有固定的收入,没有固定的活可以接,连他们自己都笑称自己是汉漂。

  全国拿了名次又如何

  1.75的身材,她是江城模特圈子里闪耀的一颗新星。去年一举夺下第九届CCTV模特大赛湖北赛区的冠军、全国季军,傲人的成绩让其他模特望尘莫及。但是,她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在江城一举成名,而是依然在学校过着一个普通学生的生活。

  文文坦言,模特们有时候为了生存,会迫不得已去参加一些应酬。有些只是让你陪店里的客人跳跳舞,撑撑场面。有的就比较过分,有一次我去参加一个饭局,饭后,那个客户硬拉着我去陪他们唱歌。坐到我身边就开始吹嘘可以如何如何包装我们,可以让我们接到怎样的代言,说着就开始动手动脚。当时有其他几个女模特,在那里很卖力地跳舞讨好客人。后来我听说她们后来都跟客人去开房了,当时我就在想,在这个圈里生存,难道真的需要这样放下尊严吗?

  文文告诉记者,做模特这一行,潜规则、性骚扰都已经司空见惯。有一次,为武汉某杂志拍片,有一个摄影师,竟然强硬地要求她全裸上身拍片。她想拒接,但是摄影师却说这是片子效果的要求,当时她刚入这一行,无奈之下就答应了摄影师的要求。虽然我脱衣服的时候他清场了,但是当我捂着胸前出来的时候,面对他我依然觉得很难堪,而且最后也没有用上这样的照片。我之后才知道,真正优秀的摄影师都不会干这样的事。文文说。

  带着冠军的头衔回来,晓玉已经是名副其实的A类模特(模特界分为A、B两级,拿过全国前三的为A类)。但是,生活似乎变化不大。除了原来帮助过她的朋友邀请她去参加一些活动以外,基本接不到别的活。以前她没有拿冠军之前,每次一场秀都只有300元,没想到拿了冠军后,出场依然是300元。

  但是,只要晓玉出现在北京或者上海的T台上,最少一场都是2000元。久而久之,晓玉也不想参加武汉的活动了。很多人认为是因为晓玉个子太高,而且过分大气,不适合武汉的市场。但也有人认为,因为武汉的市场请不起A类模特,所以晓玉的市场并不乐观。

  而拍摄杂志的费用在1000-2000元/天,至于模特收入中占最大比例的广告收入,对于武汉男模来说则几乎为零。在周雷鸣最辉煌的阶段,一天能接三场的服装秀,但是即使这样,一个月也只能赚上4000多块。所以一些男模兼职干别的工作,比如摄影助理、健身教练、模特经纪人等工作,再就是像他这样当上体育老师。

  女模遭遇潜规则

  与其他模特不同,文文在模特圈里混得似乎更加悠闲。名牌高校研究生在读,模特只是她业余生活的点缀。遇到喜欢的比赛就去参加,想拍片的时候就去拍。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极具个性的她受到各大杂志的热烈追捧。

  男模 比女模更艰难

  身高1.90、外形出众的周雷鸣曾经是武汉模特圈里炙手可热的人物,也是武汉为数不多的A级男模之一。现在的他却在广州一所学校里担任体育老师,问及模特行业的感觉,周雷鸣惋惜地说:在武汉,男模太难混了。

  周雷鸣告诉记者,和女模一样,在武汉,男模也是无法签到正儿八经的经纪公司,是没有底薪保障的。每名男模平均每场秀的出场价约300-500元,去武展参加一次车展,辛辛苦苦站一整天的收入也只有500-800元,而且还没扣除模特公司的佣金。(文章来源:新车在路上)

责任编辑:李晓红

分类标签

合作伙伴

旗下产品

成为粉丝

相关信息

加入我们